首页 >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

第十四章 浴血战 凶魔出世
 
2020-01-19 11:23:48   作者:易容   来源:易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崔千嫪见孟鸾音凄苦之情,心中暗忖道:“老娘的一点骨血已殁,这丫头城府虽深,名份上总是自己的女儿,何况她生母已死,自己若善待于她,不愁她不孝顺自己。”
  想着微一点头,道:“狗贱人有‘灵猱软甲’护身,你待她内力将尽时再行动手。”
  孟鸾音未作表示,一忽收起“天螭珠”,撕下一片衣襟,为崔千嫪将食指扎住。
  且说“断魂仙”长孙萼力敌三人,喂毒剑虹飞霞闪,电漩星耀,招式之中,竟然是守多攻少,就断魂仙来说,这还真是她生平少有的事。
  原来她虽然亡命,却也有自己的想法,对敌的三人都不是正主子,而且在孟府中,即算黛姨娘,也还不能就称为上人,至于孟飞与秀姑,更不过奴婢而已,自己若与这三人同归于尽,则死得未免不值。
  这三人在孟府中身份虽然不高,武功却俱皆了得,黛姨娘是孟康的床头人,亲炙教益,自是不用细说,孟飞与死在长孙咎手中的孟跃原是“天巧星”孟康的一对书僮,自小便陪伴孟康练武,四十余年的功力,当真是非同小可,秀姑则与黛姨娘一般,也是由崔千嫪启蒙,“天巧星”孟康高起兴来,也略予点拨点拨,黛姨娘与她一起长大,知道的也不瞒她,因是崔千嫪房中的丫头,傻小子孟圣学得一点半滴,也被她弄过手去,七拼八凑,武功竟也窥了堂奥。
  两个女子年俱花信,合孟飞则一百好几,三人连手,实非长孙萼能敌,只是长孙萼有软甲护身,再则一柄宝剑见血封喉,较那条五花蛇尚要厉害几分,三人谁也不敢以身试毒,同是稳扎稳打,伤人在次,先求保住自己,饶是如此,长孙萼左遮右拦,也打得危机迭起,吃力异常。
  激战之中,“嗤!”的一声,长孙萼后背为孟飞划了一剑,衣衫拉了一条六七寸长的口子。
  黛姨娘惊喜万分,长剑抖起碗大的剑花,袭涌长孙萼右臂环肩诸大穴。
  “断魂仙”长孙萼一反常态,心平气和,不声不响,“森罗九九剑”使得轻轻巧巧,绵绵密密,黛姨娘长剑刺来,她这里沉肩一转,乌光闪动,宝剑已朝秀姑刺去。
  孟鸾音心思细密,头脑冷静,得乃父熏陶,为人颇饶智计,“断魂仙”长孙萼若是出言相激,她非但不会立即出手,说不定反要再等片刻,让长孙萼与三人多打一会,不料长孙萼心不旁鹜,好似自己出手与否,根本无关紧要似的,因而心下反而不耐,不愿让四人再耗下去。
  岂料她急,崔千嫪心下更急,眼看四人不慌不忙的打着,只气得暗暗怒骂道:“好哇!贪生怕死的狗东西,老娘的儿子死了,应该老娘自己拼命!”
  再看数招,怒气更盛,只见她拐杖猛力在地上连顿,暴跳如雷的叫道:“不中用的东西,一齐替老娘滚下。”
  声未落,人已凌空扑起,拐杖带起一片排空驳云的劲风,凌厉至极的朝长孙萼当头砸下。
  “断魂仙”长孙萼精神一振,阴冷一哼道:“你的命倒长,我只道你已死了。”
  话声中,身随剑转,由秀姑与黛姨娘双剑下电射而过,回剑上挑,疾刺黛姨娘胁下。
  崔千嫪怒发如狂,拐杖横扫,也不管中间隔着两人,一招“疯魔杖”的“虎尾鞭势”,飞身朝长孙萼击去。
  这一杖威猛绝伦,黛姨娘首当其冲,若不疾退,眼见便得挨上,长孙萼的毒剑亦自袭到,左右受敌之下,剑光杖影中,黛姨娘闪身退出场外。
  忽听孟鸾音扬声道:“母亲暂息雷霆之怒,杀鸡焉用牛刀,且待女儿来会她?”
  “断魂仙”长孙萼蓦地阴森森一笑,“森罗九九剑”招式一变,只见乌光暴闪,飞舞不定,宛如波涛汹涌,巨浪澎湃一般。
  匝地乌光与漫天杖影搅在一起,势道越来越是猛恶,片刻之后,孟飞秀姑二人被逼出了圈外,两人只能盘旋游走,蹈隙发招,偶尔伺机攻出一剑。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崔千嫪恨长孙萼刺骨,非手刃之而后称快,“断魂仙”长孙萼陡地警觉到崔千嫪对狄抱寒最是危险,自己纵然死了,她也不会将狄抱寒放过,是以孟鸾音虽在一旁喊停,她反而拼命地将崔千嫪缠住,欲待舍却性命,与崔千嫪同归于尽。
  两人皆打得亡命,恶斗之中,崔千嫪只觉孟飞与秀姑碍手,不由厉声喝道:“孟飞与秀姑退下。”孟飞与秀姑武功虽然不差,叵奈有心自保,亦感插不上手,一闻喝叱,双双跃退于一旁。
  这一战打得惊心动魄,长孙萼豁出性命,招招狠拼,泼辣到了极点,连孟鸾音看在眼中,也有点惑然不解起来。
  “长孙萼!”孟鸾音忽向场中叫道:“你如此打法,是否自料不是我的对手,故意缠着我母亲拼命?”
  只听“断魂仙”长孙萼冷声道:“谁叫你不一起上?”
  孟鸾音忽道:“母亲,您若不能脱出她的剑下,她死了还要得意呢!”
  崔千嫪怒哼一声道:“那有何难,老娘要让她见识见识!”
  说罢双臂微收,倏变“回龙杖法”,“星河摇斗”,“天外来云”,“朔风狂啸”,朝长孙萼头顶连劈三招,杖长剑短,长孙萼无法伤敌,迫得回剑自保,崔千嫪趁势腾身,猛然朝后斜拔而起,落地时离长孙萼已隔两丈。
  崔千嫪足落地面,又待扑身向前,孟鸾音提剑飘身,拦在中间道:“孩儿若不斗她一斗,难告亡母在天之灵。”
  说罢不待回话,向长孙萼走近,在她身前不远站定。
  “断魂仙”长孙萼冷笑一声,看了孟鸾音一眼,接着目光向四外一扫,只见那三个一排,两个一组,远远地环绕茅屋站着的三四十人皆在原处未动,一个个除了目光发亮外,都如泥塑木雕,纸马石人一般。
  蓦地,孟鸾音中指在剑身上一弹,只听一阵清越龙吟声起,那剑精芒一闪,照得自己与长孙萼两人毫发毕露,如在光天化日之下。
  孟鸾音徐徐道:“此剑名为‘倚天剑’,相传为欧冶子所铸,锋锐之处,不在你掌中毒剑之下。”
  说至此处,微微一顿,接道:“此剑原为家兄所有,你若死在这‘倚天剑’下,则孟鸾音不但母仇得报,兄嫂在天之灵,亦必告慰无已。”
  “断魂仙”长孙萼不惯浮词,闻言冷嗤一声,道:“凭你孟鸾音的武功,要想独自杀我,今生今世,只怕难以如愿。”
  这孟鸾音当真深沉得可怕,面对不世深仇,除了隐含肃杀外,竟是不急不燥,不恚不怒,静听长孙萼讲完,然后淡然道:“母仇不共戴天,孟鸾音武功虽然不济,也只得免为其难。”
  忽听崔千嫪厉声道:“音儿发疯了,还与这狗贱人啰嗦什么?”
  “你才是狗贱人,老不死,臭东西!”长孙萼转面骂道。
  蓦地!孟鸾音身形似箭,一射而至,“倚天剑”电闪星漩,带起漫天精芒,一剑朝长孙萼千头万绪乱点而下。
  “断魂仙”长孙萼正当侧面骂人,未免疏神之际,陡觉精芒耀眼,惊风扑面,万点银星簇拥而至,急怒之下,喂毒剑一招“罗掘俱穷”护住头面,双足一个“伶仃步”猛然朝右侧疾闪。
  只听长孙萼咬牙一哼,左臂“青灵”,“小海”,“灵道”三穴顿时血流如注。
  孟鸾音偷袭得手,立即把握先机,“倚天剑”狂风暴雨一般,朝长孙萼飞卷而至。
  “断魂仙”长孙萼一哼之后,不再开口,但见她目光阴冷如电,喂毒剑“判官掷笔”,“厉鬼奔丧”,“怨魂附体”,全是“森罗九九剑法”中的进手招数,对自己左臂也不再理会。
  剑为短兵之帅,最是难学难精,长孙萼与孟鸾音两人俱是“寰宇五绝”之后,一身家传绝艺,俱已臻于上乘。
  孟鸾音使一套“璇玑剑法”,正是“天巧星”孟康日间对付狄抱寒“钧天八剑”的那套功夫,在孟府之中,除孟康本人外,就只孟鸾音会得这套剑法,亲如孟鸾音之母及黛姨娘等,孟康也不肯传授,由于剑法变化繁复万端,已死的傻小子孟圣亦未曾练过。
  “森罗九九剑法”对“璇玑剑法”,两柄神物利器,使两套旁门功夫,两人剑剑俱走偏锋,招招均是阴手,恶斗之中,虽是微尘不惊,衣袂不动,却弥漫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这一场拼斗,打得天愁地惨,风云为之失色。
  “断魂仙”长孙萼左臂血流不止,衣袖濡濡而湿,此时孟鸾音如欲斩下她这条左臂,当真是反掌摘枝,“倚天剑”一挥即是,但她无暇及此,只要她宝剑略为旁顾,长孙萼的喂毒剑势必同时刺上身来。
  孟鸾音冀图一剑歼敌,“断魂仙”长孙萼何尝不是如此,“天螭珠”现在孟鸾音身上,她的宝剑虽然见血封喉,对孟鸾音却不一定能够如此,若是一击不能中的,势必为孟鸾音所趁。
  两人皆欲一剑制对方死命,伤非要害,皆不守护,相互抢攻之下,越打越险,越打越见惨烈。
  崔千嫪及黛姨娘等站在近处,个个心惊肉跳,骇极而颤,立身远处的“混海彪”宋陆,“金掌夺命”褚万霸等,这批人不论正邪,皆所谓“少年子弟江湖老”,狠打恶斗,早已司空见惯......此刻却也都目瞪口呆,心头暗自悚怵。
  就在众人全神贯注长孙萼与孟鸾音拼死恶斗之际,一条人影快如飞烟,倏地由“千面灵官”万雷身旁一闪而过,直往茅屋前窜去。
  “千面灵官”万雷被狄抱寒刺过一记喂毒剑,彼时剑上尚无五花蛇的毒汁,亏得孟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挽回他一条性命,他对狄抱寒与长孙萼衔恨之深,较“七海王”邓横更为过之。
  此刻一见有人由自己身旁窜过,羞怒之下,虽料必是长孙萼来了援手,却一眼看出并非狄抱寒本人,当下胆气一壮,腾身飞纵而起,同时口中怒喝道:“何方鼠辈?还不与我站住!”
  喝声中,身形激射,追扑黑影背后。
  孟飞恰恰当道而立,闻声转面,震腕一剑,分心朝黑影刺去。
  “千面灵官”万雷如鼓应桴,足尖点地,霍地腾身而起,凌空挥掌,猛然朝黑影背后击下。
  剑光一闪,“呛!”的一声,星光之下火花一闪,来人现出身形。
  原来现身的是美公子司徒瑾,他足下未定,猝然腹背受敌,迫得双足交挫,急往一侧闪让。
  孟飞的武功非同小可,司徒瑾横里飘闪,避过“千面灵官”万雷的一掌下击,孟飞的长剑却如附骨之蛆,随着司徒瑾往一侧闪动,前刺之势,丝毫不见缓慢。
  司徒瑾的青钢剑早已出鞘,隐在肘后袍袖之下,事急无奈,曲肘反手一磕,双剑一交,火花迸起,司徒瑾顿感手臂震得一麻,青钢剑几欲脱手飞去。
  众人一见司徒瑾赶来此处,心下皆有点意外之感,孟飞横身阻住司徒瑾,长剑一指,傲然道:“小辈来此作甚?敢莫是要替姓狄的顶缸不成?”
  司徒瑾俊面含嗔,怒目横了孟飞一眼,一言不发,闪身朝茅屋窜去。
  孟飞狞笑一声道:“小辈找死!”
  声未落,身形斜欺,长剑震起斗大的剑花,再度朝司徒瑾胸腹间刺去。
  司徒瑾怒喝一声,挫腰一转,剑起千层幻影,疾向孟飞肩头削去,雷厉电闪,神奥之极。
  孟飞狂笑一声,长剑一抡,霍地往司徒瑾剑上一撞,同时敞声道:“司徒彦沽名钓誉,老夫看看你这小辈,是否朱漆马桶,虚有其表!”
  司徒瑾勃然大怒,青钢剑一圈一绕,疾往孟飞胁下刺去,口中厉声道:“奴辈欺人,少爷饶你不得!”
  忽听孟鸾音怒喝道:“孟飞速退,休得惹事生非!”
  “嗤一—”的一声,孟鸾音罗衫胸前,被长孙萼的喂毒剑一划而破,长及一尺,亵衣之上,也被划破两三寸长的一条口子。
  “孟飞退下!”孟鸾音再次厉喝道。
  孟鸾音两次喝阻,盂飞不敢再不遵命,长剑一幌,飘身朝后闪退,口中却自恨声说道:“便宜你这小辈,下次相逢,要你知道老夫的厉害!”
  司徒瑾不屑与他斗口,身形一跃,直往茅屋前纵去,显然是想趁着长孙萼无暇分身之际,冲进屋中去营救花墨兰。
  蓦地,孟鸾音娇叱一声,“倚天剑”惊虹微卷刹那之间,朝长孙萼面门连攻四剑,接着莲足一顿,身形朝后激射而起。
  “断魂仙”长孙萼左臂重伤,“青灵”,“小海”,“灵道”三穴血流不止,一身功力,十成去了五成,凭着一股百折不挠的狠劲,与孟鸾音硬拼到此时,孟鸾音一退,她尚未想及是否追踪进扑,蓦见人影一闪,司徒瑾疾掠而至。
  她此刻愤怒填膺,煞气透顶,想也不想,挥剑便往司徒瑾面门劈去。
  司徒瑾原欲绕道而过,贴墙窜向茅屋门内,不料孟鸾音一面出剑攻敌,一面移宫换位,娇躯正好将去路挡住,他这里错步旋身,绕着一个半弧,再度纵身欲起时,孟鸾音拔身倒跃,偏又由他身前掠过,迫得他身形重又顿下,待他再次拧身窜出时,“断魂仙”长孙萼的喂毒剑业已乌光暴闪,挟着扑面惊风当头劈至。
  此时此地,司徒瑾原无与长孙萼过手之意,回奈长孙萼出手一剑,猛恶至极,司徒瑾眼见单凭闪身跃避,难逃这一剑之厄,迫得一面侧身暴闪,一面疾剑向长孙萼左腕绞去。
  “断魂仙”长孙萼一剑斩空,杀气横生之下,左臂一沉,喂毒剑星漩电闪,欸然又是一剑。
  司徒瑾对长孙萼本来心存恶感,傍晚时又遭她冷言奚落一顿,心下芥蒂,愈来愈深,此时见她一剑未了,一剑紧跟而至,盛怒之下,忘了她负伤久战,而且尚有强敌环伺,等着结果她的性命,竟自旋身探臂,震腕一剑,再往她左臂刺去。
  “断魂仙”长孙萼阴森森一笑,毒剑一抡,疾往司徒瑾剑上一削,两个人皆不惯口舌争和,就这般一语不发,恶斗在一起。
  激斗少顷,长孙萼陡地心念一动,暗自忖道:“孟鸾音那贱人特意放这狗贼过来与我动手,我偏不让那贱人如意?”
  她是天生的拗性,想到就做,喂毒剑虚刺一剑,娇躯往一旁疾闪,将茅屋大门让了出来。
  司徒瑾微一怔神,方待拧身朝茅屋中纵去,站在一旁的孟鸾音霍地一声娇叱,“倚天剑”寒光暴闪,朝长孙萼一轮疾攻,顿时将她逼回了原处。
  “断魂仙”长孙萼热血沸腾,怒火熊熊燃烧,她左臂重伤,失血过多,无力跃起空中,施展凌空九招杀手,困兽犹斗之下,双眼已是血红,这时不顾一切,喂毒剑直劈横砍,死命的将二人缠住。
  司徒瑾愈打愈惊,这般和孟鸾音连手合斗长孙萼一人,心中亦暗自感到愧悔,讵料孟鸾音似有意似无意的松一阵紧一阵,竟使长孙萼不知不觉地将司徒瑾也缠住。
  忽听崔千嫪厉声道:“音儿疯了?母仇要紧,还不赶紧将狗贱人劈掉。”
  孟鸾音接口娇喝道:“长孙萼,杀人偿命,孟鸾音要为亡母与兄嫂报仇了。”
  喝声中,“倚天剑”惊霆迅雷,怒马奔腾一般朝长孙萼激攻不已。
  司徒瑾惶恐万分,知道长孙萼丧命在即,自己无意中铸成了大错,焦急之下,赶紧撤身后退。
  就在此时,数百丈外响起狄抱寒狂怒至极的一声厉啸,这一啸响澈青冥,隐含穿云入石之威,全场之人,耳膜俱为之一痛。
  狄抱寒人随声至,刹那之间,业已奔至百丈左近。
  但听喝叱纷起,风声“飕飕”乱响,同时耳闻崔千嫪狂叫道:“诸位好朋友,请合力将姓狄的小狗刹了!”
  其实未待她喊叫,站在圈内的孟飞,黛姨娘,秀姑等上十人一闻啸声,早已朝长孙萼蜂拥而上,环布在外围的三四十人则纷纷闪动,群向狄抱寒截去。
  霎时间,“嗤嗤”之声,不绝于耳,百余道暗器有如漫天飞蝗,齐向电掣而来的狄抱寒射去。同时间,只听“断魂仙”长孙萼闷哼一声,另一个女子震天一声惨嘷。
  狄抱寒离长孙萼尚有数十丈远,疾驰之际,蓦见满空暗器,在自己前方布了一道方圆达两丈的罗网,知道自己到得太迟,救援已是无及,心胆俱裂之下,仍是不顾自身安危,双足迸出全身功力,刺空一跃,斜斜向前冲天而起。
  “金雁一气功”武林绝学,这全力一纵,快过电光一闪,漫天暗器尚未射到,狄抱寒业已纵出十丈之遥。
  这一切皆是眨眼间事,狄抱寒迸力一跃,虽继远,却升起太高,此时人未坠地,足下又有暗器飞起,数量却无先时那般众多。
  突然,呼呼风响中,听得崔千嫪厉喝道:“什么人?”
  同时听得孟鸾音怒喝道:“花青棠,你这是什么意思?”
  狄抱寒身在空中,耳听花青棠三字,精神一振,双袖猛地朝下一甩,人又凌空朝前激射出五六丈远,同时急声道:“大师姐务请看在小弟份上......”
  原来“天巧星”孟康在金陵城广布眼线,铁云大师及狄抱寒长孙萼等人的行踪,大部份落在他的掌中,今日晚间,安排了一条十面埋伏,各个击破之计,他自己与丁公望等四名高手,亲至“莫愁湖”畔,监视“玉面毒心”长孙咎的行动,同时想趁长孙咎与“天西一叟”瞿宫浩打过之后,自己再出面与长孙咎一拼。
  同时邓横与另外五名好手,则在镖局后面看住狄抱寒,只要狄抱寒不往长孙萼处,众人也就按兵不动,否则也就一拥而上,趁势将狄抱寒废掉,至少也要将他绊住,不让他有脱身的机会。
  崔千嫪则带领众人杀长孙萼报仇,同时孟康授意众人,“千面灵官”万雷等专负警戒之责,一则防长孙萼漏网,再则若是发现“鬼仙”申元化或其他意料之外的高手现身救援时,即由万雷等三四十人合力堵截,以暗器将来人略挡一时,崔千嫪等则合围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长孙萼乱刀剁掉。
  计划不谓不毒辣,设想不谓不周到,三管齐下,以多胜少,当真是以我之上驷,胜彼之中驷,以我之中驷,胜彼之下驷,“天巧星”之名,孟康确也当之无愧。
  孰料人算不如天算,偏有接二连三的意外,狄抱寒到的虽不及时,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茅屋中蓦地闪出“玉蕊仙子”花青棠来,花青棠随师二十余年,其武功较狄抱寒丝毫不让,只见她手持花墨兰的蛟筋软索,随意一抖,立即点住了三个人的穴道。
  狄抱寒与司徒砚梅等到三更过后,仍未见侯亮到来,两人遂按原定主意,拟待往水西门“莫愁湖”去,岂料始才出屋,即见街心有人打斗,接着侯亮飞奔而至,告知长孙萼有险之事,狄抱寒心急如焚,吩咐侯亮与司徒砚梅跟来,自己则竭尽脚力,兼程赶来此处。
  在街心独斗邓横及另外五名高手的则是“鬼仙”申元化,他自己不愿与崔千嫪孟鸾音等妇女动手,却使出这“李代桃僵”的手法,“七海王”邓横等六个虽然无一不是高手,却被他逼得团团打转,一个也脱身不得。
  此时狄抱寒足一沾地引吭又发一声怒啸,人如劲矢离弦,猛然朝茅屋前扑出,数十道暗器本已射至他身后两三尺内,竟被他以迅捷无俦的速度,甩掉了暗器的射速。
  崔千嫪状如疯虎,龙头杖带起震耳欲聋的风响,排山倒海的劲力,一杖连一杖的朝长孙萼击去。
  孟鸾音机智过人,知道如在三招五式中杀长孙萼不了,待得狄抱寒拢来,今夜便算白费了心机,于是“众鬼撬门”,“诸仙盘遒”,“万神朝觐”将“璇玑剑法”最为神奥深玄的三招使了出来。
  先时孟鸾音一招“众鬼撬门”伤了长孙萼左臂三穴,虽是暗算偷袭,但这“璇玑三招”,实蕴含惊神泣鬼的威力,若是功力够了,一剑中的,便能伤人十几处大穴,就以孟鸾音此时的功力,三招连环迸发,威力也是非同小可。
  “玉蕊仙子”花青棠蛟筋软索之下,两招便点倒了五人,剩下还有黛姨娘,孟飞,秀姑及一个四旬上下的男子,这四人俱使长剑,四柄剑功力俱皆不弱,四人间似有默契,长剑翻飞,极力将花青棠缠住,惟恐她有救援长孙萼的余地,“玉蕊仙子”花青棠见势危急,右手挥索敌住四人,左手长袖飞舞,追着崔千嫪疾扫,一阵阵推山填海的潜力暗劲,朝崔千嫪身后狂涌,将她逼得左闪右避,口中凄厉喝喊。
  “断魂仙”长孙萼剑劈了一个女子,此时好似邪魔附体一般,喂毒剑乌光摇曳,尽找孟鸾音与崔千嫪死拼,丝毫不想到闪让。
  就在孟鸾音“璇玑三招”业已发动,长孙萼生死殆危的俄顷,狄抱寒飞窜而至,厉喝一声,一掌击在孟飞的背上,将他打得惨嘷一声,口喷鲜血,身躯飞过“玉蕊仙子”花青棠与崔千嫪的软索拐杖之间,直往孟鸾音的“倚天剑”上撞去。
  众人方始心头一震,帘地听得黛姨娘震天一声尖叫,只见狄抱寒右手夺下了她的长剑,左手抓住了她的发髻,长臂一抡,将她直往崔千嫪杖影中扔去。
  惊喊声中,万雷等三四十人激涌而至。
  但听孟鸾音紧叫道:“母亲快退!”
  她一招“众鬼撬门”刚刚使出,迫得急撤宝剑,左掌一拨,将打得半死的孟飞放落地上,接着拧腰窜起,半途中慌忙截住撞向崔千嫪杖上的黛姨娘,莲足沾地,疾向一旁跃开。
  崔千嫪慑于狄抱寒的威势,一见孟鸾音跃退,不禁也跟着跃了开去,秀姑与那四旬左右的男子,亦是飘身往一旁疾退。
  狄抱寒并未继续出手,道了一声:“多谢姐姐!”
  接着将长孙萼拉过一旁,飞指在她左臂“极泉”穴上点了一指,止住血液外流。
  “断魂仙”长孙萼失血既多,又加久战力竭,先前凭借一股求生之念支持着,此刻到了狄抱寒身前,不觉心头一酸,泪承于睫,人也乏力欲倒。
  狄抱寒心中也是酸楚万分,扶住她的娇躯,满心怜惜的道:“萼妹坚忍一时,为兄少......”
  话未讲完,忽听“玉蕊仙子”花青棠低促地道:“抱寒快退入屋中,他们要施放暗器了!”
  狄抱寒闻声非但不退,反而身形一转,双目神光暴射,陡地往四外扫去。
  此时曙色已露,晨光曦微之下,只见“千面灵官”万雷等环布在五六丈外,将茅屋围了一个半环,每人手托暗器,注目朝这面望着,崔千嫪及黛姨娘也退入了人群之中,唯独孟鸾音手横“倚天剑”,站在众人身前一两丈处,如此一来,却将正面的射线挡住,致使众人的暗器无法出手。
  狄抱寒冷笑一声,鄙夷不堪的道:“若是尔等的暗器射得着狄某,姓狄的也活不到今天了。”
  只听孟鸾音冷冷低哼一声,道:“司徒兄请过一边,以免有所误伤。”
  原来司徒瑾默默无声的站在花青棠身外四五尺处,又似与狄抱寒等人一伙,又好似独自一人。
  孟鸾音话讲完后,狄抱寒与“玉蕊仙子”花青棠同时朝他望去,狄抱寒对他适才与孟鸾音连手合攻长孙萼之事,心下虽接不无耿介,但他气度恢宏,看在司徒砚梅份上,事过境迁,也就不再计较,只是此时虽想说几句表示善意的话,却又无法说出口来。
  “玉蕊仙子”花青棠是“情天一魔”的衣钵弟子,也是个性情怪僻的人物,她仅只因为特殊的情谊,才对狄抱寒呵护备至,显得分外的温柔,其实对于他人,却没有这份耐性,此时看了司徒瑾一眼,但只口齿微一启动,却终未讲出什么话来。
  司徒瑾眼望“玉蕊仙子”花青棠,意思是去留两端,由她一言而决,俟了半晌,见她仍无言语,遂觉留在此处没有意思,于是瞥了茅屋一眼,转身向圈外走去。
  忽听孟鸾音扬声道:“有劳秦爷借道一行。”
  挡在司徒瑾正面的是个黑衣老者,司徒瑾对着他走去,他原无闪身让路的意思,此刻见孟鸾音业已开口,只得侧身让开一步,容司徒瑾走出圈外。
  狄抱寒突地挟着长孙萼飘身一退,让她倚在茅屋门框之上,接着闪身站到“玉蕊仙子”花青棠身旁,低声问道:“姐姐,兰妹病况如何?”
  “玉蕊仙子”花青棠妙目凝光,正自朝人圈外缓缓地扫视,闻言微微一笑,道:“还好,尚未被你气死。”
  狄抱寒俊面一红,嗫嚅道:“小弟不辞而别,尚祈姐姐见谅。”
  说罢倏地朝着孟鸾音亢声道:“什么破铜烂铁,怎的尚不出手?是要等待狄某冲过来么?”
  只见孟鸾音面上泛出一丝冷笑,道:“我们是等待援手,你若胆怯,就趁早往外冲吧!”
  狄抱寒闻言大怒,霍地跨前一步,抓起躺在地上的孟飞朝她摔去。
  只听喝叱群起,孟鸾音身形一侧,娇躯移了数尺,狄抱寒则俯身连闪,也不管死的活的,抓起地上的三女三男朝四外猛摔。
  但见喝吼声中,四外情势大乱,上十个人被震出圈外,跌翻在地上。
  “玉蕊仙子”花青棠微笑说道:“抱寒回来,我有话讲。”
  狄抱寒退回原处,面上犹有怒色,孟鸾音出言相激,令他冲也不好,守也不好,只觉得左右为难,不知所措。
  “玉蕊仙子”花青棠瞧瞧狄抱寒面上,莞尔一笑道:“功力大进了,出手也狠多了。”
  狄抱寒咬牙道:“小弟恨得很!”
  “玉蕊仙子”花青棠含笑道:“孟鸾音深沉多计,饶有父风,你不必与她斗智,宋太祖对付徐铉的法子,你在书中想必读过,以拙制巧,最是简单,任她说什么,你只管充耳不闻,我行我素便了。”
  狄抱寒闻到以拙制巧,忍不住解颐一笑,想了一想,道:“姐姐带着兰妹,小弟带着萼妹,就此走掉吧。”
  “玉蕊仙子”花青棠微一沉吟,陡地压低声音道:“我方才发觉有个老道潜在一旁,你还是叫出来问问吧。”
  狄抱寒闻言一怔,接着眼望左面百余丈外一株老槐,纵声道:“什么人藏在树上?再不出来,狄某可要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行舟

上一篇:第十三章 拼生死 杀劫方殷
下一篇:第十五章 擒妖姬 枝节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