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线曙光
2019-07-15 17:45:3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二)

  骡马号斜对面有家酒楼,五福楼。
  楚留香坐在楼上靠窗的位置上,喝到第五杯酒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呆子。一个不折不扣的呆子。不错,他现在已知道有个人想杀他,但他总算还是活着的。
  “他既然想杀我,我为什么不等他来杀我呢?我为什么要辛辛苦苦的找他?”
  楚留香喝下第六杯酒,喝得很快,因为这酒并不是好酒,至少比他藏的酒要差多了。
  “连骡子都懂得要回家,我为什么还要在外面穷泡呢?”
  楚留香决定喝到第十二杯酒的时候就停止。
  “先去找小胡,然后回家。”
  家里不但有好酒在等着他,还有很多温柔可爱的人在等着他。
  他决定这一次一定要在家里多待一阵子,好好的休息休息,享受享受。他的确有权享受享受了。
  石观音,无花,“水母”阴姬,画眉鸟,宫南燕,薛衣人,薛宝宝,枯梅大师,蝙蝠公子……
  这些人简直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楚留香若不是靠着点运气帮忙,现在说不定已死了七八次。
  他一开始想到以前的事,就不由自主想到了。
  “我可以不管别的事情,但总不能看着她为我而死吧。”
  他心里忽然又有了个阴影。还是那只手的阴影。
  忽然间,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伸到他面前。

×      ×      ×

  一只很美丽的手,五指纤纤,柔若无骨,慢慢的提起了楚留香桌上的酒壶。
  酒杯已空了。
  楚留香没有抬头,只是看着酒从壶里慢慢的流出来,注满了酒杯。
  酒杯又空了。
  楚留香还是没有抬头。
  他已看见了一套水红色的衫裙,已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这已足够让他认出来这人是谁了。
  艾虹。
  楚留香实在没有想到她还会出现,忽然笑了笑,道:“你已换了双鞋子。”
  手垂了下去,轻轻提起了裙脚,露出了一双样子做得很秀气的绣花鞋,鞋底薄而柔软。
  这种薄的鞋底,里面是绝对藏不下暗器的。
  楚留香点点头,笑道:“很漂亮,这才是女孩子们应该穿的鞋子。”
  眼尖的店伙已又摆上了一副杯筷。
  楚留香道:“你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坐下喝两杯呢?”
  艾虹坐了下来。
  楚留香这才发现,她脸色变得比上次苍白了许多,神情看来也变得忧郁了些,连嘴角上那种俏皮的甜笑都看不见了,老是深锁着眉尖,仿佛有很重的心事。
  少女们就是多愁善感的,谁没有心事呢?但艾虹看来却不像是多愁善感的那种女孩子。
  楚留香为她斟了杯酒,笑道:“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只鞋子?鞋子还在桌底下的我那位朋友手里,我随时都可以去替你要回来。”
  艾虹垂下了头,仿佛很不安。
  楚留香又笑道:“你放心,我那朋友虽然很欣赏你的鞋子,但这次并没有藏在桌子底下。”
  艾虹咬着嘴唇,终于将面前的一杯酒喝了下去。
  楚留香用她的筷子挟了块炸响铃,送到她面前的酱油碟里,道:“空着肚子喝酒最容易醉,这里的菜做得还不错,你先嚐嚐。”
  艾虹忽然抬起头,凝视着他,一双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和痛苦。
  像她这么样的女孩子,本不该如此痛苦的。
  楚留香把筷子送到她手上,柔声道:“你先吃点东西,我再陪你喝酒好不好?”
  艾虹忽然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你和女人说话都是这么温柔的吗?”
  楚留香笑了笑,道:“那也得看她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艾虹道:“我是个怎么样的女人?”
  楚留香没有回答,只是用鉴赏的目光凝视着她。
  这种眼光往往比一百句丑美的话都能令女孩子们开心。
  但艾虹的眼圈反而红了,显得更伤感,垂首道:“我不是艾青的妹妹。”
  楚留香道:“我知道。”
  艾虹道:“我骗了你,又想杀你,我根本就是个很坏的女人,你本来用不着对我这么客气。”
  楚留香微笑道:“以前的事我早就忘了,因为我知道那绝不是你自己的意思。”
  他忽然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艾虹的左手一直都藏在衣袖里,连抬都没有抬起来过。
  艾虹道:“若是我自己的意思呢?”
  楚留香柔声道:“就算是你自己的意思,我也不怪你,像你这么天真美丽的女孩子,无论做什么事,别人都可以原谅的。”
  他忽然拉起了艾虹的左手。艾虹的脸色立刻变了,变得更苍白。楚留香的脸色也变了。
  袖子里空着一截,艾虹已少了一只手。

×      ×      ×

  楚留香现在总算已知道窗台上的那只手是谁的了。
  年轻的女孩子,往往将自己的外貌,看得比性命还重,就算手上有了个伤疤,已是非常痛苦的事,何况少了一只手呢?
  楚留香不但同情,而且也不禁为她伤感。
  他的确早已原谅了她。
  她若是躲着他,又被他找着,或者看见他的时候,还是那种觉得男人都是笨蛋的样子,那情况也许就不同了。
  但一个可怜巴巴,满怀忧郁的女孩子,自动来找他,替他倒酒,那么她无论对他做过什么事,他都绝不会放在心上。
  就算他是男人也一样。
  楚留香总是很快就会忘记别人的过错,却忘不了任何人的好处,所以,他不但一定活得比较快乐,也一定活得比较长。
  心里没有仇恨的人,日子总是好过些的。
  过了很久,楚留香才轻轻叹息了一声,黯然道:“就因为你没有杀死我,所以他们才这么样对你?”
  艾虹垂下头,什么都没有说,眼泪却已一滴滴落在面前的酒杯里。
  楚留香道:“这件事是谁做的呢?”
  艾虹用力咬着嘴唇,仿佛生怕自己说出了心里的秘密。
  楚留香道:“你到现在还不敢说?你为什么要如此怕她?”
  艾虹的确怕。
  她看来不但痛苦,而且恐惧,恐惧得全身都在不停的发抖。
  那人不但砍断了她的一只手,显然还随时都可能要她的命。
  楚留香简直想不出有人能对这么样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如此残忍,但若非为了他,艾虹也不可能遭遇到这种不幸。
  他忽然觉得很愤怒。
  楚留香一向很少动怒,因为怒气总容易影响人的判断力,发怒的人总是最容易做错事。
  但他毕竟是人,总有控制不住的时候,何况现在正是他心情不太好,情绪不太稳定的时候。
  他早已将回家享受这件事忘了,忽然站起来,道:“你在这里坐一坐,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的。”
  艾虹点点头,目光温柔的望着他,仿佛已将他看成自己唯一可以依赖的人。
  她这次来,除了要楚留香谅解外,或许也因为她已感觉到自己的孤独无助。
  楚留香明白她的意思。
  所以有件事他非做不可。

×      ×      ×

  骡马号的伙计总好像多多少少也被传染了一点骡子脾气,所以看来总不像做其他生意的那些人那么和气。
  楚留香刚走进去,就有个样子并不太友善的伙计迎了上来道:“客官是想来挑匹马?还是买头骡子?我们这里卖的保证都是最好的脚力。”
  这句话说得总算还很客气。
  楚留香道:“我只不过想来打听点消息。”
  听到并不是生意上门,就连客气都不必客气了。
  伙计冷冷道:“我们这里只有畜生的消息,没有人的消息。”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正是想来打听有关一头骡子的事。”
  伙计冷眼打量着他,总算忍住没有说难听的话来。
  楚留香道:“刚才有头没有人管的骡子跑进来,你看见了没有?”
  伙计道:“怎么,那骡子难道是你的?”
  楚留香道:“不是我的,是你的。”
  伙计的脸色这才稍为好看了些,道:“既然是我们的,你还问什么?”
  楚留香道:“但这头骡子当然已被你们卖出去过一次,我只是想问问是谁买的?”
  伙计的手忽然向前一指,道:“你看见了么,这里有多少骡子?”
  楚留香看见了,后面栏里的骡子的确很多。
  伙计道:“骡子不像人,人有的丑,有的俊,骡子长得全是一样的,我们一天也不知要卖出多少头骡子,怎知道那头骡子是卖给谁的?”
  伙计满脸不耐烦的样子,显然已准备结束这次谈话了。
  楚留香只好使出了他最后的一种武器,也是最厉害的一种。
  你就算用这样东西把别人的头打出个洞来,那人说不定还要笑眯眯的谢谢你——除了银子外,还有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大的魔力?
  伙计的样子立刻友善多了,笑道:“我再去替你查查看,那骡子身上若是烙了标记,也许就能查出他以前的买主是谁了。”

×      ×      ×

  骡子身上没有烙标记,全身上下油光水滑,简直连一根杂毛都没有。
  楚留香叹了口气,已准备放弃这条线索了。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头骡子就是刚才自己从外面跑进来的?”
  伙计笑道:“我虽分不出骡子是丑是俊?但一头骡子是好是坏,我总能看得出来的,像这个骡子,我在半里地外都能认得出来。”
  楚留香道:“这头骡子很不错?”
  伙计道:“非常不错,一千头骡子里,也未必能找得出一头这么好的骡子来,所以……”
  “所以”下面忽然没有了,眼睛却在看着楚留香的手。
  楚留香的手一向很少令人失望的。
  所以这伙计才又接着说了下去,赔笑道:“像这么好的牲口,我们通常只卖给老主顾。”
  楚留香的眼睛亮了,立刻问道:“你们这里的老主顾多不多?”
  伙计笑道:“这么大的字号,若没有十来个老主顾,怎么撑得住?”
  他接着又道:“像万盛、飞龙、镇远这几家大镖局就都是我们的老主顾了,但最大的主顾还得算是‘万福万寿园’金家。”
  楚留香道:“金家的牲口也是从这里买的?”
  伙计道:“每年我们从关外进牲口来,总是让金家的少爷小姐们来先挑好的……”
  楚留香动容道:“这头骡子是不是金家买去的?你能不能确定?”
  伙计点点头,道:“别家的牲口上一定都烙着标记,为的是怕牲口走失,但金家财雄势大,莫说根本没有人敢动他们的一草一木,就算真的丢了几头牲口,他们也根本不在乎。”
  楚留香道:“所以只有他们家的牲口身上没有烙标记,是不是?”
  伙计道:“所以我看这头骡子,八成是他们家丢的了。”
  楚留香怔住了。
  有些事本是他做梦都不会去想的,但现在却已想到了。
  他这次到这边来,岂非只有金家的人才知道他的行动?
  这件事一开始岂非就是在金家发生的?
  何况除了金家外,附近根本就没有别的人能动用这么大的力量,指挥这么多高手,布下这么多圈套。
  至少楚留香还没有听说附近有力量这么大的人物。
  但金家为什么要杀楚留香呢?
  楚留香非但是金灵芝的朋友,而且还帮过她的忙,救过她的命。
  只不过金家的人口实在太多,分子难免复杂,其中也说不定会有楚留香昔日的冤家对头,连金灵芝都不知道。
  可是据金灵芝说,她只将楚留香的行踪告诉了金老太太一个人,就连她那些兄弟叔伯们,都不知道楚留香这次来拜寿的事。
  难道金灵芝在说谎?
  难道这件事的主谋会是金太夫人?
  楚留香的心乱极了,越想越乱,过了很久都不能冷静下来。
  若是被敌人暗算,他永远都最能保持冷静。
  但被朋友暗算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伙计忽然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想不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敢做出这种无法无天的事。”
  他像是在自己感慨,又像是说给楚留香听的。
  这里根本没有别的人,楚留香不得不问一句:“什么事?”
  伙计道:“绑架。”
  楚留香紧皱眉头道:“绑架?什么人绑架?绑谁的架?”
  伙计叹道:“几条彪形大汉绑一个小姑娘的架,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就把人家从对面那酒楼里绑出来,架上了马车,街上这么多人,竟连一个敢伸手管闲事的都没有。”
  楚留香动容道:“是个什么样的小姑娘?”
  伙计道:“一个很标致的小姑娘,穿的好像是一身红衣裳……”
  他还想往下再说,只可惜说话的对象又忽然不见了。
  楚留香已冲了过去。
  他行动虽快,却还是慢了一步,既没有看见那些彪形大汉,也没有看见那辆马车,只看见一个卖水果的小贩在满地捡枇杷,嘴里骂不绝口,还有个小孩望着地上被打碎的油瓶和鸡蛋嚎啕大哭。
  远处尘头扬起,隐隐还可以听到车辆马嘶声。
  枇杷和鸡蛋想必都是被那辆马车撞翻的。
  对面有个人,正牵着匹马往骡马号里走过来,楚留香顺手摸出锭金子,冲过去塞在这人手里,人已跳上了马背。
  这人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楚留香已打马绝尘而去。
  他做事一向最讲究效率,从不说废话,从不做拖泥带水的事。
  所以他若真的想要一样东西,你除了给他之外,简直没别的法子。

×      ×      ×

  江湖中人大都懂得如何去选择马,因为大家都知道一匹好马不但平时能做你很好的伴侣,而且往往能在最危险的时候救你的命。
  马若也能选择骑马的人,一定就会选楚留香。
  楚留香的骑术并不能算是最高的,他骑马的时候并不多。
  但是他的身子很轻,轻得几乎可以让马感觉不出背上骑着人。
  而且他很少用鞭子。
  无论对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他都不愿用暴力。
  没有人比他更痛恨暴力。
  所以这虽然并不是匹很好的马,但现在还是跑得很快。
  楚留香轻飘飘的贴在马背上,本身似已成为这匹马的一部分。
  是以这匹马奔跑的时候,简直就跟没有骑它的时候速度一样。
  按理说,以这种速度应当很快就能追上前面的马车了。
  一匹马拉着辆车子,车上还有好几个人,无论多快的马,速度都会比平时慢很多的。
  只可惜世上有很多事都不太讲理。
  楚留香追了半天,非但没有追上那辆马车,连马车扬起的尘土都看不见了。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下一篇:第四章 好梦难成
上一篇:
第二章 勾魂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