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线曙光
2019-07-15 17:45:3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三)

  日色偏西。
  大路在这里分开,前面的路一条向左,一条向右。
  楚留香在三岔路口停下。
  路旁有树,最大的一棵树下,有个卖酒的小摊子。
  卖酒的人比买酒的还多。
  因为这时候只有一个人在这里歇脚喝酒,卖酒的却是夫妻两个人,老板手里牵着孩子,背上还背着一个孩子。
  丈夫已有四五十岁,太太年纪却还很年轻。
  所以丈夫有点怕太太。
  所以丈夫在抱孩子,太太却只是在一旁坐着。
  楚留香一下了马,老板娘就站了起来,带着笑道:“客官可是要喝碗酒,上好的竹叶青。”
  她笑得仿佛很甜,长得仿佛还不难看——也许这就是丈夫怕她的最大原因。
  楚留香却连多看她一眼都不敢。
  第一,他从没有看别人太太的习惯。
  第二,交了两天桃花运,他已几乎送了命,现在只要是女人,他就看着有点害怕。
  他故意去看那老板,道:“好,有酒就来一碗。”
  老板娘道:“切点卤菜怎么样?牛肉还是早上才卤的。”
  楚留香道:“好,就是牛肉。”
  老板娘道:“半斤?还是一斤?”
  楚留香道:“随便。”
  他有很好的习惯——他从不跟任何女人计较争辩,于是老板娘笑得更甜,忙着切肉倒酒。
  的确是竹叶青,但看来却像是黄泥巴。
  肉最少已卤了三天。
  楚留香还是不计较,更不争辩。
  他本不是来喝酒的。
  他还是看看那老板,道:“刚才有辆马车走过,你们看见了吗?”
  老板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他老婆喜欢说话,尤其喜欢跟又年轻、又阔气的客人说话。
  他也知道说的话越多,小账越多。
  老板娘道:“这里每天都有很多辆马车经过,却不知客官要找的那辆马车是什么样子?”
  这下子倒把楚留香问住了,他根本连那辆车的影子都没看见。
  老板娘眨眨眼,又道:“刚才倒是有辆马车奔丧似的赶了过去,就好像家里刚死了人,赶回去收尸似的,连酒都没有停下来喝一杯。”
  楚留香眼睛亮了,道:“对,就是那辆,却不知往哪条路上去了?”
  老板娘沉吟着,道:“那好像是辆两匹马拉的黑漆马车,好像是往左边去了……”
  她咧嘴一笑,又道:“客官为什么不先坐下来喝酒,等我再好好的想想。”
  看来这老板娘拉生意的法子并不是酒和牛肉,而是她的笑。
  她这法子一向很不错。
  只可惜这次却不太灵了,她笑得最甜的时候,楚留香连人带马都已到了两三丈开外,只留了一小块银子下来。
  他已不想叫任何女人对他的印象太好。
  老板娘咬着嘴唇,恨恨道:“原来又是个奔丧的,赶着去送死么?”

×      ×      ×

  黄昏,黄昏后。道路越来越崎岖,越来越难走,仿佛又进入山区。
  天色忽然暗了下来。
  林木渐渐茂密,连星光月色都看不见。
  楚留香忽然发现自己迷了路,既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这条路是通到哪里去的。
  更糟的是,上午吃的那点东西早已消化得干干净净,现在他的肚子空得简直就像是胡铁花的口袋。
  他并不是挨不得饿,就算两三天不吃东西,也绝不会倒下去。
  他只不过很不喜欢挨饿,他总觉得世上最可怕的两件事,就是饥饿和寂寞。
  现在就算原路退回也来不及了,这条路上唯一有东西的地方,就是三岔路口上那小酒摊子。
  从这里走回去至少也要一个半时辰。
  楚留香叹了口气,已开始对那比石头还硬的卤牛肉怀念起来。
  看看四面黑黝黝的树影,阴森森的山石,听着远处凉飕飕的风声,冷清清的流水声……
  他觉得自己实在倒霉透顶。
  但最倒霉的人当然还不是他,艾虹就比他还要倒霉得多。
  她已少了一只手,又被人绑架,也不知是谁绑走了她,更不知被绑到什么地方去了。
  还有艾青。
  艾青的遭遇也许更悲惨。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自己苦笑。
  他忽然发现自己也是个“祸水”,对他好的女孩子很少有不倒霉的。
  流水声在风中听来,就好像是那些女孩子们的哀泣声。
  楚留香轻抚着马鬃,喃喃道:“看样子你也累了,不如先去喝口水吧。”
  他走到泉水旁,就看到小桥旁那小小人家。

  (四)

  小桥,流水,人家。
  这本是幅很美,很有诗意的图画。
  只可惜楚留香现在连一点诗意都没有,此刻在他眼中看来,世上最美丽的图画也比不上一碗红烧肉那么动人。
  低低的竹篱上爬着一架紫藤花,昏黄的窗纸里还有灯光透出来。
  屋顶上炊烟袅娜,风中除了花的香气外,好像还有葱花炒鸡蛋的香气,除了流水声外,又多了一种声音。
  楚留香肚子叫的声音。
  他下了马,硬着头皮去敲门。
  应门的是个又瘦又矮的小老头子,先不开门,只是躲在门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留香,那眼色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楚留香唱了个肥诺,赔笑道:“在下错过宿头,不知是否能在老丈处借宿一宵,明晨一早上路,自当重重酬报。”
  这句话,好像是他小时在一个说书先生嘴里听到的,此刻居然说得很流利,而且看来仿佛很有效。
  他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实在不错。
  这句话果然有效,因为门已开了。

×      ×      ×

  这小老头其实并不老,只有四十多岁,头发都没有了。
  他叫卜担夫,是个砍柴的樵夫,有时也打几只野鸡兔子换酒喝。
  今天他刚巧打了几只兔子,所以晚上在喝酒,他酒喝得慢,菜却吃得快,所以又叫他的女儿炒蛋加菜。
  他笑着道:“也许就因为喝了酒,所以才有胆子去开门,否则三更半夜的,我怎么肯随便就把陌生人放进来?”
  楚留香只有听着,只有点头。
  卜担夫又笑道:“我这里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怕被人抢,却有个漂亮女儿。”
  楚留香开始有点笑不出了。
  现在他什么都不怕,就只怕漂亮的女人。
  有了人陪酒,就喝得快了些。
  酒一喝多,豪气就来了。
  卜担夫脸已发白,大声道:“鹃儿,快去把那半只兔子也拿来下酒。”
  里面的屋子里就传来带着三分埋怨,七分抗议的声音,道:“那半只兔子你老人家不是要等到明天晚饭吃的么?”
  卜担夫笑骂道:“小气鬼,也不怕客人听了笑话,快端出来,也不必切了,我们就撕着吃。”
  他又摇头笑道:“我这女儿叫阿鹃,什么都好,就是没见过世面,我真担心她将来嫁不出。”
  楚留香连头都不敢点了,一听到小姑娘要嫁人的事,他哪里还敢答腔?
  一个布衣粗裙,不着脂粉的少女,已端了个菜碗走出来,低着头,噘着嘴,重重的把碗往桌上一搁,扭头就走。
  楚留香虽然不敢多看,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
  卜担夫并没有吹牛,他的女儿的确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只不过脸色好像特别苍白。
  害羞的女孩子大多是这样子的。
  她既不敢见人,当然也就见不到阳光。
  楚留香转过头,才发现卜担夫也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眼睛里仿佛带着种不怀好意的微笑,笑问道:“你看我这女儿怎么样?”
  人家既已问了出来,你想不回答也不行。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笑道:“老丈只管放心,令嫒一定能嫁得出去。”
  卜担夫道:“若嫁不出去呢?你娶她?”
  楚留香又不敢答腔了,只恨自己为什么要多话。
  卜担夫大笑,道:“看来你倒是老实人,不像别的小伙子那么油嘴滑舌,来,我敬你一杯,这年头像你这么老实的小伙子已不多了。”

×      ×      ×

  卜担夫醉了。
  一个人若敢跟楚留香拼酒,想不醉也不行。
  “看来你倒是个老实人……这年头像你这么老实的小伙子已不多。”
  楚留香几乎忍不住要笑了出来。
  他有时被人称作大侠,有时被人看作强盗,有时被人看作君子,有时被人看作流氓……但被人看作个“老实人”,这倒还是平生第一次。
  “他若知道我究竟有多‘老实’,一定会吓得跳起来三丈高。”
  楚留香微笑着,躺了下去。
  躺在稻草上。
  这种人家当然不会有客房,所以他也只好在堆柴的地方将就一夜。无论如何,这地方总有个屋顶,总比睡在露天里好。
  他若知道在这里会遇到什么事,宁可睡在阴沟也不愿睡在这里了。

  (五)

  夜已深,四下静得很。
  深山里那种总带着几分凄凉的静寂,绝不是红尘中人能想得到的。
  虽然有风在吹,吹得树叶嗖嗖的响,但也只不过使得这寂静更平添几分萧索之意。
  白天经过了那么多事,在这么一个又凄凉,又萧索的晚上,躺在一家陌生人柴房里的草堆上面。
  你叫楚留香怎么睡得着?
  他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那说书先生说起的故事:“一个年轻的举人上京赶考,路上错过宿头,投宿到深山里一处人家,年迈的主人慈祥而好客,还有个美丽的女儿。”
  “主人看这少年学子年轻有为,就要将女儿嫁给他。他也半推半就,所以当夜就成了亲。”
  “第二天早上他才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坟堆里,身旁的新娘子已变成一堆枯骨,却仍将他送的聘礼的玉镯戴在腕上。”

×      ×      ×

  楚留香一直觉得这故事很有趣,现在忽然觉得不太有趣了。
  风还在吹,树叶还在嗖嗖的响。
  如此深山,怎么会有这么样一户人家?
  “明天早上,我醒来时,会不会也是躺在一片坟堆里?”
  当然不会,那只不过是个荒诞不经的故事。
  楚留香又笑了,但也不知为了什么,背脊上还觉得有点凉嗖嗖的。
  幸好卜担夫没有勉强要将女儿嫁给他,否则他此刻只怕已要落荒而逃了。
  风更大,吹得门“吱吱”发响。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苍白得就像是那位阿鹃姑娘的脸。
  楚留香悄悄站起来,悄悄推开门,想到院子里去透透气。
  他一推开门,就看到了这一生永远也无法忘怀的事。他只希望自己永远没有推开过这扇门。

×      ×      ×

  星光朦胧,月色苍白。
  那位阿鹃姑娘正坐在月光下静静的梳着头。
  少女们谁不爱美,就算在半夜里爬起来梳头,也不能算是件很稀奇的事,更不能算可怕。
  但这阿鹃姑娘梳头的法子却很特别。
  她将自己的头拿了下来,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一下一下的梳着。
  月光照着她苍白的脸,苍白的手。
  头在桌上。
  人没有头。
  楚留香全身冰冷,从手指冷到脚趾。他这一生从来也没有遇见到如此诡秘,如此可怕的事。
  这种事本来只有在最荒诞的故事才会发生的。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亲眼看到。
  阿鹃姑娘的头突然转了过来——用她的手将她的头转了面对着楚留香,冷冰冰的看着楚留香。
  “你敢偷看?”
  四下没有别人,这声音的确是从桌上的人头嘴里说出来的。
  楚留香胆子一向很大,一向不信邪,无论遇着多可怕的事,他的腿都不会发软。
  但现在他的腿已有点发软了。他想往后退,刚退了一步,黑暗中突然有条黑影窜了出来。
  一条黑狗。这条狗竟窜到桌子上,竟一口咬住了桌上的人头。
  人头竟已被狗衔走。还在呼叫:“救救我……救救我……”
  卜阿鹃已没有头。没有头的人居然也在哀呼:“还我的头来……还我的头!”

相关热词搜索:桃花传奇 楚留香

下一篇:第四章 好梦难成
上一篇:
第二章 勾魂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