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园中之秘
2021-05-17 16:41:1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第二天,三个女孩子一到黄昏就注意着邱独行的行动,果然,天入黑没有多久,他又跑到后面去,三个女孩子等了一会,也跟了去。
  可是,和前一天一样,她们仍然是毫无结果,怏怏地刚跑回来,邱独行也回来了,她们望着他,他仍然安详而自然。
  这三个女孩子的疑惑更大,在堡中转来转去,白非匆匆跑来,笑道:“你们都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好找。”石慧一笑,司马小霞却瞪了他一眼,白非又道:“今天是十五,月亮好圆噢。”
  乐咏沙望了司马小霞一眼,司马小霞一皱鼻子,两个一笑,溜了,白非心中大为感激,笑道:“她们两个人倒真不错。”
  石慧瞧了他一眼,噗嗤笑出声来,在他臂上轻轻拧了一把。
  两个人卿卿我我,仿佛有永远谈不完的话,石慧心里忘不了邱独行在那个林园中的秘密,就对白非说了,白非也是暗暗疑惑。
  对于千蛇剑客以前在江湖上的劣迹,白非隐约知道了一些,这是他父亲告诉他的,此刻他听了石慧的话,自然也在怀疑这千蛇剑客究竟在弄什么玄虚,于是说道:“明天我也去看看。”
  于是白非第二天也跟着这三个女孩子去,可是也一样的没有结果。
  白非皱着眉,将这事前后想了好几遍,越想越奇怪道:“邱独行每天晚上是到哪早去?去干什么?不在园中是在哪里?假若在园中,怎么却又找不到他?难道那园中有着什么秘密?”
  他将自己关在房子里,想了一个晚上,竟未曾阖眼,须知他人极固执,做任何一件事若不得到结果,总不甘心,这和他的外表不大相同,然面却是他的天性,这种天性使得他做成了许多别人无法做成的事,也使他获得了许多别人无法获得的机缘。
  最后,他替自己想出了一个结论:“堡外一片荒漠,看来邱独行不会到外面去,定是在那园中有着什么秘密。”
  当然,他也知道这结论未必确实,但却也是最接近事实的一种结论,于是天一亮,他就披上衣服,推门出去。
  深秋的清晨,寒意料峭,他却一丝也不觉得冷,迎着清晨寒冷而清新的空气,他深深吸了一口,赶到后面的林园中去。
  昨夜有风,满园落叶,朝雾未退,寒意袭人,但却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使白非的血液里起了一阵微妙的颤抖,他踏在落叶上,施然而行,两只眼睛像老鹰似的在园中搜索着。
  看起来,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林园,并没有任何可以隐藏秘密的地方,白非却不死心,仍然搜索着,有阳光从树林的空隙中射进来,他仰首而行,旭日已升,今天居然又是晴天。
  他一面搜寻一面深思,渐渐走到池水旁,瀑布倒挂入池,水声淙淙如琴音,他奇怪:“池中的水怎么不会溢出来?”转念却又不禁失笑:“想来这池下必定还有排水之处。”于是他对千蛇剑客不禁十分欣赏,因为建造此地,并非易事。
  他漫步池旁,池水清澈如镜,有几段枯枝漂在水面上,望了一眼,他也并未十分在意,眼光动处,忽然又看到一样东西。
  他走过去取了过来,那是一张宽约三尺的防雨油布,本来是放在假山的裂隙中,不知怎么露出一角被白非发现了。
  望着那块油布,白非又陷入深思,心中猛然一动,看了那比平常大了数倍的假山一眼,掠了上去,想看看瀑布的后面究竟是什么,但是山虽然是假山,这瀑布却像真的一样,飞珠溅玉,水势颇大,后面是什么,根本无法看到。
  他掠了下去,又望了望池水上的枯枝,剑眉一皱,像是心中下了决定,走到林中,也折了段枯枝,掠回池边,将那段枯枝往池中一抛。
  这池方圆约有十丈,他将那段枯枝一抛,力量用得恰到好处,那段枯枝在离池边四丈之处落了下去,他手里拿着那块油布,身形一弓,竟掠了起来,振飞四丈,曼妙的落在那段枯枝上。
  他巧妙地将足尖一点,那段枯枝在水面上滑了两丈余,真气又一提,脚尖在枯枝上一点,身形再离起,竟向那瀑布掠了过去。
  地穴中的十日,使得他此时已成为武林中的顶尖高手,若换了以前,他再也无法借着一段枯枝达到这境界,虽然他以前轻功已自视不弱,但周身凌虚水面的身法,却是极难能可贵的。
  他人在空中,双手将那块油布张起,径直向瀑布冲了进去——
  耳畔水声如雷鸣,在这一刹那间,他脑海中如电般闪过许多事,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件却是:“假如瀑布后面是一片山石怎么办?”这问题他事先也曾想过,但是千思万虑,认为这瀑布后一定有着秘密,是以后面是山石的可能极少。
  然而此刻,这问题却又在他脑海中涌生不绝,说来话长,然而以他的身形,却是快如闪电,他眼睛一直是睁着的,水势一住,前面赫然果是一片山石,而他身形如箭,眼看就要撞上去,就算他能顿住身形,不撞上去,然而却要掉到水里。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他要有过人的武功之外,还得有清晰的头脑以及正确的判断,而后两者比前者还要更有用些。
  在他发现前面果然是一片山石的那一刹那,他立刻双掌前挥,一股柔和但却强劲的力道倏然自他掌中发向那片山石。
  是以,他前冲的力道便也倏然大大的减弱了,他双掌竟笔直的向前伸着,手中拿着的油布早已掉到水里。
  他掌缘方一触及山石,掌心内陷,用了内家掌力的黏字诀,双掌虽然击在山石上,却牢牢点住了,这样他的身躯便因此而能缓缓黏在山石上,像一只壁虎似的。
  长吁了一口气后,他想到了第二个问题:他总不能永远在山石上黏着呀,而此刻他若想回去,也万万不可能,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向上爬,这方法想来虽极易,然而当时他却可真花了一段时间才想到,于是手脚并用,以绝顶身手向上游行。
  突然,他觉得裤子一松,原来裤带竟断了,此时他正施展壁虎游墙的功夫,双腿动得太厉害,裤带这一断,裤子可马上就要掉下来,他一急,真气一散,“扑通”竟掉下水去。
  此处本是瀑布下泻之处,水势当然湍急,他毫无水性,一掉下水,便像个秤锤似的直往下沉,他虽具有一身绝世武功,然而在水里却一点儿也施展不出,像一只掉在水里的雄狮一样在水里挣扎着。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芳心凄楚
上一篇:
俪影双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