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芳心凄楚
2021-05-17 16:41:3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云龙白非又失踪了!当天下午灵蛇堡里就在轰传着这消息,最着急的当然是石慧,她竟不再顾忌别人的看法,竟流下泪来。
  “别担心,也许他又溜到哪里去学武功去了,我说妹子,你尽可以放心,凭他那一身武功,难道还会出什么差错不成?”乐咏沙拍着她的肩,安慰的向她劝说着,然而,她却哭出声来。
  此刻,她难受的倒不是怕白非出了意外,难受的却是白非竟会不辞而别,她对他的万般柔情,难道他都看做毫无留恋的吗?
  “他的确是不应该。”乐咏沙气愤的说道:“就是要走,他也应该先跟慧妹说一声呀!”听了石慧的哭声,任何人都会动心的,司马小霞道:“他真是薄情郎。”这个天真的少女,竟将她偷偷看来的戏文都说了出来。
  司马之瞪了她一眼,沉声道:“从早上到现在他还没有回来,看样子他是走了。”微一沉吟,他又道:“也许他又回到上次习武之处,只是那地方谁也不知道,又怎能找得到他?”
  石慧抽抽泣泣的,却止住了哭道:“我去过。”
  司马之道:“我们就去找他。”
  石慧头一低,道:“可是我也找不到那地方。”
  司马之长叹了一口,暗忖:“你这不是废话吗?”
  石慧心中一动,突然道:“我知道有一个人找得到那地方。”
  司马之问道:“是谁?”
  石慧道:“就是那栋房子里看门的聋哑老头子。”她原原本本地将那次在地穴中的事说了出来。
  这件事,她还是第一次说出来,每个人都听得发怔,却又不免惊异,难道那聋哑老头子也是身怀绝技的奇人?难道白非的武功竟是他调教出来的?邱独行一直也在旁侧听,此刻一拍腿,说道:“我早就看出那老人不是常人,但是他深藏不露,我也始终没有发现他的异处,此刻石姑娘一说,倒可证实此事了。”
  谁知白非的奇遇,他既不肯告诉石慧,当然更不会告诉别的人,大家见他不说,也就都没有问,此刻石慧一提,大家可就全都极感兴趣,司马之沉思半晌,道:“那地穴的白壁上必定是武学上的秘笈,是以白非在短短十天之中武功一日千里,和以前有云泥之别。”
  邱独行点首道:“我也是如此想。”他稍微停顿一下,又道:“石姑娘,此刻我们别无他策,只有先去找到那老人再说,也许他会知道白少侠的去处也未可知。”
  司马小霞和乐咏沙一齐称是,她们虽是关心白非,却也是要看看那武功秘录,练武的人听到有这种东西,自然渴望一见,她们这种心理也无可厚非,就连司马之此刻何尝不也是如此呢?
  邱独行留下岳入云在灵蛇堡里照顾群雄,自己却和司马之等一行五人出了灵蛇堡,向他那座在荒原中建造的别墅中去,探寻一些他们心里都非常渴望知道的秘密,白非的下落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他们再也没有想到,白非根本就在灵蛇堡里,这就是人们的错觉,而这种错觉是常会发生的。
  黄昏快要来了,九爪龙覃星坐在门前,望着天上的云霞,他手上的旱烟袋的烟已经灭了,他也不在意,仍然不时放在口中啜着,晚霞绮丽,夕阳虽是无限好,只是已经近黄昏了。
  他已经活了太长的一段岁月,剩下的日子,他虽然珍惜,却也非常淡漠,因为他已了却了一件最大的心事,世上已没有什么再使得他留恋的了。
  蓦然,人影动处,他面前多了五个人,这五人身手俱极佳,然而这些倏然而来的人却并没有使得他惊吓起来,这也许是因为他的感觉已麻木,也或许是认为世上根本没有什么使他惊吓的事。
  “老前辈,”邱独行走上一步,深深一揖,说道:“小可有一事请教——”覃星站了起来,连忙也回着礼,然而却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惘然的笑容,表示根本听不到他的话。
  邱独行眼珠一转,蓦然高喝道:“老前辈!”这三个字他一运气喊出,足可穿云裂石,乐咏沙、司马小霞和石慧吓得一打哆嗦,连忙掩着耳朵,司马之也是全身一震,然而覃星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邱独行道:“他果然是聋子。”
  司马之暗忖:“原来他是在试这老人是否是个聋子,只是他这样也未免太捉狭了吧,也太不相信别人了。”他暗叹一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的老脾气还是改不掉的。”
  邱独行证实他果然是聋子后,立刻蹲在地上,用手指轻轻写道:“老前辈见着白非没有?”
  那么坚硬的地,他手指划上去,却像是划在豆腐上似的,覃星面色稍微动了一下,摇了摇头,心中却暗忖:“非儿又跑到哪里去了?这些人为什么来找我,难道非儿已将我的身份说出来了吗?”
  石慧抢过来,也在地上写道:“你老人家可不可以带我们到那地穴去,也许白非又跑到那里去了。”她写在地上的字,可远不如邱独行的清晰,再加上她心里急,写的又快,覃星看了半天,才认出来,故意在地上画了几画,却只有几道浅浅的印子,然而,谁都知道他这是在装蒜。
  乐咏沙秀眉一皱,暗道:“好,你装蒜,我让你装不成。”掠过去刷的一掌,劈向覃星的咽喉。须知咽喉乃是人身上最脆弱的部位,若被人用内家掌力一切,哪里还有命在?
  乐咏沙的意思是:“你会武功,我不怕你不接我此招,那时你的原形就毕露了。”一掌切去,竟用了十成真力。
  那老人家根本像是没有看到一样,乐咏沙认定了他有武功,而且武功一定极高,这一掌仍然照直切去,力量一点也未减。
  掌去如风,眼光瞬处,乐咏沙的一掌竟着着实实切在覃星的咽喉,只见他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乐咏沙花容失色,走过去一看,人家竟呼吸绝了,再一摸胸口,连胸口都凉了。
  她虽有罗刹仙女之号,行事当然狠辣,然而此刻,她却不禁变色,司马之怒叱一声:“你疯了吗?”顺手一耳光打在她脸上,乐咏沙几时挨过打?哇的哭了起来,一顿脚,竟走了。
  司马小霞连喊道:“姐姐,你别走呀!”也跟了出去,众人一起赶出两步,石慧也在后面喊着,司马之老泪纵横,显见得心里难受已极,邱独行在旁边见了也是恻然。
  过了一会,石慧和司马小霞回来了,两人脸上都流下了泪,因罗刹仙女乐咏沙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们黯然转过身,不禁又都“呀”的惊唤了出来,原来聋哑老人的尸身此时也失了踪。
  他们个个觉得有一阵寒意自背脊升起,直透头顶,掌心也微微沁出冷汗。司马之长叹一声,掉头就走,众人跟着出去——
  回到蛇堡,已是深夜,灵蛇堡却又出了一件大事。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水帘洞里
上一篇:
园中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