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崆峒掌教
2021-05-17 18:43:5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你也知道我的名字?”那道人得意地笑着道。
  白非笑声里寒意更浓,又道:“阁下在中原武林中,真是人人皆知的大人物,何况是我?”他笑声一顿,又道:“家父昔年皆告诉小可,以后闯荡江湖,平时必须留情,替人留三分活路,只是碰——”
  他故意拖长语音,果然看到玉鸢子脸上已有难看的神色露出来,于是他冷笑一声,又道:“若是碰见阁下,却必是要早些送阁下到西天去,因为阁下如多留一日,世上就可能多有一个女子要被玷污,就像阁下以前奸淫自己的嫂子一样。”
  这玉鸢子亦是崆峒掌教的师弟,此刻当着这么多崆峒弟子,被人说得如此,按理说他应该暴怒才合乎原则,哪知他听完了这些话之后,本来有些怒意的脸,此刻反而恢复了那种似笑非笑的神色,嘘了一口,用眼睛飘着石慧道:“女娃娃,你听见没有,你的朋友吃醋了哩。”
  白非忍不住脸微红,他确实有些醋意,只是在听到这道人就是玉面飞鸢后,他的醋意立刻变成怒火,愤怒与嫉妒原本不就是最亲密的朋友吗?只是白非此刻的愤怒却并非基于嫉心,而是他猝地出乎正义和玉鸢子此名所表示的意思。
  原来这玉面飞鸢竟是武林中近十年来最令江湖中侠义之士痛恨的人物,因为他是个飞贼,偷的不但是人家的财物,还包括了人家家中闺女的贞操,有时,甚至连她们的心都偷去了,因为处女贞操和心往往是连在一起的。
  采花,是武林中正直之士所最不耻的行为,这玉面飞鸢自然也成了武林中正直之士所最不耻的人物,几乎人人都欲诛之而甘心,可是他武功甚高,轻功尤高,人又滑溜,别人竟莫奈其何。
  这玉鸢子此刻睥睨作态,根本没有将白非骂他的话放在心上,他虽也是崆峒弟子,但武功还另有人传授,就连本门掌教对他亦不无忌惮,至于别人的态度,他自然更不放在心上。
  此刻白非怒火更盛,厉叱道:“今天我若不叫你这个淫贼纳命,我就不姓白。”
  说完身形一动,快如雷电。
  玉鸢子平日自负武功,总是一派大宗主的样子,此刻只觉得眼前一花,已有一股冷风袭向前胸“期门”穴,他这才大吃一惊。
  这种和隔空打空相近的指风,经白非这轻描淡写的一使变得极为惊人,玉鸢子惊异之下,甩肩错步,向左一拧身,右掌刷地击出,守中带攻,身手不但快极,而且极为潇洒。
  白非冷笑一声,并没有将这已可在武林称雄的一招放在眼里,指风抢出,竟在一招之内连点了玉鸢子“肩贞”、“曲池”、“软麻”三处大穴,更是一气呵成,曼妙自如。
  白非这一出手,知机子才变了颜色,须知他也是此刻崆峒派中号称九大剑仙的一人,自然识货,不禁暗忖:“这年轻人竟会有如此武功!”心中一动,想到另一件事,双眉更是皱到一处。
  玉鸢子连连倒退,忽然喉间仿佛低低地呻吟了一声,身法大变,举手投足间都变得软绵绵的,像是一个思春的少妇在打着自己不能同情的丈夫,而且喉间那促似呻吟却又并不痛苦的呻吟,他连续不断的发着,更象徵着某一种意味。
  这种武林中谁也不曾见过的身法,果然也使得白非大吃一惊,觉得这玉鸢子的招式竟有说不出的难对付,而且他招式中所隐含的那种意味,更使白非说不出的难受。
  不但白非如此,崆峒山的道士们的表情更糟,石慧此刻只觉得希望有一间静室,让自己和白非在一起,其他的事全不在意了。
  白非和玉鸢子这一动上手,光景可和石慧和浮云子的大不相同,白非不仅焦躁,他再也想不到在崆峒山上会遇到这种人物,更想不到天下掌法中会有这种见不得人的招式。
  三五招一过去,玉鸢子发出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一个天下至荡的妇人久旷之后遇到一个男人时所发出的那种声音。
  白非剑眉深皱,蓦然喝一声,全身骨节大响,竟是达摩老祖《易筋经》中的“狮子吼”,他杀机已现,存心要这人妖命丧当场。
  玉鸢子的呻吟声果然低微了,但仍不断的发出来,白非掌风如山,每一掌都内含着足以开山裂石的力道,蓦然——
  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响起,一个人朗声说道:“什么人敢在吕祖殿前动武,还不快给我住手。”声音之响亮,是每个字都生像是一个大铁槌,一下下敲到你耳膜上,使你的耳膜嗡嗡作响。
  白非和玉鸢子都倏然住了手,却见一个高大威猛的道人大踏步走了过来,两道浓眉像是柄剑,斜斜插在炯然有光的眼睛上面,狮鼻虎口,肤色里透出亮晶晶的红色,胡须像钢针似的插在上面。
  这道人一走过来,崆峒道人们脸上都露出肃然之色,玉鸢子也收起了他那种似笑非笑的神色,居然垂首合掌起来。
  白非、石慧暗忖:“此人在崆峒派中地位一定甚高。”他们却未想到,这高大威猛的道人,就是西南第一剑派的掌门人崆峒玄天子。
  这玄天子目光似电,先在玉鸢子脸上一掠,然后便扫向白非、石慧的脸上,朗声说道:“两位施主就是和敝派过不去的吗?”
  说话口吻完全是武林豪士作风,哪有一丝出家人的身份?
  白非冷然望着他,并未说话,石慧却道:“是你们崆峒派要和我们过不去,我们还有事,才不想招惹这些麻烦呢!”
  玄天子望了她几眼,突然仰天长笑,道:“这位女施主年纪轻轻,却想必一定是高人门下。”他突然脸色一整,说道:“只是你的师长难道没有教你说话的规矩吗?十年来,江湖上无论是什么成名露脸的人物,到我这崆峒山来,还没有人敢像你这样对我说话的。”词色之间,咄咄逼人。
  白非、石慧互相交换了个眼色,此刻他们心里已猜到几分,这道人就是崆峒掌教。事已至此,白非心里才有些作慌,方才他和玉鸢子交手数十个照面,虽似占了上风,但究竟也未能将人家怎样,看来这崆峒派倒也不可轻视。
  “那么今日之事,该是如何一个了局呢?”白非不禁有些着急,但是他却不能将心中所思量的事露出来,表面仍然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石慧却没有这么样的镇静了,她似乎随时准备着出手的样子,玄天子瞪了她几眼,突然听见晕迷中的浮云子发出呻吟之声。
  他浓眉一皱,走了出去,向知机子问道:“二师弟的伤势如何?”
  知机子皱着眉道:“仿佛筋骨已断,小弟不敢随便移动,受伤之处,血脉虽已经止住,里面的暗器,小弟却不敢拿出来。”
  玄天子哼了一声,道:“这么狠毒的手法。”突然疾伸双手,在浮云子左肩的伤口两边一按,一个金光灿然的弹丸突然跳了出来,他右手食中两指一夹,将那弹丸夹在手上。
  “好阔气的暗器。”玄天子铁青着脸,将那暗器摊在手掌上,白非、石慧心中各自一动,都望了对方一眼,因为他们知道彼此都没有这种暗器的呀!心中不禁更大惑不解起来。
  “你姓万?”玄天子眼光逼人的望着石慧。
  石慧却淡淡的一摇头。
  玄天子神色又一变,道:“你从哲里多来的?”
  石慧又一摇头,忖道:“这道士怪问些什么?”
  玄天子目光像利刃般的盯在石慧脸上,冷笑道:“你把我玄天子看得也太不懂事了,普天之下,用黄金打造的暗器,除了湖北平江的万家堡和青海通天河边的哲里多的齐青寨中的人物,还有谁用得起?可是你若想凭着这两家的声名就来此崆峒山撒野,我玄天子可还是不答应。”
  “黄金打造的暗器!”石慧更惊疑,又望了白非一眼,却见白非脸上正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金弹之来
上一篇:
玉面天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