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金弹之来
2021-05-17 18:44:2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其实,这两家与我倒都有些渊源,无论你们从何而来,我看在你们师长的面上,也该从轻发落。”玄天子朗声道:“只是你们年轻人做事太狂,竟无端用暗器伤了我师弟,又在这白云下院里撒野,我虽存着此心,但轻轻易易放了你们下山,岂非折了崆峒威名,你两人若是知机……”
  他人虽长得高大魁伟,说起话来却有些婆婆妈妈的,石慧不耐烦的一皱眉。
  玉鸢子在旁接口道:“这两个后辈猖狂已极,非教训教训他们不可!”
  石慧冷笑道:“应该教训的是你。”
  玉鸢子冷森森一声长笑,道:“好,好,好。”
  他话尚未出口,玄天子亦接口怒道:“这种不知礼教的后辈,我也容你不得。”
  白非冷言旁观,看到这崆峒派竟有些乱糟糟的样子,掌门人也全然没有一派宗主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但他对玉鸢子的武功却又不免惊异。
  他自忖身手,对付这些崆峒道人,胜算自是极少,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溜了之,在这种对方人数超出自己太多的情况下,白非认为即使溜走,也算不得是什么丢人的事。
  他既有成竹在胸,面上越发安详从容,石慧见着他这副样子,也大为放心,这两个出道江湖不久的年轻人,在如此许多高手的环伺之下,仍然是一派笃定泰山的样子,倒将那些怒火冲天的崆峒道人看得个个都不知他俩在弄什么玄虚。
  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当他们的敌人越镇定时,他们自己就越不镇定。
  此时,他们之间的情况是非常微妙的,完全占着优势的崆峒道人,反比劣势中白非和石慧紧张得多,一时竟没有举动。
  蓦然,观外又跑进十几个道人来,白非侧目望去,看见好像是方才由观内出去的那十余个提剑道人,方才在他心中转过的念头此时又动了起来:“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人也在此山中生事吗?”
  进来的道士看到玄天子也在此处,似乎吃了一惊,其中为首两人走了过来,躬身道:“大师兄怎么也下来了?”
  玄天子鼻孔里哼了一声,道:“那个小贼抓着了没有?五师弟,你轻功一向最好,这次难道又将人追丢了?”
  那道人名凌尘子,在崆峒九大剑仙中轻功素来不错,此刻听了玄天子的话,脸却不禁红了起来。
  白非在旁一皱眉,暗忖:“哪有师兄这样说师弟的?”他却不知道凌尘子和先前那道人知机子在崆峒派中最为正派,平日与师兄弟们相处得却不甚和睦,反而和那脾气古怪的浮云子比较投缘些。
  凌尘子低下头去,另一个道人却道:“我和五师兄带着十来个弟子将崆峒山搜了一遍,一个人影子也没有看见,那厮昨晚来此骚扰,此刻恐怕早就走了吧。”他望了白非和石慧一眼,又道:“这两人是谁呢?”突然面色一变,道:“二师兄怎么了?”目光再扫回白非和石慧身上时,已换了一种看法了。
  凌尘子看到浮云子受伤,也吃了一惊,赶过去,玄天子却将那金弹丸交给说话的那年轻道人,道:“你看看这个。”
  那道人叫明虚子,是玄天子最小的师弟,接过金弹丸只看了一眼,就摇头道:“不知道。”目光有意无意间却飘向玉鸢子。
  玉鸢子神色果然一变,故意装出咳嗽的样子,低下头去。
  这几个道人的一举一动,都没有瞒过白非的目光,此刻他心中又一动,走到石慧身侧悄悄问道:“这暗器不是你发出的吧?”
  石慧愕然摇头。
  白非脸上露出喜色,突然朝玄天子当头一揖,朗声道:“道长派中好像另有他事,小可也不便打扰,想就此告辞了。”
  他此话一出,石慧却不禁愕了一下,崆峒道士更以为他有了神经病,玄天子怔了一下,才怒道:“你想走,可没有这么容易呢!”
  白非笑嘻嘻的又道:“小可为什么走不得呢?”
  玄天子越发大怒,气得说不出话来,玉鸢子缓缓踱上来,道:“你在本山伤了人,要走的话,先得当众磕三百个响头,还得吊在树上打五百皮鞭,要不然,道爷就得在你身上留下点记号。”
  白非咦了一声,故意装出茫然不解的神色来,说道:“谁在山上伤了人?”
  玄天子大怒喝道:“你还想赖!”
  玉鸢子慢条斯理的一摆手,道:“不错,你是没有伤人,你的朋友却伤了人,你要想走的话,一个人走也未尝不可。”说话时,眼睛却在瞟着石慧,意思好像是在说:“你看,你的朋友要撇下你了。”
  石慧心里有气,却也不禁奇怪白非的举止。
  白非笑了一下,却道:“非但我没有伤人,我的朋友也没有伤人呀。”
  石慧恍然大悟,连忙道:“这暗器不是我打出来的。”
  玄天子怒道:“你们想赖,可找错人了,这暗器不是你发出的,是谁发出的?”
  白非笑嘻嘻的一指玉鸢子,道:“这个,你要问他才知道。”
  他极为仔细的注视着玉鸢子的表情,玉鸢子面上果然吃惊的扭曲了一下,但是立刻又以愤怒的表情来掩饰自己的惊恐,并且大声喝道:“胡说!”声音中,却已有不自然的味道。
  这一来,局面急转直下,这几个道人没有一个不在惊异着,只是有些人惊异的原因和在场的其他大部分人都不相同罢了。
  玄天子用眼角去看玉鸢子的表情,知机子和凌尘子根本就瞪着眼看他。
  明虚子掠前一步,大声喝道:“师兄和这种小子多噜嗦什么,快点把他们结束了,不就完了吗!”手腕一抖,竟将背后斜插着的长剑撤了下来,“刷”的向白非剁去。
  这一剑来势颇急,白非也确实吃了一惊,他万万想不到这明虚子竟然敢动手,身形一动,方自避开,却听得锵然一声长吟,本来攻向他的剑光,竟也随着这一震而停顿了。
  更令他想不到的是架开明虚子这一剑的,竟是崆峒的掌门玄天子,明虚子一惊之下斜退两步,将剑倒提着,愕愕地看着他的大师兄,面上虽是一副茫然不解的神色,然而在这种的茫然不解的神色之后,却隐藏着一份惊恐。
  是以,他一时说不出话来,白非和石慧也瞪着眼睛望着玄天子。
  这崆峒的掌门人铁青着脸,目光一扫,沉声向白非道:“你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那暗器和我师弟有什么关系?”
  这次却轮到白非一怔,须知他说那暗器由来要问玉鸢子才知道,只不过是他从观察中所得到的一种揣测而已,根本没有事实的根据,此次玄天子要他说,他如何说得出来?
  他这一沉吟,明虚子提剑再上,喝道:“你小子竟然敢在崆峒山上胡乱含血喷人,这暗器不是你发出的,是谁发出的?”
  玄天子含着怒意的目光,此刻也正和其他的崆峒道人们一样,都瞪在白非脸上,这种眼光,使白非全身起了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他知道此刻情况已远比方才严重,只要他答话稍一不慎,这么多崆峒道人带着的长剑,就会毫无疑问的一齐向他身上招呼。
  这么多人的地方,竟然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出来,石慧脸上有些不正常的苍白,悄悄地向白非站着的地方靠过去——
  玉鸢子带着阴狠的微笑,一步步向白非走了过去,明虚子用中指轻轻弹着他手中那柄精钢长剑的剑脊,发出一声声弹铁之声。
  倒是躺着本来已经晕迷的浮云子此刻已渐清醒,偶尔发出些轻微的呻吟之声,和明虚子的弹铁声调和成一种极不悦耳的声音。
  白非知道,只要他一开口,这静默便要爆发为哄乱,而此情此景,他却非开口不可,决不可能就这样静默下去,于是他在心中极快的盘算着,该如何说出这有决定性的一句话。
  这种暴风雨前的沉默最令人难耐,是以虽是短短一刻,但却已令人感觉到好像无限的漫长,尤其是白非,这种感觉当然更要比别人浓厚些,他甚至觉得这其中已令他有沉重的感觉。
  突然,竟有一连串轻脆的笑声传来,仿佛是来自正殿的殿脊之后,这种沉重的空气也立刻被这一连串笑声划破。
  随即而来是十数声厉叱:“是谁?”那是一些崆峒道人几乎同时发出的,“嗖嗖”几声,玉鸢子、明虚子以及玄天子等都以极快的身法,向那笑声发出之处掠了过去。
  白非眼珠一转,极快的决定了一个对策,身形一转,拉着石慧的手,低喝道:“走!”
  两条人影随着这走字,轻鸿般的在这些崆峒道人都望着殿脊那边之时从另一个方向掠了出去。
  石慧的轻功,在武林中本来就可算是一流身手,此刻稍微再借着些白非的力道,两人一掠出白云下院的围墙,就像两只比翼而飞的鸿雁,几乎是飞翔着似的掠出很远。
  等到他们已确定后面没有人追来的时候,就稍微放缓了些速度,石慧低低埋怨道:“我们也没有做错什么事,又不见得怕那些恶道士,何必要跑呢?这么一来,倒好像我们胆怯了。”
  白非一笑,道:“在这种时候,和他们讲也未必讲得清楚,一个不好,眼前亏就吃定了,我们还有事,和他们呕这些闲气干什么?何况——”他略为停顿了一下,望了望石慧,又笑了笑道:“以后我们又不是不能再来和他们评理。”
  石慧点了点头,但总觉得他的话中缺少一些什么东西,却不敢断定那是什么,但是她认为,若换了谢铿,就绝不会逃走的。
  于是她也笑了笑,忖道:“但是谢铿现在弄成什么样子了?”她又替白非高兴。确实人类的一切,都很难下个断语,游侠谢铿虽然义气为先,但却似乎有些愚,白非虽然聪明,但却又似乎缺少了大丈夫的气概,至于到底是哪一种做法较为正确呢?那就非常难以断定了。
  也许这两种做法都对,只是以当时的情况来断定吧,做任何一件事,都该是就那件事本身的价值来决定做法的。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深山女妖
上一篇:
崆峒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