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天妖秘技
2021-05-17 18:45:5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白非俯着头想心事,石慧却忍不住坐到他旁边,道:“你是不是想知道那姐姐的事?”她不等白非回答,又道:“我告诉你也可以,不过你一定要守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白非暗忖:“她怎么又肯说了?”侧望了她一眼。
  石慧已恨恨说道:“这玉鸢子真该死,他骗了那姐姐的武功,还骗了那姐姐的身子,却将那姐姐一丢了之,你说他该不该杀?”
  听了这几句话,白非不但没有弄清楚,反而更糊涂了,石慧这才将方才那女子和她说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原来那女子姓那,是青海通天河边哲公多齐齐堡主那长春的爱女,叫那霞子,昔年天妖苏敏君被中原武林所逼,窜入青海时,受过那长春的恩惠,将她收为弟子。
  齐齐堡主以无比财力,在青海海心山上为苏敏君建造了栖身之地,那霞子借着先天的无比美貌和后天的无比魅力,随着使武林中高手不知凡几、迷离倾倒的一代妖物苏敏君,在这海心山上修习天妖苏敏君的秘技。
  一晃数年,春花秋月,那霞子正是忧情之年,久居深山,自是寂寞,就在她离开海心山回齐齐堡省亲的时候,遇着了云游青海的崆峒道人——玉鸢子。
  也就在这时候,那霞子被曾颠倒过无数人的“情”字所颠倒,不但和这虽是道家却极风流的玉鸢子结下孽缘,而且不惜违背师令,将天妖苏敏君的秘技“蚀骨销魔倩女迷情大法”私下传授给玉鸢子,结果却是玉鸢子悄悄一走,她自己被苏敏君幽囚于海心山绝顶石窟中三年,若不是她父亲齐齐堡主,恐怕已早就被废去武功了。
  是以当她得到自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崆峒来寻找这负心薄情的玉鸢子,哪知她此刻竟不是身兼崆峒内功心法和天妖秘技的玉鸢子敌手,除了不断的在崆峒山上扰搅之外,对玉鸢子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是以她才会有求助之事。
  那霞子将这些事告诉了石慧,石慧此刻又告诉了白非,她亦是为情颠倒之人,说起来有声有色,比那霞子还要动听,出神听着的白非也不禁摩拳擦掌,恨声大骂起玉鸢子来。
  “现在那姐姐去把玉鸢子引到这里,你就下去和他动手,我和那姐姐在旁边帮忙,对付这种事,可用不着讲什么武林道义。”
  白非立刻也说道:“对付这种人,确实不要讲武林道义。”他沉吟了一下,又道:“可是我却很奇怪,苏敏君听到她徒弟上了这么大的当,怎么不亲自出面,来收拾这玉鸢子呢?”
  石慧当然回答不出:“总有什么原因吧。”她只得如此道。
  两人坐在树桠上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那霞子和玉鸢子的影子,肚子却有些饿了,白非暗笑自己最近老是饿肚子,石慧则忍着不说出来,因为这是她要等的,若是别人要她等,她一定会早就嚷肚子饿了,女子的自私,即使对她所爱的人,也不例外——当然除了某种特殊的情况之外。
  “那姐姐会不会出事了?”石慧有些担心地说道,抬头一望,又道:“你看,天都已经快黑了,我们到山上也快一天了哩!”
  “这一下又耽误这么久,灵蛇堡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司马老伯和邱大叔不知道走了没有?”望着暮色,白非叹气说道。
  “爹爹和妈妈不知道遇见了没有,他们会不会回家去了呢?”石慧也幽幽说道。
  此刻暮色四合,秋意更浓,两人竟生起了许多种感触,于是白非说道:“再等一会儿,他们要是还不来,我们就去找他们去,一直坐在这里死等,我看你也未必受得。”
  他话刚说完,脸色就变了一下,拉着石慧躲在枝桠间一个较为阴暗的角落里,石慧也蓦然紧张起来,留意的倾听着动静。
  片刻,她果然也在秋风之中辨别出夜行人衣袂带风的声音,不禁捏紧了白非的手,瞬息,她已看到一条黑影掠来。
  “怎么只有一个人呢?”她有些奇怪,那人影身法绝快,在群木之间盘旋了一阵,然后突然停下来,站在离石慧和白非不远的一棵树上,朗声道:“方才两位朋友在哪里?贫道有事当面奉告。”
  白非此刻已看清了那人影是谁,低声道:“玉鸢子。”
  石慧惊骇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非道:“你留在这里别动,我出去看看。”
  伸手折了一段树枝,嗖的朝玉鸢子身后那个方向打去。
  玉鸢子听风辨位,朝那个方向一转身,白非在这一刹那里嗖然掠了出去,飘然落在玉鸢子停身的那一株树枝之上。
  玉鸢子转过身来时,显然非常惊异,但却仍沉住气道:“阁下好俊的轻功。”
  白非冷冷地答话:“道长过奖了。”
  玉鸢子哈哈一笑,白非接着说道:“道长说有事面告,不知是什么事,可是要告诉在下吗?”
  “正是。”玉鸢子又道:“我和那姑娘之间本来有些小误会,现在已说开了,那姑娘不愿两位在此久候,因此特地叫贫道来通知一声,两位不妨到白云下院去歇歇——”他略为停顿了一下,又道:“至于日间的事,既然那是误会,不提也罢。”
  白非甚为不高兴地“吁”了一声,道:“道长和那姑娘之间的事也讲开了吗?”心中却暗忖:“女子真是奇怪,那霞子先前大有将玉鸢子食肉寝皮的样子,此刻居然已和好了,而且将要我们等在这里的事也告诉了玉鸢子。”
  他除了不高兴之外,还有些惊异,因为他再也想不到此事竟是如此结果。
  石慧也掠了过来,问道:“那姐姐现在在哪里?”方才玉鸢子说的话她也听到了,自然也有和白非相同的感觉。
  “姑娘现在正在白云下院里,两位随贫道一起去,就可以见到了。”
  白非沉吟道:“小可倒还有些事,还是——”
  他话未说完,石慧却抢着说道:“好,我们跟你一起去看那姐姐去。”
  白非苦笑一下,无可奈何地一耸肩。
  玉鸢子笑了笑,道:“有劳两位久候,贫道实为不安,到了观中,贫道再好生谢过。”
  白非总觉得这玉鸢子话中有些不对的地方,却听得石慧笑道:“你们白云下院不是一向不准女子进去的吗?怎么那姐姐例外?”
  玉鸢子的脸色在黑暗中变了一下,只是石慧没有看到,白非心中却一动,更觉得此事大有蹊跷,但是只要他决定做的事,他从不半途放弃,此刻他也下了决心,要看看此事的真相。
  “不但那姑娘是例外,就连姑娘——”玉鸢子一笑,接着说道:“恐怕也将要成为敝观中数十年来罕有的女客了。”
  白非自第一眼见得此人,就对他印象恶劣,此时见他语气虽然极为客气,然而却觉得在他的笑声中仍带着些讨厌的意味。
  此事必然有诈。他暗暗警告自己,当个道士本应心无杂念,清修为上,犯了色戒的出家人,还会有什么好的东西?他望了玉鸢子那满带笑容的脸一眼,又忖道:“我们有那么重要的事要做,何必为这些不相干的事惹麻烦?”他的理智这样告诉他,但是他的天性却和他的理智极为矛盾。
  “但是,我们如果就此一走,又算做什么?此事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就算这道士对我们有什么坏心,难道我还怕了他?”
  须知白非本是个极为好胜也极为好奇的人,这从他以前所做一些事中就可以看出他的个性。这种个性如果是生在一个极有信心和毅力的人身上,往往可以获致极大的成功,如果生在一个浮躁和不定的人身上,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于是他向石慧微一示意,道:“既是如此,我们就随道长走一趟好了。”
  玉鸢子微一稽首,脸上又泛起了笑容。
  三人身形动处,各以极上乘的轻功飞掠,这当儿,三人轻功的强弱很明显的就分出高下来了,石慧轻功虽亦得自亲传,但一来是功力较浅,再来也是本身的体质关系,在三人中完全居于劣势,只是两人并未超越她,仍然不即不离地跟在她左右,玉鸢子竟也一丝没有炫技之意。
  白非一路盘算,这事可能发生的任何结果,“可能那姑娘被他擒住,而被逼说出我们的藏身之处,是以这玉鸢子道人就来将我们骗到他们的巢里去,好想个办法来对付我们。”
  他暗中得意的一笑,自认为这个猜测极为近乎事实,“但是你想不到我已识破了你的诡计了吧。”他狠不得此刻就将自己心中的猜测告诉石慧,然后再看看石慧脸上赞美的神色。
  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物比情人的赞美更为甜蜜,一个一生没有受过情人赞美的男子不是个白痴,就是个蠢才。
  恍眼之间,白云下院的院墙已隐隐在望,石慧突然问道:“你的二师兄好了些吗?”
  玉鸢子尴尬一笑,正不知如何回答。
  石慧却又笑道:“现在你们的掌教师兄该知那暗器不是我发的了吧。”
  白非再次望了玉鸢子一眼,却见他脸上除了尴尬之色外,并没有一些别的神情。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大出意外
上一篇:
来自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