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大出意外
2021-05-17 18:46:2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白云下院本是朝西而建,但这玉鸢子却领着白非、石慧两人绕到东面,却是这白云下院的后面,白非心中自然又生了疑虑,“他不将我们引到观门,却绕到这后面来干什么?”
  石慧却直截了当地问道:“我们为什么不从正门走进去?”身形已无形中顿下来。
  玉鸢子显然又遇难题,沉吟半晌,期艾着道:“由正门进去,有……有许多不便之处。”
  他望了石慧,又立刻接着道:“还望两位能体谅贫道的苦衷。”
  白非暗哼一声,忖道:“你这厮又在玩什么花样?”
  这么一来,白非更加提高了警觉,从目光中传给石慧,那玉鸢子却道:“两位跟着贫道来吧。”
  纵身一掠,如飞鹰般掠进了院墙。
  白非身形也微动,悄悄一拉石慧的衣襟,轻声道:“慧妹,小心了。”
  石慧若有不解的一点头,两人也跟踪掠入。
  玉鸢子当然对这白云下院极为熟悉,三转两转,经过的路居然一个人影也没有。
  白非的眼光却不住四下观望,仔细的察看着四周,以防万一有什么突生之变,在这里,他可不能不分外小心了。
  这白云下院的丹房,本是依照着四合院的格式所建,每间丹房的窗子都严密地关着,此刻这白云下院中极为静寂,只在隐隐中,可以听得到一些低低唱着经文的声音。
  暮霞低垂,钟声又起,这白云下院在此时竟平添了几分道气。
  玉鸢子并未施出轻功,但脚步却放得极轻,生像是他也怕惊动别人似的。
  白非方才的猜测此刻已有了些动摇,觉得事情的发展,也未必尽如他所料,于是对玉鸢子的行动,更觉得奇怪起来。
  “难道他说的话是真的?”白非说什么也不相信,对这玉鸢子恨入切骨的那姐姐,会又和他重修旧好而真的是在这白云下院里,等着玉鸢子将自己和石慧找回来的。
  而且无论如何,这白云下院毕竟算是座道观,总不能让玉鸢子当作他和情人幽会的地方呀!难道崆峒派的教规,真的形同虚设?
  他左思右想,越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抬头望处,玉鸢子已停住脚步,站在那四面周围的一排丹房之外的另外一排丹房的左侧,也就是这排丹房从东面数起的第一个门口。
  白非目光像一只猎狗似的努力的搜索着这四周有什么异处,因为这关系着他自己和石慧的吉凶,也关系着另一人的吉凶。
  但是这排丹房也像其他的任何一间丹房一样,门窗严闭,甚至连诵经的声音都没有,白非却仍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这些严闭门窗里说不准什么时候会递出一件兵刃,或者是打出几样暗器,自己只要微一疏忽,就可能伤在这些兵刃之下。
  果然——
  蓦地第一间丹房紧闭的门微微开了一线,一只手倏然伸出,白非也蓦然一惊,脚一转,位踏奇门,已是备敌之态。
  哪知玉鸢子却微微一笑,拉住从门里伸出来的手,探首入门低低说了两句话,便回过头朝白非笑道:“那姑娘请两位进去。”身形一侧,让开进门的路,垂首而立。
  那门此刻已是虚掩着,玉鸢子的态度上也没有一丝不对的神色,然而白非却仍在踌躇着,考虑着这其中可能有什么阴谋。
  他想以眼色阻止住石慧,让她也像自己一样的小心些,哪知石慧却叫着:“那姐姐真的在里面。”脚步一动,已跨到门口。
  白非心中猛然一转,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对石慧道:“让我先进去看看。”他是怕这房里埋有什么暗算,那么他先进去总比石慧先进去好,这一来是因他的武功此刻已高出石慧甚多,再者却是他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石慧受到伤害。
  他这么一个举动,很明显地透出对玉鸢子的不信任来,可是玉鸢子面上却仍然没有不满的,表情笑嘻嘻地站在那里。
  这反而更让白非摸不清他的心意忖道:“事已至此,万一人家说的话是真的,我这么一来,不是反显得太过小家气。”白非暗暗咬牙,一推门,全身真气满凝,跨步走了进去。
  丹房里的光线比外面黑得多,白非眼睛微闭,再猛睁开,目光四扫,脸色却不禁一变,仿佛极为惊异的样子。
  外面的石慧见他脚步一停,问道:“非哥哥,怎么了呀?”
  白非却顾不得回答她的话,走上一步,道:“那姑娘,你好吗?”
  原来这间丹房里丹床上垂首而坐的正是那霞子。
  这一来自然大出白非的意料之外,那霞子头一抬,剪水般的双瞳在白非脸上一扫,轻轻说道:“你们来了。”语气之中,透出十分羞涩之意,目光再向白非身后一掠,轻轻笑了出来。
  这时石慧已跃到她跟前,拉着她的手,道:“那姐姐,你好吗?”原来她先前也对那霞子的安危极不放心,因为她也料不到对玉鸢子恨入切骨的那霞子会突然转变了心意。
  是以她和白非在见到那霞子时,都不约而同的问出“你好吗?”这句话来,其心中的疑虑,也就在这句话里表露无遗。
  那霞子却以轻轻地点头、微微地笑结束了他们的疑虑。
  玉鸢子也跟着走了进来,面上的笑容益发开朗,这是个任何一个被人家所怀疑的人,一旦事实解开了人家的疑念之后,所必有的笑容,而这种笑容里,也必然的含有满足和得意之态。
  “这是怎么回事?”白非暗中茫然问着自己,他不明了那霞子这突然的转变,但他在看了那霞子眼中所闪着的喜悦光芒和她在百忙之中仍不时抛给玉鸢子的那种亲切的目光,他自认为这问题已获得了解答,于是他轻喟一声,暗忖:“人类的情感,真是奇妙得不可思议。”
  他却不知人类情感的轨迹在一个陷入爱情的女子心中是不置一顾的。
  那就是说,当一个女子深深陷入爱中的时候,她将会蔑视人世间的一切礼教、规范甚至道德,因为她除了对方的爱之外,人世间的其他任何事物都是无足轻重的。
  白非的脑海里有些混乱的思索着,因为他也是深深陷入爱恋中的人,直到石慧拉着他的手臂时,他才从迷茫中清醒过来。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风尘之乐
上一篇:
天妖秘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