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风尘之乐
2021-05-17 18:46:5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越过险峻的六盘山,到了渭河支流的静宁城,白非和石慧才透出一口气。
  自崆峒出山,接着就是一连串重山峻岭的跋涉,他们虽有一身绝顶轻功,但这种山岭的攀越仍使他们觉得劳累。
  他们别过玉鸢子和那霞子时,白非曾暗暗叹息那霞子对玉鸢子的痴情,他却不知道玉鸢子对那霞子的情感是否忠实。
  但是,身为局外人的他,又怎能在这事件里多言呢?于是他只得在听过那霞子详细地说了青海海心山入山的道路和一些天妖苏敏君的忌讳之后,便和石慧辞别了他们。
  “你看那姐姐和那个道士在一起,会不会快乐?”石慧也曾问这问题,他也同样的无法回答:“将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的。”他只得以充满感怀的口吻这样告诉石慧。
  于是石慧就无言地拉着他的手,静静地依偎在一起。
  良久,等到两人心中都充满了甜意之时,石慧就以满怀幸福憧憬的口吻说道:“我希望那姐姐也像我们一样就好了。”
  白非也幸福地笑着,他认为“风尘之苦”这句话他一丝都没有感觉到,只要两人在一起,就是最艰苦的跋涉也是快乐的。
  但是前途仍是十分艰钜的,他们早就知道,所要去见的是武林中早富盛名的人物,视男人为草芥的女魔,无比的狐媚和狡黠,无比的残忍和善怒,也是无比美貌的天妖苏敏君。
  但是此刻,他们从那霞子口中,更多知道了这天妖的一些事迹,这也在他们心中更加重了一些负担,他们知道,天妖苏敏君在归隐青海之后,脾气竟变得不可捉摸,而且在那霞子的话中还隐隐透露出,除了苏敏君之外,海心山还另外有些难以对付的人物。
  到了静宁城之后,他们再三商量着如何入手的办法,但在没有到达之前,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空谈而已,最令石慧放心不下的是白非只能单身入山,“那老妖怪说不定还有和姐姐那样的徒弟,你可不准被那些小妖怪迷住哟!”
  她口中虽在打趣着,心里却真的有些着急,白非一本正经的安慰着她,仿佛只要自家一到海心山,天妖苏敏君便会将乌金扎双手奉上似的,其实他自己心中也是毫无把握。
  过了静宁,前面也不是坦途,屈吴山脉,看起来更比六盘山脉更为庞大和险峻,他们准备了些干粮,便准备越山而去。
  此时秋天已过,已经入冬,一入山区,气候更分外的冷,白非身具内功不传之秘,虽然火候未到,还觉得好些,石慧可觉得有些受不住了,只有更加快身法,藉以取暖。
  他们快如流星,转过几处山弯,来到了一处险峻所在,抬头山峰入云,正在他们所经的山路之中,峰上满生着些四季常青的松柏之类的树木,白非略一打量,决定从这峰侧盘旋山路上绕过去。
  山道下阴深壑,有水流过,呜咽的水声在这空旷的山区中听起来已觉震耳,白非和石慧都是生长在江南明山秀水之中的,几曾见过这等崇山峻岭,都不觉目迷心震,觉得眼界为之一新,心胸中别有一番滋味。
  思忖间,两人又掠过去十数丈,白非忽然一指峰腰,向石慧问道:“那边是不是有人在行路?”
  石慧抬头极目望去,也看到两个黑影在峰腰上缓缓移动着,不禁皱眉说道:“那里真的是有人在走动的样子。”她觉得有些奇怪,又道:“只是这么冷的天,怎么会有人在这种地方赶路呢?”
  “是呀!”白非接口道:“普通人若要赶路,在这种天气也不会像我们一样为了要抄近路,翻山而过——”
  他话未说完,石慧已接口道:“恐怕人家也和我们一样,也是个练家子。”
  白非点了点头,两人身形越发加快,想赶上去看看那人是谁。两人都是少年心性,其实人家赶路又关他们什么事?
  可是再绕过一处山弯,他们反而看不到人家的影子,白非自忖自己此刻的轻功江湖上已难有人能和他相抗的了。
  于是他徵求地向石慧问道:“我先赶上去看看好不好?”
  石慧有些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白非四顾,群山寂寂,绝无人影,料想也不会出什么事,便道:“你快些赶来啊。”猛一长身,几个起落,已将石慧抛后数丈。
  他心存好奇,脚上加上十成功夫,真可说得上是捷如飞鸟,再转过一处山弯,果然前面已可看到两个极为清晰的人影了。
  他再一塌腰,“嗖、嗖、嗖”几个起落,虽是武林中并不罕见的八步起身法,但到了他手里,情形就大为不同了。
  这几个起落,他竟掠出数十丈去,于是他和前面的人更为接近,那边想是也看到了他,竟停住身形,不往前走了。
  这一来,白非两个纵身,便已到了那两个人的身前,目光相对之下,都不禁呀的一声,像是十分惊异的叫了出来。
  原来这两个和白非同路之人,竟是游侠谢铿和六合剑丁善程,白非见了,自然想不到竟有那么巧在这种地方,居然碰到熟人。
  六合剑见到来人是白非,惊唤一声,向前急行两步,正待说话,谢铿却已哈哈笑道:“一别经月,白少侠的轻功越发精进了。”他肩头两边的袖子虚虚垂下,用一条丝带缚在腰上,脸色虽有点白,但精神却仍极为硬朗,语声也仍像洪钟般的响亮,放声一笑,豪气更是凌霄干云。
  白非也曾从别人口中听到过谢铿折臂的一段事,见了他,本以为他一定极为消沉落寞,哪知人家却全然不如他所料,依然铮铮作响,是个仰无愧于天、俯无怍于地的大丈夫。
  他心里不禁钦佩,脸上也自然露出钦佩的笑容,道:“两位长途跋涉,往哪里去?”
  丁善程期艾着,仿佛在考虑着答话,谢铿却已朗声道:“小弟虽然已是个废人,但是恩仇未了,小弟却再也不会甘心的。”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目光询问的落在白非脸上,道:“白少侠可曾知道——”
  白非知道他一定是询问自己可曾知道他自折双臂的事,于是忙道:“谢大侠义薄云天,日前的义举,更早已传遍武林了。”
  谢铿淡淡一笑,道:“我双手一失,那无影人一定以为我复仇无望,可是我却偏要让她看看,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纵使要受尽世间所有的苦难,可是我终有一天,要亲自将那毒妇毙于脚下。”
  语气之坚定,使人觉得他一定能达成希望。
  白非觉得有一丝寒意,却也有一丝敬意,谢铿的恩怨分明,使他觉得可佩,但江湖上的这么绵绵不息的仇杀,却又令他觉得可怖。
  一面,他又暗自庆幸,石慧没有一同赶来,“若是慧妹听到他说的话,恐怕立刻和他翻脸了。”他心中暗忖着,六合剑丁善程却向他身后一指,道:“咦,怎么那边又有人来了?”
  白非一回顾,知道石慧已赶来,便道:“谢大侠此行可是往青海去吗?”
  谢铿又微微一笑,道:“小弟到了兰州后,便要沿庄渡河北上,因为武林相传,在那西凉古道上不时有往来人间的异人,小弟此去,唉!也只是碰碰运气。”
  他脸上有一阵黯然之色一闪而过,白非深切的了解他的旅途是多么遥远而深长,以一个残废之人,想除去武林中的魔头——无影人丁伶,是何等艰苦而近于不可能的事。
  白非对谢铿的钦佩变得近于同情,恨不得将自己习得的内功心法尽量告诉谢铿,但这时有一只温柔的手悄悄触了他一下,他知道石慧来了,再一想到他所同情和钦佩的人势必要除去的仇家将来极可能是自己的岳母,他不禁难过地笑了一下,心中的滋味,难以言喻。
  谢铿又朗声一笑,道:“小弟这个残废人亏得有丁兄古道热肠,一路照料,旅途不但方便,还比小弟以前孤身飘零有趣得多。”
  白非知道面对这种人,世俗的客气话全无必要,于是便道:“小弟惭愧,不能助谢大侠一臂,只有默祝谢大侠——”他本想说:“早日达成志愿。”但望了石慧一眼,他却不能不将这句话咽回腹中,改口道:“旅途平安了。”
  “白少侠少年英发,来日必为武林大放异彩,小弟但愿能活长些,目睹武林中这盛事。”
  谢铿的话,显然是由衷说出的,绝非一般的敷衍恭维,白非更觉可贵,也觉得对这位义侠越发敬佩。
  四人本是伫立在山峰上的小路上,这小路狭窄只有三四尺,下面便是绝壑,两人并肩而行,已是甚为危险,若非身怀武功之人,只要在这种地方站立一刻,也会头晕而目眩了。
  山风呼呼——
  四人之间有片刻静寂,然后谢铿道:“白少侠面上风尘仆仆,想必是有着什么急事,不妨先行。”
  他望了石慧一眼,心中蓦然想起这和白非一路的少女就是无影人的女儿,再忆起在黄土洞窟之下的情景,面色不禁大变。
  白非也自发觉,连忙一拉石慧的手,道:“那么小弟就此别过了。”身形一动,从谢铿和丁善程之间的空隙中钻过,如飞掠去。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又遇难题
上一篇:
大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