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望穿秋水
2021-05-17 18:54:4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天黑了。
  石慧的目力也不再能看到很远,她所期待着的人仍没有回来。
  她忘去了疲劳、饥饿,心胸中像是堵塞住什么似的,甚至连忧郁都无法再容纳得下。
  “为什么他还没有回来呢?”她幽幽地低语着,忖道:“难道他遭遇到什么变故了吗?他武功虽高,但到了天妖的居处,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哩,我该怎么办?我怎么办呢?”
  望着那一片水不扬波的碧水,她心中积虑,不但四肢麻木,连脑海中都变成了麻木的一片混乱了。
  这儿根本无法推测出时辰来,但是黑夜来了,竟像永不再去,寒意越发浓了,夜色越发浓郁,她失落在青海湖边——当然,她所失落的并不是她自己,而仅是她的心。
  一天,二天……
  第四天的夜晚已来了,若有人经过青海湖边,他就会在这儿发现一个失常的女孩子,头发蓬乱,面目憔悴,两目凝视着远方,那双秀丽而明媚的眸子,已明显地深陷了下去。
  她不去理会任何人、任何事,心中的情感,紊乱得连织女都无法理清。
  她是焦急、关切的,但是这份焦急和关切,竟渐渐变成失望,或者是有些气忿。
  “无论如何,我在今晚都要赶回来。”她重述着白非的话,忖道:“无论如何……可是怎么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她开始想起那红衫少女,想起那红衫少女和白非之间的微笑,想起白非在她忧郁的时候也许正在愉快而甜蜜中。
  这种思想是最为难堪的,若是她肩生双翅,她会不顾一切的赶到海心山,使自己心中的一切疑问都能得到答案。
  终于,内心的忿恚胜过了她等待的热望,她孤零而落寞地离开了这四无人迹的青海湖边。
  就在她离去的同一时辰里,青海湖面上急驶来一片黑影,有两条人影并肩而立,却正是白非和那红衫少女。
  皮筏一到岸边,白非就迫不及待的掠了上来,目光急切的搜索着四周,那红衣少女乃俏生生的伫立在皮筏上,向白非扬着罗巾,满脸笑容中却隐隐含着依依不舍之情。
  白非搜索后失望了,他并不太理会那依依惜别的红衫少女,这几天来,他的面庞也显然较为消瘦甚至也有些憔悴了。
  这世上的人,没有一个知道他这几天来的遭遇是甜、是苦、是酸、是涩、是辣,只有这满面惘然的白非自己心中知道。
  伫立在皮筏上的红衫少女幽幽叹了口气,柳腰一折,那皮筏便又离岸而去,消失在水天深处,只剩下白非在岸边。
  四周依然寂静,水面也再无一丝皮筏划过的水痕,像是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然而白非的身侧却少了一个依依相偎的倩影,而他心中却加了一重永生都无法消失的怅惆和负担。
  他焦急的在湖岸四侧搜着,希冀能寻得他心上之人,夜色虽浓,但他仍可以看得很远。
  像任何一个失去了他所最心爱的事物的人似的,他无助地呼唤着石慧的名字,而他此刻的心境也正和石慧在等待着他时一样。
  他沿着这一带湖岸奔驰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已快亮了,他的精力也显然不支,但是他仍期望在最后一刻里发现石慧的影子,这也正如石慧在等待着他时的心境一样。
  人间之事,往往就是如此,尤其两情相悦之人,往往会因着一件巧合而能永偕白首,也可能因着另一件巧合而劳燕分飞,而这种事,在此间人世上又是绝对无法避免的。
  于是,他也是由焦急而变得失望和忿怒了。
  “她为什么不在这里等我?她是什么时候走的,唉,她难道不知道我的困难,我的苦衷,她为什么不肯多等我一刻?”
  于是他也孤独怅惘的走了,但是在经过一个游牧人家的帐篷时候,他忍不住要去询问一下,但言语不通,也是毫无结果。
  第二个帐篷也是如此,于是以后即使他再看到游牧人家,他也只是望一眼便走过,他却不知道就在他经过的第三处帐篷里,就静卧着因太多的疲劳和忧伤而不支的石慧。而那一道帐篷,就像万重之山,隔绝了他和石慧的一切。
  回去的路和来时的路,在白非说来竟有着那么大的差别,几乎是快乐和痛苦的极端,这原因只是少了一人而已。
  景物未变,但就因为景物未改而使得白非更为痛苦,无论经过任何一个他和石慧曾经在一起消磨过一段时间的地方,他都会想到石慧,即使看到一件和石慧稍有关连的东西,他也会联想到她。
  这种痛苦几乎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补偿的,若他是贪杯之人,他会以酒浇愁,若他嗜赌,他会狂赌,然而他什么都不会。
  他只有加速赶路,借着速度和疲劳,他才能忘记一些事,然而只要稍微停顿,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便会又折磨着他。
  兰州的瓜果、黄河的皮筏,以及一切他们以前曾经共同分享的欢乐,现在都变成独自负担的痛苦,欢乐愈大,痛苦也就愈深。
  很快的,他穿过甘肃,他自己知道,此行的结果可算圆满的,他身上不正带着那被武林中人垂涎着的九抓乌金扎吗?然而他为这些付出的代价,他却知道远在他这补偿之上。
  一路上他也曾打听过石慧,但石慧并不是个成名的人物,又有谁知道她?入了陕甘边境,他心情更坏,须知世上最苦之事莫过于一切茫无所知,而此刻的白非便是茫无所知的。
  对石慧的去向,他有过千百种不同的猜测,这种猜测有时使他痛苦,有时使他担心,有时使他忿怒,有时使他忧虑。
  这许多种情感交相纷沓,使他几乎不能静下来冷静地思索一下,石慧究竟是到哪里去了。
  但在这种紊乱的情绪里,他仍未忘却他该先去灵蛇堡一趟,用他这费了无穷心力得来的九抓乌金扎去救出那在石窟中囚居已有数十年的武林前辈,至于其他的事,他都有些惘然了。
  忽然,他想起司马小霞曾告诉他,当自己困于石窟中而大家都认为他又失踪时,司马之等曾经去寻访那聋哑老人,当时曾发生一件奇事,使得乐咏沙含泪奔出,在大家都悲伤她的离去时,却不知她已回到堡里。
  于是白非暗忖道:“慧妹是不是也回到灵蛇堡里去了呢?”此念一生,他速度便倏然加快很多,因为他极欲回去,求得这问题的解答。
  两人同来,却剩得一人归去,白非难过之余,但速度却比来时快了许多,不多日,已少了凄清荒凉的景致,白非极为熟悉的黄土高原已在眼前,他虽疲惫,但却有种难言的兴奋。
  这种兴奋虽有异于游子归家,却也相去无几,因为在这里,至少他可以看到一些和石慧有关的事物和石慧有关的人们。
  此外几无人迹,他也不需游人耳目,是以在白天他也施展出夜行身法,快如流星的飞掠着,四野茫茫,他稍微驻足,想辨清那灵蛇堡的方向,一阵风吹过,他忽然瞥见前面地上嵌着的一点光闪,不用思索,他就知道那必定就是通往地穴的途径了。
  他心中微动,又忖道:“听小霞说,覃师祖叔被劈死在乐咏沙的一掌之下,但这是绝不可能的,必定是他老人家知道自己身份泄漏,不愿多惹麻烦,才会施此一着——”他微微摇头,又忖道:“但是他老人家又会跑到哪里去呢?以他老人家的年龄,虽然身具无上内功,但是岁月侵人,何况他老人家又是久病缠身——唉!”
  他不愿再想下去,因为他眼前几乎已看到那瘦弱的老人正在孤寂地慢慢死去,而身旁却无一个亲人为他送终。于是几乎是下意识的,白非沿着九爪龙覃星昔年做下的暗记,走向那使得他习得足以扬威天下的武学奥秘的地穴。
  “也许他老人家又回到那里去了。”他暗忖着,片刻,他已走完所有的暗记,但是那地穴的入口却已神秘的在这片荒凉高原上失去了。
  他愕了许久,才怅惘的朝灵蛇堡掠去,悠长的叹息声,随着风声四下飘散——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两番出手
上一篇:
红衣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