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游侠录 正文

红衣少女
2021-05-17 18:48:4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白非和石慧一齐扭首后望,目光都被从那边袅袅行来的一人吸引住了。
  青海四侧,是一片草原,此际严冬,草原上呈现着的是一种凄凉的枯黄色,在这一片枯黄色上,突然出现了个鲜艳夺目的人影。
  远远望去,那人影穿着极其鲜艳的红衫,衣袂飘起,显见得质料极其轻薄,步履轻盈,但霎眼之间,那人影已来到近前,长发垂肩,眉目如画,竟是个姿容绝美的少女。
  在这种地方出现了这等人物,白非和石慧当然难免侧目,“但愿这少女和天妖苏敏君之间有着关系。”白非暗忖,目光自然而然地停留在她身上,再也没有离开过须臾。
  那少女愈行愈近,竟也对白非一笑,露出编贝般的洁齿和双颊上两个深而甜蜜的酒窝。
  石慧暗哼了一声,狠狠瞪了白非一眼,故意转过头去,不再去看那少女,心中却也不免奇异,这种地方怎会有这种人物。
  白非突然行前一步,挡在那少女的面前,对她深深一揖,石慧只觉得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直冲心田,有些酸苦。
  白非却不知道石慧的醋意,那少女见到他的这种举动,却丝毫没有露出惊异的神色,娇笑着问道:“您干什么呀?”
  她一出口,也是一口京片子,白非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朗声道:“这位姑娘和青海海心山上的苏老前辈是何称呼?”
  石慧本来已渐行远,心中酸苦之意更浓,但听了白非的这句话,微微一笑,气突然平了,反而暗笑自己的多心。
  须知石慧也是聪明绝顶之人,平日心思灵巧,但一牵涉到情字,平日灵巧的心思便好像突然失去了作用似的,凡事都有些想不开了,这原是人类的通病,又何止她一人呢?
  那少女只盈盈笑着,并不回答白非的话,又侧转身子去看石慧,白非却看这少女衣衫轻盈,但背着个不小的包袱。
  石慧也望着她笑,白非走前一步,突然道:“那霞子那姑娘,您可知道吗?”
  那少女眼波一转,石慧也接着笑道:“那姐姐是我的好朋友。”
  白非暗中一笑,忖道:“慧妹真灵慧。”
  那少女目光又转了几转,鼻子深深吸了几口气,咯咯娇笑了起来,笑得甚为放肆,白非和石慧都很奇怪,不知道她的意思。
  那少女一边笑着,一边伸出一只纤纤玉指,指着白非道:“你……你身上怎么那么香?”
  白非脸微一红,石慧也不禁笑了出来,须知白非一路带着香狸,虽然那香狸是被关在邱独行昔年早就处心积虑为这香狸制就的金丝缠夹人发编就的软囊里,而且这种通灵异兽不在必要时也不会发出足以引诱百兽的异香。
  但饶是这样,白非身上自然也有些如兰如麝的无法形容的香气。
  白非先前见到这少女的身法,再见这少女在听到天妖苏敏君名时的神情,微一忖度,知道这少女定和海心山有着关系,自己能否寻得这位异人,也全着落在这个少女身上。
  是以他微一寻思,便道:“小可白非,奉了另一位前辈之命,专程来此参谒苏老前辈,并且带着寰宇六珍中的异兽香狸,想苏老前辈也许有用。”
  那少女一闻香狸二字,立刻喜动眉梢,“真是香狸吗?”她欢喜的叫了出来,像是她也早就听过这个名字似的。
  白非暗中点头,忖道:“邱老前辈果然未作欺人之语,看来这香狸果然是天妖的恩物,那么我远来此间,便也不致于落得虚此一行了。”
  那少女深深吸了几口气,脸上毫无掩饰的流露出欢喜的神色,道:“你既然带来香狸,那么我想师父一定会见你的。”
  白非心中一跳,忖道:“这少女果然也是天妖的弟子。”
  那少女横着明目向石慧看了几眼,石慧勉强地一笑,道:“我知道你师父的规矩,我不跟你们去,我在这里等着好了。”不但笑声勉强,而且语调之间已有些哽咽的味道,须知世间最苦之事,莫过于两情相悦之人不得已必须分开。
  白非心中自然也有些难受,但他到底是个男人,而且他想到这仅不过是极短暂的别离而已,何况此事非如此不可。
  那少女却展颜一笑,道:“那么你就跟我来好了。”
  白非又深深一揖,朗声称谢,石慧望着这少女的笑容,心中的滋味越觉得难受,甚至对这少女也有些怨怪起来,恨不得白非没有自己就不去才对的心思。
  但是此刻四野亦无人更无船只,白非奇怪,暗忖道:“她叫我跟着她走,难道这海心山不在湖心,而是在岸上不成?”
  那少女微笑着,又飘了石慧一眼,从背后取下那包袱,随手一抖,那包袱倏然散开,竟是一张绝大之物,非皮非帛,看不出是何物所制。
  白非和石慧又奇怪,那少女樱口一凑,那张似帛似皮之物倏然涨了起来,他们想到兰州所见皮筏,心中恍然。
  那少女不但轻功不凡,内功亦极其不弱,竟凭着几口气吹涨了这皮筏,白非暗中估量,这皮筏竟比黄河上游那种八个皮袋连排而成的皮筏似乎还要大上一些,竟也猜不出这究竟是何物所制。
  那少女向石慧甜甜一笑,道:“我们走了。”纵身一掠,竟带着那皮筏掠到湖边。
  石慧听到她口中的“我们”两字,心里好像被针猛然刺了一下似的,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白非见她眼眶红红的,心里也难受,走过去握着她的手道:“慧妹,无论如何,今天晚上我也要赶回来,你——”他竟也说不下去,两人目光凝注,对立无言,都怔住了。
  那少女却唤道:“喂,你走不走呀?”
  声音清脆,白非和石慧听了,却如当头之喝,石慧更觉得这声音的难听实在无以复加。
  她狠狠瞪了那少女一眼,手紧紧握在一起,又缓缓松开,眼望着白非也掠到湖边,但是他俩的目光却仍紧结在一起。
  那少女手掌一翻,将那皮筏抛在湖面上,身形一掠,随即伫立其上,青波绿海,再加上这位红衫飘飘的绝美少女,其美可知。
  白非足尖一点,也跟了上去,那少女双足弓曲之间,那皮筏便箭也似的在水面上窜了出去,白非的目光却始终望着岸边频频摇手的石慧,而他自己的手又何尝不是在向石慧频频招着呢!
  皮筏渐去渐远,石慧目力所见,只剩下一点朦胧的影子,但是她的脑海中却始终不能忘记那并肩而立在海面上的两条人影。
  她心中泛起一种难言的滋味,直到那点黑影都在她眼中消失了,她仍怔怔的站在湖边,仿佛失去了很多,却换得了惆怅。

相关热词搜索:游侠录

下一篇:望穿秋水
上一篇:
第八篇 完结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