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三章 孤注一掷,出动豹组
2019-07-07 15:51:37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你们都是豹子?”曹升喘着气问。
  天衣冷冷道:“狼组他们都是七个人一组,豹组是例外,没有一定的人数。”
  曹升叹了一口气,道:“原来你并不是一个太执着的人,不过他们即使只得七个,我们也不是对手。”
  天衣说道:“能够承认事实是一件好事。”
  曹升叹着气接道:“可惜我们不是倒在你独步天下的暗器下。”
  天衣:“能够不出手的时候我大都不会出手,没有必要出手而出手,是一种浪费。”
  曹升道:“豹组不出现对我们来说无论如何都是好的。”
  天衣摇头:“你这个人废话太多。”
  曹升道:“这些废话,都是你要我说的。”
  天衣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你可以不死?”
  曹升道:“当然不是因为我的武功太好,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你有些事情不太明白,想留一个活口。”
  天衣道:“果然是司马长风道得力助手,聪明的很。”
  曹升说道:“我也知道你要问的是什么。”
  天衣道:“那你说。”
  “一声说便要说,哪有这么简单?”
  天衣又笑了:“用到严刑迫供才说,又哪有这么愚蠢的人?”
  曹升只是望着天衣,一会儿天衣才问:“司马长风与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曹升微笑道:“什么关系你难道不清楚?”
  天衣道:“你们不是司马长风的手下,但绝对是晋王的心腹手下。”
  曹升道:“哪一个的手下又有什么分别?”
  天衣道:“我就是不明白,你们与司马长风彼此完全不关心的。”
  曹升道:“这只是你的感觉,我们若非齐心合力,又怎能够一再将你的阴谋粉碎?”
  天衣沉默了下去,他不能不承认曹升所说的事实,到目前为止,在刺杀晋王的行动上他是完全失败。
  司马长风无疑厉害,但若是没有一批得力助手,亦不能够充分发挥威力,可是以他观察,曹升等人对司马长风显然又没有什么好感。
  曹升当然明白天衣对司马长风的畏惧,也知道天衣急切知道司马长风的一切秘密,好得应付,他对司马长风并没有多大好感,近日亦发觉形迹可疑,加上天衣否认暗算司马长风,多少他亦已猜测到是什么一回事。
  可是仔细考虑,曹升还是将要说的话咽回去。
  一切他是以大局为重。
  天衣盯稳了曹升,看清楚他面上的表情变化,知道他的确有秘密藏在心中,而这种秘密亦必然关系重大,在对付司马长风方面大有帮助。
  曹升接触天衣的目光,心头一凛,他看出天衣是会不择任何手段将他心中的秘密弄出来。天衣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并不清楚,但天衣手段的毒辣则绝无疑问。
  曹升的心情虽然这样,但心中早已有了打算,在动身之前他已经准备必要时一死的了。
  魏大中对他有救命之恩,更重要的是他是那种满腔热血知道什么是正义的人。
  其他人也是随时都准备为晋王、为魏大中拼命。
  这种手下当然不会多,魏大中也很清楚,他很珍惜这些手下的性命,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曹升他们也没有半句说话,安排好了家中大小,全身投入。
  天衣仿佛看到曹升的心里,忽然问:“据说,有一种人是不怕死的。”
  曹升道:“没有这种人。”
  天衣道:“你难道不是?”
  曹升道:“我只是那种人,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知道必要时以死来守秘密。”
  天衣沉声道:“我要见识这种人。”
  语声一落,他的身形便展开,向曹升迫近,曹升即时抬手,一枚药丸在手中出现,拍向嘴巴。
  两枚鱼鳞也似的暗器,即时由天衣手中射出,不偏不倚,左右打在曹升的双臂上。
  曹升双臂的动作立时停顿,那枚药丸从手中飞出,天衣正好接在手中。
  “要自尽,哪有这么容易?”天衣冷笑。
  曹升亦笑:“天衣也许真的算无遗策,却并非天人,并没有能知过去未来的本领。”
  天衣面色一沉:“你是要告诉我,这颗药丸只是用来引开我的注意?”
  曹升笑接:“这正是我要说的。”
  天衣手一扬,接在手中那颗药丸飞出,曹升那张脸也就在这时候一变再变,变成了紫黑色,一缕黑血同时从他的口角淌下来。
  一个豹组的杀手迅速扑至,一手捏住了曹升的嘴巴。
  曹升即时大笑:“哪有这么笨的人?”
  那个豹组的杀手一怔,面上随即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曹升差不多在说话同时,两枚暗器早已从衣袖中射出,射穿了那个豹组杀手的咽喉。
  天衣看在眼内,没有阻止那个豹组的杀手,只因为他知道阻止已来不及。
  那个豹组杀手也就那样倒毙在曹升脚下,曹升目光转回天衣面上,大笑:“手下这么笨,做头儿的相信也不会怎样聪明的。”
  天衣冷冷的盯着曹升:“你若真的是司马长风的手下,对这个人我可要重新估计的了。”
  曹升冷冷地说道:“你应该重新估计的。”
  天衣盯得曹升更稳,只希望能够从曹升的眼神变化再发现多一些。
  曹升的表情已逐渐僵硬,嘴唇牵动了几下,没有声响发出。
  天衣看着他倒下,目光才转向豹组那些杀手摇头:“同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
  豹组十二个杀手不由都垂下头,他们最初都有那种冲动,要扑上前去制止曹升将毒药咽下。
  天衣接道:“那种毒药不是绝对有效,他是绝不会那么镇定的。”
  一个豹组杀手道:“头儿放心,以后绝不会再有同样事情发生。”
  天衣说道:“你们应该明白自己的重要。”
  那些豹组的杀手齐应一声,天衣接道:“我有一种感觉,曹升跟司马长风不是同一种人。”
  那些豹组的杀手一起沉吟起来。
  天衣道:“这也许只是一种错觉,但万一是事实,我们对晋王、司马长风便要重新估计。”
  没有人做声,天衣叹了一口气:“也许由开始我们便犯了错误。”
  一个杀手忍不住问道:“难道除了司马长风之外,晋王府内还有其他更厉害的高手?”
  “不无可能。”天衣双眉不觉皱起来:”有关司马长风的一切资料我们都已收集起来,以那些资料分析,司马长风并不是一个那么厉害的人。”
  “头儿没有出手暗算他?”
  “没有。”天衣目光寒起来:“暗算他的人竟然要假借我的身份,实在难以想象,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会不会真的是苦肉之计?”
  “我们想到的司马长风也应该想到。”天衣双眉皱得更深,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要分出虚实,已经不容易的了。”
  “那么头儿的意思——”
  “一切按照原定计划进行。”
  豹组十二个杀手应声散开,没有理会那个已死的豹组杀手尸体。
  他们的身上除了暗器就是兵器,没有其他足以识别他们身份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的东西足以透露他们的秘密,即使是在任何地方,也只是一具尸体。
  天衣当然更不会理会,目送豹组十二个杀手离开,亦拔起身子,跃上旁边的高树。
  这一次他是真的要离开了。

×      ×      ×

  又是清晨。
  萧展鹏、仇香丁磊、谢方平,还有晋王的十二个侍卫在拜别晋王后随着司马长风走出大堂。
  司马长风双手策着铁杖,行动缓慢,可是神态仍然是那么的威武。
  他在石阶前停下,缓缓回过身,目光一扫:“这一次事关重大,大家相信都非常清楚,要说的王爷都已经说过了,只希望大家以国家为重,同心合力。”
  萧展鹏应声道:“头儿放心,我们就是拼了命,也一定会将证据送到使者的手上。”
  其他人亦无不情绪激昂,例外的似乎就只得一个谢方平,显得很冷静。
  司马长风早已发觉,却佯作不见,既不想引起谢方平的怀疑,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揭破谢方平的秘密。
  他不想做一些对他完全没有好处的事情,现在他只想利用这些人将天衣引出来,能够将天衣击杀,免除了后顾之忧,他才会考虑对付其他人。
  也,所以他只有一句:“好——”接挥手。
  萧展鹏等人疾步走下石阶,昆仑奴一直都留在石阶下,这时候才走上石阶,跪倒俯身在司马长风的靴上吻了一下。
  司马长风等他站起来才道:“你放心去协助他们对付天衣。”
  昆仑奴点头,转身奔出。
  司马长风看着他们离开,嘴唇边才绽出笑容,他计划的第一步已顺利进行,只看天衣是否那么聪明,连他的秘密也洞悉,完全不上这个当。

×      ×      ×

  才出晋王府,萧展鹏他们便已在豹组杀手的监视下,豹组的杀手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出现,有两个甚至与萧展鹏他们很接近。
  这两个都是小贩装束,也绝无疑问经过严格的训练,与小贩非常相似,表面一点也看不出来。
  大街上行人往来甚多,这两个小贩的反应又是那么自然,完全不像是两个杀手,以萧展鹏目光的锐利,也看不出有可疑之处。
  他们继续前行,以其他身份出现的豹组杀手随即开始熟练的追踪。
  萧展鹏他们仍然一无所觉。
  谢方平走着有意无意走到萧展鹏的身旁,没有人在意,只是昆仑奴面上立即现出紧张之时,快步走到萧展鹏与谢方平之间。
  司马长风已经跟他说过,谢方平这个人大有问题,叫他小心,亦吩咐他小心保护萧展鹏,以免萧展鹏遭受任何的伤害。
  谢方平当然明白昆仑奴是司马长风忠心的仆人,却怎也想不到司马长风已发现他的秘密。
  司马长风发现他的秘密以来,也一直什么表示也没有,与平日对他并无分别。
  谢方平也所以完全没有考虑到秘密已泄露,更不会联想到昆仑奴突然接近萧展鹏,是以为他会对萧展鹏有所行动。
  萧展鹏一样不觉得昆仑奴有什么特别,司马长风只对他提及他们一伙当中可能有内奸,并未肯定的指定是谢方平。
  昆仑奴亦只是受命暗中保护,不能够向萧展鹏透露,所以萧展鹏完全不觉得谢方平昆仑奴的接近有什么特别。
  司马长风也正是要他有这种感觉,否则不难就会引起谢方平的注意。
  谢方平的秘密司马长风仔细考虑下来,还是觉得由萧展鹏发现来的好。
  至于什么时候,以哪一种方式发现,如何处置,司马长风亦已经拟好,是否一如所愿,他当然不能够肯定,也觉得能够成功便可以。
  萧展鹏什么也不知道,表面上他身负重任,其实却是由人安排,身不由己的一着棋子,一切的行动都已在别人的算计中。
  能否摆脱这命运,当然也就只有看命运的安排了。
  看见谢方平昆仑奴接近,萧展鹏当然知道他们是有话要说。
  谢方平也只是说:“听说萧大哥还有两个朋友来帮忙。”
  “他们在城门等着。”萧展鹏不觉摇头:“有一个是不该来的,但一定要来也没有办法。”
  谢方平下意识接问:“也是高手?”
  萧展鹏道:“武功很不错,一般来说,可以说是高手的了。”
  谢方平“哦”一声,又问:“还有的一个真的是高手了?”
  萧展鹏笑笑:“绝无疑问,有他助我们一臂之力,就是天衣,也不足为惧。”
  谢方平点点头,萧展鹏接道:“当然,我们一切都必须小心。”
  “天衣的暗器厉害,也擅长用暗器,不小心不成。”
  谢方平笑笑:“可不是,我们那头儿一不小心,也为他所算。”
  萧展鹏道:“头儿的意思是……”他没有说下去,那刹那他突然省起司马长风的训示,小心每一个人。
  谢方平也没有追问,他是看出萧展鹏已经动疑,再问下去并无好处。然后他突然发觉昆仑奴一旁虎视眈眈。
  他只有笑笑,昆仑奴没有回以笑容,更靠近萧展鹏,双拳紧握,仿佛随时都准备出手。
  萧展鹏这时候亦发觉,目光一闪:“有什么不妥?”
  昆仑奴一怔,如梦初觉,摇摇头,萧展鹏且没有追问,继续前行,这一次昆仑奴亦步亦趋,护萧展鹏的心态很明显的了。
  谢方平看在眼里,心头一动:“姓萧的必定是司马长风的得力助手。”
  也只有这样,司马长风才会让昆仑奴全力去保护萧展鹏。
  谢方平当然想不到司马长风这样做目的也就是要他们有这种错觉,因而留意萧展鹏,加重他们的心理负担,出错的机会也就自然增多了。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下一篇:第四章 各为其主,悍不畏死
上一篇:
第二章 身负重任,求友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