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黄鹰 天衣 正文

第三章 孤注一掷,出动豹组
2019-07-07 15:51:37   作者:黄鹰   来源:黄鹰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昆仑奴绝无疑问是一个忠心的仆人,司马长风的吩咐他完全记在心中,也一心一意要保护萧展鹏,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了。
  他也绝对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专心一致,可是一看见蟋蟀高欢,一股怒火涌上心头,他便什么都忘记了。
  蟋蟀与高飞燕等在城门外,高飞燕一身劲装,显得很兴奋。
  她知道事情很危险,也知道事情的严重,可是能够与萧展鹏走在一起,她便已满足,而她也是少女心情,能够到外面跑跑总是开心的。
  蟋蟀仍然是一副吊儿郎当表情,在他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只不过天衣名堂那么大,能够与天衣一较高下,在他来说也是一种刺激。
  看见昆仑奴,他却是不由自主精神大振。
  昆仑奴与此同时亦看见他。
  不等他开口,昆仑奴便要举步向他冲来,才有这个势子,萧展鹏已察觉。
  在萧展鹏感觉不妥之前,昆仑奴已冲到蟋蟀身前,一双铁拳疾击而出。
  蟋蟀笑着叫着:“原来是你——”双拳齐出,“四两拨千斤”,巧劲展开,将昆仑奴连环六拳接下来。
  昆仑奴咆哮连声,双拳更急,蟋蟀一面招架一面倒退,仗着身形矫活,避开了昆仑奴的追击,再一闪,到了丁磊身后。
  丁磊刀立即出鞘,便要向蟋蟀劈出,萧展鹏已喝住:“是自己人。”
  丁磊应声按刀不动,昆仑奴置若罔闻,继续向蟋蟀追扑去,铁拳连环不停。
  蟋蟀纵身从丁磊头上跃过,再一个翻身,飞跃到萧展鹏身旁。
  萧展鹏伸手欲将他截住,他半身一翻,又倒跃了出去,昆仑奴与此同时扑到,铁拳横出,快要打到萧展鹏身上,及时收住。
  萧展鹏再次伸手,将昆仑奴截下,一面高呼道:“这是我的朋友。”
  昆仑奴一怔,手指蟋蟀,大叫起来,他用他的语言,非独蟋蟀,连萧展鹏及其他人也听不懂。
  昆仑奴大叫大嚷了好一会儿,完全忘记了萧展鹏他们听不懂他的语言。
  蟋蟀一样听不懂,却从昆仑奴的神态隐约猜到他在诉说那天的遭遇。
  等昆仑奴将话说完了他才道:“他们好像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昆仑奴一怔,突然省起的,盯着蟋蟀,一双手一阵挥动,他是希望用手以表情表达出来。
  谢方平丁磊他们呆望着他,到底还是不懂,萧展鹏平时与昆仑奴比较多接近,总算多少明白一些,看着道:“你是说那日那只鸽子是他截下来的?”
  昆仑奴摇头,又一轮动作,萧展鹏看着,再问道:“因为他插手,所以给鸽子飞走?”
  昆仑奴点头,怒瞪着蟋蟀,蟋蟀打了一个哈哈:“我只是闹着玩,完全无意。”
  萧展鹏接对昆仑奴说道:“蟋蟀不是燕王的人,所以发生那件事,完全出于无心。”
  蟋蟀接着说道:“却是有意要跟你玩耍。”
  昆仑奴又叫起来,双手握拳,一拳疾击出去,蟋蟀双手一按,接来拳,先将内劲卸去,双手按抢上,顺着昆仑奴的双臂扣向穴道。
  昆仑奴暴喝一声,双臂一抡,便要将蟋蟀掷出去,蟋蟀的反应也不慢,双手一缩,身子亦往后一缩,正好避开昆仑奴的一抡之势。
  昆仑奴一抡落空,身形没有停下来,一抢又再上,双手抓向蟋蟀凌空落下的双脚。
  蟋蟀双脚一缩一蹴,在昆仑奴双手抓到之前已经借力弹开。
  昆仑奴怪叫着扑前,双手连环抓出,一下急接一下,只想将蟋蟀抓住,他快蟋蟀更快,凌空翻滚,双脚落在城墙,也就踏着城墙往上疾跑。
  连跑七步他双膝一弓,一个身子借力翻倒,人在两丈多三丈高处凌空跃下,正好落在昆仑奴的身后。
  昆仑奴反应也不慢,双拳立即向后横扫,一脚接踢出,暴喝连声。
  蟋蟀双脚着地,立即倒退,正好避开昆仑奴的双拳一脚,身形接展,攻向昆仑奴。
  萧展鹏身形同时展开,插进蟋蟀昆仑奴之间,双掌翻飞,截住了昆仑奴与蟋蟀的攻势。
  昆仑奴看见是萧展鹏,立即停下手脚,蟋蟀却趁这个机会,横来一掌,正好印在昆仑奴的面颊上,虽然完全不用力,给他这一印,昆仑奴却全不是味道,一声大叫,挥拳向蟋蟀击去。
  蟋蟀轻笑一声,身子一缩,躲到萧展鹏身后,昆仑奴待要绕过去,立即被萧展鹏挡住。
  蟋蟀又要趁这个机会捉弄昆仑奴,这一次却被高飞燕叫住:“哥哥,你还要捉弄他?”
  蟋蟀半身一转,笑应:“我原就没有意思跟他过不去,他却是偏偏要跟我过不去。”
  萧展鹏插口道:“你是怎样的性子我难道还不清楚,不是你曾经捉弄他,他也不会这样。”
  蟋蟀道:“这是说,你对他的性子很清楚的了。”
  萧展鹏道:“当然了。”
  蟋蟀笑道:“不管怎样,这个人实在有趣得很,本领也实在很不错。”
  萧展鹏道:“你跟他是怎样回事?那天他追的那只鸽子是你弄掉的?”
  蟋蟀笑道:“哪有这么怪的人,竟然跑去追天上的鸽子。”
  萧展鹏心里已猜到了几分,一听更肯定,皱皱眉道:“你可知道那是一只信鸽?”
  “信鸽?”蟋蟀一怔:“带着重要的文件?”
  “非常重要,要是他能够追上,将信鸽抓住,我们便能够将内奸找出来。”萧展鹏摇摇头道:“那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蟋蟀一怔:“这么严重?”
  萧展鹏道:“事实是关系重大。”
  蟋蟀接问:“没有补救的方法?”
  萧展鹏道:“没有。”
  蟋蟀再问:“这你说怎么是好?”
  萧展鹏说道:“你既然已答应帮忙我们,保护证据交到使者手中,还有什么问题?”
  他这句话其实是告诉昆仑奴,听他这样说昆仑奴果然呆住,只是望着蟋蟀。
  蟋蟀目光一转看着他:“这你说怎么是好?我们若是勾心斗角,等如给天衣可乘之机。”
  昆仑奴瞪大了眼睛,突然双手握拳,左右一挥,看样子怪凶恶的。
  蟋蟀看着打了一个哈哈:“好,你一定要动手,我一定奉陪。”
  萧展鹏截道:“他的意思是为了大局到此为止。”
  这些日子下来,多多少少他都明白昆仑奴动作所表达的意思。
  昆仑奴目光转向萧展鹏,点点头,再回到蟋蟀面上,右拳一挑,左拳再往右拳一落。
  蟋蟀接问:“这又是什么意思?这件事之后再跟我一决高下?”
  萧展鹏尚未回答。昆仑奴已朝着蟋蟀一点头,再一个奇怪的动作。
  蟋蟀摇头:“这我可就不懂了。”
  萧展鹏道:“他是要你好好保重。”
  蟋蟀笑接道:“我福大命大,一直以来都是逢凶化吉的,倒是你这个昆仑奴,非要小心保重不可,好像你这种对手,我是到现在才遇上,难得一见。”
  昆仑奴闷哼一声,蟋蟀又道:“其实一只鸽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昆仑奴立时一声咆哮,蟋蟀接道:“可是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千金易得,对手难寻。”
  萧展鹏有些奇怪的插口:“什么时候你想到要找对手打架?”
  蟋蟀笑望着昆仑奴:“就是遇上他之后,你不知道,这个人实在有趣。”
  昆仑奴拳头立时向蟋蟀伸去,蟋蟀腰身一转,便要回手,萧展鹏伸手挡开,摇头道:“事了之后,你们再分高下好了。”
  蟋蟀笑应:“你放心,我一定以大局为重,我跟他又不是有什么过不去。”
  昆仑奴听说又是一番动作,蟋蟀看着大笑:“这一次我明白的了,我们都是先将大事做妥,私人的恩怨以后再解决。”
  昆仑奴双拳一抡,蟋蟀摇头道:“那只鸽子相信现在已没有多大用处,我看你只是不服气,一定要将我弄倒,这可要看你的本领了。”
  昆仑奴手指蟋蟀,不等他说话,蟋蟀已接道:“你别跟我多说废话。”
  昆仑奴面色一沉,蟋蟀又道:“你说的我都听不懂,不是废话又是什么?”
  昆仑奴一怔,蟋蟀接道:“一路上多的是时间,你若是喜欢,你们的方言可以教我,那我学会了,你骂起来不是快乐得多?”
  昆仑奴又是一怔,蟋蟀又说道:“这其实是最好的办法,你怎么一直都省不起来?”
  这一次昆仑奴突然偏过头去,蟋蟀到底也是聪明人,立即知道说错话,昆仑奴的身份,当然只有他学习别人的方言。
  萧展鹏也立即感觉昆仑奴那一份伤感,却也无可奈何,看着蟋蟀,摇摇头。
  蟋蟀,既然早已经明白,又怎会不清楚萧展鹏那一看的意思,没有理会萧展鹏,一转转到昆仑奴面前:“你放心,我一定会学好你们的方言,再跟你交手的时候,我便跟你拼一个清楚明白。”
  昆仑奴奇怪的看着蟋蟀。
  蟋蟀接道:“你也得花一点时间,学好我们的方言,现在你只懂得听,不懂得说,到时候你我对骂起来,可也是没有乐趣。”
  昆仑奴冷笑,欲言又止,蟋蟀看着他,道:“你难道已学会了很多?”
  昆仑奴没有做声,蟋蟀笑接道:“那骂我一句。”
  “混蛋——”昆仑奴冲口而出。
  蟋蟀一怔,大笑:“骂的好——”一顿有接问道:“混蛋用你们的方言又是怎样?”
  昆仑奴不假思索,又是冲口而出,蟋蟀听得清楚,立即用那种声调,大骂昆仑奴。
  昆仑奴亦怔住,蟋蟀笑接:“哪有这么笨的混蛋?”随即又是昆仑奴那种方言,再一声混蛋。
  昆仑奴闷哼一声,铁拳紧握,蟋蟀手一指:“说好了,事了之后再算账。”
  “混蛋——”昆仑奴怒骂一声。
  蟋蟀应声笑顾昆仑奴:“一声混蛋还你一声混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哩。”
  昆仑奴瞪着蟋蟀,没有作声,神态却已然充分表示:“你要怎样子解决?”
  蟋蟀也竟然看得出来,笑接:“以后你可要随时随地小心。”
  昆仑奴一怔,双手胡乱一阵指动,蟋蟀看得很仔细,又失笑:“不错,事了之后,我们才算总账,一般的,随时随地有机会便算。”
  昆仑奴双眼瞪得更大,蟋蟀看着笑接道:“你也可以这样子算的,可惜你未必会这样做。”
  蟋蟀随又道:“因为你这个人一股牛脾气,直性子,哪懂得绕弯?”
  这番话又是赞又是骂,昆仑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样答话。
  飞燕听着忍不住又插口:“哥哥就是喜欢捉弄别人,欺负别人。”
  蟋蟀一笑:“这个人可不是容易欺负的,我看他是跟我没完没了。”
  飞燕摇头:“你若是就此罢手,不成他还会跟你过不去。”
  “难得遇上一个这样的对手,怎能够就此罢休?”蟋蟀说来带着笑。
  飞燕到底太清楚他的为人,知道他认真其事,谁也阻止不了,只有摇头。
  萧展鹏亦只有摇头。

相关热词搜索:天衣

下一篇:第四章 各为其主,悍不畏死
上一篇:
第二章 身负重任,求友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