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2019-07-13 15:55:1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家麟缓缓挪了三步,占取出手的方位。
  场面骤呈无比的紧张。
  两个半百妇人与两名黑衣汉子,齐齐退了开去。
  陈家麟一看对方的气势,不由心头一紧。
  对方的功力决不在“天外三仙”那一流顶尖人物之下,说不定还有过之,能否从对方手下救出这垂死的老者,大成问题。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有尽力而为了。
  “呀!”
  栗喝声中,双方出了手,金铁交鸣声中,剑气四溢,裂空有声,双方弹了开去,这一个回合,无分轩轾,彼此心里都暗暗吃惊。
  双方一退又进,保持出手的距离。
  陈家麟心里疾转着念头:“如不谋速战,恐怕吃亏的是自己,救人更谈不上,对方有五人之多,自己方面,于艳华决不会出手,他不倒戈相向便不错了,因为她也是对方一伙的人。
  “而吴弘文说不定斗不过两妇人,原来说好,要他伺机现身救人,看来难以办到。……”
  心念之中,他准备以师门绝招对付这老者。
  他这一招剑法,曾使“天外三仙”之一的“癫翁”胸衣破裂。
  于是,他把功力提聚到了十二成。
  摹在此刻,一个苍劲的声音倏告破空传来:“好哇!怕老婆的,想不到你老年变志,助纣为虐,实在令人齿冷!”
  所有的目光,全朝发声的方向扫去,但什么也没见到。
  陈家麟却不禁喜出望外,他听出发话的是“癫翁”,听口气,他与这蒙面老者是素识。
  白发蒙面老人激声道:“是谁?”
  “癫翁”的声音道:“你是装糊涂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当年你被夜叉娘罚跪五更,是谁替你讲的情?”
  白发蒙面老人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癫翁”的声音又道:“怕老婆的,你蒙上脸,是自觉见不得人么?快进棺材的人了,真亏你做得出来,老小子,你逆天行事,保证你不能寿终正寝?”
  白发蒙面老人怒声道:“老疯子,你是嫌命长么?有种便现身出来,看谁不能寿终正寝?”
  “癫翁”哈哈一阵狂笑道:“老小子,到外面来,我在等你。”
  白发蒙而老人道:“老疯子,赶着投胎也不急在一时,你稍候片刻,待我此地事完……”
  “癫翁”截断了他的话道:“我就是急性子等不及,你那夜叉娘定已魂登极乐了,不然你怎敢带着女人胡来。
  “当心,母夜叉显灵,你这付老骨头禁得起么?”
  白发蒙面老人浑身发抖,看来是气极了,狂吼道:“老疯子,你在吐屎,说的话比屁还臭!”
  癫翁怪声怪气地道:“老小子,我可要走了,你不敢出来便是老婆生的!”
  这种话出自“天外三仙”之口,陈家麟几乎笑出声来。
  白发蒙面老人忽地阴声道:“你想激老夫离开此地么?做梦!”
  “癫翁”怪笑了一声,道:“别臭美了,谁激你?要我把当年岳阳楼外的那桩妙事抖出来么?”
  什么妙事,局外人无从知道。
  但白发蒙面老人似乎气得发了狂,暴喝一声:“你敢?”
  然后转向二老妇道:“看住人!”说完,电闪弹身而去。
  两老妇双双横身在“神影儿袁非”前面,但脸上却是一片惶急之色。
  陈家麟立即意识到“癫翁”故意给自己制造机会,身形一转,面对两者妇道:“闪开,否则在下要杀人了!”
  那面皮微麻的老妇突自怀中取出一个尺长圆筒,扬了扬,道:“渔郎,这一筒‘五毒飞芒’一共三百枚,见血封喉,你自信逃得过?”
  另一个风韵依稀的老妇也取出同式的一个圆筒道:“这是‘五毒神砂’,五丈方圆之内,无人能幸免!”
  陈家麟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冷颤。
  这两样都是歹毒万分的东西,并非凭功力所可抗拒,使用这种东西的,不必说定是相当邪恶之辈,但,势又不能就此罢手。
  心念一转之后,他准备铤而走险,他判断,对方的主人曾下令不许与自己为敌,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这两个老妇必不敢遽下杀手。
  于艳华是她们一方的人,还隐伏在暗中,如果情况危殆的话,她不会不出面,因为她老盯着自己,也是奉命行事。
  于是,他把心一横,冷冷地道:“希望两位别迫在下出手杀人!”
  说着举步前欺……
  他站的位置,距廊柱也不过六七步距离,走不到三步,已是出手位置。
  面皮微麻的道:“大姐,我们……”
  风韵依稀的深深一皱眉道:“二妹,主人之命不可违,尊者不在,我们担不起,算了!”
  两者妇双双退了开去。
  陈家麟这一着,是捏了一把冷汗的。
  如果对方真的出手,充其量只能毁对方一人,而自己便死定了。
  现在,一颗虚悬的心,才告放了下来,他毫不迟滞地用剑割断了“钟影儿袁非”的缚绳。
  “神影儿袁非”已是奄奄一息,绑一松开,人便往下倒,陈家麟拦腰一把挟起,弹身越屋而去。
  那两名汉子是人下之人,当然没有开口的份儿,瞪着眼,看陈家麟离去。
  出了赵家祠东方已经发白。
  于艳华立即跟了上来,栗声道:“渔郎哥,你做得太过份了,如非主人有令,你逃不过‘五毒双姝’的毒手”……”
  陈家麟道:“那两个女的叫‘五毒双姝’?”
  于艳华深悔失言,一下子怔住了。
  陈家麟又道:“那蒙面老人是谁?”
  于艳华摇摇头道:“我不能说!”
  陈家麟知道她什么也不会透露的,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为了怕蒙面老人追来,立即弹身朝荒僻处驰去。
  于艳华仍然紧紧跟着,他心里老大的不自在,但也不便赶她走,不久,来到一片密林中,陈家麟把人放了下来。
  看着老者那一双被剥了皮的脚,陈家麟头皮阵阵发炸。
  一探老者脉息,气机极微,看来是无救了。
  陈家麟心想:“多少得问对方几句话,查明原委。”
  于是立即连点对方穴道,再以手紧抓对方“脉搏”,徐徐迫入真元。
  不久,老人鼻息粗重起来,双眼也睁开了。
  陈家麟赶紧开口道:“阁下叫‘神影儿袁非’?”
  老者声细如蚊地道:“是的!”
  “阁下有位师弟,从祠堂逃出去?”
  “是的,他……怎样了?”
  “死了!”
  “嗯……”
  这一声嗯,拉得很长,这是他唯一能表示内心悲愤的方式了。
  “对方残害阁下的目的是什么?”
  “钟影儿袁非”失神的双目,紧盯在陈家麟面上。
  久久,才吃力地吐出话声道:“小友……仗义出手,老夫……虽死……仍然感激,有样东西,是……得自‘江湖浪子白依人’之手。
  “对方迫老夫……交出来,这东西是……件异宝,老夫……奉赠。”
  说着,用力地伸颈呶嘴,吐出一粒龙眼般大小的白珠,又道:“这是……千年蟾珠……”
  双眼一合,断了气。
  陈家麟把“千年蟾珠”捡在手中,激动得浑身发抖。
  这粒珠子是“江湖浪子白依人”盗自南昌杜御史府,想不到被这“神影儿袁非”调了包。
  “江湖浪子”因此珠而送命,“神影儿”师兄弟,也因此珠而丧生。
  “醉”、“癫”二翁亟谋此珠,是要解“血神东方宇”的禁制。
  自己因一时撇不过人情,误放了“血神东方宇”,现在无意得珠,真可谓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于艳华激动无比地道:“渔郎哥,这粒稀世之珠,也是你要找的东西么?”
  陈家麟道:“可以这么说的,真是想不到……”
  于艳华道:“你要这珠子有什么大用?”
  陈家麟一笑道:“华妹,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我知道你们也不遗余力地要得到它,现在珠子在我手中,你准备怎么办?”
  于艳华苦苦一笑道:“我非常为难,我不能知情不报,但是……报了之后,你便不得了!”
  于艳华“唉!”了一声道:“渔郎哥,我……不把这事禀报主人,但愿……你知道我的心……”
  说着,把头低了下去,一副不胜情之态。
  陈家麟不由心弦连颤,她已说得很露骨了。
  她是为了情,然而这份情他是不能接受的,他的全部感情已付与了陶玉芳,连一丝丝也多不出来分给她。
  可是,这话又不能出口,他不自然地笑了笑,算是对她这句话的答理。
  天色已经泛亮,林中的景色像梦一样的迷茫。
  陈家麟把珠子贴身藏好,道:“此老死的可怜,我们得把他好好安葬,对了,他是何许人物?”
  于艳华道:“江湖中尽人皆知的神偷!”
  就在此刻,林中突然起了一阵穿枝拂叶之声。
  于艳华粉腮微微一变,道:“渔郎哥,我不便与他们见面,还是暂避避吧,事完你到城中悦来店中……”
  说完,弹身朝林深处掠去。
  于艳华的身影刚刚消失,吴弘文的声音已传了过来:“两位老前辈,他在这里!”
  吴弘文、“醉翁”、“癫翁”相继现身。
  陈家麟迎上前去,拱手道:“两位老前辈来得好!”
  三人目光一扫“神影儿”的尸体。
  吴弘文皱眉道:“老偷儿死了?”
  陈家麟道:“在那种酷刑之下,怎么活得了!”
  “醉翁”也斜着醉眼道:“小子,他死前说过话么?”
  陈家麟兴奋地道:“有,他送晚辈一样东西……”
  说着,伸手掏出珠子,又道:“千年蟾珠!”
  六双眼睛全发了光,“癫翁”怪笑了一声道:“妙啊!小子,你算是将功赎罪!”
  陈家麟把“千年蟾珠”双手奉与“癫翁”,道:“可有东方宇前辈的消息?”
  “癫翁”边审视着珠子边道:“没有,不过不要紧了,有了这珠子,救他是时间问题,他不会永不现身。
  “如果得不到珠子,抓住了他也是白费,小子,这叫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吴弘文喜孜孜地道:“二哥,珠子在老偷儿身上,怎不被对方搜去?”
  陈家麟眉毛一蹙道:“很奇怪,他把珠子不知如何藏法,是从口里吐出来的……”
  “醉翁”接上话道:“这就是干这一行的人特殊的本领,像珠子这类东西,他可以先吞在肚里,用内功逼住,要时再吐出来,再稳当没有了!”
  陈家麟惊异不置,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肚里藏珠,还是头一次听说,当下目注吴弘文道:“三弟不是在暗中伏伺么,怎会碰上两位……”
  吴弘文道:“两位老前辈是后来的,是先发现我们的人影,才追踪而至,真是太巧了,若非两位老前辈碰巧赶来,二哥,我们决无法得手。”
  陈家麟点了点头道:“那蒙面老者是何许人物?”
  吴弘文一翘大拇指道:“鼎鼎大名的人物,成名在我们出世之先,‘不败翁’。”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五章
上一篇:
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