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2019-07-13 15:58:2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悦来店后进的客舍中,摆了一桌精致的酒席,一男一女对坐而饮。
  他俩,正是陈家麟与于艳华。
  女为悦己者容,于艳华打扮得明艳照人,春风满面频频劝酒。
  陈家麟却是心不在焉,一心想向她打听“血神东方宇”的行踪,但苦于找不到适当的措辞。
  如果直截了当地问,她是绝对不会说的,他是个诚朴的人,不善心计,怎么想也想不出办法来。
  正在苦思无策之际,只见丫头小银匆匆进入房中,遥趋于艳华身前。
  于艳华望了她一眼,道:“小银子,有事么?”
  小银子欠了欠身道:“店里掌柜的请小姐出去走一趟。”
  于艳华站起身来,道:“渔郎哥,我去去就来!”
  又向小银子道:“你在这里伴着陈公子,我回来你再走!”
  说完,离座出房而去。
  小银子替陈家麟斟了酒,然后垂手侍立。
  陈家麟有意无意地道:“小银子,掌柜的请小姐有什么事?”
  小银子笑了笑,摇摇头,道:“婢子不知道,不过,看掌柜的脸色,似乎有什么重要事……”
  顿了顿,又道:“对了,上次替公子医伤的那位老郎中刚才来过,不知对掌柜的说了些什么?”
  陈家麟不由大感振奋,她说的不正是“血神东方宇”么?当下故意绕着弯道:“那位老郎中是在城里开市行医的么?”
  小银子掩口而笑道:“不是,他不是专门行医的,公子看不出他是武林人?”
  陈家麟“哦!”了一声道:“你知道他住在哪里么?”
  小银子道:“公子要找他?”
  陈家麟道:“不,我只是随便问问,我有个朋友得了桩怪病,是练武练坏的,我想……有机会的话向他请教一二!”
  小银子道:“要找他恐怕很难,听说他已动身去了抚州!”
  陈家麟皱了皱眉,道:“抚州,那是回迎宾馆?”
  小银子道:“这可就不知道了!”
  陈家麟不敢再问下去,怕露了破绽,故意转了话题道:“小银子,这家悦来店掌柜的象是对你家小姐很熟?”
  小银子道:“是的,我们是熟客,每次来南昌都住在这里。”
  陈家麟料定这悦来店与抚州的迎宾馆一样,是神秘门户的秘密舵堂,但这是不能揭穿的。
  于艳华去而复返,面色很沉重,象有很大的心事,陈家麟故作不见,小银子退出房外,于艳华坐回原来的座位。
  陈家麟故意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道:“华妹,什么事?”
  于艳华幽幽地道:“家叔父捎信来,要我立即动身回抚州。”
  陈家麟道:“没说什么事么?”
  于艳华摇了摇头,看样子她不愿与陈家麟分手,她却不知道小银子已在无意中漏了嘴,说出了“血神”的行踪。
  陈家麟又道:“那我们只好分手了?”
  于艳华深深叹了口气,幽怨地望了陈家麟一眼,道:“渔郎哥,我们不知何时再能相见?”
  说着,眼圈儿不由红了。
  陈家麟不禁心中一动,她与自己接近是奉了她们主人之命。
  她却在不知不觉中生了情,听她现在的口气,可能发生了什么变化,也许她的任务被取消了。
  当下微笑着道:“华妹,那还不简单,以后我会到抚州来找你!”
  于艳华想说什么,但只是动了动樱唇,没说出口来,眼泪却流下来了。
  陈家麟倒真的被她这一份痴情所感,但仅止于此,他是无法接受的,他必须要控制自己,心念之间轻柔地道:“华妹,你怎么哭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于艳华真的抽咽起来,泪水象断了线的珍珠般簌簌而下。
  陈家麟不由黯然神伤,找不出适当的话来安慰她。
  哭了一阵之后,于艳华自动止悲擦泪,幽凄地道:“渔郎哥,有句话我不得不说了,我心中……只有你,你会记得我么?”
  陈家麟苦苦一笑道:“华妹,我会的,抚州又不是天边海角,要见你还不容易。”
  “很难说!”
  “这我就不懂了,为什么?”
  “因为……唉!算了,不说这煞风景的话,来,我们喝酒!”
  陈家麟不敢追问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爱她,话说多了,将来会缠夹不清,只好故作无情了。
  于艳华心情很激动,一杯接一杯的下,大有借酒浇愁之概。
  陈家麟看得直皱眉,忍不住道:“华妹,你会醉的?”
  于艳华粉腮已现出酡红,激情地道:“世事无常,面对所欢,醉又何妨!”
  此情此景,陈家麟不禁感到一阵意马心猿,尤其“世事无常”四个字,使他感慨万千,回想自己所经历的惨痛,的确是如此。
  小银子又出现门边,低声道:“小姐,我们上路吧?”
  于艳华粉腮一惨,站起身来,举杯道:“渔郎哥,我们尽这最后一杯,以后的事……得看机缘了!”
  陈家麟持杯起身,默然喝了下去,向她照了照杯,他此刻的确没什么话好说,他能说什么呢?
  他为她感到难过,也为自己神伤。
  她在深深看了他一眼之后,什么也没说,蹒跚出房。
  她真的走了,陈家麟下意识地感到一阵空虚。
  夕阳余晖中,陈家麟匆匆奔向玄武观,他要把“血神”的行踪,通知“醉翁”他们,到了观中,却不见人影。
  他照约定在观内显眼处留了字,写的是“弘文师于午前动身赴抚州。”这几个字外人是看不出端倪的。
  现在,他得盘算自己的行止了……
  “血神”的事,有“醉翁”他们出头,自己就不必插上一脚了。
  寻找妻子陶玉芳是第一要紧的事。
  她去了哪里?如何着手寻找呢?
  当然,她不可能隐身在闹市中。
  她既然与陶玉芬是同胞姊抹,她会到“花月别庄”藏身么?
  奇怪的是“武林仙姬”陶玉芬是“鄱阳夫人”的女儿。
  但陶玉芳的情况却又似与“鄱阳夫人”无关,那“武林仙姬”很可能是义女的身份,否则如何解释!
  看来要找陶玉芳就得先找到陶玉芬,她俩是孪生姐妹,定然有联络的,陶玉芬美名四播,找她比较容易,最便捷的办法,便是拜访“花月别庄”。
  主意打定,紧张的心情便觉得一松。
  如果要赴“花月别庄”,由此东上,横截鄱阳湖,最快捷不过,而这条路,必须经过自己的旧居。
  想到这里,爱儿玉麟的影子,立即浮现心头,一想到玉麟,便感到迫不及待,归心如箭,恨不能插翅飞回。
  父子分离的日子并没太长,但却象过了十年那么久。
  他长得怎样了,在他稚嫩的脑海里,还有父亲的影子么?
  稚子何事,要受这骨肉分离之苦?
  他象是一分一秒都不能等待了,立即上路奔向鄱阳湖。
  夕阳把西天染得一片绚烂,阵阵归鸦掠空而过。
  陈家麟触景生情也有一种倦鸟归巢的感觉,虽然,那是一个破碎的巢,但,总是他曾经寄托过生命的地方。
  “渔郎,站住!”是一个女人声音。
  陈家麟闻声止步,徐徐回过身去。
  只见对方赫然是黑纱蒙面妇人“公孙大娘”。
  当下冷冷地道:“芳驾唤住在下,有什么指教?”
  “公孙大娘”寒飕飕地道:“我奉命向你提出忠告!”
  陈家麟心中一动,道:“什么忠告?”
  “公孙大娘”一字一句地道:“今后不许你干预本门的行动。”
  陈家麟淡淡地道:“否则的话呢?”
  “公孙大娘”沉凝地道:“对你不客气!”
  陈家麟笑了笑,若无其事地道:“怎么个不客气法?”
  “公孙大娘”重重地哼了一声道:“要你今后再不能用剑!”
  陈家麟哈哈一笑道:“那到以后再说吧,现在我要赶路,没空磨菇。”说完,挪动脚步……
  “公孙大娘”抬手道:“慢着,话还没完!”
  陈家麟轻轻吐了口气道:“说吧!”
  “公孙大娘”道:“你别忽略了刚才对你的忠告,我们主人向来令出不改。”
  陈家麟道:“就是这句话么?在下会考虑的。”
  “还有……”
  “还有什么?”
  “你把‘神影儿袁非’带到哪儿去了?”
  “死了,埋葬了。”
  “你劫走他的目的何在?”
  陈家麟冷冷一笑,道:“什么目的也没有,适逢其会,仗义拔刀。”
  “公孙大娘”冷哼了一声道:“我不信?”
  陈家麟漠然地道:“不信就拉倒,在下并没要芳驾一定相信。”
  “公孙大娘”气呼呼地道:“主人在得讯之后,非常震怒,渔郎,如果再有这种情况发生,主人再不会容忍了,老实告诉你,收拾你很容易,别夜郎自大。”
  陈家麟道:“在下根本不认识你们主人,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在下要走了?”
  “公孙大娘”从鼻孔里哼出声音道:“你可以走了,记牢我所提的忠告!”
  陈家麟口角撇了撇,转身疾纵而去。
  他一心想着妻子陶玉芳与爱子玉麟,“公孙大娘”所提的忠告,他一转眼便抛诸脑后了。
  他忘了饥渴,忘了疲累,一个劲地奔驰。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六章
上一篇: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