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2019-07-13 15:58:2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云淡风清,时方过午,鄱阳湖水波不兴,一碧万倾,三五沙鸥,在碧绿里浮沉。
  在湖畔屋前的晒网场上,陈家麟与周老爹闲坐聊天,另一边,周老爹的儿子媳妇们在忙着补网,一群孩子,在屋角边捉迷藏。
  周老爹磕去了旱烟锅里的烟灰,于咳了一声,开口道:“小哥,光阴无情,小娘子过世已两年了,算年头,玉麟已是四岁,我心里有句话早想跟你说……”
  陈家麟面上立时泛起了痛苦的阴影,黯然应道:“老爹有话尽管说!”
  举目遥望那微茫的烟水,心里在想:“玉芳躺在平静无声的湖底,也已经两年了,这一长串凄苦孤寂的日子,竟不知是如何打发过去的,但还得无尽期地忍受下去。”
  周老爹叹了口气道:“小哥,你可千万别误会,玉麟在我这里很好,你嫂子们都把当亲生,只是这孩子太聪慧。天天吵着要娘。
  “所以……我的意思你该续弦,有个完整的家,你顾了营生,就顾不到孩子,父子如此长久的隔离也不太好……”
  陈家麟痛苦地道:“老爹……我……我怎么能办得到呢?”
  周老爹道:“你该记得小娘子的遗书,她望你重新获得幸福,这是她的心愿。”
  陈家麟咬着牙道:“老爹,我的心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周老爹喘了口气道:“但你该为玉麟着想,他不知道他是孤儿。”
  陈家麟眼圈一红,道:“若不是为了玉麟,我早已追随玉芳去了,人生于我,已失去了意义。”
  就在此刻,一个壮健的小孩,跑过来投入陈家麟的怀里,仰起天真的小脸道:“爹,妈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陈家麟心中一阵刺痛,强装出一个笑容道:“小宝,你妈快回家了!”
  小儿玉麟嘟起小嘴!用小拳头捶打着陈家麟的胸脯道:“您老是骗小宝,小宝不听您的了。”
  “今天带我去找妈妈,爹,小宝要哭了……”
  陈家麟的心起了一阵痉挛,泪水几乎忍不住要夺眶而出,抚喜爱儿的头顶道:“小宝乖,最听话,妈去的地方很远很远……”
  玉麟摆动着小小的身躯道:“不管,不管,我要妈!爹,阿姨她们说妈很美,象天上的仙女,是么?”
  陈家麟的喉头哽住了,—个字也吐不出来。
  周老爹柔声道:“小宝,去和哥哥姐姐们玩去?”
  玉麟漆黑的眼珠骨碌碌一转,撒娇似的道:“周公公,您也帮着爹骗小宝,小宝要拔光您的胡子。”
  周老爹苦苦一笑道:“淘气?你拔光了公公的胡子,公公就不能当公公了,听着,你年纪太小,不能走很远的路,你在家里等,让你爹爹去找……”
  玉麟噘着嘴道:“走不动爹背我,不然就坐船,不用走路。”
  望着夫真无邪的爱子,陈家麟真想痛哭一场,在那幼小的心灵中,根本不知道人世的凄酸,命运的怪僻。
  玉麟仰起小脸道:“爹,您说是么?”
  陈家麟无言地点了点头,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爱儿的话。
  玉麟却是不肯放松地道:“爹,我今天就跟您回家?”
  陈家麟无奈道:“小宝乖,好好住在周公公家里,爹就去找你娘……”
  玉麟睁大了小眼道:“真的,爹不骗小宝。”
  陈家麟硬起心肠道:“不会,爹不会骗你!”
  玉麟抿了抿嘴道:“爹,妈认得小宝么?”
  陈家麟鼻头一酸,道:“当然认得,那有做妈妈的不认得自己的儿子。”
  玉麟嘟起嘴道:“但我记不起妈妈是什么样子,爹,妈为什么要离开家?”
  陈家麟咬了咬牙,道:“她有事,到很远的地方办事……”
  玉麟偏头想了想,他当然想不透这回事,接着又道:“爹,您一定能把妈妈找回来?”
  陈家麟的心又一次碎了,勉强应道:“小宝,爹会尽力地找。”
  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玉麟惊声道:“爹,您是大人了,为什么还要哭?”
  陈家麟用衣袖擦去了泪痕道:“爹没哭,是小虫子飞进了眼里!”
  口里这么说,眼睛却不争气,泪水又顺腮而下,连止都止不住。
  玉麟愣愕地望着他爹,不再作声。
  周老爹见他父子的情状,忙打圆场道:“小宝,去和姐姐她们玩,公公与你爹要商量事情。”
  玉麟却也乖觉,真的跑开了。
  陈家麟望着爱儿的小小背影,深深叹了一口气。
  周老爹又拾回早先的话题道:“小哥,说正经,你应该再成个家,对你对小宝都好,你还年轻,日子还长,不能这样拖磨下去,我倒是赞成你再出江湖走动走动,只当作去散心……”
  陈家麟摇摇头道:“老爹,我实在厌恶江湖道上的邪恶作风,不如这与世无争的平静生活好。”
  周老爹道:“话虽不错,但你才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不能如此消沉下去啊!”
  陈家麟突地想起一件事来,道:“老爹,我有个问题至今不明白,当初家师好端端的怎会一下子染上怪病?
  “而且坚持死后要水葬,有悖常情?现在连想给他老人家插炷香,烧箔纸钱都不可能,老爹知道原因么?”
  周老爹沉吟了半晌,才期期地道:“不知他老人家是什么想法。”
  陈家麟察言观色,看出周老爹似乎言不由衷,眉头一紧道:“老爹莫非有什么话瞒着我?”
  周老爹脸色微微一变,打了个哈哈道:“事隔多年,小哥你今天怎会有这奇怪的想法?”
  陈家麟道:“我早有这想法,只是没说出来罢了,老爹,是否如此?”
  周老爹忽地手搭凉棚,望向浩渤海湾的湖面,口里惊声道:“小哥,这条船来得奇怪,不象是湖里的,这里又不是通码头的水路……”
  陈家麟运目望去,也意外地道:“象是船客帆?”
  周老爹站起身来,凝聚目力望了片刻,沉声道:“小哥,你目力好些,看那帆杆上是什么记号?”
  陈家麟起身前十数步,仔细一辨认,道:“象是一个三角皂幡,画了个骷髅头……”
  周老爹脸上大变,栗声道:“是仇家找上门了,想不到这么多年了,对方仍不放过……”
  陈家麟惊声道:“是老爹的仇家?”
  “不错!”
  “叫什么?”
  “白骨魔崔元!”
  说完,猛一挫牙又道:“小哥,事急了,请你留在这里保护我的家小,我设法把对方引到你的小屋去了断当年过节。
  “如果对方有人到此,千万别说出是姓周的家人,我走了!”
  陈家麟急声道:“老爹,你应付得了么?”
  周老爹道:“事非了断不可,如我不幸,家小……重托了。”
  声落,人已飞奔上了船。
  陈家麟追过去道:“老爹,我跟您去?”
  周老爹用力划动双桨,小舟快速地冲了出去。
  周老爹的两个儿子放下活计,匆匆奔了过来,同声道:“怎么回事?”
  陈家麟惶然道:“是老爹的早年仇家找上门来,老爹要引开对方……”
  两个儿子抹转头就跑……
  陈家麟弹身拦住道:“两位要做什么?”
  大儿子道:“取兵刃去助他老人家……”
  陈家麟大声道:“不可,老爹临行吩咐,不能让对方知道他的家人住此。 
  “这样好了,两位护住家小,如有人来,千万别动手,也别说姓周,小弟赶去看看……”
  说完,不待反应,立即扑奔湖边,上了自己的船,鼓棹匆匆追去。
  周老爹的船其快如矢,与来船擦身而过,一阵尖厉的哨声,破空传来。
  陈家麟一听便知是周老爹亮出了他的信物,引诱对方追赶,果然不出所料,来船立即掉头去追。
  由于没有风,无法张帆。
  陈家麟仗着一身过人的功力,使出独特的操舟法,飞快地绕湖边驰去,他准备要先对方赶到自己的小屋。
  从周家到小屋,约莫十来里,船行最快也得半个时辰左右,沿湖边行舟,他妻子陶玉芳投湖的石矶,是必经之地。
  两年来,每逢月圆之夕,他都独个儿到矶上凭吊,早已习以为常。
  他有许多幻想,希望妻子会凌波而至,希望妻子在夜里显灵。
  他曾一再入湖底探索,但无法找到陶玉芳的尸体。
  因为矶下是个暗流漩涡,尸体己不知被漩向何方,当然,早已饱了鱼鳖之腹,这是使他永远痛心的一件事。
  飞驶了一程,石矶在望。
  陈家麟把船缓了下来,目光投向高耸湖边的石矶,脑海里不禁又浮现出妻子投湖的那一幕,眼帘开始模糊了。
  突地,他发现矶上有一条人影,太远,看不真切,但从身影判断,似乎是个女人。
  他以为是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看,不错,是一个人影。
  他的心开始跳荡,那会是什么人,这里相当荒僻,生人决不可能到来。
  于是,他摧舟前进?距离拉近了些,可以看出是个女子,站立的姿势,位置,与妻子陶玉芳投湖时完全一样。
  又是一个寻短见的?不可能!
  是妻子显灵么?
  也不可能,现在是大白天,鬼魂不会出现。
  那是怎么回事?
  但愿真的是妻子显灵——他明明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但他忍不住要这样想,不但想,而且心里默祷着希望是真的。
  他低头奋力划桨,恨不能腾空飞去。
  船近矶边,他下意识地感到一阵紧张,心也跳得非常厉害,一抬头,不由呆了,矶上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影。
  他断定这不是幻觉,完全是实在的,青天白日之下,他曾注视了很久。
  船靠肌矶,他一跃上岸,登上了矶头,发了一阵愣,又颓然走下石矶,突地,他发现浮沙上有一行浅浅的脚印,是新留的。
  他的心又振奋起来,是有人刚刚离开,算来走的不会太远,他顺着脚印走去,到了苇丛边,脚印消失了。
  他只好盲目地向前搜索,走了一程,什么也没发现,浓密的苇丛,绵延数里,要找一个人可不容易。
  “糟糕,别误了大事。”
  他自语了一声,匆匆回头,登上船,朝小屋驶去。
  湖面起了风,但却是逆风!不但不能扬帆,扬桨也感觉吃力,想起周老爹支身去会晤仇家,心里顿感忧急如焚。
  一股浓烟冲空而起,
  他一看,正是自己小屋的方向,不由急煞,风势不顺,越急那船越划不动,一横心,把船拢边,提剑舍船登陆,发狂地奔去。
  越近看得越真切,焚烧的正是自己那间茅屋,一颗心差点跳出口来,额头上汗珠滚滚而落。
  不用说,大事已然不妙。
  他深悔一念好奇,误了大事。
  如果周老爹有什么好歹,将是遗恨终生的事。
  一口气冲到了屋后,只见茅屋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火堆,半化灰烬。
  “完了!完了!”
  他歇斯底里地叫着绕过火堆,一眼便看见屋前空地上躺了一具尸体,心窝上插了一面小小的三角皂幡,幡上绘了一个森森的骷髅头。
  他发狂地奔过去,双腿一软,跌坐下去。
  “老爹啊!”只叫得一声,泪如泉涌,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几乎晕了过去。
  一步之差,周老爹竟已遭了毒手。
  他用拳捶打着自己的胸脯,是内疚,是自责,也是悲愤。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六章
上一篇:
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