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2019-07-13 16:37:33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香门”三大尊者,其中“血神”与“不败翁”陈家麟不但认识,还交过手,那眼前的尊者,便是他发誓要找的“白骨魔”崔元了。
  周老爹的死状,又呈现眼前。
  陈家麟杀芒闪闪的目光,瞬也不瞬地望着对方,血管里仇恨的血液在急剧的奔流,如非铁栅阻隔,他早已出手了。
  他曾对周老爹的遗体发过誓,要把白骨幡插回“白骨魔”的心窝,如非周老爹遇害,他不会再出江湖,重作冯妇。
  他不是凶残的人,但他此刻的目光,令人见了不寒而栗。
  “红花使者”再次道:“崔尊者认为是他没错么?”
  “白骨魔”崔元狞声道:“看装束是他,不过……身材似乎不对!”
  “红花使者”道:“崔尊者确定了?”
  “白骨魔”崔元沉吟着道:“他杀人毁令时,是在暗夜,而且他没开过口,本尊者刚发现他,他便已出手,随即消失,所以不能明确的认定。”
  “红花使者”道:“就这样回禀主人么?”
  “白骨魔”崔元道:“容本尊者亲自问问他。”
  说着,朝前挪了挪步,道:“渔郎,你说伤本尊者的不是你,另有其人?”
  陈家麟心念疾转:“自己在禁锢中,想杀他也杀不了,必须另等机会,如果露了口风,反而坏事。”
  于是,他努力抑制狂激的情绪,寒着脸道:“不错,在下是这么说。”
  “白骨魔”道:“你不敢承认,怕死,对不对?”
  陈家麟怒哼了一声道:“笑话,大丈夫敢作敢当!”
  “白骨魔”仔细打量了陈家麟一阵,突地大声道:“就是他!”
  “红花使者”道:“尊者看出什么来了?”
  “白骨魔”干瘪的面皮一阵抽动,狞态毕露地道:“他的目芒,一点不错,虽然昨夜动手时只是匆匆一瞥,但本尊者忘不了。”
  陈家麟暗暗震惊,那冒充“渔郎”的,竟然连目芒也相似么?装束、兵刃、招式、目芒、无一不象,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白骨魔”点了点头,接下去又道:“本尊者将向主人请命,亲手处治他!”
  陈家麟怒极而笑道:“崔元,你有种我们来斗上一斗,就是现在,你敢么?”
  “白骨魔”嘿嘿一阵阴笑,道:“你现在是笼中之鸟,阶下之囚,本尊者为什么要跟你斗?你等着瞧吧。”
  说完,偏了偏头,与“红花使者”扬长而去。
  陈家麟咬牙切齿地望着仇人离开,但对方的形象,已深深印入脑海。

×      ×      ×

  入夜,院中月色凄清。
  陈家麟已熬过了一个白天,但这只是开始,将来的发展,无法逆料。
  “武林仙姬”来过,又走了,与午间一样,她不敢多说什么。
  厅外不见有警戒的人,对方似乎极有把握,被禁的人不会脱走。
  陈家麟本然凭栅而立,他已想了几百遍,想不出“牡丹令主’与师父之间,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也想不出脱困之法。
  突地,他感觉手扶的铁栅似乎在动。
  紧接着“轧轧!”声起,铁栅缓缓上升了数尺,这是相当意外的事,他不遑去想原因,一伏身穿出厅门之外。
  人方出厅,铁栅又缓下落,回复如初。
  如果他再慢一步,使将仍被关在厅里。
  他深深吐了一口气,这时,他才想到,是谁暗中援手自己?是“武林仙姬”还是于艳华,除她两人之外,不会再有别人敢冒奇险做这种事。
  他又想:“该急速离开这龙潭虎穴,如被发觉了,恐怕难以应付。”
  心念之中,忽然瞥见西屋顶上一条人影,正向自己招手。
  他怔了一怔,飞身上屋,前面的人影,已移到了西北角另一层的屋脊上,看样子是在引路。
  陈家麟在激奇之余,感到十分振奋,尾随前面的人影,一路穿房越屋,不久,平安无事地来到了庄外。
  那人影又在十丈之外招手,他展开身法疾追。
  奔了一程,他不禁大感骇然,对方的身法,竟然高出自己,十丈距离,任怎么追赶也无法缩短一步。
  他是谁?
  在认识的人中,没人有这高的身法。
  他原先判断是“武林仙姬”或于艳华暗中放自己,现在这想法动摇了。
  一口气奔出了十余里,那人影终于停了下来。
  陈家麟奔近前去,不由惊呼出了声,对方笠帽、布衣、佩剑篷沿拉得很低,遮住了大半个面孔,十足不扣是“渔郎”的化身。
  想不到救自己的,就是冒充自己的人。
  “白骨魔”说的不错,对方的身材比自己瘦小了些。
  陈家麟激动地道:“朋友是谁?”
  “渔郎!”声音很怪,一听便知是内功故意改变的。
  陈家麟为之啼笑皆非,对方竟然面对自己也称“渔郎”,喘了口气道:“是朋友救在下出困的?”
  “不错!”
  “为什么要援手在下?”
  “高兴!”
  “在下先行谢过。”
  “不必!”
  对方似乎多一个字都不愿说,陈家麟不由为之气结,窒了一窒,道:“朋友为什么也称‘渔郎’?”
  这回,他多说了几个字:“这名号不是你专用的!”
  陈家麟气也不成,怒又不是,竭力装作平静地道:“当然,名号不是在下专用的,但朋友当不否认这并非巧合,朋友这一身打扮……又该如何解释?”
  冒充“渔郎”的道:“勿须解释,我喜欢!”
  陈家麟倏地想起“牡丹令主”说过,对方也会使自己师门绝技“万方拱服”,这是个不可思议的谜。
  该设法揭开谜底,以自己所知,师父另外没有传人,充形象犹可,连绝招也摹仿便是匪夷所思。
  “朋友用的是断剑?”
  “当然!”
  “朋友这身打扮……难道也是理所当然?”
  “你是兴师问罪么?”
  “在下倒无此意!”
  “那何必说这么多?”
  “朋友以‘渔郎’身份行走江湖,同道无法辨识……”
  冒充“渔郎”的冷笑了一声道:“你受了同名之累,我已经把你救出来了,还有什么话说。”
  陈家麟道:“以后呢?”
  冒充“渔郎”的道:“以后再说吧,只要持守‘正义’二字。又何必分真假。”
  这话似是而非,听来好像有道理,却又近于强辩,妙在使人无法反驳。
  陈家麟想了想,道:“朋友说的不能说全无道理,不过……在下不愿有第二个‘渔郎’。”
  冒充“渔郎”的道:“怕我玷辱了这名号么?”
  经这一提,陈家麟想起来了,脸色一正道:“朋友用的是什么剑法?”
  “当然是‘渔郎’的剑法!”
  “当然,这……这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不可能?”
  “听说朋友以绝招伤了‘牡丹令主’座下的尊者……”
  “有这回事!”
  “那一招叫什么?”
  “就叫它‘渔郎杀手’吧!”
  “渔郎杀手……”
  “我本可杀那尊者但看在同号的份上,留给你!”
  陈家麟骇异地道:“这又为什么?”
  冒充“渔郎”的淡淡地道:“听说你正在找他,这叫君子不夺人之所好!”
  陈家麟打从内心深处发出了寒栗,眼前的人太不可思议了,竟然连自己要找“白骨魔”的事他都知道。
  他曾跟踪过“武林仙姬”,目的何在呢?
  据“武林仙姬”说,对方身法似魅,自己曾怀疑她是江边林中那神秘的女子乔装,现在看来,是有几分女人气,到底是不是呢?如何证实呢?
  冒充“渔郎”的又开口道:“不要多想,二而一,一而二,我们有志一同。”
  陈家麟忍不住追问道:“朋友到底是谁?”
  冒充“渔郎”的道:“到时自知,我要走了!”
  陈家麟脱口进:“慢着!”
  “你还有话要说?”
  “在下加个请字,朋友说出来路!”
  “我说不呢?”
  “那在下只好得罪了。”
  “我不想与你打。”
  “但在下无法容忍朋友的作法。”
  “你可能打不过我……”
  陈家麟的心火被点燃了,把心一横道:“在下如果落败,‘渔郎’这名号礼让,从此永不再用。”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上一篇:
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