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2019-07-13 16:37:33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蓦地里,一个听来很空洞的女人声音,遥遥传来:“别只顾谈心,有人来了,赶快藏起身形!”
  陈家麟陡吃一惊,这声音并不陌生,正是江畔林中,形同鬼魅的神秘女子。
  她怎么也来到了这里?
  她既发声示警,当然还是先避避的好……
  “武林仙姬”惊疑地望着陈家麟道:“是谁?”
  陈家麟摇头道:“不知道,不过对方可能是好意,我们避避再说。”
  目光一阵流转之后,手指不远处的一丛浓密矮树道:“我们到那树丛里去!”
  两人刚掩好身形,两条人影并肩驰来,月光上看得极是清楚。
  “武林仙姬”俏声道:“姐夫,我说的人来了!”
  陈家麟的血行登时加速起来,杀机冲胸而起,来的,赫然是“白骨魔”与“五毒双姝”之一的左怡容。
  他一长身,就待不顾一切地现身索仇……
  “武林仙姬”仰手位住他的衣角道:“姐夫,别莽撞。”
  “白骨魔”崔元与左怡容来到疏林之外,停住了身形。
  左怡容道:“尊者,我们是到此回头,还是搜下去?”
  “白骨魔”想了想,突地拉住左怡容的手道:“别辜负了这良辰美景,我俩到林中歇会儿怎样?”
  左怡容一扭腰肢,媚笑道:“尊者,这不要吧!”
  “白骨魔”哈哈一笑,另一手勾上她的粉颈,道:“好人儿,得风流时且销魂,来吧!”
  左怡容荡声道:“尊者,在这荒郊野地,风寒露重,您还有这份兴致……”
  “白骨魔”在她的粉颈上亲了一下,进:“好人,这些日子,怪事迭出,闹得人心惶惶。
  “现在又加上了个假‘渔郎’,我们好久没温存了,我实在……嘿嘿,有些受不了……”
  陈家麟脱口说了声:“不要脸的东西!”
  “武林仙姬”道:“姐夫,‘天香门’令人齿冷的事多着哩!”
  “白骨魔”与左怡容半拥着朝林中走来……
  陈家麟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实在无法再控制自己。
  就在此刻,一阵银铃也似的笑声,遥遥传来,陈家麟一听,便知是发自那神秘女子之口,不知她准备玩什么花样?
  “白骨魔”放开了左怡容,沉声道:“这笑声来得古怪?”
  左怡容扬声喝问道:“什么人?”
  笑声再度传来,但已移了方位。
  “白骨魔”向左怡容道:“你等在这里,我去瞧瞧这妞儿是发什么癫?”
  说着,弹身掠去。
  陈家麟低声道:“芬妹,那魔头落了单,是我的机会,你千万不能现身……”
  话未说完,那神秘的女子声音,却从相反的方向传来:“左护法,我有话和你说。”
  左怡容惊声道:“你是谁?”
  女子的声音道:“左二姐,连老朋友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见面你就知道!”
  左怡容略一犹豫,循声扑去。
  陈家麟心中一动,暗忖:“看情况,是那神秘女子故意使计分开两人,暗助自己,不管实情是否如此,良机不可失。”
  心念之中,再次嘱咐“武林仙姬”道:“你千万别露形迹!”
  一长身,朝“白骨魔”扑奔的方向撩去。
  “白骨魔”奔出了数十丈,不见人影,惊疑地停下身来。
  一条人影,悄然掩到他的身后。
  这魔头不简单,立即发觉身后有人来到。
  他沉住气没回身,冷森森地道:“谁?”
  他以为可能是左怡容。
  “渔郎!”
  这两个字使他心头剧震,霍地回过身来。
  不错,眼前正是笠沿遮面的“渔郎”,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他吃过“渔郎”的亏,余悸犹在。
  不由下意识地一退身,狞声喝问道:“你是真渔郎还是假渔郎?”
  陈家麟“呛!”地掣出了断剑,厉声道:“崔元,你的死期到了!”
  “白骨魔”再退一步,道:“问你是真的还是假的,说实话,别误了小命?”
  陈家麟咬着牙道:“老匹夫,本人是十足不扣的‘渔郎’,我找你很久了!”
  说着,前欺了数步。
  “白骨魔”栗声道:“渔郎,你如果是真的随本尊者去见主人,不难为你!”
  口里说一面骷髅三角皂幡已掣在手中。
  陈家麟冷厉地道:“可惜我是非杀你不可!”
  “白骨魔”目中爆出了票人的碧芒,狞声道:“既然如此,本尊者便不必留情了!”
  说着,轻轻摇动手中的皂幡。
  陈家麟但觉脑内一沉,只见无数的骷髅头在空中飞舞,缓缓向自己迫近,他虽觉得古怪,但意识一片模糊,无法采取行动,横着剑,木然痴立。
  骷髅头愈飞愈近,渐渐到了身前。
  他灵智尚未全泯,亟想振作心神,但振作不起来。
  “嘿嘿嘿嘿……”笑声有如鬼号。
  突地,一缕极细,但却非常有力的声音传入耳鼓:“陈家麟,这是幻象,赶快发剑,快,快……”
  这如午夜钟声般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灵智,心一振奋,幻象顿消,只见“白骨魔”已到了身前,幡杆倒转,正插向自己心窝。
  “呀!”
  暴叫声中,手中断剑猛然挥出,这一剑,换了任何人都恐怕难以躲过。
  但“白骨魔”的反应神速得骇人,在猝然受反击之下,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弹退数尺。
  陈家麟神智回复,当然丝毫不敢放松,手中剑如狂涛般卷向对方。
  “白骨魔”一手持幡,一手执剑,展开反击。
  他不明白,眼看就要得手,“渔郎”何以突然不受控制,这使他胆寒心颤。
  双方展开了惊人的搏击。
  彼此都存心要置对手于死地。
  陈家麟招式一变,施出了杀着“万方拱服”。
  闷嗥声中,“白骨魔”踉跄后退,胸前见了红。
  陈家麟跟踪进击,仍是那一招“万方拱服”。
  又是一声惨哼,“白骨魔”长剑拄地,身形摇摇欲倒,脸色比厉鬼还要难看。
  陈家麟剑指对方心窝,咬牙切齿地道:“老匹夫,听着,现在杀你是替周啸天报仇。”
  “白骨魔”全身一颤,扭头嘶叫道:“左怡容,你……还不快……”
  由于身中剧创,虽然尽力吼叫,但声音不大。
  陈家麟探手入怀,取出三角皂幡,厉声道:“崔元,这支骷髅幡是你插在周啸天身上的,现在还给你!”
  说完,倒转播杆,猛刺入“白骨魔”心窝。
  “白骨魔”口里涌出了血沫,呀呀了数声,仰面栽了下去,倒卧在血泊里,四肢一阵抽扭,再也不动了。
  陈家麟仰天喃喃道:“老爹,瞑目吧,小侄替您报了仇!”
  刚才的传声又入耳鼓:“那毒妇回头了,快离开!”
  陈家麟心头一震,这传声的人又是谁,听来不是那神秘女子,方才若非他传声唤回自己神志,此刻躺在地上的不是“白骨魔”而是自己。
  远远传来了衣袂飘风的声音,不用说,是左怡容赶来了,若非她被那神秘女子引走,自己还是无法得手。
  心念之中,他还剑入鞘,极快地离开现场。
  大仇得报,他心中自有无限的欣慰与振奋。

×      ×      ×

  一条幽灵似的人影,掠到现场,移走了“白骨魔”崔元的尸体,动作快得简直是不可思议。
  这移尸的人影甫告消失,另一条人影也到了。
  后来的,是“天香门”护法,“五毒双姝”之一的左怡容。
  左怡容在林中绕行了一阵,突然发现地上的血迹,她低低地惊呼了一声,怔住了。
  殷红的血水,狼藉了五六尺地面。
  她无法判断这血水是属于谁的。
  只是不见“白骨魔”的影子,使她惶急不安,她想:“以‘白骨魔’的身手,当不致轻易被人伤害,但人呢?”
  现场,除了血,没有任何遗留物质可作为判断死者是谁?当然,也许是伤者,但从血迹来看,伤者失血之多,距死也不会太远。
  重伤者不会走远,死了该有遗尸,人呢?
  她迅快地在十丈方圆之内,搜索了一圈,可什么也没发现。
  她撮口发出了一声长哨,可是久久不见反应,她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她是被一个神秘的女人声音引走的,空驰了几里路,却没了下文,显然,这是有计划的行动。
  愈想,愈觉胆寒,于是,她象逃避厉鬼似的,亡命奔离现场。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上一篇:
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