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六章 英雄末路
 
2019-07-28 17:25:40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面色是悒郁的,有一股成形的惆怅浮漾在季哥的双眸中,他徐徐的吸了口气,低幽的道:“这是你的悲哀,同样,也是我的悲哀!”
  缓缓站起,厉绝铃道:“我们就开始吧——迟早也要开始的。”
  季哥沉重的道:“不再考虑考虑,你?”
  厉绝铃冰冷的一笑:“在很多年以前,我业已替类此的场面定下一贯的规矩,季哥,我知道我现在该做些什么以及怎么做,不用再考虑了。”
  季哥坚毅又宽阔的古铜色脸膛上微微起了一阵抽搐,他嗓音有些暗哑的道:“好吧,既然你坚持如此……”
  说着,他双手互击,发出三声清亮的脆响——
  随着这三声击掌之后,坳洼的入口处又鬼魅也似闪进了三条人影,另外,那两侧的右背上,也各有两条人影出现——总共是七个人,加了季哥,恰巧是八个,看样子,季哥方才说的话是不错了。“天”、“玄”两组果然又来了两拨专门对付厉绝铃的“猎杀手”!
  厉绝铃凝目注视,由前面进来的三个人,胸前全圈绣着“天”字,站在左右石脊上的四个人,胸前则全圈绣着“玄”字,可不是,正好一组凑成了四个!
  这时,厉绝铃看到那属于“天”组的一个瘦长独耳人物怀中,托拥着一只小小的白毛怪兽,这只白毛怪兽,初初看上去极似一头小巧可爱的卷毛狗,但是,厉绝铃再一细瞧,立刻便明白了那不是一只卷毛狗,因为这头白色小狗的两眼是碧绿色的,四爪尖利,前短后长,而且扁圆湿黑的鼻端下那张嘴尖锐得与它的脑袋有些不大相衬;端详着,厉绝铃猛然间醒悟了这只小兽是什么玩意来,他刚刚想起,季哥已像能透视进他的内心,微笑点头:“不错,曾凡怀中的这头白毛小兽叫‘哮天狐’;厉绝铃,你看出来了足证你的见闻相当广博!”
  厉绝铃缓慢的道:“难怪你们这么快又这么准确的便找到了我!”
  季哥道:“这没有什么神秘,有了这头‘哮天狐’,便算你再走得远点,再藏得深些,它也一样可以领着我们将要找的人找出来。”
  厉绝铃以前曾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听人说过这种怪异的小兽“哮天狐”,这是一种产自西藏边陲一带,由“雪狐”与“灰狈”杂交而生的怪物,极其罕见稀少,便在它的产地也颇不易见,性狡诈而凶猛,但若养驯了则可为人所用——
  它有一宗最大的长处,即是第一流的猎犬也不能望其项背,这桩长处就是追踪!任何目的物的气味由它嗅过,它可以在方圆十里之内随着气味找向目标,决不失误!
  这玩意体积小,却行动如飞,不注意很容易误作犬类,其实,这‘哮天狐’比普通的犬类要凶悍上很多,而它的机警狡猾却更不是一般犬畜所可比拟的了!
  依着背后的石壁站了起来,厉绝铃的目光投注向那名叫曾凡的人,光线虽然没黯,但神完气足,练就一双夜明眼的厉绝铃仍可清楚看出这曾凡那狞厉的形容来,曾凡旁边,是一个腰粗膀阔,神色沉猛的人物,另一位最怪,是个小老头,蓄着盈尺的白胡子,却偏生有一张红扑扑、粉嫩嫩的脸孔,两只眼睛更又大又亮又圆,眼中的光芒却更是那般的纯真柔和,仿佛一只婴儿的瞳子,可爱极了,也安详极了……。
  季哥笑笑,道:“曾凡是我们‘天组’的硬把子,人家称他为‘独耳判官’,想你也听说过?这位结结实实的伙计和我是老搭档,‘黑锤金昂’,那一位面善心恶、鹤发童颜的老先生,则是‘天’组的卓泰卓三哥,有人叫他‘老来少’,像不像?”
  厉绝铃心头警惕,但表面上却一仍漠然:“久仰了,尤其是卓泰老兄,刮了刮胡子以后恐怕比我们看来还要年轻得多,真是驻颜有术、青春长在呢……”
  微微一笑,“老来少”卓泰道:“老弟,你很会奉承人;姑不论你话里带不带刺,我全受了,但你既是这么个伶俐法,怎的就没替你自家的安危盘算盘算?”
  厉绝铃淡淡的道:“我业已盘算定了,老兄。”
  圆亮的眼睛一眨,卓泰道:“你是要硬干罗?”
  点点头,厉绝铃道:“一点不错。”
  卓泰红嫩的面孔浮起一种古怪的表情,他道:“这可不是上策呀,老弟,你会自取灭亡的!”
  厉绝铃道:“倾力一拼,说不定尚有生望,束手就缚,非但没命了,甚至连人格气节颜面尊严也一道没啦——所以,非拼不可!”
  摇摇头,卓泰道:“说不定你好好跟着我们回去,由我们在楼主面前求个情,你还有活命的希望……但是你只要一动手,这点希望也就砸了!”
  笑笑,厉绝铃道:“砸了就砸了吧,盛情心领,不敢承受!”
  “独耳判官”曾凡忽然阴恻恻的道:“‘丹冠门’‘玉龙山庄’里,我们的四个伙计,可都是叫你一个人给摆平的?”
  厉绝铃颔首道:“都是我。”
  曾凡神色已倏转狠厉,他粗暴的道:“姓厉的,我们会活剥了你来替他四个报仇!”
  上上下下端详了曾凡一眼,厉绝铃吊起一边眉毛道:“好一刻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这一出口,哪晓得原来竟是这么头不成气候的畜生,你叫喝什么?你想唬谁?掂掂份量再说话,别闪了舌头,你他娘的!”
  喉咙里愤怒的嘶吼了一声,曾凡双目尽赤:“二哥,咱们还不拿下这厮?”
  季哥深沉的道:“不要冲动!”
  厉绝铃冷冷一笑,道:“季哥,我们不能做朋友,就只好成仇人,我也同你一样觉得十分遗憾,但大势如此,你我全无选择,我先说一句——得罪了!”
  神色一凛,季哥声透丹田:“注意他——”那一抹蓝得冰寒的光芒“削”的一声便斩到了曾凡头顶,曾凡又惊又怒的欲待反击却业已不及,他猛的往后仰倒,怀中‘哮天狐’却“吱”声尖叫,在一蹬之下流矢一样扑噬向厉绝铃。
  同一时间,斜刺里,季哥的那柄三尺“金刃剑”已闪电似的飞到近前!
  侧身、垫步、挥刀,三个动作合成一个动作,厉绝铃的“生死桥”带着一片尖啸旋回,“括”的一声将那头“哮天狐”劈为两截,血水迸溅中,“叮当”震响,硬生生磕开了季哥这迅如石火的一剑!
  “真行!”
  大声赞美着,季哥身形高大却行动矫健无比,他猝然侧掠,反平剑,形成一大团滚动的光圈,痉罩猛合!
  厉绝铃往后微移,九十九刀暴攻硬迎,在连串的金铁交击声响中,两人各自退出数步,紧接着刹那的空间,“老来少”卓泰的纯钢“仙人掌”已适时劈了过来!
  抛肩,厉绝铃的刀身扬起,整个躯体立即闪电般随着刀身飞快翻滚,“霍”、“霍”、“霍”的一片怪响中,刃与光交合组成了一道眩目夺神的冷芒寒焰,有若一只斗粗的,璀璨耀亮的蓝色透明光柱!
  是了,“六杀刀法”的起手式——“反照”!
  纯钢的“仙人掌”挥舞翻飞,掣掠似千百般劲气在交织穿插,卓泰人老性倔,竟然硬截不退!
  于是,震耳欲聋的撞碰声又串响成了一片——“叮”、“叮”、“叮”、“铛”、“铛”、“铛”,人影闪起,“黑锤”金昂怒射向前,斗大的黑铁六瓣锤猛砸狂扬,风声呼啸中,他似欲将厉绝铃给砸成肉酱!
  猝然间,厉绝铃的“生死桥”寒光暴回,在漫空的叠电绕转中一芒如矢,竟如此令人不可思议的,像来自虚无般突至,但见刃身雕镂的龙图波动,“吭”的一声,“黑锤”金昂的左臂已裂开一条半尺长的血口子,他痛得一个踉跄摔跌出去!
  “巨灵煞”季哥来势凶猛,“金刃剑”微抖倏出,在一度扇形半弧的虚光里“嗤”声飞刺十九剑,厉绝铃猛扑向侧,背上却已“括”、“括”连声中了两剑,肉卷血洒!
  扑出的身形并未停窒,厉绝铃飞快插刀向地,猛扳猛弹,整个身体蓦地倒翻而回,其快其疾,不可言喻——一团黑影闪处,蓝芒掣掠,季哥闪避够快,却也没避过,背脊上一大片皮肉血淋淋的飞上了半空!
  曾凡的来援是够及时了,他从横里截到,一双寒光闪闪的“分水刺”上下挥戳,倏攻厉绝铃凌空的身子,但是,厉绝铃却毫不退让,猛的飞起二十二腿串踢,曾凡的一双“分水刺”业已左右荡开,拼命扑近的“老来少”卓泰嗔目厉吼:“快躲!”
  他的吼叫声犹尚留着颤颤的尾韵未散,厉绝铃的“生死桥”已兜胸穿透曾凡的胸膛,更将他整个身体挑向空中,“呼噜”抛出老远!
  这时——狰狞有若狼,“黑锤”金昂疯虎似的冲了上来,六瓣铁锤飞扫,团团锤影仿佛走马灯似的围向了厉绝铃!
  厉绝铃的反击之术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他猛然又快又狠又准的一刀劈出,“铛……”
  声颤响,硬生生将金昂震出三步,金昂大吼如雷,反偏臂,又悍不畏死的再度扑来!在这刹那之间,厉绝铃的手中刀一下子顺腿滚到足尖,只见他足尖闪电般飞挑,寒光掠处,“生死桥”已“噗”的一声透进了截拦不及的金昂小腹!
  刀刃进了金昂小腹,也同时出了金昂小腹,刚好来得及回挡卓泰狂风暴雨般的七十九记“仙人掌”!就在卓泰气吁吁的往后退出之际,咬牙忍痛的季哥已飞身接上,他一言不发,剑势如电,纵横掣掠,光涌宵汉,竭力阻止了厉绝铃的逼杀!
  惊魂甫定,卓泰不由破口大骂:“奶奶个熊,你们‘玄组’的人全是来看戏的么?这里已成了什么场面了?你几个楞头青还站在那里扮大爷?”
  于是,叱喝立起,四名“玄组”的“猎杀手”纷纷跃落,其中一个狭脸尖鼻的仁兄急促的叫:“季二哥且让一步,我们用‘雷火网’对付他!”
  一百一十二剑尖啸着串成一溜芒刺飞射,厉绝铃的一百一十二刀也立即流虹般迎截,在这瞬息里,季哥已经飚然掠出!
  四名“黑楼”、“玄组”、“猎杀手”的动作是迅速又熟练的,他们将时机把握得极端准确,就在季哥跃出的一刹,四人双手齐挥,八枚黑亮圆球已上四枚,下四枚,排列有致的抛出,每枚黑球相距三尺,就在甫始飞掷的俄顷,业已全都炸开,每枚黑球爆出一个火焰,八枚黑球的火焰便连成了一片,有如一张咆哮的火网罩了过去!
  当然,厉绝铃也不是白痴,他岂会傻到以血肉之躯去抵抗这面火网?对方出言警告季哥让开的时候,也等于同时警告了他,于是,当季哥身形才动,他已背贴石壁,顾不得脊梁上的伤痛,以他那精纯无比的“壁虎功”加上手中刀的助力,“吱”、“吱”便沿壁升上了两丈,当火网以炙热的焰舌罩空的一刹,他那顶边缘暗嵌钢圈刃的青竹笠已暴挥而出——
  宛若一面泣血的圆盘,闪映之下,“咔嚓”一声已将四名“玄组”、“猎杀手”中的一个斩掉了头!
  一侧观火的卓泰不禁大惊失色,他颤凛凛的指着火光映照下贴在两丈多高石壁上的厉绝铃,声嘶力竭的大叫:“一群饭桶,人在那上面啊,你们还不快去弄下他来!”
  那狭脸尖鼻的人物,显然是这四名“玄组”、“猎杀手”的指挥者,他在机伶伶的一哆嗦里,已自同伴的惨死震骇中清醒过来,悲愤膺胸的叱叫一声,他吼道:“用‘迷旋箭’!”
  口中吼叫,手却不闲,十二只银白色的短小无羽箭已连翩飞出,他的两个伙计也同时行动,于是,夜暗中银光闪闪,箭矢飞舞,刹那间,有的银箭撞上了石壁,有的银箭被厉绝铃的刀刃削断。
  但是,不管碰上石壁的也好,被厉绝铃挥刀斩断的也好,箭头与箭杆子里,却全都飘散开一缕粉红色的烟雾来!厉绝铃早已闭住了呼吸,在他破除了对方如雨的箭攻之后,身形业已流虹般穿突过那层粉红雾幕,一个翻侧站到地下!三名“玄组”、“猎杀手”一见厉绝铃自空而降,俱不由胆颤心惊,慌忙往后退让,畏缩之状,颇堪窘迫!冷冷一哼,季哥走了上来:“我挡头——一群不中用的东西!”
  “老来少”卓泰也站到一边,跟着骂:“含糊什么?你们‘玄组’的颜面便全叫你们给丢净了,快围过去呀!”
  目注那三个“玄组”、“猎杀手”的紧张惶恐之状,厉绝铃不禁感到好笑,他望着他们向一侧移动,形成包围之阵,缓缓的,他举刀指了指那三个人:“记住了,我再一动手,就先要你这三个狗操的脑袋,我不怕人家和我明枪对火,最恨的却是你们这批专以暗箭伤人的下三滥!”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五章 龙浮浅水
下一篇:第七章 枭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