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九章 石刃溅血
 
2019-07-28 17:28:3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厉绝铃一字不漏的听到了对方的话——而他们也是有意要厉绝铃听到,间接里,他们认为乃是对厉绝铃的一种精神上的折磨,也表示出他们意欲整治厉绝铃的用心是如何坚定不移……。
  十分怪异的笑了笑,厉绝铃道:“很好,二位,到时候我会叫你们明白‘逼不得已’的真正含意,同时,我非常欢迎你们来将我狠狠‘整治’,我求之不得——。”
  头一歪,他又道:“如果你们成功了,我不但不怪你们,我更会向你们的头子承认是我自取其咎,自食其果,决不牵累你们丝毫。”
  庄祥阴恻恻的道:“就是你想牵累我们,恐怕也如不了愿!”
  厉绝铃道:“我保证责任自负——如若我栽在你们手上的话!”
  白昭隆寒着脸道:“姓厉的,你把你自己看成什么三头六臂!不错,你那几下子是很高明,但那却是在你平常的时候,如今你身负数创,重缚加身,你还有什么戏法可变?你以为你这样故作镇定之状就唬住我们了?”
  摇摇头,厉绝铃道:“我不是唬你们,因为你们事实上根本不算玩意,别看我束手束脚,我仍有十成十的把握将你们这一双狗操的摆平!”
  庄祥的太阳穴一跳,他咬牙低骂:“扯你的蛋!”
  厉绝铃闲闲的道:“欢迎尝试!”
  白昭隆冷森的道:“别急,姓厉的,别急,快了!”
  厉绝铃笑道:“越快越好——你们想见我血流五步,我也极其乐意叫你们肉落三斤,彼此全有此心,俱有此意,何不快点也好皆大欢喜?”
  庄祥铁青着脸,像要吃人似的道:“你这个放肆的猪猡……”
  厉绝铃缓缓的道:“二位是两头最下贱的阉狗!”
  深深吸了口气,庄祥问白昭隆:“我们还等什么?叫他再多骂几句?”
  白昭隆又回头望了望丈许外闭目寻梦的季哥,再瞧了瞧倚在车座上憩息的卓泰,低沉的道:“先别急——”庄祥怒道:“还不急?等季二哥醒来时,就不好办事了!”
  白昭隆轻声道:“我是怕惊醒了季二哥——他不会准许我们这样做的……”
  嘴唇一扁,庄祥下定决心道:“不管了,我们这就干他!”
  厉绝铃坐在青石上扭动了一下,道:“为使情况逼真起见,我开始滚动,证明我想逃,你们便上来砍杀我,这样一来就没有破绽了……”
  厉绝铃的态度之从容,言谈之轻松,简直是能把人搞得神魂不安——他甚至帮着对方计划怎么算计他自己,这份修养,这份镇定,弄得庄祥与白昭隆便越发心头忐忑,惶惑不宁了……。
  一肚皮的火,庄祥痛恨的道:“你不用耍俏皮,姓厉的,等一会你就连叫也叫不出声了!”
  厉绝铃摇动着那双绑在一起的双腿淡淡的道:“到了那时再说那时的话,现在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怎么样?准备好了不曾?我可以配合你们的行动!”
  站前一步,白昭隆横着眉道:“姓厉的,你果真配合我们向你下手?”
  点点头,厉绝铃道:“一定,我不像你们那样出尔反尔,胡说八道成性!”
  庄祥骂道:“你娘的——。”
  悄悄向庄祥使了个眼色,白昭隆狡猾的问道:“说话算话?”
  厉绝铃笑笑道:“当然。”
  白昭隆边朝右侧前方走去,边道:“那么,你开始逃吧。”
  这时,庄祥早已拾起了手中“大铡刀”摆出一付随时随地都可立取厉绝铃项上人头的架势来——。
  陡然间,厉绝铃翻身而下,往流溪那边滚去,纵然他在这等重重受制的情况之下,他这一翻一滚之势却也快得大大出乎这两名“玄组”、“猎杀手”的意外!
  锋利的“大铡刀”闪映着眩目的寒光斩向厉绝铃,他身形沾地,藉双肘之力猛点,整个人已猝然横空打了三个斛斗,于是,只听“噗”、“噗”连声,“大铡刀”的刃口空自斩得泥屑纷飞,碎石四溅!
  猛回身,庄祥咬牙切齿,急挥手臂,又是一十七刀快劈而出,这一次,厉绝铃完全利用吸腹、弯背、摆头及捶腿的动作,促使身体极快的摇晃闪移,一片片的光芒便贴着他身体移动的些微空间飞速掠过,带起风声呼啸,更在地面上印下一条又一条的深刻刀痕!
  凌空一个横旋出去了七尺,厉绝铃刚刚以背沾地,斜刺里,白昭隆的厚背刀已照头砍下,他飚然侧滚,对方一刀劈空,他的头部已枕上一块狭长的,薄削的青石,眨眼间,当白昭隆的第二刀,第三刀连环砍来,他不再躲闪,一转脸,用牙齿咬住那块狭长青石顶端,借扭动之力,奋劲抛起——却那么准,刚好“当”的一声震开了白昭隆的刀锋!
  此刻,庄祥又已扑近。
  此刻,瞌睡中的季哥亦悚然惊醒——。
  震开白昭隆刀锋的青石正往下落,厉绝铃倏而身体后仰,双脚电飞,那块狭长青石业被他双脚一送之力暴劈白昭隆,白昭隆大叫一声,抽刀急退,厉绝铃身形如矢,猛射向前,“当”的一声用头顶将白昭隆整个身躯撞跌向流水之中!
  青石没有够上位置,反向厉绝铃肋上劈来——庄祥也形同疯虎般及时扑到,手中“大铡刀”猛挥狂劈!
  后面,季哥的声音暴吼:“通通住手——。”
  猝然往下一沉,厉绝铃的背部肌肉立时内凹,轻轻巧巧的托住了砸下的狭长青石,此际,庄祥的刀锋已临——背部蓦地一捶急弹,厉绝铃将那块托着的青石“呼”的震起,“铿锵”一响,庄祥的刀口便又砍在青石之上,庄祥厉叱着,翻刀刃,自斜侧锋猛削!
  青石下落,厉绝铃闪电般跃起以肩快顶,石端如刃,直捣敌人胸口,庄祥侧跃挥刀,厉绝铃已倏然用双肘并合之力猛压青石下沉,却在下沉的一刹那以膝头飞撞——于是,庄祥的“大铡刀”堪堪斩上他的头项前一寸之际,他以膝头撞出的狭扁青石已“噗”声插入对方小腹之内,更将庄祥捣得四仰八叉的仰出三步!
  事情的发生到结束,只是眨眼间的过程,当季哥以一阵旋风般的掠到,一切业已趋向平静。
  “金刃剑”的寒光猝闪,森森剑锋逼向厉绝铃咽喉,厉绝铃挺立不动,被缚的双手平举,他安静的一笑道:“比试已经过去了,季哥!”
  刃口贴在厉绝铃咽喉之上,季哥愤怒的大叫:“我要杀了你!”
  厉绝铃淡淡的道:“杀一个受了伤又被捆绑的人?季哥,那岂不等而下之了?”
  季哥双目如火的咆哮:“厉绝铃,你这个歹毒卑陋的混账,你居然当着我面前杀害我的弟兄?你简直万死不足赎其愆,你可恶到了极点——。”
  厉绝铃安详的道:“先别发火,季哥,是他们逼我如此的,他们要整我,叫我逃走,然后以此为藉口来追杀我,我总得自卫,是不?而彼此间的条件又是不公平的,谁也看得出处于劣势的是我……”
  额际青筋暴浮,两边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季哥大吼:“住口,你这狂夫,你即将为你的暴行付出代价——”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八章 仇重心毒
下一篇:第十章 天生傲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