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三章 人心难测
 
2019-07-28 17:23:2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左边远处,一阵马蹄声业已疾速去远!
  追出几步又停住,厉绝铃望着马蹄声渐隐方向,破口大骂:“只敢暗箭伤人的下三滥,卑陋龌龊的阴沟老鼠,你要是他娘人种就不会跑得这么快,见不得天日的东西……”
  骂了一阵,厉绝铃悻悻走回郝孚身边,俯身一看,这位“大蟒鞭”却已经气绝了;他的死状十分难看,就在这片刻,脸孔与全身的肌肤已变成黑色,五官七窍更有阵阵黄水流出,他的恐怖又愤恨的凸瞪着那死鱼似的眼珠,嘴巴扁裂下拉,牙关紧咬,四肢蜷曲成一团,发脚及左半边面孔上,更沾染着斑斑血渍,这种情景,非但显示出郝孚死状的惨厉,更证明当时他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摇摇头,厉绝铃喃喃地道:“这全是你自找的——你早点说出来很可能就脱过此劫了……那些用暗器对付你的野种,无疑也是你一伙的人,他们既是如此个恩尽义绝法,当初你还为他们守个鸟的秘密?现在好啦,你想说也说不出来了……”
  郝孚仍然僵卧地下,寂然不动,仍然以那双痛苦又愤怒不甘的眼睛茫然地瞪视着夜空,如果没有人来移动他,只怕他永远就会这样瞪下去……
  老练又迅速的,厉绝铃在郝孚及其他几具尸体上搜查着,但是,他失望了,这几具尸体身上,除了有三数两散碎银子之外,竟是任何足以证明身份来路的物件也没有,哪怕是一张纸片也找不出,甚至后来隐在那片草丛中,用“多棱铁砂”暗算了郝孚,又被厉绝铃以独特的“弩弧飞刃”手法斩死的那人身上,也同样找不出一丁点证物来!
  吁了口气,厉绝铃在地下擦了擦手上沾染的血渍,一面找回刀鞘,边暗自忖度:“看样子这是一桩计划周密的预谋,这些人早已有了万一事败的准备;但,他们会是哪条路上的人呢?”
  默默坐在那只小木箱上面,他下颚托在冰冷的纯钢刀柄上沉思;知道他这几天会来此处的人只有“丹冠门”娄子硕与他手下有数的几个高级人物。
  不过,这也不能就认定是娄子硕搞鬼,譬如“石女”白莲萍不也探悉出他的行踪来了么?别人说不定也会在有意或无意间得悉这件秘密……。
  忽然,他又想起了一桩事——这郝孚曾在拼斗间被他的同伴称呼“坛主”;而“丹冠门”之下却正好分为三坛,每坛之下又辖三名香主。嗯,香主,对了,他们当中有个人殒命之际,不也听到叫郝孚为“坛主”的那位仁兄惊嚷“李香主完了”么?这件事,莫非真与娄子硕有关?”
  不大相信的摇摇头,厉绝铃判断娄子硕未必有这份胆量,而且,娄子硕怕也不会这么歹毒吧?居然暗里安排这条毒计来暗算他?想到这里,厉绝铃却又生出一个疑窦来,是了,“丹冠门”中,他只见过掌门娄子硕本人,以及三坛里的两位坛主与一位执法老五。以外的人便不认识了,事情会这么巧?郝孚也是“坛主”,莫非就正是他没见过的那一位坛主么?
  厉绝铃尽量不将这桩意外与娄子硕拉上关系,自己也尽量找理由来为娄子硕避嫌,可是,想来想去,转弯抹角,他却发现又只有娄子硕的牵连成份最大,更有几个疑点是对娄子硕极端不利的:
  一、“丹冠门”以“坛”为统辖程序名称;“坛”下有香主三名。而今夜之事便正有“坛主”的称呼出现。
  二、“丹冠门”的三位坛主,厉绝铃见过两个,仅有一个坛主不识,偏偏今夜被同伙脱口称呼“坛主”郝孚乃是他所不识的。
  三、只有娄子硕及几个心腹才确知他大约何时来此,虽然“石女”白莲萍也曾在无意间得悉他的行踪,但旁的人不会也巧到有这种机会!
  四、来人一见面,目标就对着他的小箱,显然,他们是知道箱内所藏之物为何了;会有多少人晓得这件事呢?算一算,也不过就是娄子硕和他的几名心腹;“金衫客”
  孟彦那边有数的人,以及白莲萍及她师兄而已;但,白莲萍和她师兄的目的只想借示警之意取得半数,亦不可能再多此一举邀人横夺——况且她们业已获得厉绝铃的承诺了;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娄子硕可疑啦!
  五、意图劫夺者蒙面行事,只有一个理由——怕被厉绝铃万一认出其中某个人的容貌来,而有此顾虑的,也唯有“丹冠门”所属,因为厉绝铃以前去过“丹冠门”总坛,以后——假如他平安无事的话,也会再去的!
  抬起头来,厉绝铃叹了口气,喃喃地道:“娄子硕啊娄子硕,抽丝剥茧之下,虽然箭头太多指着你,但我仍希望不是你干的,否则,怕就要伤了咱们俩的感情啦,你该知道,独吞到我头上或是黑吃到我这一份来,那就算你的八字生差了……”
  缓缓站起,他挟妥小箱,目光漠然的向遍地遗尸巡视了一圈,又摇摇头:“这,真是何苦来哉?居然想劫起我的单来了,他们若是娄子硕所派,娄子硕也未免太过低估了我的能耐——或是太过高估了他们的能耐了!”
  于是,他大步离开,直向坐骑所在之处行去,经过这阵子折腾,天色业已蒙蒙发亮了……。
  鲁边的“孤霞岭”下,连接着一道流挂自十丈绝崖之顶的垂瀑,有一片建在斜坡上的恢宏庄院。这里,即是“丹冠门”的总坛“玉龙山庄”了。
  当厉绝铃抵达“玉龙山庄”之际,业已是他诛除郝孚等人的第二天黄昏,在漫天的夕照红霞中,他策马进入“玉龙山庄”的拱形大门。
  两名头目,全身黑衣的大汉匆忙上来拦住马头,问明了厉绝铃来意之后,一面请他稍待,另一个便奔往正面的那座大厅之内传报去了。
  下了马,厉绝铃将他的“生死桥”扛在肩上,目光随意浏览着四周景致——这是一条进入庄门内边直通当前那座高耸堂皇大厅的青石板道,打扫得十分清洁,道旁用红砖砌成镂空矮栏,里面则盛开各式名花,紫绿朱黄,争妍斗丽,大厅两侧及后面,可见飞檐重角、画栋雕梁的其他各式楼阁,相当的华美静雅,金碧辉煌,以一个武林中的门派来说,有这种气势讲究的,业已不多见了。
  来过这里有两次了,但厉绝铃都是在夜晚来的,而且走的外庄密门,为的便是隐匿行踪,不使他与娄子硕的筹谋计划泄露,现在,厉绝铃首遭在白天欣赏这里的景致,虽然是黄昏了,但视觉上的感触仍比诸在晚间“雾里看花”般的观察实际得多;如今,他多少也明白了点“丹冠门”哪来这么大的气派了!
  等候中,他朝旁边那名“丹冠门”的弟子道:“老弟,你们郝坛主在家么?”
  那名大汉正肃立于侧,闻言之下脱口回答:“不在!”
  突然他又似想起了什么,警觉的急忙改口:“呃,我不知道。”
  点点头,厉绝铃已差不多明白了,他笑笑,道:“这几天,山庄里比较冷清了些吧!”
  大汉疑惑的看着厉绝铃,木然道:“我不知道。”
  厉绝铃淡淡地道:“别猜疑,我和你们大掌门也是老朋友啦,莫不成还会有什么其他不良意图?老弟,你也未免太迂了!”
  红巾大汉有些尴尬的抚平了一下衣角,呐呐地道:“我……我不知道……”
  斜了对方一眼,厉绝铃道:“可是你们大掌门吩咐下来过,若是陌生人或类似我这样形容打扮的人问到你们什么问题,一概以‘不知道’三字为答?”
  脸孔一热,那大汉发窘道:“我,我不——。”
  厉绝铃一摇手,道:“又不知道?算了,希望你一直这样的天真纯朴下去,连你老婆将来偷汉子的事,你也不用知道。”
  “什么?”
  大汉一下冒了火,怒冲冲地道:“你怎可用这种话污辱我?”
  笑笑,厉绝铃道:“我不知道。”
  红巾大汉悻悻地咕哝:“真是见鬼,糊里糊涂便触了这么个霉头……”
  厉绝铃冷冷地道:“恐怕待会儿你们还有更大的霉头要触呢!”
  顿时睁大两眼,这人又惊又恐地问:“你说什么?”
  不待厉绝铃答复,大厅中业已有四五个人奔了出来,厉绝铃凝目注视,嗯,最前面那一位秃顶瘦削、面容清癯深沉的双臂特粗特长的人物,即是他这次来晤的主儿“托天臂”娄子硕了!还隔着丈多远呢,娄子硕已挥动双臂,呵呵大笑:“厉老弟,这几天可望穿我的眼啦,怎的至今天才回来?”
  迎上几步,厉绝铃也似真似假地笑道:“事情有点曲折,累及娄掌门久等,罪过罪过!”
  娄子硕微微一怔,来至近前低问:“有曲折?老弟,莫非东西没到手?”
  指指托在鞍后的红木雕花小箱,厉绝铃道:“笑话,我姓厉的出马办事,岂有失误之理?”
  赶紧抱拳,娄子硕笑道:“恕罪恕罪,我真是老糊涂了,啊!厉老弟何人,我这顾虑简直多余,简直多余!”
  这时,“丹冠门”下的两位坛主——赤面肥躯的“英冠坛”坛主“擒龙手”彭少山,尖嘴缩腮又黄毛茸茸的“勇冠坛”坛主“圣猿”杜广才,与“执法老五”矮胖圆脸,一副和气生财模样的“泼风棍”徐昆等人全上来与厉绝铃笑嘻嘻的见过了,厉绝铃又向娄子硕道:“娄掌门,就把东西搬进去吧?”
  连连点头,娄子硕道:“当然,当然,来呀,把厉老弟马鞍后那只红木箱子给拿进厅去……”
  立即,那名肃立一侧的魁梧大汉便待趋前伸手,娄子硕面色倏沉,道:“滚开,谁叫你动的?自作聪明的东西!”
  那魁梧大汉呆了一呆,连忙讪讪退后,心里却不住咕噜:“今天怎么的了,运气这个差法!刚刚才叫那姓厉的小子调侃了一阵,眼前又吃娄掌门一顿骂,娘的皮,可真触了更大的霉头啦……”
  此刻,娄子硕回头,向彭少山示意道:“少山,你亲自拿着。”
  答应一声,彭少山上前解下木箱,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稳,就像捧着祖宗牌位一样慎重仔细!
  于是,他们一行五人,开始往大厅的方向行去,缓缓走着,娄子硕笑问厉绝铃:“老弟,方才见面,你说这桩事发生了一点曲折;是什么样的曲折呢?”
  厉绝铃一笑道:“原先,我以为‘金衫客“孟彦不会有什大不了的帮手在那里为他护场子,哪知一去之后,事情竟不是我们预料的那样简单,姓孟的还着实请了几个硬把子在那里撑腰呢!”
  “哦”了一声,娄子硕忙问:“却有哪些人呢?”
  抵抵唇,厉绝铃道:“‘十全派’的十全之一,‘雌雄剑’潘俊,‘鹰堡’的两位‘金鹰’级人物,‘大钩爪’魏朋,‘三步夺魂’朱清,加上道上那个摔跤好手‘沾出’何长庚,以及‘金衫客’孟彦本人,这股力量就相当可观了……”
  轻叹一声,娄子硕道:“我估计姓孟的会有不少帮手在场,但却也料不到他居然请来这几个硬把子,尤其是连‘鹰堡’的人他都有办法邀来,还是‘金鹰’级的好手哩……不过,这也证明我的顾虑是对的,若非求得老弟你去,换了我们,就算不见得会栽跟斗吧,至少也弄个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呵呵大笑,他又道:“我这一着棋是走对了,老弟这一去,果然毫发无损的大胜而归,非但彼此有利可分,而且滴血不流于‘丹冠门’所属,真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只是老弟却莫怪我太过自私,护及手下逾份呢……”
  似笑非笑的勾动了一下唇角,厉绝铃道:“娄掌门也无须说得这么客气,我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半箱的‘猫眼玉’价值巨万之金,岂能凭空得来?当然就得多少冒点风险啦!我们彼此是各取所好,没什么其他意义……”
  干笑几声,娄子硕道:“这一趟去,老弟,你这‘阎罗刀’上只怕又沾了不少人血吧?”
  厉绝铃平静地道:“办这种事,娄掌门,断命洒血是难以避免的!”
  后头跟着的彭少山粗哑地道:“厉兄,那几个浑东西可叫你全宰了?”
  厉绝铃摇头道:“做掉一双,重伤三个——老实说,我认为不必一定要解决的人,往往也就会留下对方一命!”
  娄子硕大笑道:“但老弟你的习惯作风也够叫人胆寒的了!谁不知道只要与‘阎罗刀’动上了手,不死也得弄掉半条命?道上有几句歌诀不是这样说的么:‘生死有道桥,刀出阎罗关;刃不血,难回鞘!’老弟,可真将你的手段形容得淋漓尽致了……”
  厉绝铃平淡地道:“有些好事之徒每每喜欢夸大渲染,其实我这人自认还不错,哪有那么个绝法?”
  连连点头,娄子硕道:“当然当然,老弟为人忠义可风,此乃无可讳言之事实,就以我们这次的交易来说吧,换了别人我还真不放心呢!怕的是万一东西到了手将我们一脚踢开,自家溜之乎也,我们又到哪里喊冤去?”
  彭少山插口道:“掌门说的可不有理?如今年头变了,人心也差啦,往昔那种侠义精神现在也沦丧殆尽,没剩下多少了,那种见利忘义,发了财就将‘信诺’丢到脑后的人可是太多太多了,像厉兄这等重义尚信的人,挑着灯笼也找不出几个呢……”
  这时,他们已进入了这座陈设豪奢、摆置华丽的大厅,分宾主坐定后,已有两名魁梧大汉献上茶来,厉绝铃当然不去沾唇,他目注彭少山将那只红木雕花小箱端端正正的放在座位中间那张酸枝镶嵌云母石的精致黑漆矮几上,然后,他微微一笑,道:“彭兄,挺重吧。”
  哈哈一笑,彭少山肥厚的下颔颤了颤:“不轻不轻,价值连城的宝物哪,便是实质不重,心里也会觉得沉甸甸的呢……”
  举杯敬茶,娄子硕道:“老弟,来,一尝我这‘雨前毛尖’!”
  厉绝铃端起杯子,虚虚一晃,用唇在杯盖边缘沾了沾,故意咂咂舌头,“啧”、“啧”有声的赞道:“嗯,不错,好茶,是好茶!”
  放下茶杯,他举目四瞧,忽然笑道:“对了,娄掌门,有件事我觉得有点纳罕……”
  迷惑地,娄子硕问:“哦?是什么事呢?”
  厉绝铃道:“真是怪,连这次,我来到贵庄已是三次了,掌门麾下的几位得力臂助,如彭少山彭兄、杜广才杜兄、徐昆徐兄、我俱皆拜识过,就只有另一位坛主未曾见及,莫非那位兄台是素不露面的?”
  面不改色的笑笑,娄子硕平静地道:“原来老弟是说的这件事,还几乎吓了我一跳,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失误呢;是这样的,本门之下分三坛,乃为‘英冠坛’‘勇冠坛’‘忠冠坛’,少山掌‘英冠坛’,广才掌‘勇冠坛’,程吉掌‘忠冠坛’。少山与广才两人,你全已认得了,程吉却在老弟前两次来庄之际,恰巧因事奉派在外,所以未与老弟你见面,如今他正到十里远的‘霄云集’处理他坛下的一宗细故去了,约莫再过个把时辰即可回来,回来之后,我自会叫他前来拜谒老弟——啊?怎么?老弟你似乎对程吉很感兴趣?”
  厉绝铃凝视对方,却怎么也看不出人家一点破绽来,表情上是那么从容不迫,安详镇定,没有丝毫虚心诡诈或急急不宁的模样,说得就和真的一样——他也但愿这是真的;笑笑,他道:“贵门‘忠冠坛’的坛主,不是叫郝孚吧?”
  似乎十分意外,娄子硕一派茫然地问:“你们谁听过这个名字吗?”
  彭少山、杜广才、徐昆三人也齐齐摇头,彭少山犹道:“从不晓得有这么个人,厉兄,可是有什么事情不对?还是你听说了什么?这姓郝的又是何人?”
  厌倦的揉揉脸,厉绝铃道:“没有什么?各位既是不知此人,也就罢了,大概我一时记错啦,还以为贵门‘忠冠坛’的坛主是这叫什么郝孚的人呢……”
  娄子硕又加强语气道:“说真的,老弟,我是确实不知此人……”
  顿了顿,他又低声道:“老弟,你该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吧?”
  厉绝铃木然道:“没有什么误会!”
  娄子硕又道:“那,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
  摇摇头,厉绝铃道:“也没有,我一向只重事实,不论谣传!”
  手抚胸口,娄子硕喟叹道:“很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唉,当今江湖道上人心日益险诈,各种阴毒诡谋层出不穷,老弟,你我以诚相交,可别中了某些奸歹之徒的挑拨离间之计啊……”
  厉绝铃冷然道:“我也不算生嫩了,娄掌门,挑弄我亦非易事!”
  连连颔首,娄子硕道:“这个当然,这个当然!”
  一直沉默着的“圣猿”杜广才语声尖细的开了口:“我说厉兄,你也不想想,就算真有人居中恶言离间吧,我‘丹冠门’也会愚蠢到与你为难么?以你在道上的名气、身份、地位加上本事来说,我们谁不好去惹,却偏偏挑上你,何况,你对我们只有帮助,决无害处,我们巴结唯恐巴结不上,岂有心存异念之理?厉兄,如果你真的听到什么,或有人讲了什么,那也全属子虚,没有半点事实根据,我们向你保证——我们是朋友!”
  点点头,厉绝铃道:“很好,我也一直希望如此!”
  娄子硕又举杯道:“来,老弟,再喝口茶,聊以当酒,庆贺咱们合作成功,相交无间!”
  于是彭少山、杜广才、徐昆三人也一起举杯,彭少山更笑道:“现在先委屈厉兄一下,稍待再痛饮百杯!”
  说着,以娄子硕为首的四人齐齐喝下一大口茶,但厉绝铃却依然谨慎无比,他照样仅以嘴唇碰碰杯盖,算是意思过了,却半点茶液不沾。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二章 快刀如云
下一篇:第四章 力搏群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