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三章 人心难测
 
2019-07-28 17:23:2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几乎不易察觉地,彭少山向娄子硕使了个无可奈何的眼色,娄子硕放下茶杯,笑道:“老弟,此间有所不便,我们还是进入厅后密室中分配这‘战利品’吧!”
  厉绝铃道:“随便,我在哪里分都无所谓!”
  站了起来,娄子硕亲自捧起木箱,低声道:“我们走吧,老弟!”
  厉绝铃起立后,望了望彭少山等人:“三位不去?”
  彭少山笑道:“不用了,我哥儿们的彩头,掌门人自会稍后分赏,跟着去也只是徒增眼馋而已,何苦?”
  不再多说,厉绝铃偕同娄子硕快步穿过大厅便门,绕经一条回廊,进入一间厚实又狭小的密室之中。
  这间密室,厉绝铃并不陌生,他前两次来便全在这里和娄子硕等人会商,密室是回廊尽头的一个独立单间建筑物,全为巨大的大麻石块砌造,用石灰粉掺合糯米汁草渣等揉合,只有一个窗开在这间呈三角形的屋顶,连门也是双层黑桧木装成,一旦关上,可以说又隐密,又清静,且绝对隔音,在这里谈论机密大事,乃是最恰当不过了。
  室中,只有一张乌光泛亮的兽腿长几,几张描金雕花矮脚圆椅,以及一只形式奇古的青铜香炉;之外,再也没有别的陈设了。
  进室之后,娄子硕小心的回身关门下闩;然后,含笑伸手请厉绝铃落座。
  厉绝铃老实不客气的坐下,但是他却绝不疏忽:“生死桥”仍然用右手握着斜倚肩上,同时目光尖锐的四扫……娄子硕腋下紧紧挟着那只小木箱,笑道:“老弟,你好似有什么事不大放心?”
  厉绝铃道:“非也,习惯成自然而已!”
  大步走进,娄子硕抬头察看嵌有铁栅的天窗,状甚小心,然后,他走到左面墙边,倾耳细听。笑了笑,厉绝铃道:“墙壁如此坚厚,娄掌门,你能听见什么?同时在这里又怎会有什么闪失?你也太过慎重了……”
  正色的,娄子硕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老弟,任何事都大意不得——纵然那原是万无一失的。”
  说着,他索性耳朵贴墙上,边低声道:“容我再探察一阵,有关财宝之事,我对任何人都是保持戒备的,老弟,你且稍待——你若无聊,不妨先鉴赏一下那只青铜香炉,可是七百年前的珍罕古物呢……”
  笑着摇摇头,厉绝铃双目自然的投注向这边角隅处的那只青铜香炉上,而就在他目光移转的瞬息,娄子硕以最快的动作将身体往墙壁上用力一靠——怪事发生了,他靠上去的那片墙壁部分,竟然是一道装造得天衣无缝的活动暗门!
  他藉身体靠压之力,这道可以活动的暗门便“哗”的朝外转出,娄子硕身形随旋,立即逸至室外,同时那扇暗门又已在一转之下回旋合拢!
  当厉绝铃甫觉声音有异,急速侧首察视之际,却只来得及看见娄子硕贴着暗门旋出室外的一抹侧影,他立即暴叱一声,猛挥右手赭红皮鞘电射而出,但是,却已慢了一线,暗门聚合,皮鞘“碰”一声撞击在石墙之上,激起一蓬石屑,未及伤到娄子硕分毫。缓缓站起,厉绝铃咬牙道:“娄子硕,果然是你。”
  他走到墙边,拾起刀鞘,然后,伸手在壁上细细探索,同时用力向那几乎看不出的暗门部份推撞,但是,那扇原是可旋回的暗门,如今却像生了根一样坚固牢靠,纹风不动了!
  “狗娘养的黑心贼……”
  咒骂着,厉绝铃开始迅速在密室中寻找起出路来,他首先过去推动门扉,却令他赫然察觉,那原是双层的桧木门,就这几天功夫居然换成了双层的生铁门了!
  他又抬头打量着天窗,这一看,更使他咬牙切齿,那天窗——娘的皮,本来足有人头宽窄的,现在也改小了,但却改得异常巧妙,仅只缩小了半寸而已,可是,就这半寸,便穿越不出啦,若非细看,谁会想到这天窗竟缩小了这么一点点规格呢?而且,嵌在窗间的铁栅条,厉绝铃也愤怒的发现——统统,加粗了一分!
  他在石墙四周敲打着,终于,他是完全失望了,除了那扇暗门,全是实心厚壁,而壁厚近尺俱为坚硬的大麻石砌就,不啻铁网,就算那扇暗门吧,可也是尺厚的大麻石啊,外面不下拴锁,那是扇门,拴锁落定,便已封死,即和任何一部份石壁又有什么不同?
  懒洋洋的坐回那张描金圆椅上,厉绝铃将两臂交叉搁上了长几,扛刀于肩,默默沉思起来,如今,该怎么办呢?
  突然——一声清脆的“咔啦”声响起,他急忙瞧去,娘的,原来是那扇双料生铁门上拉开了一个小孔,一个只有拳大的小孔!
  嗯!不出所料,娄子硕那张阴冷的面孔现露出一部份在小孔外,但是,那却不是一张充满得意的面孔,那张面孔上竟然带着无比的愤怒表情!
  凝视着对方,厉绝铃没有出声,重重一哼,娄子硕先开了口:“厉绝铃,你把箱里的‘猫眼玉’藏到哪里去了?”
  厉绝铃冷冷地道:“不是在箱里吗?”
  大吼一声,娄子硕那现露在小孔中的部份面孔全变了色:“放你娘的狗臭屁!箱里哪还有半颗‘猫眼玉’?连他娘的一撮玉屑也不见,倒是破砖碎瓦装满了一整箱!”
  冷峻的一笑,厉绝铃道:“你才发现呀!”
  咆哮着,娄子硕双目血红地叫:“姓厉的,你他娘居然想独吞?黑吃黑吃到老子头上来了?你这个不开眼的王八蛋,你简直混账到了极点!”
  豁然大笑,厉绝铃道:“狗操的娄子硕,也不知道我们两个谁想独吞?谁待黑吃黑?你以为你使的那套下三滥把戏可以瞒过我?你也未免将我姓厉的看得太天真了;我告诉你,玩这一套小戏法,我姓厉的在十年前业已见腻啦!那只配哄孩子,你却用在我身上耍?你是老糊涂喽!”
  娄子硕怪叫道:“对你这种江湖败类,武林奸佞,老子没那么多规矩讲!”
  脸色一变,厉绝铃道:“郝孚与那六个蒙面人,果是你派去的了?”
  娄子硕蛮横地道:“不错,是我派去的!”
  点点头,厉绝铃道:“很好,我也料到是你派去的,你敲得好如意算盘,娄子硕,你一定以为我在和孟彦他们力拼之后不会完好无伤的出来,所以才派了他们七个人去伺机下手打我的劫,妄想来个一石二鸟之计,嗯?”
  痛恨的,娄子硕道:“我便与你实说了吧,也好叫你死而甘心,那七个蒙面人,乃以本门‘忠冠坛’坛主‘大蟒鞭’郝孚为首,率领他坛下三名香主及‘英冠坛’所属的三名香主,合共是七人之数,以他们为主力去对付你,另外,我尚派有本门‘勇冠坛’坛主‘圣猿’杜广才以及他手下的首席香主‘满天砂’陈宣两人隐伏接应,但天不助我,恶人势长,除了杜广才仅得身免之外,其余人等竟全遭了你的毒手——”
  “呸”了一声,厉绝铃叱道:“满口扯蛋,郝孚可是被你们自己人杀了灭口的!”
  娄子硕怒道:“不管如何,郝孚之死肇因在你,你怎么说也无以卸其咎!”
  往圆椅子一靠,厉绝铃道:“你叫他们这些人前去,可是就准备乘机放倒我,劫回整箱‘猫眼玉’?真是这个企图么?”
  狞恶地,暴戾地,娄子硕大声道:“不错,就是此意!厉绝铃,东西是我们找到的路子,也是我们豁命流血得来的,我们付出这重大代价,凭什么要分你一半?你就走上一趟,舞两下刀,便拿去我们半数所得,天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压根儿我们就不想分给你,休说一半,连一颗也不想分给你!”
  厉绝铃冷森地道:“那么,为什么你要邀请我,祈求我来帮你?这可不是我先找上你,而是你们奴颜卑膝的来求我!”
  狂笑一声,娄子硕道:“我们只是要利用你而已,厉绝铃,你知道吗?只是要利用你而已;你武功强,心地狠,,名气大,且正干这一行,是最佳人选,所以我们才想到要利用你,但是,从头到尾我们便没有分你一半的意思!”
  厉绝铃不屑地道:“你们根本也没有把握夺回失物!”
  娄子硕坦然点头,恶狠狠地道:“当然,这一点无庸瞒你,这也正是我们要利用你的原因!‘金衫客’孟彦这畜生颇为凶悍,而我们也得悉他邀有几个厉害帮手助阵,以本门力量硬夺,纵使不弄个损失惨重,也极可能两败俱伤,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我们利用你去讨取,以你的身手机智来说,足堪胜任,就算你栽了跟斗,对我们也毫无损失,而许以重酬,只是说说罢了,否则你岂肯干?”
  眉梢子倏扬,厉绝铃怒道:“你自己承认说话如放屁,你居然这般恬不知耻的以毁诺失信为荣?”
  狞笑着,娄子硕道:“我早已说过,对你这种人,根本没有信诺可言!”
  厉绝铃阴沉地道:“只是,娄老狗,你找错对象了,我姓厉的可没有这么好吃!”
  娄子硕暴烈地道:“你身陷绝地,还有什么可以卖狂之处?”
  睨着对方,厉绝铃冷然道:“别得意,老小子,还没到时候呢!谁也不知道谁会身陷绝地——就如你派去暗算我的几个废物,他们自以为能栽倒我,但最后,谁栽倒了谁?”
  厉吼一声,娄子硕怪叫:“你这杀胚,野种,这并非你有什么不得了,只是我们估计失误!”
  皮刀鞘轻抚面颊,厉绝铃道:“总之,我很佩服你的胆量,居然就这么放心叫几个鸟操不熟的东西来‘做’我了,亏你想得这么容易!”
  深深吸了口气,娄子硕竭力压制自己的愤怒,咬牙说道:“你只是运道好——好得出乎我们意料,姓厉的,我们知道你一身功力异常精湛,但你前夜将要面对的敌人亦全非易与之辈,我们以为……以为你便赢了,也一定不会完好无损,当然,我们原希望你们两败俱伤的;可是,你居然赢得连半点损伤也没有,这就使我们失算了,否则,以我们判断,你在前夜那场夺宝之战后定必受创,那样,我们派支伏击你的人手便颇有成功之望……而我不否认我们也有苦衷,我们仍得做万一失败的准备,所以,本门之中凡是你认识的人便都不能露面,以免被你抓住证据,为了慎重,就算正式出头的人也全蒙面出现,纵使郝孚他们,你并未见面也是一样;可恨可诅的是,这条计划完全失败了,我们平白损折了八名好手……”
  厉绝铃冷冷地道:“那在暗里使‘毒绿星’的人就是‘圣猿’杜广才吧?”
  娄子硕悍厉地道:“是他!可惜陈宣却死在你手里!”
  哼了哼,厉绝铃轻蔑地道:“陈宣大概就是那用‘多棱铁砂’暗算人的野种,他该死!”
  娄子硕咆哮:“你不要得意,我们会为死者报仇!”
  厉绝铃“嗤”之以鼻:“做你娘的美梦!”
  娄子硕狠毒地道:“厉绝铃,你也不用再在那里使横霸道了,你虽然逃过了我们的第一步策谋,却逃不过我们设计的第二道策划,我们早已预备了第一步行动失败后的第二步补救之道,我们等你前来,等你自投罗网,如今,你果然就投进来了!”
  厉绝铃平淡地道:“我劝你也不要想得太美了,隔着你的目的,还差上好远一截呢……”
  顿了顿,他舒适的转运了一下坐姿:“第一,我早已察觉你们不大对劲了;第二,我如今虽说身入囹圄,但仍有行动力量,谅你们没有人胆敢进来侵犯,我是可与你们耗上一段长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我就会尽量想法子出困;第三,娄老狗,宝玉不得到手,你岂甘心‘做’掉我?你连一半都舍不得拿出,损失全部只怕更不会情愿吧?因此,只要你不知宝玉藏处,我便自信可保性命无忧,你原是贪婪重于一切的角色!”
  阴沉地,娄子硕道:“你倒把眼前的局面看得很清楚……”
  厉绝铃冷冷地道:“假如我们之间,哪一个真糊涂,娄子硕,那不是我,是你!”
  娄子硕大声道:“什么意思?”
  厉绝铃用手指向他点了点,道:“很简单——以你‘丹冠门’这点分量来说,在两道上数起来要走后头往前数才数得上,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竟敢招惹到我头上,实乃自取其祸,愚不可及,此乃你第一个糊涂。本来,你若老老实实与我合作,尚可安安稳稳的得到那半箱财富,但你一起了贪念,妄想独吞,极可能就连一丁点也得不着了,这就是你的第二个糊涂;你是老江湖了,却做出这两桩糊涂事来,你说说,你不是个老糊涂怎的?”
  自孔中哼了一声,娄子硕道:“那么,你自认相当伶巧了?”
  厉绝铃道:“比你,是要多少伶巧一点吧?”
  娄子硕讥诮的道:“既是如此,怎么你现在却困陷绝地,形同囚俘?假若你的确比我行,受困的该是我而不该是你才对呀……”
  厉绝铃冷冷地道:“你此刻就开始得意,时间上也未免太早了,我方才业已说过,我受困在此,却并不一定表示我已失败,娄子硕,我仍有可以抑制你的地方,而且,至少在目前来说你对我无可奈何——你须记住了,最后笑的人才是真笑!”
  气得“咯噔”一咬牙,娄子硕双目喷火也似的叫:“妈的,郝孚他们就该当场把你宰了!”
  双脚在长几上一摇,厉绝铃不屑地道:“他们哪有这个能耐?不但没有这个能耐,就连一点头脑也没有——,他们听了你的话,原以为我至少也会带伤出来的,但是我却好生生的,在见到我完好无伤,战力未灭的情形下,他们也该及时退走才是,但他们仍然硬楞楞的往上围……当然,我也相当同情他们的境况,可能他们那时在发觉我安然无损的情形已势成骑虎,难以退却,也可能受到你的逼迫,非硬着头皮上来送命不可了……”
  大吼一声,娄子硕怪叫:“闭住你娘的那张臭嘴,你竟敢胡言挑拨;不错,我下令郝孚他们伏击你,而我亦告诉他们你势必负伤,但谁知道你竟如此狗运亨通,居然毫发未损?郝孚他们当时不能衡情度势,一味贪功硬战,落得如此下场,又岂是我的责任?你他娘满口扯蛋,居然说我逼迫我的手下送命?”
  厉绝铃就是要故意激怒对方,他又道:“然则,杀之灭口可是你的责任吧?好狠的心肠哪!一个如此为你卖命豁力的手下,到了紧要关头你非但不拖他一把,反而藉机除掉以求自保,姓娄的,今后你再带人就难啦;小心点,说不准在什么时候危急情势之下,你的那些‘心腹’‘死党’也会照样摘了你的脑瓜子!”
  忽然阴沉下来,娄子硕竟不再发怒了,他缓缓地道:“你也少来这一套了,姓厉的,我不会受你激怒而至失算的;不错,郝孚死得冤,但为了维护大局,只有忍痛做此牺牲,我们不能为了一个人的生命而危及全体的生命,何况,我们也会为他报仇的,厉绝铃,你等着受吧!”
  厉绝铃镇定的道:“好的,我就等着!”
  这时,在铁门小孔之旁又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彭少山的声音:“掌门,昨天来的那几位朋友方才就催着要带人啦!咱们得赶快搞出个结果来,他们不耐烦久等的……”
  娄子硕出现在小孔中的部份面孔侧转了过去,看得出他脸上的不快之色:“少山,你也看见了,姓厉的王八蛋弄了这么一手‘掉包’之计,我们连半颗玉石也未得着,怎能叫他们带人?人一带走,谁来偿还那箱东西?他们已等了一整天了,何妨再候一阵?”
  彭少山的声音放低了——但厉绝铃仍可以听到——:
  掌门,你可别发火,这不是发火的事,那些人,老天,一个一个全是活阎王,招惹不起的呀!他们万一扯破了脸,咱们就全别混啦,你还是忍忍气,想法子快一点吧……”
  也不知娄子硕在咕噜什么,但是,厉绝铃却悚而惊,他收回架在长几上的双腿,飞快的转动着脑筋:“不妙,看情形这里面还有花样,彭少山口中的那‘几个朋友’催着要‘带人’,莫不成就是指要带我?好像那几个人早在这里等着我了,娄老鬼不也说明了?他们要带的就是我……但,这会是些什么人呢?娄老鬼和彭少山似乎对他们十分畏惧,而又是哪些人想带我走呢?”
  想着,他突然神色一变,猛地咬牙:“是了,‘黑楼’!准是‘黑楼’的人!”
  于是,他努力定下心来,开始默默思索应付之策——当然,形势的恶劣,对他是相当不利的,如今他等于陷进了双重的危难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想有所扭转颓势,可以说乃是事倍功半的……。他正思筹着,娄子硕又凑前铁门小孔开了口:“姓厉的,我想,现在已到了我告诉你另一个消息的时候了——这个消息,也可算是我们的第三步骤,对我们来说,乃是额外的助力,不过,对你来说,怕就不太愉快了——这不啻是你的催命符呢……”
  厉绝铃木然道:“你倒是说说看。”
  干咳几声,娄子硕道:“昨天傍晚,‘黑楼’的四位朋友路经此地,前来访我刺探你的踪迹,我早要收拾你,也正好借用他们的力量以备不足,当然就告诉了他们,他们迫不及待的要去找你,但我却进一步向他们说明了你迟早会来此处的原因——也就是我们的约定,所以,他们便在此恭候你的大驾了!”
  厉绝铃阴森森地道:“你们就这么慷慨的白帮他们?”
  狼嗥般的一笑,娄子硕道:“好小子,难怪我们全干同一行了,当然不,我协助他捉人,一样有代价,他们业已允诺我事成之后奉黄金千两示酬!”
  声音一变,他又咬牙道:“黄金千两固然可观,但远不及我的那箱宝玉所值!姓厉的,你乖乖将隐藏之处说出,我可以答应半点也不难为你让他们带你上道,否则,除了我要好好折磨你一番之外,‘黑楼’的朋友更有兴趣先给你来个下马威呢!”
  厉绝铃点着头道:“娄子硕,你可真是黑心肝黑肚肠,简直黑得没有一点人味了;你他娘自己设计谋害我还不够,居然又引了另一批恶鬼凶魔来对付我,很好,我们便耗上吧,老子不会告诉你藏宝之所一个字,老子宁肯跟他们去‘黑楼’,你就拿着那一千两出卖了我的黄金喊天去吧!”
  娄子硕大叫道:“你不要想得美,姓厉的,在他们带你上道之前,我会用一切方法逼你说出藏宝所在,而且他们也会帮我逼你说出!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先决条件!”
  “呸”了一声,厉绝铃道:“老天真,我可怜你的幼稚又加上糊涂啊,还和‘黑楼’的人谈条件?告诉你吧,只要他们一个不耐烦了,鸟的条件他们也不管啦,你又能奈他们何?他们只要我才不会理你的什么利益呢?他们到时一翻脸下,你除了哭还有什么法子?”
  叹了口气,他又道:“其实,我也晓得你的苦衷,他们向你打听我的消息,固然你也正想利用他们的力量,以便在坑害我不成之际由他们出头撑腰,但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娄老狗,你也不敢欺骗他们,是么?你担心若万一他们查知你是知情不言,那种惨酷的后果!唔,那种后果原也是你所承受不了的!娄子硕色厉内荏的道:“我,我只是不愿开罪江湖朋友,更须借重他们的力量以备不时之用,但我却不含糊谁,况且我也十分希望你落入他们手中……”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二章 快刀如云
下一篇:第四章 力搏群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