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七章 枭雄本色
 
2019-07-28 17:26:08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面无表情的一笑,季哥沉缓的道:“厉绝铃,你委实够狠、够毒、够辣手!”
  厉绝铃生硬的道:“我要活下去;在这个黑暗污秽的圈子里,若想要活下去,就非得如此不可,季哥,你也是过来人了!”
  季哥严峻的道:“你说得对,厉绝铃,我们所处的,正是个黑暗又污秽的环境,你能知道这一点,就不会有所怨言了!”
  觉得季哥话中有话,似是别有所指,厉绝铃疑惑的注视着对方,于是,突然间,他发现了一件事——季哥的双目中湿润而水漓,像是才哭泣过一样,但显然他未曾哭泣过,同时,他的鼻孔四周也有着白糊糊的黏腻东西;厉绝铃飞快琢磨思考,他又转目注视其他几个“黑楼”的人物,这一看,他不禁全身肌肉痉挛,心头狂跳,可不是?“黑楼”的每一个人全都和季哥相同,双目中水莹莹的一片湿润,鼻孔四周抹有白糊糊的东西!点点头,季哥狠酷的道:“再精明的人,也有失算的一天,厉绝铃,如今你就是了;你太小看了我们那‘迷旋箭’的威力,你只以为那充其量是迷人心智的,闭着呼吸便没有关系,但你错了,你闭住呼吸固然可以不被迷倒,但是,你的眼睛却已中了‘迷旋箭’的毒雾,你即刻便将有暂时的失明现象发生,对我们来说,要求的便是这个,你虽是暂时失明,对我们也足够了!”
  往前逼进一步,他又阴沉的道:“任何一种暗器,要有他人意想不到的功效,要有多类的用途,这才是最好的暗器,厉绝铃,我很惭愧用这种失之光明的手法算计你,只因为不得不如此,你太强,而我们又势在必得!”
  就好像应合季哥的话,厉绝铃突然感到眼睛起了一阵针刺般的炙热痛苦,他用力眨动了一下眼皮,再望出去,视线已是一片模糊,就宛如一层云翳挡住了瞳孔!
  对面,季哥的高大影子似在浓雾中一样,那么朦胧,又那么迷茫,像是在移动,又像仍然静止着,形成了许多怪诞特异的虚幻形态……
  逐渐的,遮挡在瞳孔前的白翳越来越厚,越来越浓,厉绝铃甚至连一丁点影像也看不清了,他努力睁大了眼,但他所能看见的,只是一片混浊的灰白,一片浓稠的灰白,仿佛这片灰白扩展得连他的心也罩住了……。
  遥远的,又像在近前,是季哥的声音:“你已看不见什么了,我们知道,厉绝铃,只要你抛刀受缚,不再反抗,我可以马上给你涂滴解药——就像我们眼中早已滴过的药水一样,我们在眼鼻内外预抹了解药,所以不受其害,如你答允我们的条件,你也可以不受其害;厉绝铃,若你一味恃强下去,吃更多苦头的还是你自己——”
  厉绝铃的动作之快速连贯,只有用“迅雷闪电”四字来形容,他大睁着那双业已在如今看不见什么影像的眼睛,猝然斜滚了出去,季哥的暴叱甫始扬起,他的一记“投世”业已展现——滚旋的光弧中一刃独射,“吭”的一下已将那三名措手不及的“玄组”、“猎杀手”中的一人劈飞了半个脑袋!
  在鲜血与脑浆的溅射中,另一位“玄组”、“猎杀手”魂飞魄散的扑地跌落,惊叫如泣,那狭脸尖鼻的角色到底比较沉着老练,虽是同样的恐惧,却仍然在千钧一发中奋力侧闪,以他的“大铡刀”往回反截!
  “铿锵”震声,火星四射,那狭脸尖鼻仁兄几乎一屁股坐倒,虎口业已全裂!在此瞬息,季哥“金刃剑”已如流光一样电刺厉绝铃!
  闻声辨风,厉绝铃空睁双眼,刀光如虹,在一连串的撞响声中碰开了季哥的剑势,而“老来少”卓泰已不要命的滚地翻进,“仙人掌”贴脚挥扫,劲力如浪!
  厉绝铃的“生死桥”飞快插截,蓝芒千溜,又准又急的拦住了卓泰的一百记“仙人掌”,更在刀刃一偏之际“嚓”的削掉了卓泰一寸白胡子!
  这时——那狭脸尖鼻仁兄的大铡刀尽力劈下,厉绝铃的“生死桥”在微微一闪中蓦地弹起,“铛”的一声便将大铡刀点了出去,而就在他刀身弹起的一刹,季哥闪电挺进,一百一十九剑幻成一百一十九条光箭涌罩,厉绝铃狂笑如啸,“生死桥”尖啸着带回一片光之怒涛迎挡,剑刀相击,震响盈耳。
  卓泰及那名狭脸尖鼻仁兄拼命猛扑,季哥已突然弃剑侧进,在厉绝铃目不能视的情形下十指飞过对方眼前——剑刀交击的声浪卷盖了他出手的声息,于是,快得不能再快的情形下戳点上了厉绝铃的“晕穴”与“软麻穴”!
  当厉绝铃猛然旋身倒地的一刹那,他的手中刀仍然准确有力的击荡开了卓泰与那名“玄组”、“猎杀手”的兵刃,逼使他两人慌忙后退,狼狈不堪……
  躺在那里晕迷过去的厉绝铃仍然紧紧握着他的“生死桥”,他蜷曲着,咬牙切齿,满脸倔强悍野的表情,但是,他总算暂时静止了,不管他愿与不愿,此刻,他该歇息一会,真正不再牵挂什么的歇息一会……
  当厉绝铃觉得有人将他弄醒,他一时之间竟茫茫然的不知身在何处,脑海是一片雾样的迷蒙与空荡,连眼睛也是那样的酸涩到几乎睁不开,他躺在那里,感到身体是微微摇晃的,而且,耳朵里响着一阵阵有节奏的单调而不变的辘辘声与间或的震动,他仍然闭着眼,慢慢的令自己心智恢复,回到现实里来……
  过了一会,他又感到有一种冰凉的、柔软的物体覆盖到他脸上,更在轻轻的揉擦着,受到冷的刺激,他不觉微微一颤,于是,就这一颤之后,他的意识倏然便开始复活,自混沌中迅速转为清晰,记忆也顿时活生生的连贯起来了——将久远及最近的过去一下子连贯起来了!
  这时,他已明白自己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状况之下了,当然,一种至大的压制感也跟着挤迫着他的情绪,他静静的聆听,知道如今他正在一辆车里。
  而且,他已失去自由了——手足俱被捆绑,那是用牛皮索绞合钢丝的绳索捆绑着的,勒得紧且牢,又恰巧捆缠着关节的交间之处,厉绝铃立即晓得这是行家的技巧,被这样捆着的人,是很难得挣脱的……
  缓慢的,他努力睁开了眼,先看出只是一片沉混的灰暗,渐渐的,灰暗消散,影像逐步清晰,终于他的视觉已恢复到和原来的情形一样了……。
  这果然是辆马车的车座里,车身很窄,光线也不够明亮,且窗帘深垂,空气也有些沉闷,轮子在“咕辘辘”的滚动着,有规律的轻轻震响,此刻,不知道车子已来到什么地方了。
  忽然,一个庞大的身影遮住了厉绝铃的视线,这才令厉绝铃悚然惊觉有人在侧相伴——实际上是监视,他吃力的微微一动面庞,嗯,那人坐在那里,正含笑注视着他,是“巨灵煞”季哥!
  季哥手中还拿了一条湿毛巾,见他苏醒了,和善的一笑,道:“觉得舒适一点了么?”
  闭闭眼又睁开,厉绝铃清了清嗓子,声音却仍是沙哑的道:“嗯,好过了些……”
  微微俯身,季哥笑道:“很遗憾用这个方式对待你,但请原谅我们别无选择,因为你是个极为难缠的人物,我们又不能再有闪失——为了你,我们已经流了太多的血,牺牲了太多的人命了。”
  厉绝铃闷闷的道:“如果你们不用那种下三流的迷药暗器来算计我,我可向你保证,你们要流的血,要牺牲的人命还更来得多!”
  点点头,季哥坦然的道:“关于这一点,我倒相当同意。”
  顿了顿,他又叹息道:“老实说,厉绝铃,你这一身本事真是叫人钦服莫名,五体投地,练刀能练到你这样出神入化,可以运用身体上的任何部位施展出刀的精要绝着,更以手臂肘腿足甚至每一块肌肉的弹跳,动作的回转为刀力的发挥,也确是叹为观止了……”
  厉绝铃毫无表情的道:“过奖。”
  季哥感慨的道:“难怪你的胆量愈大,气焰愈盛,个性愈强,这也委实是‘有恃无恐’,若没有这几下子,你也不会挣得这么大的名声……。”
  厉绝铃无精打采的道:“若没有这几下子,我现在也不会被囚禁于此了……”
  季哥诚恳的道:“这一路去,厉绝铃,除了你的行动不能自由之外,我保证给你最大的优待,一定叫你尽量觉得舒适……”
  舔舔干裂的嘴唇,厉绝铃道:“我们可算是气味相投,一见如故了,就可惜是这种情势与局面下才认识,想想,未免有点叫人惋惜!”
  季哥慢慢的道:“我颇有同感。”
  厉绝铃笑了一下,道:“我们的个性、作风、思想、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可惜的是我们站在相对的立场,你有你的环境,我有我的宗旨,这样,便永难凑成一堆了,我们本该是一双好友,上天捉弄,却偏偏安排了这么一个尴尬又令人叹息的场合叫我们相会,如此一来,这本该结心连意的好事便成了翻脸成仇的坏事了,煞风景,唉!”
  苦笑了一下,季哥道:“这人世间,原本很少有尽符人意的遇合……”
  车子微微颠震,厉绝铃身体晃了晃,他低沉的道:“凭你这样的人物,季哥,怎么会混进了‘黑楼’?”
  季哥的脸色有点怔忡,沉默片刻,他道:“这个故事,说来话长了……但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人嘛,总不能离群,总要找个栖枝,尤其在江湖上闯,也脱不开这种帮会组合的牵扯,所以,我才进入‘黑楼’,厉绝铃,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极限,而一个人也很难和一个团体去抗拒,道上混生活,背后有股势力撑着也比较容易应付,你说是不?”
  厉绝铃不表同意的道:“你这话仍有斟酌之处,季哥,我就是单枪匹马一个人,如今,还不是照样闯过来了!而且闯得还不太差……就算加盟哪个组合吧,也得挑拣挑拣,不能闷着头便往里跳,‘黑楼’是个什么团体?不错,它有力量,有财势,有威望,但它更有的却是阴狠毒辣,罔顾道义的臭名,你沾上这个边,可不污染了你?”
  季哥不悦的道:“话也不是这样说,厉绝铃,我们各行其是,各为其主,立场不同,观念自也迥异,‘黑楼’仍有‘黑楼’独具的长处,亦有它雄霸天下的道理,你岂能一杠子全砸净?何况曹大楼主待我们一向甚厚,不管他的作风手段如何,只要他对大伙好,大伙也便能为他卖命,也是个义气……。”
  厉绝铃喃喃的道:“你中毒太深了——。”
  眉梢子一挑,季哥道:“不然,我们的出身不一样,际遇不一样,看法更不一样,我们都在不同的圈子生活,因此我们的感受及思想便都分歧了,厉绝铃,你以为我中毒太深,我还认为你的脑筋太固执了呢……”
  耸耸肩,厉绝铃道:“我们不谈这个,此时此景,谈也谈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我们早晚会知道谁走的路比较恰当,比较正确——。”
  季哥平静的道:“或者,我们都走得不对——厉绝铃,我们都是以血腥换饭吃的刽子手!”
  厉绝铃道:“不错,但道中,也多少有点分别,譬如说信与义上面……”
  季哥低沉的道:“‘黑楼’中其他的人我不管,但我自己却确往这上面做了……”
  注视着他,厉绝铃颔首道:“我相信。”
  季哥轻轻的道:“厉绝铃,你一定晓得,我非常惋惜你——我实在不愿这样对待你,更不愿送你回‘黑楼’,但我别无选择!”
  厉绝铃深沉的道:“多谢关注,我也并不怨你,季哥,不过我无妨老实告诉你,这一路上你要注意了,我会随时设法脱困的!”
  点点头,季哥道:“你这样说我毫不觉得意外,因为我若是你,我也这样做——但,厉绝铃,我仍请你不要冒险,否则,我只好伤害你……”
  厉绝铃微笑道:“尽管放手来阻拦我,无论用任何方式我全承担,你防止我逃脱是你的责任,而我要出困却是我的本份,我宁可战死,也不甘心被送回‘黑楼’零碎分剐了!”
  季哥为难的道:“我真后悔没有推掉这趟差事……”
  厉绝铃慢慢的道:“季哥,只要我一脚踏进‘黑楼’,曹羿便不会让我活着出来,是么?”
  略一迟疑,季哥老老实实的道:“是的。”
  吁了口气,厉绝铃又道:“而且,他会极其残酷的对付我,嗯?”
  搓搓手,季哥道:“不错,我们楼主恨你入骨,你知道,厉绝铃,你折辱伤害了他的内兄,何况你又杀了我们这么多的弟兄……”
  厉绝铃哼了哼,道:“这全是他们自找——我们且不去分辨是与非的问题,季哥,先动手启衅的却是你们,难道说,就叫我束手待毙,任由‘黑楼’宰割?”
  低喟着,季哥道:“我不能指责我自己堂口的不对,是么?”
  缄默了片刻,厉绝铃道:“姓曹的要我活口?”
  季哥颔首道:“要活口,而且还不准太过伤害你,他要留你完完整整的回去,然后,再由他来将你自完整中拆散……”
  冷冷地一笑,厉绝铃道:“他可真叫‘心狠手辣’的哪!”
  季哥苦笑道:“‘黑楼’的传统如是,习惯了,也就不觉得什么了……”
  厉绝铃恨声道:“那是你未曾亲身体验之故,如果你也有机会尝试尝试,你便不会‘不觉得什么了’!”
  季哥正色道:“我不能批评我的首领,厉绝铃,正如你不会指责你自己的行为一样!”
  笑笑,厉绝铃道:“当然你也有理,好吧,我看看各人的行事法则哪一个够得上‘狠’,季哥,我也不是吃素的!”
  季哥道:“你已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如此说话,不觉有些狂妄得离谱?”
  摇摇头,厉绝铃道:“不然,你要记住一件事,季哥,最后笑的人才是真笑,不要忘了,从这里到‘黑楼’还有一段相当漫长的路途。”
  怔了怔,季哥怀疑的道:“你是说?”
  厉绝铃道:“我是说,我有的是时间,仍有机会——脱险!”
  叹了口气,季哥道:“反正,你自己琢磨着吧,厉绝铃,不要逼我们伤害你,那样对彼此来说都不会是一桩愉快的事!”
  厉绝铃安详的道:“我看,我们之间怕必将有这种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季哥,我很抱歉!”
  季哥严肃的道:“不必抱歉,厉绝铃,我也会倾尽全力来阻止你!”
  双眸奇异的闪亮了一下,季哥又沉稳的道:“为了使你对你所要冒的险加以考虑,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眼前,是由我,卓泰,及两位‘玄组’弟兄共四人押解你,但是,我们另有一组弟兄——两名‘天组’‘猎杀手’,两名‘玄组’‘猎杀手’,就在百里外的‘大昌府’左近,昨夜,在放倒你之后,我已临时找了一位江湖朋友专程去召集那一组的弟兄前来会合,我预计,不出五十里地,他们便会与我们碰头了……”
  厉绝铃无动于衷的道:“你们‘天组’的‘猎杀手’也好,‘玄组’的‘猎杀手’亦罢,我全领教过了,不客气的说,季哥,再增加四个也唬不住我,他们不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棘手!”
  抱抱拳,季哥笑道:“承蒙高看——但是,你也不要太眼高于顶了,厉绝铃,世上的事有很多是出人预料的呢!”
  厉绝铃道:“怎么说?”
  季哥缓缓的道:“在‘大昌府’的那一组弟兄里,为首者正是我们‘天组’‘猎杀手’的首席大哥——‘血斧’申昌玉!”
  微微一怔,厉绝铃喃喃的道:“申昌玉?竟然会是申昌玉?”
  季哥笑道:“难怪你有点意外,申大哥是四个月前才加盟‘黑楼’,接的‘天组’的首席大位,为了请他加盟,我们楼主还费了不少心血呢!好不容易才说服了他……”
  厉绝铃仍在回忆着什么似的呢喃着道:“七年了……可不是,快有七年了,想不到,真想不到……”
  疑惑的,季哥道:“你在嘀咕些什么?莫非你认得我们申老大?”
  悚然惊悟,厉绝铃忙道:“不,我不认识,……”
  他用力摇摇头,又立即问道:“我是在奇怪,你们‘天组’的老大,据我所知,不一直是‘手剑’涂非在充任么?怎么的又换成这申昌玉了?”
  笑了笑,季哥道:“涂大哥已升任本楼‘大执法’之职了,原来的陈大执法业已因为年纪大而退休在楼中颐养天年啦,——申大哥的名号,你也总该听闻过吧?他是‘中条山’绿林的头,‘中条山’周围大小七十九个山寨帮会全在他指挥之下,曹楼主为了请他出任本组首席上位,还亲自跑了两趟‘中条山’呢……”
  厉绝铃慢吞吞的道:“申昌玉在他自己的地盘里是个二皇上,有权有势有地位,他又何苦跑到‘黑楼’去听差遣?这不是显得有些纡尊降贵么?”
  “巨灵煞”季哥摇头道:“这个,厉绝铃,就是你有所不知了,他之所以肯于前来本楼屈就‘天组’首席之位,乃有表面和内里的两个原因……”
  “哦”了一声,厉绝铃颇感兴趣的道:“能不能说给我听?”
  伸展了一下弯曲着的上身,季哥低声道:“这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申大哥肯于屈就的原因,在表面上来说,是‘黑楼’的基业比着他的‘中条山’的码头是要稳固厚实得多,且势力之雄遍及天下,在发展江湖霸业的瞻望上要较他局促的‘中条山’来得有利,况且我们楼主礼贤下士,求才若渴,更两度亲自往请,情面上说,他亦不好太过推拒,骨子里的原因,是我们楼主答应他将来必升以‘黑楼’第二把交椅的大位,并以‘黑楼’的雄厚力量支持他在武林中另成一个局面,与‘黑楼’互为呼应,并驾江湖。
  此外,楼主还慨赠他黄金万两,让他用作‘中条山’他自己地盘内的耗费所需,更协助申大哥的弟弟申昌汉出来接承申大哥的魁首之位,将来,申大哥便可在‘黑楼’的撑腰里以他自己旧有的码头为主力,形成另一股江湖上的强流,当然,他们是不会忘记‘黑楼’的成全,因而必将与‘黑楼’携手合作的……有了上面的这两个道理,申大哥在四个月前正式来到本楼加盟了!”
  厉绝铃笑道:“申昌玉的这些条件相当高,难得曹羿竟能一一接受,这却颇不简单。”
  微微笑了,季哥道:“我们楼主自有道理。”
  厉绝铃道:“他为了敦请一个申昌玉,付出恁大代价,莫非其中还有什么奥妙?”
  季哥略一考虑,道:“告诉你也没有关系,我相信你是不会乱扯相传的,厉绝铃,人家申大哥既敢提这样的条件,便自有其这么的份量,在道上来说‘血斧’申昌玉之名何等喧赫?其影响所及,足能震慑天下群雄,草莽龙蛇,而他本身功力之强,更是匪夷所思,独步武林,有了他一个人加盟本楼,不啻增加了百名好手,将越令‘黑楼’声威传遍江湖。
  易言之,以他与楼主的交情,再担任本楼二号首领之职,说什么‘黑楼’的事他也会倾力而为,无所保留,‘黑楼’的好处更是源源不尽,厉绝铃,有这样的近利和远景,他的条件便再是高些,我们楼主也会答应的,现在,你明白了么?”
  厉绝铃点点头,道:“姓曹的可真是算盘精敲呀!”
  季哥笑道:“江湖基业,和生意人一样,不精敲细算怎能一本万利?”
  哼了哼,厉绝铃道:“申昌玉这人我知道,更是闻名久矣,听说,他的武功相当强悍,更是勇独无伦——但是,说到‘威震群雄’,‘独步江湖’,只怕多少是渲染了些?”
  季哥笑道:“当然,这要看什么人来说了,在我眼中他是如此不可一世,在你眼中,可能便不觉得有什么太过特异之处,厉绝铃,因为我们的本事却也差上一截呀——这好比一个七品官看一个二品官,便感到二品官儿神气得很,但那一品的官看二品的官,恐怕便不会认为有什么了不得啦!”
  厉绝铃一笑道:“你认为我是有点吃味?”
  正色的,季哥道:“不,我并不这样认为,我是言自由衷,厉绝铃,申昌玉的艺业超凡,功夫精湛,在我来说是甘拜下风的,但是,你的本领之强,修为之深,亦乃登峰造极,令人不敢仰视,同样比我高出甚多,我看申昌玉和你看申昌玉,当然便多少有点出入了,我决不以为你会‘吃味’,因为你不是这类型的人!”
  厉绝铃笑道:“你可真抬举我啦,季哥!”
  季哥微笑道:“我欣赏你,所以才直言坦陈,无所掩饰。”
  舔舔唇,厉绝铃道:“申昌玉,占了原该由你晋升的位子,你不会心里窝囊?”
  摇摇头,季哥道:“一点也不。”
  厉绝铃道:“什么原因?”
  季哥坦率的笑笑,道:“第一,为大局设想,他来担任‘天组’首席比我要有发展得多,更有收获得多,第二,将来他对整个‘黑楼’的前途,有极大帮助,而这个帮助是我所做不到的,第三,人家那一套的的确比我强,我望尘莫及——这就是原因,所以我并不在意,况且,对这种名利之争,我也看得较为淡薄……”
  厉绝铃平静的说道:“说真的,季哥,你那几下子,业已相当的凶狠了,我们以一对一,我恐怕未见能敌得过你……”
  哈哈大笑,季哥道:“谦虚要有个限度,朝人家脸上贴金也不是这种贴法,厉绝铃,真真假假一试便知,昨晚我们已经试过了,八对一,你还在受了伤的情形之下,结果如何?我们八个折了两双,我还挂了彩,这才险极的勉强擒住你——犹借助于那种不好启口的暗器,说来说去,孰强孰弱,岂不无须争辩?”
  喟了一声,他又道:“若是以一对一,我决不会是你的敌手,这一点,你和我心里有数,用不着客气,也因为如此,我对你就要更加小心防范,设若以后有机会再交手,除非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和你单挑,你大可放心!”
  厉绝铃看着他,缓缓的道:“你真是个不错的人。”
  季哥笑道:“你也是,厉绝铃。”
  目光有些黯涩,厉绝铃低沉的道:“可惜,我们却不在一条路上,非得火拼不可!”
  唇角轻轻抽搐,季哥也有些伤神:“这都是命运的拨动,实在没有法子……我不能背叛我的,你也不能屈就你的,而我们又处于对立便只好如此了……”
  厉绝铃不似笑的一笑:“季哥,记住我的话——我会想尽法子对付你们!”
  点点头,季哥道:“我记得,但你别忘了,我也会倾全力以阻止你——你没有多大机会,尤其在申大哥他们前来会合之后!”
  厉绝铃表情古怪的道:“不一定呐,季哥,世上有些事情的发生是不可逆料,难以思议的,说不准申昌玉来之后,我会走得更快了!”
  淡淡一笑,季哥道:“你是太低估申大哥了,有他在,我可以断言你的机会将降低至最小限度,而且,在眼前的情形下,你光是对付我恐怕已够你吃力的了!”
  不待厉绝铃回答什么,前面车座上的驾车者一转身掀起窗帘——唔,是那个狭脸尖鼻的“黑楼”、“玄组”仁兄,他狠狠的瞪了躺在里面的厉绝铃一眼,然后才十分恭谨的向季哥问道:“二哥,前面便到‘星石溪’了,可要先至溪边歇息一下打个尖再走?”
  季哥低沉的道:“叫卓三哥先去踩一踩,若没有什么岔眼的事我们就在那里歇一会!”
  答应一声,那人放下窗帘,开始提高嗓门转达季哥的交待,于是,听到车前方卓泰的回答,跟着一阵马蹄急响,奔了出去。
  在这条澄澈见底的溪水之滨,有星罗棋布的大青石,也有疏疏落落的林木,倒是一个颇适憩息歇体之处。
  两名“玄组”、“猎杀手”坐得远远的,正在低声嘀咕着什么,季哥与卓泰则监守着厉绝铃的行动,寸步不离左右,好像是只要稍一疏忽,厉绝铃便会插翅飞出一样。
  坐在一块青石上,手足俱被紧缚的厉绝铃默默的注视着眼前淙淙流水,闷不吭声,宛如在沉思着什么……
  季哥走近,递过来手中那块夹肉烧饼,笑道:“吃点吧!”
  摇摇头,厉绝铃道:“我不饿。”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六章 英雄末路
下一篇:第八章 仇重心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