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八章 仇重心毒
 
2019-07-28 17:28:0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季哥低沉的道:“一路劳顿,怎会不饿?厉绝铃,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吃点东西总是有益无害的,来,这个烧饼给你……”
  厉绝铃平静的道:“我真的不饿,季哥。”
  也拣了一块青石坐下,季哥善意的道:“别太固执,厉绝铃,再过些时,我们‘黑楼’‘天组’的申大哥便要与我们会合了,他的为人十分古怪,尤其不喜欢太倔强的敌人,你若一直这样桀骜不驯,他一定会见怪的!”
  笑笑,厉绝铃道:“你们似乎对他相当含糊?”
  季哥摇头道:“不,这不是含糊,这是尊敬,厉绝铃,你知道,他的身份与众不同,加盟本楼的意义特别重大,所以,他的意思我们便要越加依顺……”
  厉绝铃道:“申昌玉是个冷酷狠毒的角色,嗯?”
  季哥慢慢的道:“你总该知道,他并不相信慈悲的效果。”
  厉绝铃笑笑,道:“说不定,他对我也会和你似的一见如故……”
  眨眨眼,季哥道:“恐怕很难,厉绝铃,申大哥是那种人,那种心如铁石,行动果决的人,他很冷静,很机智,很豪迈,很明快,但是,他也很酷厉,很寡绝,他可以做到某些人永远也做不到的事,他是那种一咬牙能将自己手臂切断的人……”
  顿了顿,他又道:“所以说,你对他不要有什么幻想,他就事论事,决不苟且,如果你的态度稍有不妥,厉绝铃,他就立即会对付你的!”
  厉绝铃道:“是么?”
  季哥正色道:“我怎会骗你?”
  伸出舌尖濡濡嘴唇,厉绝铃道:“如此说来,他的人情味比你可要差远了,嗯,‘血斧’,光听听他的号,也知道这是个硬邦邦的角色……”
  季哥缓缓的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迥异的观点。”
  厉绝铃道:“不过,在江湖上闯,也就需要这样,越狠越混得强,越毒越吃得开,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在某些人看来,简直是扯淡!”
  微微一笑,季哥又道:“人与人是难得完全相同的,嗯?”
  望着那潺潺流溪,在一个一个小小浪花的翻涌中,厉绝铃有些感喟的吁了口气,道:“申昌玉也不失是个有血性的人……”
  怔了怔,季哥道:“你熟悉他?”
  醒悟了什么,厉绝铃顺着季哥的话道:“有你对申昌玉的这一番剖析,我自会多少了解了这人一些,又哪里谈得到‘熟悉’?要说熟悉,是你们,决不会是我。”
  笑笑,季哥道:“总之,申大哥一到,这里便全由他指挥调度了,厉绝铃,为你设想,你还是委屈点好。”
  厉绝铃道:“我有你撑腰,怕什么?”
  叹了口气,季哥道:“别对我的力量太多迷信,厉绝铃,我也有袒护不了你的时候……”
  厉绝铃道:“放心,我不会牵累你的。”
  季哥忙道:“你不要误会,厉绝铃,我的意思是说,你自己多少得收敛点,因为我对你又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到时候叫我左右为难,岂不‘作腊’?”
  厉绝铃笑道:“说不定申昌玉也对我十分抬爱呢?”
  苦笑一声,季哥道:“申大哥从来没有对他的敌人假以词色,凡是站在相反立场的人,他总会极尽所能的打击对方……”
  注视着厉绝铃,他接着道:“而你,已不只是与‘黑楼’站在相反立场那样简单了,你是我们一个可怕的敌人,你也是一个双手染满‘黑楼’弟兄鲜血的敌人,厉绝铃,申大哥不会对你友善的,我早已在担心他将如何在沿途上折磨你了……”
  厉绝铃平静的道:“他不会这样做……”
  有些意外,季哥迷惑的道:“何以见得?”
  沉吟了一下,厉绝铃掩饰什么似的笑道:“因为有你在呀!”
  季哥苦笑道:“我方才已告诉过你,不要因为我们两人气味相投便认定我能帮你,厉绝铃,在申大哥的指令之下,我是无能为力的……”
  厉绝铃低沉的道:“不谈这些了,好么?等申昌玉来了再说,我就不信他能张牙舞爪到把人都吃了……”
  季哥忧虑的道:“小心点,厉绝铃,可别说我没警告你,申大哥不是个好讲话的人,一个弄不巧,他会活剥你了……”
  厉绝铃道:“行了,我知道啦。”
  扬扬手中的夹肉烧饼,季哥道:“真的不吃?”
  摇摇头,厉绝铃道:“有什么好客气的?”
  自己大口咬着烧饼吃了起来,一边咀嚼,季哥边道:“对了,有一件事我老想问问你……”
  笑笑,厉绝铃道:“什么事?”
  季哥道:“你的名字很怪,为什么叫‘绝铃’呢?”
  厉绝铃平淡的道:“这很简单,你要知道么?”
  点点头,季哥道:“当然。”
  沉思了片刻,厉绝铃低缓的道:“我出生在一个北方的古老家庭,我是在傍晚时分临世的……当我甫出母体的一刹,我家檐角悬挂的风铃竟同时断落坠地,这是一个不太吉利的预兆,所以,我的父母为了使我所警惕醒悟,便命名为‘绝铃’……”
  扬起头,他又感喟的道:“照家乡的算命先生预言,这样的征兆,乃是表示我的命中犯凶冲煞,将来必为酷厉残暴之徒——这有点道理,我以后改行走江湖,确是有这种趋向,谁能否认呢?我可不是酷厉加上残暴么?我父母替我起了这个名字,暗含着对我的告诫,但,走上这条路,往往也就离不了这样的行为了,我明知道这是不该的,可是我要活下去,而要活下去不如此做又哪能办到?”
  季哥轻轻的道:“原来如此……”
  厉绝铃舔舔嘴,道:“江湖上的日子是辛酸的,辛酸得身不由主,季哥,你自江湖来,该知江湖事,是不?”
  点点头,季哥涩涩一笑:“是的,我们都有相同的苦恼。”
  厉绝铃道:“而如今,我暴虐对人的结果,已换来了报应,可不是已遭人暴虐相对——‘黑楼’诸君的围而擒之?”
  尴尬的搓搓手,季哥道:“厉绝铃,你该谅解我,我本人并不想如此对你,正如你说——江湖上的日子是辛酸的,辛酸得身不由主……”
  豁达的笑笑,厉绝铃道:“你别自责,我不怪你——但我却怪‘黑楼’其他的人。”
  警觉的,季哥道:“你的意思又是指——?”
  点点头,厉绝铃道:“不错,我是指,这沿途而去,我仍要做最后的挣扎,我要想尽办法一个一个宰掉‘黑楼’的人——包括现在押解我的人,当然,你或者除外!”
  季哥面色有些僵硬,他呐呐的道:“真要多谢你的另眼相视了……”
  厉绝铃尊重的道:“季哥,我不是恐吓你,我是的确要这样做!”
  一直在旁边啃着干粮默不作声的“老来少”卓泰,这时也忍不住了,他扬手丢出吃剩一半的烧饼,怒声道:“厉绝铃,你的狂妄未免叫人太难忍受——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只要你用任何诡计伤害了我们其中的人,你就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我们奉命不得杀你,但我们会有另外的变通方法来对付你!”
  厉绝铃笑道:“不要太激动,老来少,你们要原谅我这种决定,因为我还不想死,我要活下去,而活下去的唯一法则便只有逐个消灭你们!”
  猛一咬牙,卓泰厉声道:“好,厉绝铃,我们就走着瞧吧!”
  双目阴酷的盯着厉绝铃,他又恶毒的道:“不过,我要告诉你,只要我们发现你有一丁点图谋不轨的征候,我们必会抢先动手!”
  厉绝铃淡淡的道:“你那张童颜鹤发的面孔变得邪异了,卓泰,你的纯真坦挚的眸子也转为狠毒了,这比不上原来的你的榜样来得可人……”
  卓泰粗暴的道:“如果到了我要整治你的时候,你将会发现我更不可人了!”
  厉绝铃点点头道:“这是可以预见的。”
  摇摇手,季哥低声道:“不必争执,我相信我们的客人会看清大局,通晓利害……。”
  卓泰愤愤的道:“他不是客人,二哥,他是犯人!”
  厉绝铃冷森森的道:“放你娘的屁!”
  猛然跳起,卓泰大吼:“我活剥了你这不知好歹的小畜生!”
  往中间一插,季哥沉下脸来道:“这是干什么?非要把事情弄僵不可?”
  白胡子无风自拂,卓泰气得全身发抖:“你听听,你听听,他这样说话的口气,看看他这态度,他还有半点惮忌顾虑之心么?是我们押着他还是他押着我们?阶下之囚居然尚有此等气焰,倒是几十年来未曾见过的!”
  厉绝铃平静的道:“如今已叫你见着了!”
  “咯嘣”一咬牙,卓泰狠毒的道:“不要狂,姓厉的,你等着,我会把你说的每一句污言秽语再塞回你的嘴里,你且等着!”
  厉绝铃生硬的道:“我可真叫你吓坏了,卓泰!”
  皱着眉,季哥不快的道:“别这样总是针锋相对,行不行?这一路回去,厉绝铃,让我们全安静点,何必一定要搞得彼此不欢?”
  笑笑,厉绝铃道:“不欢还是小事,季哥,恐怕这一路上除了不欢之外尚有杀戮呢?血淋淋的杀戮,毛发悚然的惨号……”
  卓泰大叫:“二哥,这厮的话你可是听到了,他在威吓我们,我主张先废了他以除后患!”
  季哥低沉的道:“他只能说说而已,实际上他并做不出什么来,况且,我们又岂是这么轻易便受人威吓的?楼主交待要活口,在他未曾逾规之前,我们便没有理由伤害他,如果万一伤得了危及他的性命,卓三哥,楼主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哼了哼,卓泰道:“我简直忍受不了——。”
  季哥冷沉的道:“我们全要忍受,好在,日子并不太长。”
  摇摇头,他又道:“歇着去吧,过上一会我们就要上路了。”
  卓泰悻悻的瞪了厉绝铃一眼,满脸怒气的走向一边,季哥望着厉绝铃叹了口气,缓缓的道:“口舌之争,又有何益?”
  厉绝铃生硬的道:“毫无益处,但却可以表露一点我心头的愤慨与不屈之气!”
  季哥沉重的说道:“不要太过份了,厉绝铃,否则,他们会对你付你的,要知道,我不能一天到晚在这里守护你——。”
  厉绝铃道:“无须你守护,季哥,这样我就可以不用考虑什么了。”
  伸手指着厉绝铃,季哥表情严肃的道:“我处处对你包容,厉绝铃,但我也有一个极限,我不能失掉我的立场与本份,如果你太叫我为难,我会惩治你的……”
  点点头,厉绝铃道:“我很明白,可是我不能不找寻任何机会反抗!”
  咬咬牙,季哥道:“你自己多琢磨吧,厉绝铃,我不是一个太有涵养的人!”
  厉绝铃木然地道:“这几天来,你的表现业已很不错了!”
  转到丈许之外一块青石边坐下,季哥往石面上一靠,高声道:“庄祥,白昭隆,你们俩来接班监守他,我要睡一会。”
  于是,那个狭脸尖鼻的“玄组”、“猎杀手”偕同他的伙伴回应一声,急步走了过来,季哥沉稳的道:“我休息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以后叫醒我开始上路,这段时间里你们小心防范着姓厉的,不要太靠近他,切切疏忽不得,知道了?”
  叫庄祥的狭脸尖鼻人物连声应是,边谄笑道:“二哥放心,我们一定照你吩咐做,姓厉的身受数伤,手足且被牢牢捆着,任是给他一双翅膀他也飞不掉,包管不会出纰漏,二哥你自休歇吧,一夜未曾合眼,可也真辛苦了……”
  季哥大声道:“你们千万不要以为厉绝铃在这种情形之下便无所施为,那就是你们自找死路了,他不同别人,他是非常危险的角色,注意得着,不准稍有懈怠,否则,出了一点漏子,你俩就捻头来见我!”
  庄祥鼻子缩了缩,忙道:“是,是,我们一定会很小心——”季哥看了看倚在车座上闭目养神的卓泰,又向这两位“玄组”伙伴道:“如果一有不对,马上叫我,不可自行逞强!”
  庄祥唯唯诺诺道:“二哥吩咐,我们谨以遵命——”转向坐在青石上的厉绝铃,季哥又含有警告意味的道:“好生歇会儿,厉绝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乃是最愚蠢不过的事!”
  厉绝铃笑笑道:“道理因人而异,佛理因心而明,我们的想法在这一方面有点距离……”
  季哥怒道:“我已告诫过你了……”
  厉绝铃安详的道:“多谢,我也答复过你了。”
  重重一哼,季哥闭上了眼,默默自行入寝……庄祥向他的伙计白昭隆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来在厉绝铃三尺之外站住,各睨眸着一双怪眼不怀好意的瞅着厉绝铃,厉绝铃坐在那里,亦木然僵冷的端详着他们两人……
  就这样互相注视了一会,庄祥手摸着挂在腰上的锋利“大铡刀”,悄悄往前凑了凑,皮笑肉不笑的道:“好看么?二楞子!”
  厉绝铃淡然道:“二楞子,你在叫我?”
  庄祥阴恻恻的道:“还有谁呢?这里?”
  厉绝铃道:“你又是什么?你撒泡尿照照你他娘自己那副熊样,姥姥不亲舅子不爱,我一手掏着鸟另一手就能打得你跪下叫爹,别在这里扮人王,儿子!”
  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庄祥恶狠狠的压着嗓门在咆哮:“你骂,老子叫你骂,老子这就给你好看!”
  笑笑,厉绝铃道:“省点力气去风凉吧,我连正眼也不愿意看你,娘的,老子会龙会虎,不会你这绵羊,十足的酒囊饭袋,废物一个,你吆喝什么?还嫌昨晚上惊出一裤裆的尿不够?”
  咬着牙,鼻尖全红了,庄祥握着他的“大铡刀”,怒毒的道:“老子要把你整成残废——姓厉的,在抵达‘黑楼’前,老子拼了受责挨罚,也非将你弄成残废不可!”
  厉绝铃毫无表情的道:“你可以试试。”
  庄祥双目喷火,气吁吁的道:“我会试的,而你也断然逃不过此劫!”
  微微仰头,厉绝铃不屑的道:“我骂你,你是个痴操的野生种!”
  庄祥的一张狭长脸几乎顿时过度的激怒而变成了圆的,他猛然往后一撤,“大铡刀”已亮晃晃的摘到手上,一边的白昭隆急忙将他一拦,低促的道:“六哥,你开什么玩笑,季二哥的交待你忘了?”
  扭曲着面孔,庄祥切齿道:“这个婊子养的厉绝铃,说什么我也不能放过他,娘的皮,他今天是要骑到我们头上来了!”
  白昭隆奸笑道:“急什么,六哥,何妨再等一下,怕没有机会?”
  庄祥气涌如山的道:“任凭回去受什么责骂,我是非要对付他不可,老七,别忘了我们‘玄组’弟兄已有四个人折在他手上了!”
  眼皮子一吊,白昭隆道:“我更忘不了昨晚上他逼得我‘懒驴打滚’的那档子事,六哥,这个仇若是不报,我一辈子也安不下心!”
  庄祥恶狠狠的道:“反正他回去也是死,虽然楼主谕令要活口,但我们只要留着他一口气在便不算违令,这里面有很多方法可使……”
  白昭隆狡猾的道:“不是我们先整治他,而是他意图逃脱先向我们偷袭,六哥,我们乃是逼不得已才放倒他的,可是?”
  嘿嘿一笑,庄祥道:“一点不错,老七,你是我的证人!”
  白昭隆也道:“六哥,你也是我的证人!”
  顿了顿,他压低了嗓门道:“但不是现在,还要再等一会,等季二哥睡得沉一点,别忘了他对我们的告诫,过一阵子,姓厉的才会逃跑——。”
  庄祥邪恶的道:“是的,他是等季二哥睡着了以后才想逃跑的,但却被我们发觉了,他抢着攻击我们,我们逼不得已,只好——嗯,杀伤他!”
  白昭隆回头看看靠在青石上业已沉沉入梦的季哥,轻轻点了点头:“正是如此,我们完全是‘逼不得已’,为了贯彻楼主的谕令,我们乃是豁着生命才截住他的呀。”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七章 枭雄本色
下一篇:第九章 石刃溅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