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刃断魂渺
 
2019-07-28 18:03:04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曹羿那柄三尺半长、四寸宽的巨型长剑,锋刃上的底色是一种冷冷的青白。
  但是,在青白的底色上,却沾布着一团团大小不等、形状不一的黄褐色类似锈斑之物。
  如果有人认为那真是锈斑,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些黄褐色的点渍,乃是因为剑身在七种极毒的毒汁中浸熬过才留下的痕迹,那七种毒汁乃是融合了天下最毒的七种草药,用铜锅煮沸成为黏液,然后将剑身置入共熬。
  一百天整,毒汁与剑质润融,所有的毒性便也透入剑中,于是,留下那永不消除的斑点在锋刃上,可是,却丝毫不损剑刃的锋利。
  剑仍是剑,却加上了奇毒的毒性,这柄看上去宛若“锈剑”的剑,实则却是一柄最犀利阴狠的兵器。
  锈剑闪耀着森寒的光芒,划出千百种不同的光彩与怪诞的路数,在那面紫莹莹的罗网掩隐下浪旋云翻似的卷来,曹羿是一代高手,展招之际,功力自见,与众不同。
  “千臂童子”雷一峰的“日月双环”也流掣如电,回绕狙击,二十余名“地组”与“黄组”的“猎杀手”也一起涌上,顾不了道义,更忘了规矩,“黑楼”的人就只有一个念头——不论用任何方式,越快解决厉绝铃越好。
  光如蛇电绕施,厉绝铃在闪腾穿掠之间,他的“生死桥”弹射劈指,浑身滚动,他将刃与刃空隙缩至最少,刀同刀的连续衔接到最密。
  于是,只见人刀一体,在一股透明的、冷森的犀利又锐猛的蓝芒中流转纵横,高飞低泄。曹羿的功力深沉,招式诡绝,但任他在众多好手的协助下,一时却也奈何不得厉绝铃。
  十名“黄组”的猎杀手,一面围攻厉绝铃,一边空自急得心焦如焚,他们全是施用暗器、毒物,以及阴诈伎俩的能手,可是,在这种多人混战的情势下,却投鼠忌器,深恐伤害了自己人,所以,他们再是焦急,也不敢妄逞所长。突然间,曹羿网如云盖,紫气满空,锈剑幻成一片繁星之海罩下,口中厉叱:“豁死上!”
  两名贪功急切的“黄组”、“猎杀手”悄无声息,扑地硬截,两人的手中早已分执一副网绳,“霍”声由下往上兜卷,同一时间,另两名“黄组”、“猎杀手”的“百雀舌”也“得”、“得”两响,由两双生铁圆管里喷出——“百雀舌”是一种体积细微如锥尖状的淬毒暗器,纯黑色,每一藉着铁管机括喷出,似雨似矢,横盖一片,非常的歹毒霸道。
  厉绝铃的刀刃一斜猛飞,他的身子便在这一挥之力的反挫下,以刀锋在前,快得不可言喻的洞破绳网而出。当成片的“百雀舌”凌空飞过,他的刀刃已横起切开那两名执网的“黄组”、“猎杀手”肚腹,肚腹的破裂宛似空气在强力压挤后的猝泄,“哺嗤”声响,花白滑腻的肠脏往外倒洒,而“生死桥”的光华却在快速暴挑中,将另一个施放“百雀舌”的“黄组”、“猎杀手”由胯下划开到胸骨。
  锈剑乘隙闪电般劈来,厉绝铃急矮身,“括”的一响,一绺头发连着头巾飞上半空;他左手拍地,一百一十九刀猛刺曹羿,身形倒弹,刀挥处,另一名用“百雀舌”暗算他的“黄组”、“猎杀手”也惨号着手舞足蹈的往前仆去,这人的后脑被劈开成了血糊糊的一条血沟。
  一条人影猝然冲到,这人才一近身,一股血腥味业已扑鼻,他以两只脚弹起飞踢厉绝铃,左边断臂处血溅如雨,但他的右手却吞吐翻斩,急攻猛罩。
  这人是“手剑”涂非。
  身形飞旋,厉绝铃的“生死桥”在他旋回之中,蓦的由他手上滚至头侧,他以颊扶柄,凹退尺半掠走——躲过涂非的双脚,而刀尖仍在可以刺杀涂非的距离内。
  涂非猛嚎着往上虎跳,眨眼间,刀尖擦过他的左颊,割开了一条寸许深的伤口。在鲜血怒标下,他的右手也猛然插进厉绝铃的右肋!
  在脸庞的刹那扭曲中,厉绝铃刀落如闪,“括”的一记,涂非堪堪裂肉触骨的右手已断,这位有“手剑”之称的“黑楼”大执法,宛如喝醉了酒一样踉跄两步,软软颓倒。
  一股火辣麻热的感觉,又猛而起自厉绝铃后退的一瞬,他背后就像是被浇上了一桶沸滚的油一样,痛得他一抽搐——而反应也如同这一抽搐,刀自腋下往后暴出,尖嗥似泣,一个壮实粗悍的“地组”猎杀手已被透胸撅起三尺,这位刚刚偷袭得手的仁兄,甚至没有来得及体会一下他这种龌龊的成功滋味。
  全身都像在发着高烧,厉绝铃感到体内体外都是那样的火烫,仿佛人就融在炉火中一般,但是,奇怪的却又不时打着寒噤。他用力吸着气,而肌肤的每一寸颤抖都在撕裂般的痛苦,他浑身浴血,连一双眼也泛了赤。
  残酷的拼杀并不能停止,不到有一方灭绝便将永远持续下去。厉绝铃在肉体的颤震下,仍然奋力冲刺,凌猛如虎。
  紫网飞旋,锈剑闪击,那种快,那种狠,那种神鬼莫测的变幻,是厉绝铃最大的威胁,但他却无从选择,只有咬牙硬撑下去……
  一名“地组”猎杀手的三尖叉甫始由暗影中稍差一线的擦过厉绝铃的后脑,他已一个凌空侧滚,刀刃参差宛似千百锥刺般同时飞出,一招“反照”,将这名敌人陡然间斩成血肉模糊。
  锈剑闪自厉绝铃鼻尖前的一粟之距,厉绝铃猝而后仰,曹羿狂笑如雷,紫网猛的将厉绝铃左臂卷住,倒须钩深嵌入肉,倏忽拉扯……
  宛似一枚圆球般猛然弹起,随着曹羿这一拉之势,厉绝铃人同刀进,去似闪电。曹羿目光冷僵,突然指剑相迎,像是他早已等候敌人的这一招了。
  瞬息,只是瞬息,厉绝铃急弹的身形猝而拔腾,千钧一发中,他足尖又准又急的点上了曹羿上指的剑尖,于是,锈剑微沉,“生死桥”的刃锋“哺”声削落了曹羿左侧面的耳朵,以及一大片皮肉。
  “哇啊——”
  曹羿捂脸暴退,血肉洒溅中,雷一峰双环拼死迎截,厉绝铃一个倒翻,刀尖又通了另一名正好扑上来的“黄组”猎杀手的咽喉。
  就在这时,一名“地组”的猎杀手,悍猛的执着大砍刀中宫直进,厉绝铃的“生死桥”振起一溜血珠子暴闪之下,抢前三寸透入对方小腹。然而,他的兵刃尚未拔出,斜刺来的一棍,已将他打了个翻滚。
  棍影紧接着如雨落下,厉绝铃满眼金光绕射,头胀如斗,眸瞳中是一片幻异的光影,他厉啸着连连滚闪,随着飞砸的棍棒溜地翻腾。倏忽,他挺身暴进,刀似虹,在最后一棍从他的背上扫过的同时,“生死桥”已将那个恶毒的执棍“地组”猎杀手,透胸撞出五步。
  紫网又如魅影般飞罩而来,锈剑似一道疽骨的邪咒,曹羿满脸是血,目凸如铃,他龇着牙,扭曲着五官,形同厉鬼凶神,狰狞至极。
  厉绝铃气喘吁吁,冷汗和着鲜血将他的全身浸了个透湿,此刻,他力疲神虚,五内如焚,像是每一根骨骼都已折裂,每一块肌肉全已僵麻了。但他却不能认输,不甘认命,他虽然已嗅到死亡的味道,隐然望见招魂的黑幡,他仍要竭力与欲招他而去的死神挣扎。
  一切似是绝望了,当无尽的黑暗宛如要永远胶着这地狱般的山区之际,简直不可思议,令人不敢置信的,那么突兀,在这岭腰洼地的四周、头顶、下沿,忽然亮起了千百支火把、灯笼、风灯……仿佛群星倏闪,也似返逆了昼夜,一下子,这处流血搏命的地方,已被映照得一片明亮。
  光亮刺得人睁不开眼,也震撼了人们的思维与反应,当厉绝铃和“黑楼”的人正同时感到茫然与惊骇的一刹那,申昌玉那激昂悲愤的吼叫声已随风传来:“黑楼的畜生!奴才!刽子手!中条山七十九个帮寨的弟兄即将叫你们为你们的卑鄙行为付出血的代价!”
  由曹羿开始,所有“黑楼”的人马全楞了,他们搞不清楚,“中条山”的敌对者是如何找来的?尤其是在这个大功垂成前的要命关头上。岭侧,一条凄惶颤抖的嗓音在哭叫:“绝铃,绝铃,你安好吗?”
  一阵无比的激动,厉绝铃自双目血蒙的晶幕中往声音传来处望去,但喉咙却咽塞着难以回应。申昌玉声如裂帛:“弟兄们,杀过去,斩草除根,刀刀诛绝‘黑楼’这些寡廉鲜耻不仁不义的猪狗。”
  一阵山崩地裂般的啸叫,如巨浪般汹涌而来,成千的彪形大汉,在火光的照射下,有如成千条出山猛虎,由各个不同的地形、地势,发狂一样扑近,刃芒泛闪,寒凛如雪。
  “黑楼”的人们才发觉情况不妙,却已不及应变,刹那间,业已陷入重围之中。
  厉绝铃拄刀挺立一旁,缓缓屏声调息;“中条山”的上千好汉一鼓作气扑来,其势锐利,仿若怒洪决堤,声威浩荡;“黑楼”早丧元气,损折颇重,且又在惊慌突兀的不安心理下,更加斗志消沉,胆裂魂摇。甫才接触,立如滚汤浇雪,纷纷败退。
  刀光飞闪,刀芒挥霍,人的肉和人的血便在抛扬洒溅了,震耳的呐喊、震耳的喝叱、震耳的怒吼,加上颤懔的号叫与惨嗥,千古以来不会变异的杀伐景象又再重演。
  申昌玉、申昌汉兄弟俩强悍如狮,当头夺阵,属下几十个帮寨的首脑及好手,更蜂拥争先,疯狂扑杀,而千百名“中条山”的儿郎,则更红了眼,横了心,豁死的冲刺歼敌。
  血光刃影的掠舞中,一个窈窕的人儿奋不顾身的飞奔到厉绝铃身边,人尚未到,声音已像杜鹃泣血般透进了厉绝铃的心灵深处:“绝铃,绝铃……绝铃啊……”
  厉绝铃颤巍巍的伸出血污的左手,拥抱那奔来的人儿入怀——她是黄君稚。仰起脸儿注视着厉绝铃,黄君稚的面庞惨白如纸,泪痕斑斑,她簌簌抖索着咽泣:“你……还好吗?绝铃……我的人……刚才那一刹……我像要死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轻轻的,温柔的拍抚着黄君稚的软滑的背,厉绝铃暗哑的笑道:“傻丫头,别自己吓唬自己,我这不是好好的在着么?你当我是这么容易死的?”
  泪如雨下,黄君稚扑在厉绝铃怀中,泣不成声:“绝铃,绝铃,我不能失去你……一刻都不……答应我……绝铃……永远别离开,永远和我在一起……永远……绝铃啊!你怎么忍心把自己糟蹋成这样……天……”
  厉绝铃呛咳着强笑:“别哭,乖乖,别哭,一切都过去了,危机已经消失了,我们幸福的日子全在未来;不用替我忧虑,我会很快康复,真的,我又将健壮得似一头牛……”
  紧紧依偎在厉绝铃怀抱中,黄君稚咽声啜泣:“绝铃,若不是那位季哥季壮士仗义传警,我们还真不知到哪里去找你……你送白莲萍好久不回来,我们正急着到处寻你,但直到季壮士浴着血奔来,我们才晓得那白莲萍竟出卖了你,再将你诱入‘黑楼’布设在此处的陷阱中……”
  怔忡了一会,厉绝铃不禁深受感动,现在,他明白季哥为什么要故意受伤了——那才能使他有退出战圈的理由,而季哥终于在最后关头报了恩,表现了他的薄云之义。黄君稚又幽幽的道:“我好心疼……绝铃,你伤得很重,让我就这么靠着你,希望能够帮你承受一些痛楚……”
  厉绝铃眼眶有些湿润了,他苦涩的道:“君稚,你好得不知该叫我怎么办了,我恨不得把你和我搓揉在一起……”
  黄君稚的一抹笑融在泪与苍白中:“你知道,绝铃,我们原本就拴在一起的,形体和心都不能分,也无可分……”
  蓦然间,厉绝铃尚未及品尝这丝甜蜜及温馨,一条人影已如同巨鸟般由火光中摇晃着飞落,紫网和锈剑那么突兀又暴辣的罩下。厉绝铃的动作是本能的,他猛推怀中的黄君稚,“六杀刀法”的第六式“地煞”猝展,四十九条人影裹入四十九道蓝芒冷焰之内骤散骤合——
  一声鬼号有如狼嗥,先前业已受伤的曹羿挟着满脸的怨恨狙击未中,反而落了个全身刀痕交错,血喷如雨,他重重的摔跌地下,身上每一条刀伤都是血肉翻卷,猩赤淋漓,就如同几十张怪异的吮吸嘴。
  双目中煞光如霜,厉绝铃挺刀扑前——垂死前的人,约莫更怕死吧!即使英雄人物也会在那死亡的恐惧下向死亡低头,那是不由自主的,也是人的天性。痛苦翻滚着的曹羿,全身浴血的半爬起来,歪曲的丑脸是一片怖栗,一片惊窒,一片乞怜之色,他凄厉的嗥叫:“不……不……饶命……饶了我的命吧……我知错了我知罪了……我向你下跪……求你……”
  “咯嘣”咬牙,厉绝铃狠毒的道:“曹羿,你这叫恶贯满盈,报应临头,似你这等杀人如麻,天良丧尽的凶徒!野兽!疯瘸!正该凌迟碎剐才是,要想活命,除非你再转轮回!”
  曹羿叩头如捣蒜,居然嚎啕大哭,全身抽搐,看上去令人好不恶心:“厉绝铃……我身受重伤,你放了我……我也活不多时了……我求你给我一个善终吧……厉绝铃,我对不起你,但我已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的基业、部众、声誉……甚至我的性命,一起赔了进来……这还不够惩罚我么?我只要求多喘一口气……回去和我的家人再见一面……”
  摇摇头,厉绝铃冷酷的道:“这是不可能的,曹羿,你栽在我的手里,正如同我栽进你的手里,我们都是一样的心思——只要攫着了,便谁也不会容谁活命。”
  曹羿血和泪流,只在地上干嚎:“人心是肉做的啊……厉绝铃,你就半点不慈悲,向一个垂死的重伤者下毒手?”
  艰辛的吸了口气,厉绝铃愤怒的叱道:“亏你还是江湖上的一霸,是‘黑楼’的首脑,简直恬不知耻,完全懦夫一个!曹羿,你也不怕因此败了你一生的名誉、半世的傲骨?你还要不要脸?”
  曹羿号哭如旧,头碰地面,一碰,便沾出一个血印子:“饶了我吧……求求你,我什么也不顾了……我只求在死前能见我的家人……厉绝铃,做做好事,求求你,积德修福啊!我永不会忘记你的恩赐……”
  咬着牙,厉绝铃的语声宛若冰球,迸自齿缝:“曹羿,像个男子汉样,挺起腰杆来受死!”
  曹羿恐怖至极的哭叫:“不,不,不……”
  骤然,一边的黄君稚扑到厉绝铃与曹羿的中间,并以身子拦在曹羿面前;黄君稚目泛泪光,满脸悲悯不忍之色,她哀哀的道:“饶了他吧!绝铃,他虽然是你的仇敌,而且伤害过你,但你也给了他应得的惩罚了。绝铃,他已奄奄一息,濒临死地,他太可怜。一个武士的败落总是酸楚的。饶了他,绝铃,你答应过我……”
  面色骤变,厉绝铃骇然惊呼:“快让开,君稚,危险,快让……”
  这个“让”字才自厉绝铃口中吐出一半,他已猛然觉得黄君稚的身体抖了抖,同时,那张秀丽姣好的脸庞也十分怪异的僵木了一下。刹那间,黄君稚的五官扭曲了,两只眼睛也变得那样的空茫与孤寂——仿佛所有的神韵全在瞬息里消失,那是生命的神韵!厉绝铃悲愤欲绝的狂号一声,身闪如电,他的刀,深深透入曹羿的胸膛,曹羿猛一蜷曲,口中喷着血沫子,狞恶又惨厉的叫:“我……不要……女人……求情,姓……厉的……你……你要我……的命……我就……就叫你……最心爱……爱的人……赔命……咳咳……黄泉道上……结伴行啊……啊……”
  猛的抽出刀来,曹羿体内的热血,喷了厉绝铃一头一脸,厉绝铃声嘶力竭的尖吼:“畜生!禽兽!凶手!……”
  每一喝吼,便是一刀,刀刃起落,血肉横飞,厉绝铃也不知道他砍了多少刀,直到他累了乏了,泪糊住了眼,他才发觉,曹羿早已变成了一堆血红白赤的肉泥。
  黄君稚的致命伤在后背上,凶器是曹羿的淬毒锈剑,剑尖透入了两寸深,剑柄撑持于地,因此,黄君稚没有倒下去。厉绝铃回过头来探视黄君稚的时候,黄君稚业已气绝了。
  一直到死,她没有说过一句话,她的脸色像落幕般的苍白,双目仍然空茫、孤寂的注视着遥远的某一点。但是,她的扭曲的五官却已怪异的缓和了,死亡覆盖在黄君稚姣美的面容上,线条却极端的柔静,那眼、那鼻、那唇、那下颔,组合成一种安详的投影,仿佛,她去得很平和、很自然;唯一遗憾的,该是唇边那一抹不愿表示的无奈吧?
  求仁而得仁么?为了那种悲悯慈厚的天性,她牺牲在一个本不值得一救的恶枭之手,或是她只为了仁不区别对象吧?至少,她证明了她自己——人的本质是善良的。
  生者所承受的痛苦,却非死去的人所能体验。厉绝铃顿时感到一腔冰寒,万念俱灰。过去、现在、未来,全像刹那间变为空幻,皆变灰暗了;希望、远景、美梦,都似水底升起的泡沫,一现而破,是报应么?用他以全生命热爱的人来换取了他的阎罗刀。
  他自薄薄的泪水晶幕后凝视着他的刀,刀刃泛着蓝汪汪的冷芒,一闪一闪的,在锋利的刃身上精雕着一条腾龙图纹,纯钢的刀柄坚实而冰凉,因为长时间的握抚,变得那么样光滑;蓝色的透明莹光中,宛似幻映起朦胧的血烟、血雾,似有些隐隐的人影在转动,似有些死亡的面孔在旋回,似有幽幽的叹息……
  猛烈的,使尽平生之力,厉绝铃挥刀横崩向面前的一块山石,他用了那么强劲的力量,咬着牙,流着泪,用尽了全力去横砸,“呛啷”脆响,火花迸溅中,“生死桥”自护手三寸之前断为两半。
  “生死桥”折了。
  “阎罗刀”毁了。
  “刃”断了。
  抱起黄君稚,厉绝铃紧紧抱着,用自己的双臂,用自己的心抱着,迎风向前走去。这时,搏杀方停,“中条山”的人马获得大胜,在人影往来奔跑,忙于清理善后的纷乱里,申家兄弟与何星莹三人急急过来寻找厉绝铃。申昌汉跑在最前面,他兴奋的大叫:“厉大哥,厉大哥,你往哪里走哇?我们全胜啦!‘黑楼’的杂碎们悉数被歼,无一幸存,我阿哥亲手宰了雷一峰呢!可怜‘白面灵官’竟也被他的昔日手下绑了来,由孟彦、潘俊及几名曹羿的护卫看守着。”
  “曹羿好阴毒,居然早下过谕令在白莲萍诱你入壳之后,便就地杀死尹清,白莲萍枉费心机,害了人也害了自己;她仍未能救回她的大师哥,白莲萍哭晕啦!可能,她想到了我们帮她解决了孟彦和潘俊以及那几个曹羿的护卫后会好过一点……今晚大胜,全亏了季哥的大彻大悟,咦!厉大哥,你干嘛不吭声呀?”
  突然间,申昌玉全身一震,他已发现地下断成两截的“生死桥”!申昌玉在脸色大变之下,立有领悟,他注视着抱着黄君稚身子的厉绝铃僵立的背影,不由心中感触万千,潸潸泪下——他已明白发生了什么惨事,他也能了解老友的心情,那是一种无可慰藉的悲楚,他经验过。
  何星莹也察觉了断在那里的“生死桥”,她同样的惊窒住了,全身抖索起来,那边,申昌汉还在茫然不解的问:“厉大哥,黄姑娘,她,怎么啦?”
  厉绝铃的笑声简直是在哭,一面说,一面抱着黄君稚往前走:“她累了,她要睡一下,因为她不愿离开我。她说过,时时刻刻我俩都要拴在一起,不论是形体,或是心魂……她只是累了,只是睡一会……”
  天,蒙蒙亮了,风吹拂得有些丝丝寒意,在远近的,一片荒凉的苍灰与寂寂的落寞里,厉绝铃血污狼藉的身影,蹒跚的往前行去,他紧紧的抱着黄君稚,用他的心。
  “生死桥”断在地下,冷冷清清,孤孤零零的分为两半躺在那里,折断处的锋层嵌浮着细细的颗粒,宛如人的内腑肠脏瘰肉,有着震荡的幻灭意味;再也没有主人的生命贯注,再没有饮血的精魄跳跃,也没有那种森森的寒凛了。它好孤单。
  说什么江湖风云?谈什么英雄豪胆?
  最见真情是挚爱,行仁者才是无敌。

  (全书完,感谢夜雨孤灯、白鹃梅录校,阳江冰河提供文本)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五十八章 黑楼虎狼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