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黑楼虎狼
 
2019-07-28 18:02:24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慢吞吞的一摆手,曹羿笑道:“不急,不急,阿峰,我包管你在今晚有出这口恶气的时候。”
  轻咳一声,风仪不凡的杜无双开口道:“厉绝铃,你准备吧!我想你也不会希望我们会以一对一……”
  厉绝铃强悍的道:“当然,在‘黑楼’来说,公平的拼斗才是反传统的。”
  大喝如雷,鸡皮鹤发的陈宗,人虽老,火气却大:“好小辈,你一再阴谋残杀本门所属,又诱使本门好手申昌玉叛离本帮,罪大恶极,累仇如山,眼看死在临头,你犹在这里扬威耀武,简直狂悖痴癫!混账之极!”
  冷冷一笑,厉绝铃不屑的道:“老鬼,你不好好的呆在姓曹的裤裆下吃碗闲饭,却偏要跑出献宝逞乖,我怕你这身老骨头就要埋葬此处了。你以为扛着那块腐朽的破招牌就能唬住人?错了,你的‘无上三剑’如今除了能划桃符般的比量着装腔作势外,还有什么卵用?”
  陈宗听了,顿时气冲牛斗,暴跳如雷,大叫道:“胆上生毛的小兔崽子,小王八蛋,看我这就活劈了你。”
  一挺胸,厉绝铃昂然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老狗操的,你不够瞧!”
  杜无双一把拉住欲往前冲的陈宗,沉稳的道:“厉绝铃,你也是道上有名有姓的人物,须知口舌争强,不是好汉行径。”
  厉绝铃尖锐的道:“以众凌寡就更狗彘不如了。”
  雷一峰大吼:“放你的屁!”
  厉绝铃鄙夷的道:“干儿子,你以为你又是什么三头六臂?你比谁都要使我恶心。”
  双目如血,雷一峰暴烈的叱叫:“姓厉的,你不要卖弄你的口把式,我会撕裂你的臭嘴,一颗一颗敲落你的牙齿,再叫你含着血吞回去。你等着瞧,我会使你尝到真正恶心的滋味。”
  厉绝铃厌烦的道:“雷一峰,你下手试试吧,我听腻了你的吠叫与夸张了。”
  向雷一峰使了个抑止眼色,曹羿阴阳怪气的道:“厉绝铃,在这样的情势之下,你居然仍有如此的气魄,倒不能不说你想当硬扎,但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多说话,而留点精神准备生死界上挣一挣。”
  厉绝铃沉沉的道:“你不是我,否则,你也不会为了你大舅子甘邦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搞出如许大的纰漏了!”
  脸色一沉,曹羿煞气森森的道:“厉绝铃,你是在调侃我?讽刺我?”
  厉绝铃笑笑道:“如何?”
  旁边的雷一峰大叫:“干掉他。”
  忽然又咧嘴嗬嗬大笑,曹羿道:“好小子,有种,我但愿你一直到最后都这么有种才好!”
  厉绝铃平静的道:“我会尽量不使你失望。”
  曹羿目光灼灼的注定厉绝铃,半晌,他挥手,于是,站在他左右的五个人立刻分散开来,小心翼翼的往前包抄上去。突然,厉绝铃大声道:“慢着!”
  曹羿笑呵呵的道:“怎么?你含糊了?”
  厉绝铃坦荡荡的道:“在动手之前,有件事我想问一问。”
  曹羿反应之快,出乎厉绝铃的预料:“我知道,你想明白,你那通风报信的白娘子为什么会出卖了你,是么?”
  厉绝铃颔首道:“不错。”
  曹羿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吃吃笑着,形态在丑恶中带着无比的得意:“好,我可以告诉你,其实,这里面也并没有多大的曲折,内情非常简单,个把月之前,‘金衫客’孟彦与‘雌雄剑’潘俊自己找上‘黑楼’的门,来投效于我。这两个人和你也是老相识了,你必不会陌生吧?嗬嗬,他们前来投效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要合同我们的力量来对付你。你断了孟彦的财路,毁了‘十全派’潘俊的师门,他两人与你仇深似海。当然,他们也同样明白‘黑楼’对你的痛恨,因此,他们便自愿投效,希望能以附诸‘黑楼’之力,而报夙仇深怨……”
  厉绝铃面无表情,眸瞳中却闪耀着黑玉般冷硬的光芒,他静静的听着。曹羿又神气活现的接下去道:“天下的巧事就有这么多。那天,孟彦与潘俊两人上门的时候,刚好白莲萍这贱人也来到‘黑楼’探访她的大师兄——也就是我的护卫首领尹清;白莲萍以往也曾来过多次,我晓得她与尹清同属‘大真派’,有师兄妹之谊,我也晓得白莲萍和尹清私下也有儿女之情,因此她之前来,我一向并不以为怪,更时予尹清方便。”
  “那一天,孟彦却认出了白莲萍来,他告诉我,白莲萍和你厉绝铃是一路的,还帮着你强刑逼迫过他。说到这里,我要表明一点我的个性,我是个十分多疑的人,孟彦这一说,我立时就起了戒心,经过我向孟彦详细询问过白莲萍与你对他动刑逼劫财物的内容之后,我决定要试探一下尹清的忠贞、以及白莲萍是否确为你的同党。值得庆幸的是,在孟彦发现白莲萍的时候,他正坐在房里同我谈话,白莲萍偕尹清由窗外廊下经过,却并未看见孟彦,这样我们行起事来,就方便得太多了……”
  厉绝铃心往下沉,暗里深深一叹,他知道,纰漏就出在这个关节上。曹羿继续说道:“我立时召集了一个紧急会议,专门讨论如何来对付你——当然全是假的,以此为饵,只为了做给尹清看。尹清自己奉召列席,而我更派了大批手下,暗地监视尹清在会后的行动。好了,结果不出所料,尹清一待离开会议,马上急匆匆去到侧院一座花棚之下,一五一十的向等在该处的白莲萍全盘泄漏了会中的秘密;二人更像做梦一样商议着,应该把这个消息卖给你多少银子。可怜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全在不觉中落进了我义子阿峰与杜老二的耳里,罪证确凿,当场就双双成擒……”
  咬着牙,厉绝铃在悔恨当初为什么不把孟彦杀了,如今却留下这么个祸根。搓着手,曹羿仍在接着讲:“啊哈!男女之间那叫什么‘爱’的玩意儿果然是伟大的,我们不需费任何手脚,只要告诉白莲萍,我们要活剐了她的师兄,她就声泪俱下,任什么事也肯替我们干了。而我们只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作为交换尹清性命的条件,这个小小的要求,呃,便叫做将计就计吧!”
  “我们利用白莲萍以前和你建立起来的龌龊关系,令她引诱你来到我们布妥的陷阱中,我们用不着警告这贱人如何去做,因为我们知道她会全心全意的扮演这个角色,她会使出浑身解数将你诱出——为了救她情夫的一条狗命。事实上,她骗得很好,很完美而称职,嗬嗬!我真想知道她编了些什么谎话,能将你们哄得团团转,又如此死心塌地的信任她。”
  脸庞上是一片铁青,厉绝铃双唇紧闭,不发一言,曹羿笑得有如一头刚刚和雌猩猩搞过的雄猩猩,满足而自得:“厉绝铃,你做梦也不会想到‘黑楼’会有这一记奇招吧?我们冒险潜进‘中条山区’,又颇花了点时间挑拣下这块好风水地,可也真不容易呢!我们为了要干掉你,不得不移樽就教,因为我们不能把陷阱布得太远,远了,你就不去啦!”
  厉绝铃冷森森的道:“你不要把算盘敲拨得太如意。曹羿,这里是申昌玉的地段,也是他的势力范围,一旦被他查觉你们的潜入,不论你们是什么牛鬼蛇神,只怕就要全横着往山外抬了。”
  曹羿哈哈笑道:“我们已经极其谨慎的通过了他们七道哨卡,避过了三拨巡行队伍。这个地方十分隐秘,为岭腰的洼地,下面看不见上面的动静,高处又有削壁斜伸,正好遮住火把的光亮,而距离山道又远,声音不易传出——当然,我不敢说绝对不会被他们发现,只是,当他们发现这里的时候,你已死亡,一切已成为过去,我们早就远飞三百里之外了。”
  雷一峰冷凄凄的道:“你死了以后,申昌玉便找来这里又有何用?任他为‘中条山盟会’的首脑,也没有能力起死回生,那时,他唯一可做的,就只有哭号着四处找齐凑拢你的尸体了。”
  厉绝铃阴寒的道:“如若我死,申昌玉天涯海角也会找到你们,刨掉各位的老根。”
  曹羿大笑道:“不错,但那时候我们以逸待劳,坐候于山门之内,客主易位,形势上又是一番风光啦!”
  深深吸了口气,厉绝铃转向一直未曾启言的季哥:“老伙计,别来可好?抱歉这时才有空招呼你。”
  身子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季哥苦笑道:“厉绝铃,你早该知道会有今天的。”
  厉绝铃安详的一笑道:“我知道,当然没料及会是这么个情景,但你与他们凑合在一起,真是可叹。”
  季哥的面孔扭曲着,呐呐的道:“各为其主,我……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笑笑,厉绝铃柔声道:“你不须顾虑,季哥,我也不认为你欠我什么……”
  季哥心如刀绞,他痛苦的道:“不要怪我……厉绝铃,你该了解,我……”
  大喝一声,曹羿吼道:“还多说什么?今晚宰了他,日后再收拾申昌玉那叛逆!”
  “千臂童子”雷一峰闷不吭声,倏忽掠进,两双长臂幻成千百条暗影,风卷云涌般卷上。厉绝铃暴退,‘生死桥’蓝光如水,一闪猛翻,寒流迸射,逼开雷一峰。花白的胡子飞张,“手剑”涂非大鸟般凌空扑落,双掌如剑,石火般吞吐缩刺。厉绝铃猝移三步,刀芒似电,突然劈削,涂非一挺弹开,“无上三剑”陈宗的“古铜剑”却浪洒千层般在一片莹莹冷光中当头压下。
  “生死桥”飞快上迎,在连串的金铁交击声里,季哥身形锲入,“金刃剑”旋空而起,于并扬的炫目光华辉映下,罩向厉绝铃。
  刀回刃绕,厉绝铃的四周寒芒滚动,裹着他往外硬闯,季哥甫始避开锋面,杜无双一指似虹,在虚无中倏戳厉绝铃眉心,其快无比,诡异至极。刹那间,厉绝铃的刀光旋舞,一芒如电,陡然电射而出,正迎对方戳来手指。在这一招名曰“投世”的刀法突现里,杜无双逼不得已,疾速掠开。观战的曹羿大喝道:“‘天’‘玄’两组的‘猎杀手’何在?”
  暗影里,三条大汉鬼魅般悄然卷上,其中之一举起一根又粗又重的镔铁棍,以雷霆万钧之势,砸向厉绝铃脑门,另两个却鬼鬼祟祟的分散左右,抖手间,八只银白色的短小无羽箭已射了过来。
  久违了,这玩意,厉绝铃马上知道这名叫“迷魂箭”的阴损暗器又上了场面——他曾吃过这内装粉红色迷药的小箭的亏,因此,他绝不肯重蹈覆辙。身形贴地翻滚,刀刃仿佛蓝焰旋飞,环弧相套,猛往四周扩展——一招“轮回”,那两名施暗器的“玄组”、“猎杀手”已突的尖号着倒跌出去,二人齐齐肚开膛破,血雨同肠脏一起洒上了半天。
  人影倏映,杜无双一指飞来,厉绝铃刀弹若虹,反斩上去;后面,“手剑”涂非暴闪而进,双手竖立如剑,穿刺似电。厉绝铃猛跃两丈,那使镔铁棍的“天组”、“猎杀手”由下往上倒击。厉绝铃冷冷一笑,身子一蜷,顺根滑落,刀斜臂,“刮”声响,这位使棍大汉的半片脑袋已飞向一旁。
  就在这时,“手剑”涂非的左掌沿掠过厉绝铃的背后,他掌锋如刃,带起了厉绝铃肩处的一溜赤红鲜血。厉绝铃哼也不哼,大旋回,“六杀刀法”中的“收魂”一招骤出,左右光华急闪,刀刃居中飞劈,涂非刚刚得手,但一条左臂同时被斩断。
  怪号如泣,涂非踉跄倒退,雷一峰的兵器也现出来救——那是一对“日月环”。
  迎着雷一峰,厉绝铃插刀倏弹,“落尘”搏敌,身与刀合,一个跟斗撞向对方,雷一峰双环击空,慌忙闪躲,陈宗的剑势已排山般压到。厉绝铃往斜刺里抢步,又是一招“收魂”,精芒暴现里,陈宗的“无上三剑”同时展出,陡然间,寒芒如电,风云色变,在一片尖锐的剑锋破空声中,天与地也全被这莹莹光华遮掩,像一片广阔雄浑的半透明瀑布般罩到厉绝铃头顶。
  于是,一副令人难以置信的画面出现了,厉绝铃的身形突然晃动,在晃动的刹那里,幻映成数十个厉绝铃的影像,每个影像,又全被卷裹在一股森森的蓝光中,分成许多个不同的、不规则的方向、长短角度冲向陈宗——如果有人来得及数一数,将会发现这一共有四十九个影像,四十八个假的,一个真的。
  此乃厉绝铃“六杀刀法”中的最后一式绝活——“地煞”。
  “无上三剑”破灭了,光寂影颓,陈宗打着转子往外滚去,每一滚动,身上的热血全喷洒得像几十个水管在出水。
  杜无双目眦皆裂,他的“乾坤指”在厉绝铃的招数下敛之瞬息,点向厉绝铃的后脑。厉绝铃一扭身,“哺”的轻响,杜无双的铁指失去准头,但也戳进了厉绝铃的肩肉中,这一戳之力,直将厉绝铃撞出三步。
  眨眼间,蓝汪汪的刀光,流闪在厉绝铃的双手,然而,刀锋猝然自厉绝铃的狂旋下由中间暴劈——又是“收魂”,两溜寒芒炫花了人眼,这居中突现的一刀,便当头砍进了杜无双的面门,浓稠的鲜血与脑浆,顿时形成一团丑恶的图案展现于一刹。
  时间、距离、角度、拿捏得准确无比;一面紫光闪闪,布满倒须利钩的罗网便在这时飞卷过来,扯着厉绝铃的下半身,将他带了一个大跟斗。
  顾不得腿股上的血肉模糊,厉绝铃咬牙挺身跃起,右侧,季哥虎冲上来,“金刃剑”一偏倏斜,指向厉绝铃左胸。厉绝铃刀起如电,连斩带劈,季哥慌忙倒跃,却蓦地肩头血溅,这位“巨灵煞”怪吼一声,连连往外翻去。
  厉绝铃突然有了一霎的迷惘——因为他感到季哥似乎可以来得及躲过这一刀,但是,季哥却没有躲过。没有太多的空闲来供他思索,这时,“锈剑邪网”曹羿已亲自扑上,右手一柄巨大的斑斓锈剑,左手是那面紫光闪动的网,剑网并施,挟着无比的威力攻到。
  四周二十多条人影也在雷一峰叱令下,同时卷来。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五十七章 人心叵测
下一篇:第五十九章 刃断魂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