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人心叵测
 
2019-07-28 18:01:3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申昌玉道:“足够了,老二去拿。”
  申昌汉匆匆自去,厉绝铃道:“我也正好没带这么多银票,待我过些日子下山取了还你。”
  笑笑,申昌玉道:“再说吧!我也不差这些。”
  嘴里“啧”了一声,白莲萍道:“到底还是自家哥儿亲近,大笔银钱,你们居然推来让去,稀松得全不当一回事,但一临到我,却就斤斤计较,生怕多给了……”
  厉绝铃怒道:“你懂什么叫感情?什么是道义?”
  一撇唇角,白莲萍道:“我只知道,白花花的银子便能代表一切。”
  厉绝铃恨得牙痒痒的:“白莲萍,自从你上次分了我一半‘猫眼玉’之后,业已成为一个富婆了,你一个女人家,要这么多财富做什么?也不怕引来野汉子生吞了你?”
  眼珠一转,白莲萍道:“这是我的事,不用你来操心——有了钱,我还会不晓得支配,这才真叫笑话!”
  厉绝铃道:“我是怕你叫钱烧了心。”
  白莲萍正待反唇相讥,侧门里,申昌汉已经奔了进来,他伸手递过一叠银票,气吁吁的道:“喏,拿去,十张银票,每张五千两,太原‘海福钱庄’的票子,十足包兑。”
  在手中数了一遍,又细细检验过了,白莲萍这才嘻笑颜开的揣入怀中,心满意足的道:“没错,数目正合,二爷,还是你比较落槛。”
  抹了把汗,申昌汉坐下来道:“落什么槛,是叫你迫上梁山,实则肉疼得慌。”
  厉绝铃大声道:“行啦!白莲萍,你要的你已得到,现在该给我们所要的了!”
  白莲萍笑得花枝招展的道:“当然,我这就告诉你们这桩天大的机密……”
  眨眨眼,她又接着道:“只要我一说出口,你们就会觉得那区区五万两银子花的不冤了。非但不冤,更且觉得便宜呢……”
  厉绝铃怒道:“哪来这么多的废话!快说正经。”
  申昌汉也迫切的道:“白姑娘,银子你收妥揣稳了,如今也该快些亮亮你的‘货色’啦!”
  只有申昌玉凝视着白莲萍,默默无语。端起杯子来,慢条斯里的呷了口茶,白莲萍笑道:“先润润嗓子,总可以吧?”
  厉绝铃恨恨的道:“娘的,银子到手,你毛病就来啦!”
  伸出舌头舐舐嘴唇,白莲萍挑起眉儿来道:“姓厉的,你急啥?我还敢不说么?拿人钱财,自当与人消灾嘛。”
  厉绝铃咆哮着:“你是有完没完,谁有兴致和你净扯些闲篇?”
  白莲萍摊摊手道:“好,好。这就言归正传——各位,我带来的乃是一个惊人的消息,有关‘黑楼’如何准备攻扑‘中条山’的消息。在半月之前,‘黑楼’的楼主曹羿决定了全力进袭‘中条山’的计划,由他率领‘地组’‘黄组’二十名‘猎杀手’正面攻击‘铁胆墟’;而‘乾坤一指’杜无双、‘手剑’涂非两人,各领‘天组’仅存两名‘猎杀手’及‘玄组’仅存的两名‘猎杀手’作左右侧翼;‘千臂童子’雷一峰和陈老执法,则率领三百名手下阻截各路来援人马,另外,在曹羿身边当然有他的护卫首领,也就是我的师哥尹清侍从,我师哥一共带着七名护卫跟着曹羿……”
  厉绝铃沉着的问:“怎么?‘黑楼’直到半月以前才决定了如何对付我们?他们应该早就有所安排的……”
  白莲萍连忙解释道:“事情的发生,‘黑楼’要比你们晚好些时才能得到消息。听我大师兄说,曹羿当时气愤得几乎吐血,暴跳如雷之下,立刻就要倾巢出动,追杀你们二位;还是杜无双、雷一峰与涂非他们几个人说好说歹的劝住了他。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面派人四出查探二位的下落,一面商议报复之计,当然,报复的方法需要视你们容身的环境而定。”
  “因为季哥受伤甚重,消息带回去先就晚了,再加上查寻你们的下落,又费了些时间,‘黑楼’商讨行动方案之际,也颇伤了许多脑筋,反复争议了很久,才决定了我先前所说的那个攻扑计划。他们已打算一不做二不休,全力来犯,彻底掀掉‘中条山盟会’的老巢。”
  吼了一声,申昌汉怪叫道:“做他娘的清秋大梦,只要他们敢越雷池一步,看老子们不一个一个叫他横着出去!”
  白莲萍道:“别闹嚷,又不是我要和你们作对,犯得上冲着我叫哮?”
  申昌玉平静的道:“曹羿这个决定,却颇出我预料之外,他居然想孤注一掷?”
  点点头,白莲萍道:“不错,曹羿叫你们二人简直给气疯了,他在事情发生之后,曾当众沥血起誓,必与你二位永不泯仇,他要倾尽他的全部力量追捕你们,不将你们二位剜心披肝,他决不甘休!”
  厉绝铃不屑的道:“姓曹的想得倒美。”
  白莲萍又道:“曹羿已经起了重誓,赌了毒咒,他不管要付出多少代价,担冒多大危险,他将不顾一切的向你大举报复;他曾表示,哪怕为了此举,赔上了他的性命,使‘黑楼’陷入万劫不复之境,他也毫不考虑,他已决心和你们拼了。”
  一拍手,申昌汉暴烈的道:“好极了,我们就喜欢打这样的硬仗,带刀子上肉档——豁开来看,老子们赤脚的还怕他穿鞋的不成?我操他大舅。”
  申昌玉沉思了一会,道:“曹羿这一次竟会做到这种绝处,倒令人有几分纳罕,他虽是个暴君、是个魔头、是个大刽子手,但一向来说,他也相当的奸刁狡猾,精于盘算,除非恨至极点,他不会如此正面上阵,罔顾后果的。”
  申昌汉火暴的道:“阿哥,他‘黑楼’都是些天兵神将不成?还不全是肉做的大活人?叫他们来,看‘中条山’的儿郎能不能把这些王八蛋摆成三十六个不同的样子?”
  申昌玉道:“不可轻敌。”
  申昌汉愤怒的道:“可也真叫横啊!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非但要进境过界,更待来到我们的地盘上,骑上了我们的脖颈啦!娘的,让他们试试看,他既‘永不泯仇’,我们便和他死拼到底。‘黑楼’既不怕流血搏命,‘中条山盟会’的人便怕了不成?呸!”
  厉绝铃凛然的道:“要来就来吧!叫曹羿看看,天下之大,并非由‘黑楼’独自称尊,也有同他分庭抗礼、锋刃相交的人物。”
  这时,白莲萍轻轻的道:“各位,你们可是真要同‘黑楼’正面火拚?”
  厉绝铃用力颔首:“一点不错。”
  白莲萍倒吸了一口凉气:“先时,我还在猜,你们可能会同‘黑楼’硬干,但,也很可能暂且避避对方的锋头……”
  厉绝铃冷清的一笑道:“躲藏就是怯懦,而退缩更不是大丈夫的表现。我们行道江湖,血与刃相辉的日子过多了,从这个过程中挺出来,就该有几分骨气。所以,我们绝不让步,我们会面对现实,以我们自己的力量解决争纷。”
  申昌汉宏亮的道:“说不定藉此机会,正可将‘黑楼’这些凶徒一举歼杀。”
  白莲萍呐呐的道:“可是‘黑楼’的实力仍是那么强大……”
  厉绝铃淡淡的道:“我们的力量也不差。白莲萍,我们也绝不含糊对方。‘黑楼’有多大的本事,有多深的道行,不妨全施出来,大家彻底踏实的了断一次。他们能狠,难道我们就不会毒?”
  申昌玉缓缓道:“这将是一场势不两立的死斗,‘中条山盟会’与‘黑楼’,总有一边要在拚斗之后倾倒溃灭。”
  申昌汉接口道:“我看,‘黑楼’散伙垮台的成份要来得大些。”
  笑了笑,申昌玉道:“反正,不管是哪一边,在这场血腥惨烈的尘战中,都将极其艰辛,倒下的固然倒了,而那站着的只怕亦是气息奄奄、遍体鳞伤了。”
  申昌汉大大摇头道:“这可不见得。阿哥,损伤固然难免,但却不致似你形容的那样凄凉。”
  申昌玉道:“老二,你的口气好像我们业已赢了一样!”
  申昌汉豪壮的道:“阿哥,我们必然会赢!”
  厉绝铃道:“昌汉说得对,逞强斗狠,我们寒过谁来?”
  白莲萍笑道:“喏,各位的气魄真壮。”
  厉绝铃傲然道:“你也见识过,会是假的么?”
  瑟缩的一笑,白莲萍的脸色变了变,她忙道:“当然是真的……”
  申昌玉问:“曹羿他们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白莲萍道:“确实时间不晓得,他们为的也是怕泄密,当时决定,行动日期由曹羿全权作主,只要他认为时机合宜,一声令下,立刻全军出动……”
  点点头,申昌玉道:“倒也是个聪明法子。”
  白莲萍又道:“不过,据我大师哥判断,行动的日子不会拖得太久,也许就在最近了。”
  申昌汉道:“只要他们一有异动,我们这边立即就会得到讯息。”
  吁了口气,申昌玉道:“老二,也不要太过相信你派在那里的隐伏眼线及监哨,‘黑楼’幅面极广阔,地势复杂,四周林木幽深,如果他们存心潜行匿逸,有的是方法,光凭你那几个监哨,是守不住人家的。”
  偏身坐在椅上的白莲萍,眸瞳中突然闪掠过一丝不安之色,但微晃即逝,难以察觉。申昌汉却又在不服的道:“阿哥,我派在那里的手下,全是精挑细选的得力兄弟,个个都眼活心灵的很,只要稍稍有点风吹草动什么的,便包管逃不过他们的追蹑。”
  申昌玉低沉的道:“但愿是如此了。”
  白莲萍有意无意的问:“二当家,这两天你派在那里的眼线,可有什么消息传回来?”
  摇摇头,申昌汉道:“没有,他们前日的回报,仍是一片平静。”
  几乎看不出白莲萍唇角上浮漾的那抹笑容,她有些夸张的叹口气:“这样等,也真磨煞人。”
  申昌汉颇有同感:“唉!可不是么。”
  轻摸着下巴,厉绝铃忽道:“昌玉,我们一入了黑,就更要加意谨慎,仔细防范了。我猜,他们若来,一定是挑晚上。”
  申昌玉不觉的向窗外望了望,道:“我也这样判断,而且,正如今天这样,无月无星的凄黑晚上。”
  白莲萍的笑容,隐隐中好似有些牵强,她抚着心口道:“二位可别吓人了,我却不希望今天晚上出什么差错,否则我被夹在这场是非当中,岂不冤透了?我是做生意的,不是与人拚命的……”
  厉绝铃笑骂道:“娘的,也没见过你这么胆小如鼠的娘们,还居然出来跑江湖、黑吃黑呢!”
  白莲萍道:“姓厉的,我也不是怕事的人,但发狠使熊要看对象;我再晕头,也不会去拨弄像‘黑楼’那么难缠的主儿。”
  厉绝铃一瞪眼道:“好呀!这意思是我们容易对付罗?”
  连连摆手,白莲萍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几时说过你们好对付呀?只是你们和‘黑楼’在与我的关系上是截然不同的;我向你们通风报信,提供机密消息,对你们乃是大大的有利,而我又等于是你们变相的卧底者,雇请的帮手一样,这种关系,当然是友善的;可是,对‘黑楼’来说,就完全相反啦,我不但没帮他们,更一直在扯他们的腿,泄他们的底,这种情形之下,若叫他们一旦看出破绽来,我还能混吗?首先我大师哥就要遭殃。”
  厉绝铃哼了哼:“你对我们有什么‘友善’之处?娘的,‘狮子大开口’,卖一点消息就死要钱。”
  白莲萍咯咯笑道:“姓厉的,这‘一点’消息,可以帮你们多大的忙?给你们减少多大的损失?人命可是无价的呀!讲话别不凭良心,至少,我还有东西能卖给你们,彼此维持个买卖交对;对‘黑楼’,我却任什么也没得好卖的了。就拿我冒了这么大的风险来说,赚你们几个子儿也是应该的……”
  厉绝铃道:“说来说去,像全是你占着理了?”
  白莲萍道:“事实是这样嘛!”
  申昌玉整了整他束发的红带,温和的道:“白莲萍,虽然你为了利益才帮助我们,但,我们仍然感激你这千里传警之举。以后,即使你的价钱高点,我们一样愿意和你交易。”
  白莲萍的神色似是有些生涩,有些怅失,她努力挤出一抹微笑,却苦得很,她没回答一个字。申昌玉没有留意,继续道:“天色不早,你要在这里留宿么?”
  申昌汉接腔道:“我们很欢迎,这里空房子多,也很方便。”
  急忙摇头,白莲萍像在掩饰什么惶愧意识似的匆匆道:“不!呃,多谢二位盛情,我想连夜赶下山去。”
  申昌汉殷殷的道:“何必这么急着赶路?太辛苦了,留宿一宵明天再走也是一样。白姑娘,山道难行,怕你迷失。再说,就算你马上走,也不一定赶得出山……”
  申昌玉也点头道:“山区之内峰回岭叠,径窄道陡,夜间行走极为不便,尤其你对山间地形不熟,更易走失于幽林壑谷之中,我看你……”
  白莲萍十分自然的顺着话意道:“既是如此,就请厉绝铃送我一程好了。”
  连连摇头,厉绝铃推托道:“少给我增添麻烦,我懒得应付这种差事。”
  白莲萍不悦的道:“对一位少女,你怎能拒绝这样的要求?”
  厉绝铃道:“你不是‘少女’,姑奶奶,你是只‘母老虎’。”
  忽然,白莲萍的语调转为柔婉:“厉绝铃,不要这么不懂礼数。我千里迢迢,跋山涉水的前来向你们示警传信,姑不论我仆仆风尘的劳苦,就端说我冒了生命危险这一桩,也足够你送我一程的情份啦!不但够你送,便你背着下山也不为过……”
  厉绝铃有些招架不住的道:“可以找别人送嘛!墟子里有上千的人,随便哪个都能送你,不必非找我不可。白莲萍,我负责派人送你,我告罪了,我累得很……”
  白莲萍幽幽的道:“别人我不认识,走在一起多别扭,我希望你送。厉绝铃,两次向你传警,等于两次救你的命,你就这样对待我?连送我一程也不肯?今日一别,却又不知几时能见了,你回想起来时,便是想补送我这一程,也没有机会了。”
  申昌汉不觉动容,他帮腔道:“厉大哥,你快送一送吧!人家话已说到这步田地,你哪能无动于衷?”
  白莲萍低柔婉转的道:“陪我走走,好吗?山道寂寥阴黑,我一个人,怕……”
  申昌汉催促道:“送一程又不是剥你的皮。厉大哥,怎的这么小家子气?快呀!还赖在椅子上做什么?我都替你不好意思了。”
  申昌玉一笑道:“白莲萍既要你送,你就送送吧!她不愿住在这里,总得有人陪她走一段路……”
  懒洋洋的站了起来,厉绝铃道:“住一宿又怕什么?没人吃掉你,更没人抢你的银票。宽敞的房间,软软的床铺,岂不胜似你的一脚高一脚低的摸黑走路?我保证‘黑楼’的朋友们不会巧到刚好在今晚上摸了来,绝对连累不了你……”
  摇摇头,白莲萍轻细却坚决的道:“不,我一定要现在走,我不习惯住在陌生的地方,帮帮忙,厉绝铃,只送一段路就行,就算我求你,好不好?”
  申昌汉叫了起来:“厉大哥,你怎么啦?看你那股子为难劲,好像在吃毒药一样。如果白姑娘叫我送,我早就蹦着跳出去老远啦……”
  先瞪了老弟一眼,申昌玉又微笑道:“快去吧!黄姑娘那里我代你向她说一声。”
  推了厉绝铃一把,申昌汉着急的道:“我的厉大哥,你这瘟劲一犯,可真够瞧的。”
  无可奈何的吁了口气,厉绝铃道:“好,好,好,送就送吧!这丫头片子是非我走趟黑路不休的了。”
  于是,白莲萍笑逐颜开的道:“嗳!这才是侠士风范、英雄行径嘛!放心,只送一段,等我习惯了黑暗,你再指明方向,我就独自走,决不劳你大驾远行。”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五十六章 佳人如狮
下一篇:第五十八章 黑楼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