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佳人如狮
 
2019-07-28 18:00:49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无星无月的晚上,空气有些微森森的寒意。
  那么突兀的,一位不速之客被带到了“铁胆墟”,“无上堂”的大厅里——白莲萍。
  白莲萍的到来,给予厉绝铃和申家兄弟的感觉是惊喜交集的——惊的是,她这一来必有十分重大的消息相告;喜的是,他们的等待,终于将有个结果了——好与歹,总比闷在葫芦里强。
  厉绝铃与申家兄弟,全以热烈的笑容来表达他们的欢迎之忱,白莲萍是位好探子,纵使她收费较高,却也是绝对有益,绝对可以值回本钿的。
  在大厅里坐下,明亮的灯光映照着白莲萍的面容,看上去,她有些憔悴,有些疲乏,也宛似有些儿强作欢笑的悒郁。敞朗的大笑过后,厉绝铃道:“白莲萍,你是怎么码子事呀?好像不大舒服?心里搁着什么?我看你气色不见强……”
  轻拨髻发,白莲萍十分敏感的道:“见你的大头鬼了,我心里会有什么事?气色不佳倒是真的,你不知道我这一路来是怎么个赶法,而这‘中条山’爬起来,又活像攀南天门一样难。”
  厉绝铃忙道:“敢情是累着了,白莲萍,也真辛苦了你……我想,是为了我们的事情吧?”
  白莲萍啜了一口刚端上来的香茗,吁了口气道:“废话,若非为了你们的事,我发疯啦?会赶命一样的朝这里赶,‘中条山’也不是什么林泉胜景,到处穷山恶涧,绝谷幽壑,丝毫也没个看头,八辈子不来我也不稀罕。”
  申昌汉眯着眼笑道:“白姑娘,你这话可有欠斟酌,有欠公允。中条山为天下名山奇岳之一,景色壮丽,风光雄伟,岭如龙蟠,峰似虎踞,苍莽幽深,一片奇突青翠,正是说不尽的秀美,道不完的奇丽,怎能说‘丝毫也没个看头’呢?”
  上下打量了申昌汉一阵,白莲萍咯咯地笑道:“这一位,想是申大当家的令弟申二爷申昌汉了?”
  申昌汉眉开眼笑道:“不敢,不敢,正是在下。”
  白莲萍抿抿唇儿道:“申二爷,你可好口才哟!”
  申昌汉往椅背上一靠,做了个“当仁不让”的姿态,口中却假谦道:“哪里哪里,我只是信口胡诌罢了,如何谈得上‘口才’?倒是姑娘你……”
  申昌玉冷冷打断了乃弟的话尾:“老二,少来打岔——正经事还没谈,哪有工夫说些闲话!”
  厉绝铃沉声道:“白姑娘,这次你来,可是有重要消息要告诉我们?”
  抛了一溜眼波给申昌汉,白莲萍颔首道:“当然,非常非常重要的消息,而且,必是你们急切所需要知道的。”
  点点头,厉绝铃道:“很好,也许我们一直在期待着的就是你所带来的消息。”
  白莲萍却狡猾的道:“可是,我的订价却是很高的呢!”
  厉绝铃道:“少要‘狮子大开口’,白莲萍,我付多少代价,需看你带来的货色有多少份量而定!”
  吃吃一笑,白莲萍道:“放心,姓厉的,包管一分钱一分货,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而且,信誉保证其可靠性。”
  侧首望了申昌玉一眼,厉绝铃笑道:“你可委实难缠,先说说你带来什么消息!”
  摇摇头,白莲萍道:“别来这一套,厉绝铃,要卖的就是这个,先露了出来,还值半文么?我喜欢自己订的价钱,不甘心随人赏赐,你明白?”
  厉绝铃笑骂道:“你真他娘的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白莲萍面不改色的道:“莫非谁还嫌钱腥?怕银子坠着了?金珠宝玉,自是多多益善。”
  申昌玉淡淡的道:“先开个价吧!白莲萍。”
  似是早就胸有成竹了,白莲萍毫不思索的道:“纹银五万两。”
  吃了一惊,厉绝铃叫了起来:“你这是抢劫呀?白莲萍,棒老二也没有你这么心狠法,我搞了半辈子黑吃黑,也比不上你恁般歹毒,五万两,就算生铁吧,也堆得起一座铁山了。”
  白莲萍好整以暇的道:“我是一分钱一分货,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买不买随你们,这人间世上,既无强买的,也没有强卖的,厉绝铃,可是?”
  厉绝铃冒火道:“买任何东西,总也该容人讲讲价钱吧?哪有这么霸道,分文便宜不得的?你又不是朝廷的‘厘金署’,倒比那些专刮民脂民膏的官儿们还要狠了!”
  白莲萍笑吟吟的道:“日用百货可以讲价,不错,因为那到底不是性命攸关的事,但我要卖的却是关系着你们各位生死存亡的机密消息,这自然不可互为比拟了。”
  厉绝铃气愤的道:“不行,五万两太多。”
  白莲萍有恃无恐:“我说过世上没有强买的,便也没有强卖的,你嫌贵那就算了,我也懒得和你讨价还价,大不了交易告吹,我拍拍屁股上路。”
  一挑眼角,她又俏生生的道:“只不过,我若一走,你们各位将来的损失,就怕不是区区五万两银子所可以弥补的了!”
  厉绝铃恶狠狠的道:“你威胁我们?”
  白莲萍轻笑道:“我哪敢,只是提醒各位罢了。”
  一侧,申昌玉沉声道:“白莲萍,你心不要太狠,五万两银子在我们来说,也并不是像丢个铜板那样方便,这是一笔巨数,我们要拿,也相当吃力。”
  咯咯笑了,白莲萍道:“哟!这话出自别人嘴里,我倒还相信,从申大当家口中说出来,未免就有点离谱啦!大当家,江湖上的朋友们,谁不知道你是‘中条山区’的巨擘,综管大小七十九个帮寨的盟主,又是山西的霸雄,你的财产富可敌国,难以数计,休说五万两银子,就算是五万两的赤足黄金,也难不住你呀……”
  申昌玉皱眉道:“胡说,我既不开金山银矿,又没有良田千顷,哪来的‘富可敌国’?成千上万的弟兄们全要吃饭,也不过就是凑合着过生活而已……”
  白莲萍道:“大当家的何必哭穷?”
  申昌玉正色道:“句句实言,怎谓哭穷?”
  申昌汉忙道:“白姑娘,我阿哥说的可全是真话,半点也不骗你,这么多人张着嘴要吃饭,一年到头,光是打点自己还捉襟见肘呢!委实难有余钱,你帮帮忙,行个好,少要几文吧。”
  白莲萍笑笑道:“那么,我们不必再谈下去了。”
  申昌汉急道:“唉!唉!这是何苦?你好歹减个数目,行不?”
  白莲萍断然道:“不行。”
  厉绝铃着恼的道:“白莲萍,做生意也该讲个情份,我们是你的老主顾,更是你唯一的主顾。娘的,你这‘货色’除了我们,就无人可卖,叫你少算点,你更他娘的奇货可居是了不是?这简直不上路。”
  白莲萍也发了脾气:“好呀!我费尽心机,冒了偌大风险,老远巴巴翻山涉水的赶了来向你们通风报信,没的却讨不了个‘好’字,这可真叫‘黑瞎子拉油碾——出力赚了个熊’。罢、罢,不用谈啦!我走就是。”
  申昌汉忙劝道:“别,别,我的姑奶奶,大家慢慢商量,慢慢商量嘛。”
  一摔头,白莲萍强横的道:“没有商量的余地,五万两,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突然,申昌玉道:“好!就如数给你。”
  厉绝铃忍不住骂了起来:“白莲萍,你吃多了也不怕撑死你娘个熊?”
  得意的笑了,白莲萍道:“我是个金仓银库,再装多少也没有问题。”
  厉绝铃悻悻的道:“真是个‘石女’,半点窍也不开。”
  白莲萍嗔道:“喂,姓厉的,拿出点风度来好不好?大家做买卖,公平交易,谁也不会吃亏;还没见到‘货色’,怎么就肉疼得叫哮起来了?你怎知我卖的‘货色’,不值你出的价钱?”
  重重一哼,厉绝铃道:“娘的,你算拿着杠子,硬敲到我们的脑壳上了,给你五万两银子,你总该开口说话了吧?”
  一伸手,白莲萍道:“拿来。”
  呆了呆,厉绝铃不解的道:“拿来?拿什么来?”
  白莲萍眉儿挑起,尖声道:“五万两银子罗!拿来呀!”
  叹了口气,厉绝铃道:“你真他娘的小心眼,我们既然答应给了你,就一定会给你,莫非你还怕我们会食言背信不成?这不是笑话么?”
  白莲萍一本正经的道:“我是钱财到手才心安,明知你们说一不二,素来守信,但,我还是喜欢先拿到报酬。”
  厉绝铃无奈的道:“好吧!现在就给你。”
  说着,他刚想站起身来回房去取,申昌玉已摆摆手道:“不忙,绝铃,我这里现成有银票,先垫上吧!”
  厉绝铃犹豫了一下:“够么?”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五十五章 儿女情长
下一篇:第五十七章 人心叵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