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十一章 鬼脸白袍
 
2019-07-28 17:29:3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双圆大深沉的眼瞳所闪射出来的光芒是复杂的,季哥凝视着厉绝铃,好一阵子,他才道:“我早听说,在黑道上你是一个极端难缠且心机狡诈的奇诡人物,现在,我总算相信了。”
  厉绝铃安详笑道:“那就是我能活到今天的理由。”
  摇摇头,季哥道:“就算我们以朋友的身份立场来说话……厉绝铃,你不嫌方才的所作所为有点过份?”
  厉绝铃笑道:“我们还不是朋友,至少目前不是。”
  双手指节扭动得“克”作响,季哥咬牙道:“不管你怎么说,厉绝铃,我对你接二连三的暴戾行为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你千万要自重自制,否则,莫怪我到时翻下脸来不认人!”
  厉绝铃慢吞吞的道:“你会么?”
  重重一哼,季哥道:“那是无庸置疑的!”
  转动了一下脖子,厉绝铃漫不经心的道:“好吧,我也告诉过你,我不会因此而罢手,我仍会继续这样做下去——一个一个的在沿途伺机解决你们,下一位便轮到‘老来少’卓泰了,只对你,我或者会多少留点余地。”
  不知怎的,季哥由对方酷厉的眼神,冷漠的面部表情中,感受到一股泛自心底的寒意——这是他所从来没有经验过的意识反应,于是,他不由自主的怔窒了一会。
  突然一激灵,这位“黑楼”、“天组猎杀手”坐第二把交椅的人物又猛的一咬牙,恨声道:“不要逼我对付你,厉绝铃,否则,那就是你的不幸了……”
  厉绝铃低沉的道:“那就是我们彼此的不幸了。”
  气得季哥一张大脸红中泛青,他低吼道:“你随便怎么说吧,厉绝铃,可别埋怨我未曾警告过你,我对你很敬重,不错,但你却不能超越你如今身份之外的范畴,要是你硬要超越,你即将明白我对你的‘敬重’便会变质了。”
  点点头,厉绝铃道:“当然,我承认这将是一件极为可悲之事。”
  来回蹀踱了几步,季哥是藉此动作压制下心中激荡的怒火,片刻后,他才站立,缓缓的道:“你晓得,厉绝铃,为了方才你杀害庄祥与白昭隆的事,非但已使你走上危难的边缘,更替我带来了极大麻烦?”
  厉绝铃同情的道:“我很了解——”轻轻的,他又道:“也很抱歉。”
  季哥愤然道:“这些全是空话,只要你不再做这种糊涂事,就算对我帮了大忙了!”
  厉绝铃小声道:“季哥——何不杀掉卓泰和我一起浪迹天涯?”
  猛的一震,季哥连忙回头扫视——卓泰正在弯腰掩埋着尸体,隔得尚远,于是他一边抹着冷汗,边怒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舔舔唇,厉绝铃道:“我是说,杀掉卓泰,我们一道逃走。”
  面孔扭曲了一下,季哥切齿的道:“住口——姓厉的,你休要胡言乱语,挑拨离间,你知道你这是陷我于不义?真是可恶到了极点!”
  厉绝铃悲切的道:“我也是出自至诚。”
  唇角在轻轻痉挛,季哥一把抓住厉绝铃胸襟,一张大脸已凑上了厉绝铃的鼻尖,他狠酷的道:“厉绝铃,如果你再这样居心险恶,口不择言,我就会当场要你的命,你听清楚了?我会的!”
  耸耸肩,厉绝铃道:“太傻了,你。”
  双目圆睁,季哥压着嗓门咆哮:“闭上你的嘴!”
  厉绝铃冷冷的道:“将你的手拿开!”
  用力把厉绝铃推了个踉跄,季哥点着他的鼻子:“给我老实点,我不再警告你了!”
  慢吞吞走了过来,卓泰僵硬的道:“完事了,季二哥。”
  点点头,季哥道:“我们走。”
  说着,他亲自将厉绝铃押上了车,自己也监守于侧,卓泰在前座挥鞭启行,多余的两匹马儿便拴在车后跟着。
  又是那种有节奏的“辘辘”声响起,又是那种有节奏的轻微晃动与颠踬开始,篷车向着遥远的“黑楼”进发。
  车里,厉绝铃闭目假寐,神情宁静安详。
  定不下心来的季哥,他深知自己责任的重大与前途的难危——而这难危便出在一侧的厉绝铃的身上,季哥异常明白他们的猎获物是如何的难以控制又难以掌握,尽管他已受了伤,且在重重束缚之下,但他却仍然是极端阴恶的,仍然是十分毒辣的,这一路去,能否保住全无意外,老实说,季哥已感到毫无把握,庄祥与白昭隆的事,已在他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路上,篷车走得很慢,当车上的人觉得时间过去很久以后,也不过才走出十来里去。
  有些不奈烦的掀闭窗帘,季哥大声道:“卓老三,车子快点行可以不?”
  坐在前面驾车的卓泰,头也不回的道:“路烂且窄,哪里快得起来?”
  脸色一沉,季哥冷冷的道:“设法子尽量叫它快!”
  卓泰沉默了一下,方始以一种极为抑制的声音道:“是。”
  放下窗帘,季哥的面孔表情非常难看,他靠在一侧的档板上,阴沉沉的好半晌没吭声。
  摇摇头,厉绝铃自半眯的眼缝中注视季哥:“这老小子,敢情想造反?这是种什么态度?”
  横了厉绝铃一眼,季哥生硬的道:“你少啰嗦!”
  厉绝铃温和的道:“我是为你不平,季哥,就以卓泰这种角色来说,凭什么能给你气受?他哪一点配?”
  季哥厉声道:“住口!”
  叹了口气,厉绝铃道:“沦为阶下囚,居然连说句公道话,表示同情心的权利也没有了?你们未免剥夺得太多了点吧?”
  瞪着他,季哥阴鸷的道:“要怎样才能叫你不说话?”
  厉绝铃道:“看样子,只有杀了我才办得到。”
  季哥恶狠的道:“你真以为我不敢?”
  厉绝铃一笑道:“不,我以为你不忍。”
  哼了哼,季哥道:“既然你明白这一层,就莫使我逼得横心!”
  厉绝铃平静的道:“有一种人是无论如何也横不下心来做他认为不该做的事的,譬喻你,季哥,便正是你了。”
  有些怔忡的瞧着厉绝铃,良久,季哥方才道:“你到底是哪一类的人?”
  厉绝铃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道:“你很清楚,何必多问?”
  吁了口气,季哥表情古怪的道:“常常在一刹间,我会兴起一种感觉——厉绝铃,好像你不是寻常的人类,好像你是一个凶鬼、厉魄,一个有形无实的恶魔,你的周身便散发着那类的气息:幽冷、飘忽、残酷又阴森,似是泛着一股透人骨髓的寒气……”
  平淡的笑了,厉绝铃道:“你说得连我也有些对自己哆嗦啦!”
  季哥沉沉的道:“他们不该派我这趟差事的,至少不该形成这样的局面——厉绝铃,我但愿没遇上你……”
  厉绝铃道:“我更希望如此。”
  低喟一声,季哥道:“真是孽啊……”
  厉绝铃忙道:“不,这是‘缘’才对!”
  季哥怒道:“屁的个缘!”
  笑了,厉绝铃道:“现在说这些话你自是不信,以后,你就会信了。”
  “以后?”
  季哥大大摇头:“朋友,你还哪来的‘以后’?”
  厉绝铃懒洋洋的道:“别认定了我已是死人一个,季哥,离那条黄泉道还远得很呢,‘黑楼’能不能送我到那里,现在尚言之过早。”
  季哥不由笑了:“你倒蛮有信心!”
  厉绝铃正色道:“当然,若我自己都不信任自己,还求个什么生路?而且我告诉你,我认为成功的希望颇大!”
  季哥伸直了双腿,不信的道:“何以见得?你把我们全当做木头人了。”
  厉绝铃道:“奇怪,我的朋友,难道你希望我被押回‘黑楼’。在曹羿的百般酷刑下受尽折磨而死?”
  怔了怔,季哥道:“我没有这样希望……”
  厉绝铃问道:“那么,你有什么理由不期盼我能逃走呢?”
  季哥大声的道:“那是我的责任!”
  厉绝铃怒道:“你的‘责任’是污秽的,还不及我的生命重要!”
  搓搓手,季哥低沉的道:“实际与理论是不同的,就和知道该怎么做与能否那么做也大有差别是一样!”
  厉绝铃重重的道:“遁词!”
  季哥粗暴的道:“要想对我加以说服,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冷冷一笑,厉绝铃道:“娘的,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送进虎口而毫无一点愧疚之心——何况更是由你将我送进虎口……”
  双颊的肌肉抖了抖,季哥木然说道:“我是奉命行事!”
  “呸”了一声,厉绝铃道:“卑行乱命!”
  季哥淡淡的道:“那是你的说法!”
  叹息着,厉绝铃道:“我看你是无可救药了。”
  深沉的一笑,季哥又盘起双腿,巍巍然有如一座小山矗立那里,他注视着厉绝铃,缓缓的道:“此时、此地、此景,厉绝铃,我认为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一点比较合适,我是否已病入膏肓,却无庸你挂怀了。”
  厉绝铃的上半身随着车子的颠踬而晃动着,他道:“你真是固执得愚蠢!”
  季哥平静的道:“不,我是忠于立场。”
  闭上了眼,厉绝铃有好一阵子不再出声,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也猜不透他有什么感触,他的脸庞是毫无表情的。笑笑,季哥道:“怎么?心里不痛快了?”
  仍然合着眼,厉绝铃道:“对谁不痛快?”
  季哥问道:“刚才我说的那些话,是否令你感到愤怒?”
  睁开眼来,厉绝铃道:“愤怒?怎么会呢?你与你的同路人,本来就是这样的货色、业已烂臭到透底了,你们的所行所为,自也脱不了你们赋性的范畴,所以说,你的言论、思想、是这样的迂腐可悲,便不会令人有什么意外了。”
  季哥不悦的道:“怎么说着说着你就兜圈子骂人?”
  厉绝铃笑道:“不是骂你,伙计,这是告诉你一点事实!”
  撇撇嘴唇角,季哥道:“在我来说,这不是事实,我所看见,所听到,感觉的才是事实,厉绝铃,你完全是妖言惑众!”
  摇摇头,厉绝铃道:“强词狡辩,自以为是,季哥,你真是被他们糟蹋了,‘黑楼’是个大染缸,不想连你这样的人物都能给他们染黑了心!”
  季哥道:“胡说!”
  厉绝铃的目光沉郁,他道:“忠言,自古以来都是逆耳的。”
  沉默片刻,季哥突然叹了口气,道:“朋友,你这人有点怪诞。”
  眉梢子一挑,厉绝铃道:“怎么说?”
  季哥的眼角皱纹微微叠聚,他道:“假如我是你,我是已为自家切身的存亡关头而感到忧心如焚了,根本已不会有兴趣来注意别的事,甚至去就个人的观念问题与人争辩,但你不同,你好像要管的闲事还不少呢!”
  厉绝铃以一种悲悯的眼神注视季哥,没有说话,季哥被他看得有些心头恼火,他大声道:“为什么用这种目光看我?”
  厉绝铃叹了一声,道:“我忽然发觉你很呆。”
  季哥怒道:“我很‘呆’?怎么说?”
  厉绝铃道:“你难道不晓得?”
  季哥又是一怔,一怔之后更加不悦的说道:“晓得什么?”
  怪异的一笑,厉绝铃道:“我之所以一再劝说你,忠告你,与你偕思想行为上的争辩,其目的,也只是为了我的老命设想——我要叫你明白正邪之分,是非之理,藉而烦你助我逃走,又怎么能说我不为自己的存亡问题担心呢?”
  微微笑了,季哥道:“可惜,恐怕你是白费心机。”
  厉绝铃坦率的道:“目前来说,是的。”
  顿了顿,他又道:“但这个是我的不幸,却也是你的不幸。”
  季哥哼了哼,道:“却要看从哪方面来说——在我个人对你的感受上,是不幸,但对我的责任与立场来说,这乃是十分完满的。”
  棱角分明的面庞上浮现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厉绝铃道:“走着瞧吧!”
  季哥狠狠的道:“你不要自找苦吃?”
  厉绝铃道:“要说的全已说得差不多了,劝也劝过,争也争过,吵亦吵完了,你有你的一套,而我有我的这一门,彼此又水火难容,凑合不上,算了,不提也罢,到时候情势怎么个发展,便看我们各人的造化!”
  季哥深沉不波的道:“你没有机会的。”
  厉绝铃道:“现在就下断语,未免早了点!”
  浓眉骤扬,季哥正想顶驳什么,篷车进行的势子却蓦然一顿,车身在剧烈的晃摇之下竟停了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十章 天生傲骨
下一篇:第十二章 九杀银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