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十五章 毒手仁心
 
2019-07-28 17:31:57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环刀”一扬,“呛啷啷”暴响声中,范岁嘶哑的吼叫:“厉绝铃,我要活劈了你这畜生——”
  厉绝铃无动于衷的说道:“那就来劈吧,别光嘴里发狠!”
  深深吸了口气,范岁强行压制自己恍似爆裂般的狂怒,他一边调匀呼吸,蓄势以待,一边生硬的道:“亮你的兵器——”
  厉绝铃慢吞吞的道:“我自会亮,不用你担心!”
  “心”字刚刚在厉绝铃的舌尖上打着转儿,范岁的“三环刀”已一抹雪影也似飞了过来,环响刃啸,厉绝铃却早已猝斜三丈,大翻身一名白袍汉子尖嗥着倒跌出去,这汉子的一柄朴刀已到了厉绝铃的手中!
  “好恶毒!”范岁厉吼着,“三环刀”挥劈似电,在溜溜寒光冷芒里猛罩过来!
  厉绝铃卓立不动,朴刀却在刹那间往上快截,匹练似的光带涌起,劲势万千,范岁侧移换位,刀锋甫转,厉绝铃原来握在右手的朴刀已倏忽跳到左手,完全易为另外一个角度暴刺而出!
  范岁意外之下居然不退,他双目血红,两手握刀,猛逼中宫,刀尖笔直插向敌人心窝位置!
  当然,范岁的这一手,纯是执意要“两败俱伤”!
  厉绝铃突然笑了,在这抹寡绝的微笑浮上他的唇角的一刹,他已蓦地身形后仰——其快如电光石火一闪,右足足尖飞弹,“嗡”声颤响,已踢中范岁刺来的刀背,而“三环刀”的刀身便往后反扬,范岁的惨叫像是一声令人砍杀了的呻吟,稍出立止,他自己的刀已砍进了他自己的天灵盖,几乎不分先后,厉绝铃左手飞吐的朴刀也一下子插进了范岁胸膛,更将他整个人撞出了七尺!
  一阵僵冷的气氛骤然笼罩全场,没有人出声,没有人动作,每一双眼睛全是那么震骇又惊恐的直瞪着,每个人的呼吸也全像屏止了——就算是呼吸屏止了吧,谁都也闻得真切那种漾在心底与意识中的浓厚血腥味……
  朴刀在厉绝铃的手掌上一转又被他插向地下,手法之熟练自如,活似“刀”这玩意,自来便是他身体的一部份,早已与他神意相通了三辈子一般,咧嘴微笑,他带着一股古怪的表情道:“刀,是一种最平常的兵刃,却也是最难用得精的一种兵刃,人人会使刀,但使得好的却太少太少,范岁也是舞刀的朋友,不过,在我看起来,他却只有半门外汉的程度,差了老大一把火哩,所以,使得不精就别出来现眼,若一定要现眼,就得拿自家的性命往里垫了——仅以上述良言敬赠各位,你们要随时警惕,且莫自高自大,到头来弄得命断魂飞,则各位幸甚,老子我也就幸甚了!”
  这种场面,这种情势之下,“鬼脸帮”的众人自谷淳以始,全做梦也没想到厉绝铃会说上这么一番话,而这番话中所包含的轻蔑、嘲弄、戏谑与羞侮之意却又是恁般的深刻鲜明,“鬼脸帮”的各人已不止是“啼笑皆非”了,更令他们感受刺骨的是那种无比的屈辱和至极的怒恨!
  喉咙眼里“咯”、“咯”响动了一会,谷淳方始沙哑的启了声:“姓厉的……你给我记住你今天的这番杰作!”
  一挥手,厉绝铃道:“我说!去你娘的。”
  双颊的肌肉急速痉挛了片刻,谷淳竭力忍气吞声:“不要太狂妄……厉绝铃,总有一天你会栽斛斗的,我可以断言,总有一天……”
  哼了哼,厉绝铃道:“或许如此,但决不会栽在你们手中,却亦可断言!”
  谷淳羞愤得连声音也变了腔:“我发誓——厉绝铃——我发誓我会亲手收拾你,我会用尽一切可能、一切方法来报复你今天所给我的侮辱!”
  厉绝铃冷然的道:“想得挺美,谁答应你眼前可以生离此地呀?谷淳,此际正是宰杀你们的大好良机,我岂会轻易放你们回去再留后患?”
  身体一震,谷淳惊叫:“你,你待赶尽杀绝?”
  厉绝铃硬梆梆的道:“否则你以为我待如何?就这么便宜的让你们走路?然后再叫你们纠合帮手,布下陷阱来对付我?谷淳,你也是老江湖了,江湖上你可见过这样可笑的事?认命了吧,就是今天,就是现在,就是此地,我们正可一了百了,通通了结!”
  谷淳的额头上冷汗滚滚,脸孔灰黄,他竭力镇定着道:“厉绝铃,你,你可明白这不合江湖的规矩!”
  厉绝铃不屑的道:“和你们还谈鸟的个江湖规矩!”
  顿了顿,他又道:“况且,我这样做更没有说不出口的地方——你们人多,我只有一个,大家明枪对仗,硬来硬去,光明坦荡得很,我在乎什么?”
  谷淳急迫的道:“你这样说太不公平!”
  厉绝铃怒道:“哪里不公平?”
  谷淳忙道:“你本领强,但我不怕你,可是我受了重伤,你又怎能在我功力大减之际下此毒手?我们人数较多是不错,可是除了我之外其余的全是小角色,根本不堪与你比拟;姓厉的,高手就要有高手的风范与气度,不能只朝一干泛泛之辈发威使狠,眼前,只有我和你可以较量,但我却受了重伤,你岂能找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拼斗?就算你胜了,又有什么光彩与颜面?”
  略一迟疑,厉绝铃悍然道:“老子不管这么多,先收拾了你们免除后患方为上策,我又不是吃素的,哪来这些‘天官赐福’‘尽仁尽义’?”
  谷淳咬咬牙,高声道:“但是,你自己的规矩也不管了?”
  厉绝铃狞笑道:“你好像比我自己还更了解我自己哪;你倒说说看,我自己有哪一项规矩与如今的所行所为不合?”
  咽了口唾液,谷淳生涩的道:“厉绝铃,多少年来,你不是一向有个重义守信的习惯?”
  点点头,厉绝铃傲然道:“半点不假!”
  又咽了口唾沫,谷淳苦着脸道:“那个‘义’字,你是不论亲疏敌我,一概要讲的吧?”
  厉绝铃严肃的道:“如何?”
  谷淳吸了口气,道:“难道说,向一个重伤的人下手,向一干技浅艺陋的小角色下手——纵然这些人全是你的敌对者——却也合乎你那个‘义’字的信条么?”
  闭闭眼又睁开,厉绝铃沉吟的道:“你倒会绕着弯子拿我自己的习惯作风来套我,不过,我委实舍不得就这样让你们一个个带着口气离开……”
  谷淳急急说道:“厉绝铃,你可是素来讲义气的,别为了这件事而坏了你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名声……”
  “呀”了一声,厉绝铃道:“少来这些废话,我还有什么名声?我早已声名狼藉了,只不过——比起你们诸君,犹多少高尚那么一点而已……”
  谷淳低声下气的道:“你虽也是黑道中人,却确较我辈重义尚诺,这乃是道上同源所公认的,厉绝铃,一个讲道义的人,再是心狠手辣吧,看在那个‘义’字上,也不该朝着一干抵抗力削减大半的对头施以赶尽杀绝啊……”
  眯上眼,厉绝铃瞧了谷淳半晌,道:“姓谷的,你算是哪种人?”
  呆了呆,谷淳惴惴的道:“什么意思?”
  厉绝铃寒森森的道:“武林中,你‘九杀牌’谷淳也算一等一的硬把子,顶尖之流的好手,而且我素闻你心高气傲,性格火爆,丝毫委屈也不能受,以你多年的威名来说,怎么为了一条老命做出这样不登大雅之堂的言行来?你不觉得有些惭愧么?”
  谷淳呐呐的道:“老实说……我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而且,我要留命来找你复仇,否则,我岂不是死得太冤,太不值?”
  冷冷一笑,厉绝铃道:“你倒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苦涩的牵动一下唇角,谷淳道:“随你说吧,反正,刀把子是在你手上。”
  厉绝铃目光投转向在一边以剑拄地,闭目不语的季哥,季哥虽是以剑拄地支持全身的稳定,但却仍然摇摇晃晃,气色灰败,一副随时随地可以晕倒过去的架势,那两柄犹插在他双肋处的短柄金叉,每在他身体摆动之间,便颤巍巍的抖荡个不停,显然,季哥已快要挺不住了……
  眉宇深锁,厉绝铃沉默着若有所思。
  谷淳汗水淋淋,沙哑的道:“厉绝铃,你可决定了不曾?”
  盯着他,厉绝铃目光冷森如刃,仍未开口。
  谷淳但觉背脊泛凉,心脏收缩,喉咙里干燥如火,不知怎的,居然连舌头都好像打了结了。
  半晌——在“鬼脸帮”的众人感觉中,宛若有半生那么悠长……
  终于,厉绝铃缓缓的,以一种阴酷的语声道:“我放你们生还。”
  顿时心情骤宽,如释重负,谷淳又惊又喜的道:“当真?”
  厉绝铃大声道:“你这岂非废话?”
  谷淳难堪的窒了窒,将目光投注地下,不再出声。
  冷冷的,厉绝铃道:“可知道我为什么如此大发慈悲,放你们一条生路?”
  摇摇头,谷淳的眼皮子却急速的跳了几跳。
  厉绝铃缓慢的道:“第一,因为你还敢说实话——你并不讳言对我们之间这桩交手的气愤,及你强烈的报复意愿,这证明你仍有几分骨气,比起某些见风转舵和口是心非的奸佞之徒要稍稍强上那么一点。”
  顿了顿,他又道:“第二,你‘九杀牌’谷淳,在江湖中也算是块材料,今天这件事,业已令你受够了窝囊,去净了颜面,你心里那口气够叫你蹙上老久不舒服的,同属武林一脉,这样的痛苦,我了解,因而也就不欲做得太绝。”
  谷淳的神色晦黯,仍然默无一声。
  厉绝铃又道:“那第三嘛,便是如你先前所说的了,我这人多少还讲点义气,你受了伤,我无须占你便宜,也免得留人以口实——虽然,我对你们这干人原本用不着讲这个义气的,但这一遭,我自己也就勉为其难了。”
  谷淳又沉默了片刻,始暗哑的说道:“不管我们以后如何流血搏命,厉绝铃,眼前我却要谢谢你!”
  笑了笑,厉绝铃道:“我受了。”
  谷淳吸了口气,道:“我们可以走了?”
  一斜身,厉绝铃道:“请便。”
  于是,谷淳倒拎着他的“九杀牌”,步履及其艰辛的朝前走去,却理也不理他手下那十余名汉子,直等他蹒跚行出老远了,这十余位仁兄方始如梦初醒般拔脚追上,一个个的形态可真合了那句话了——“丧家之犬”。
  等“鬼脸帮”的败兵残勇走得看不见了,厉绝铃才冷兮兮的露齿一笑,越前数步,朝着季哥道:“老友,你还挺得住么?”
  慢慢撑开眼睛,而季哥那双原本精芒四射,神聚光盈的眸瞳,如今居然已显得这般黯淡迷蒙了,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涩涩的道:“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厉绝铃冷冷的道:“先不忙谢,季哥,我们之间的事呢?你想怎么办?”
  唇角扯动了几下,季哥痛苦的道:“我,我仍要设法押你回去……”
  勃然大怒,厉绝铃叫:“姓季的,你他娘真是‘铁面无私’呀!”
  季哥提着气道:“厉绝铃……你救了我,我至死不忘,永铭于心……但,但那只是我个人对你的感念……绝不能因此和公事混为一谈……我感激你,却仍须押你回去……我难以为了私情便忽略了我的责任……”
  厉绝铃大吼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看你简直连一点人性,一点好歹,一点是非与道理也没有,我救了你的老命,你就如此以送我的命来报答我?姑不论你这死脑筋是多么可恶可恨,就说你口中所谓的‘公事’吧,什么‘公事’?那完全是‘邪事’‘屁事’!一个残暴狠毒的组合所下达的一个卑劣无耻的命令,根本在本质上就是个彻底的错误,你还拿着鸡毛当令箭在这里煞有介事似的当圣旨办,季哥,你糊涂、愚昧、古板、混蛋,你是个分不清曲直黑白的婊子养的!”
  季哥怒得全身剧颤,他面色惨白的叫:“你……你不要谩骂叫嚣……厉绝铃,我要押你回去……我要用尽一切方法押你回去……你死了之后,我再自绝以谢你救命之恩……”
  呆了呆,厉绝铃怪叫:“什么玩意?你这种荒唐的思想算是什么玩意?老子悔不该在‘鬼脸帮’那些王八蛋手里救了你!”
  突然,他又狂笑了起来:“娘的,我根本无须生你这闲气,季哥,你倒是说说看,在眼前的这种情形之下,请问你能用什么法子‘押’我回去?只怕我不吃你的肉,已算你福星高照,祖上有德了!”
  季哥咬着牙道:“我会拦截你——”
  厉绝铃一笑道:“真的么?你用那张嘴来拦截我?”
  季哥颤巍巍的道:“不要得意……厉绝铃,你逃不掉的……”
  点点头,厉绝铃道:“我是‘逃’不掉,因为我无须‘逃’,我只要走,大摇大摆的走开便得,一个弄得我不高兴了,说不定还顺手拎着你的狗头走!”
  季哥抖索的道:“你……敢动一动,看我……收拾你!”
  厉绝铃嘲弄的道:“我走了,季哥,你试试如何来‘收拾’我吧。”
  说着,他昂头挺胸,迈开大步便往前走,季哥声嘶力竭的叫了几声,他却充耳不闻,一个劲朝前赶路,突然间,背后风声骤响,一股锐气破空而来,笔直对他的后颈窝!
  厉绝铃头也不回,猝然蹲身弓背,“金刃剑”的刃口贴着他的头皮掠过,眨眼间,他手中的朴刀已自左肋空隙暴闪,“当”的一声便震飞了那柄“金刃剑”,同一时间,他左手翻弹,当胸一把抓住季哥的前襟,猛力将季哥按坐地下!
  “嗯——”了一声,季哥双眼翻白,嘴巴大张,几乎便一口气闭了过去,他痛苦的喘息着,脸部肌肉业已紧扯得像要裂开了!
  厉绝铃哼了哼,厉声道:“季哥,看不出你还真是这么替‘黑楼’卖命哩,哪天见了曹羿,倒要好好向你褒奖一下你对他的死心塌地、忠耿不二,娘的,‘黑楼’既有似你这等的走狗爪牙,就早该独霸天下才是,怎么至今仍然是那样的乌烟瘴气?”
  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季哥的舌头都像僵硬了:“厉绝铃……你……你……好歹毒……”
  厉绝铃冒火道:“放你的狗屁!我歹毒?我是在为自己的老命挣扎;歹毒的原是你这混账,看你伤得连站都站不稳了,自背后偷袭起你的救命恩人来,却居然如此凌厉狠辣!姓季的,老子倒要看看你的那颗心是红是黑?抑或根本就没有心?”
  季哥又痛得浑身痉挛,他面容扭曲,语声颤抖:“就算……算……我阻不住……住你……我也已……尽了全……力……力……了……”
  冷冷一笑,厉绝铃道:“你这样替你的主人卖命,却未见能获得你主人的欢心,季哥,你这份忠诚可许,但却用错地方了,‘黑楼’也好,曹羿也好,根本就不值得你如此效死,唯你中毒太深,固执己见,对你说了也是白饶——季哥,因为你还是个角色,所以虽然你三番四次的对我不利,我也不予计较,我放过你,以后,咱们有幸能见上面,彼此全不用客气,各尽所能拼命好了;我们大家是两不相欠,你一路来待我不错,我救了你的命来报答你,自此恩怨已了,再碰头,便只有刀口子上见真章了!”
  说完话,厉绝铃转向那辆支离破碎的篷车而去,他的经验极为丰富老到,只见他掀开前座垫板翻了几下之后,又钻到车底下,很快的,哈,他已将他的家伙‘生死桥’自车底板的横轴之间缚绑处取了出来!
  季哥坐在那里,就像个血人一样,他痛苦得发抖、抽搐,宛似连身上骨头都被火红的烙铁烙焦了一般,累累的创伤几乎把他的心脏肺腑也扭绞了!
  眼睁睁的看着厉绝铃取回兵刃,又眼睁睁的瞧着人家迈步而来,季哥没有一点法子可施,他甚至连看着人家的视线都模糊的了。
  厉绝铃背刀在肩,向地下的季哥微微一笑:“我走啦,季哥,后会有期也好,无期也罢,认识你总算不太坏,回去向你的主人曹羿转告一声,我和他,以及整个‘黑楼’业已‘裱’定了,大家是‘骑在牛背上读春秋’——走着瞧吧,将来不是他们分我的尸,便是我挫他们的骨!”
  季哥的喉头咕噜直响,喉结上下移动,空自嘴唇翕合,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他眼睛上翻,呼吸就跟拉风箱一样粗浊了。
  摇摇头,厉绝铃道:“再会了,季哥。”
  当厉绝铃大步离开,走出尚未及寻丈之遥,后面,已“咚”传来一声沉重的声音,厉绝铃不用加减,也知道那是一声人体仰倒的声音,他脚步随即放慢,神色也不禁犹豫起来。
  当然,他明白那一定是季哥晕死过去了,受了那样重的伤,流了那样多的血,再经过如许情绪上的激荡与精神体力上的负荷,任是铁打的金刚怕也支持不住,何况是一个血肉之躯的大活人?他忍不住内心在矛盾的交战了——要不要回去救治季哥呢?季哥是如此的固执顽强,一心对立,蹙扭得可恨,但是,如不救他,像他这种情形,怕是难以活命了……。
  厉绝铃在苦恼的忖思着,一会想转回去,一会又强迫自己往前走,就这样,脚步是快一阵,缓一阵,就像一股什么无形的力量在推他一阵,又扯他一阵;他脸庞上的表情是古怪的,阴晴不定,时而皱眉,时而撇嘴,两颊的肌肉也在不停的抖动,甚至连颈项上的青筋也暴浮出来了。
  终于——
  他猛一顿足,毅然回身,就像害怕自己会改变主意似的飞奔了转来——那边,季哥果然早已四仰八叉的晕绝在地下了!
  一边朝季哥的身边奔跑,厉绝铃一边嘴里不停诅咒着自己:“混账、懦弱、无能!厉绝铃,你这软心软肠的家伙,你这提不起放不下的庸才,你看吧,你就要替你自己这‘妇人之仁’找上无穷的麻烦了……”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十四章 铁胆豪义
下一篇:第十六章 恩怨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