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刀斧平恨
 
2019-07-28 17:36:2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祭鬼刀”朱汾眼尖,睹状之下立即骇叫:“小心,他们要动手了——。”
  申昌玉的出手永远是那样的暴烈又狠辣,他的月形斧劈空飞出,直斩那朱汾,斜刺里,“二判官”邵大魁却怪吼着以他手中的一对“判官笔”冲刺申昌玉,但是,在半空中回转的钢斧却“呼”的一声又反斩回来,差一线的吓得邵大魁慌忙跃躲。
  厉绝铃身形电闪,“生死桥”“削”声流眩,李泰拼命后退,两个黄澄澄的光芒暴映,“生死锤”章伟贤已疯虎也似硬截上前!
  突然横身翻滚,厉绝铃险极的从章伟贤挥舞着的锤影掠穿,刀刃斜带,“当”的一声已将“奈何鞭”马天福攻来的“九菱钢鞭”硬硬荡出,他缩身疾旋,“生死桥”往地下猛插猛扳,于是,刀身飞掠,章伟贤的双锤刚刚举起,已被这流光也似的寒刃透胸戮过,更将他死死的钉向地下!
  “猴”的窒喊一声,李泰吓得亡魂落魄般的往旁边窜,厉绝铃的手甫始沾上了钉在敌尸的刀柄,马天福的“九菱钢鞭”又泼风也似卷到!
  眼皮子也没撩一下,厉绝铃就等钢鞭临头一刹,方才轻轻一闪,他却是闪得那样恰到好处,鞭梢子贴耳擦空,他的牛皮刀鞘业已又沉又狠的翻挥而出,“叭”声脆响,打了马天福一个鼻口开花,跌成个朝天王八!
  那边——
  申昌玉陡然狂旋飞回,斧刃泛着闪亮的光芒四掠,当他的二个对手仓惶躲避之际,明明看见夺目的光彩在空中掣映,却又突的爆斜出另一株月形的流鸿,“二判官”邵大魁双笔急架,斧刃却已更快的飞泻而至,“嚓”声掀起了这位“二判官”的半片天灵盖!
  怪叫着,朱汾挥刀猛砍,申昌玉足尖一点,“呼”的来到朱汾身后,于是,他斧柄上的黑色细链猝然勒上了朱汾的脖颈,力量之大,令那朱汾闷嗥着往后倒歪,申昌玉面色冷白,斧背暴落,将朱汾的整个脑袋砸了个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护法五圣”中硕果仅存的李泰,早已心胆俱裂,魂飞魄散,他尖着喉咙没命的叫:“上,哥儿们,并肩子全上啊……”
  厉绝铃蓦地跃空三丈,又急旋而下,凌空翻舞,刀光变幻成不同的形状飞射,像呼啸的风,似蓬散的雨,又像流星的曳尾穿跳,于是,那些围攻上来的“红蜘蛛会”会友们的脑袋与血也就变成不同形状的抛扬纷飞,惨号尖叫,乱成一片!
  另一条腾跃如虎的身影是申昌玉,他的“血斧”远斩近劈,时而将人兜起半空,时而将人拦腰砍折,血沫子随着他的转动在浮沉,一条条的人命也就陨灭得更快了!
  陡然超越了三柄扎来的牛耳尖刀,厉绝铃的生死桥横着挥起,三条执刀的手臂连着半片肩胛便摔到了一边,他看也不看一眼,刀身在手腕上一滴溜又斜着戳出去,刚好把另一名扑自一侧的大汉透肋掀穿!
  “红蜘蛛会”除了“护法五圣”之外,另有弟子二十余人在场,就这风卷残云似的一阵劈斩,这二十多个人如今却只剩下三位了……李泰,半死的马天福,以及方才那待要强暴黄君稚的大块头!
  李泰号称“勾魂”,此刻却完完全全成了“失魂”,他惊恐欲绝的高举双臂,手上的一对“虎头钩”倒垂,声嘶力竭的狂叫:“停手,快停手啊,我们服输了,我们投降……”
  月形的寒光暴掠,“吭”的闷哼一声,李泰已被背后飞来的斧砍出三步,他猛然张大了嘴巴,面孔也顿时歪斜向一边,可以看见他的舌头在嘴巴打着转,他似想叫,想呐喊,却只在喉咙里发出一阵混浊的咕噜声,然后,双目凸突着,无限恐怖,又无限痛苦的一头仆倒,背后,一条深长的伤口令人作呕的朝外翻卷,血浮如泉,连切断了的脊骨也红颤颤白森森的露出来一截!
  在地下爬着,马天福晕天黑地的只想逃命,却在惶急中爬向了厉绝铃那边,残酷的俯首注视着这位血污满脸、气喘如牛的仁兄,厉绝铃陡然飞腿,兜脖将马天福踢了个斛斗,刀光微闪中,“刮”的一声,已拦腰将马天福斩断成两段!
  那个大块头业已吓得面呈死灰,两眼上翻,他嚎叫一声,全身顿软,“噗通”一下丢掉了刀,又“噗通”跪了下来,哭泣着喊:“饶命呀……两位活祖宗饶命……我知罪了,我不敢了……求二位祖师爷开恩放生……呜……”
  轻轻拭去刀口上的血渍于靴底,厉绝铃摇摇头道:“你块头不小,怎的却胆子恁小?”
  大块头涕泪横流,叩头如捣蒜:“小的胆子如鼠……小的是奴才,是畜生……小的不是人……只求二位活祖宗饶过小的这条贱命……”
  厉绝铃冷冷的道:“刚才,你怎么没想到要饶那黄达德一家人的性命?”
  哭号着,大块头泣不成声:“小的是身不由主,被逼着行事啊!小的是个跟着人混饭吃的小角色,头儿们交待下来,小的不依从也不行啊!”
  眨眨眼,厉绝铃道:“那么,方才你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强暴人家黄花大闺女,也是受命而行,身不由主么?”
  大块头干嚎着道:“是他们逼我的,是他们逼我这样做啊!”
  厉绝铃微笑道:“就算是他们逼你吧,你有一点羞耻感,有一点同情心,便不会答应了,况且,为什么别人没这样做,而端端你这样做了?显然你是多少也有点意思的,你知道这种行为和畜生无异么?”
  叩头咚咚,大块头吓得胆也破了:“小的是畜生……小的承认是畜生……”
  厉绝铃淡淡的道:“女人么,是好东西,那种调调谁也爱,只不过,要寻正当的途径以不违背道德伦常的原则去求取才是正经——黑道出身的名份已是够腌臜了,但是黑道上的伙计们却仍该抱着一个‘义’字去闯混,容身黑道,表示指生活的环境与正途有异,却非表人的自尊及廉耻也不要了。”
  大块头颤抖着呻吟:“是,是,小的会一辈子记住,永远刻在心版上……”
  深邃的一笑,厉绝铃道:“你会记得么?”
  大块头声泪俱下的道:“小的可以起誓,可以赌咒,可以……”
  “生死桥”猛然插向了大块头的裆下,正好在两胯中间,于是,那种声音叫起来简直就不像出自人口了,凄厉尖锐得能将人的心都绞成一团,厉绝铃表情漠然,用力扭动,大块头全身蓦地站起,又蜷曲着摔落地下!
  归刀入鞘,厉绝铃喃喃的道:“记着了,‘色字头上一把刀’!”
  申昌玉走过来叹了口气:“老友,我一向自认冷酷无情,心如铁石,但是和你一比,似乎仍然差上那一截!”
  笑笑,厉绝铃道:“心肠太硬也并非是一件好事。”
  活动着筋骨,申昌玉道:“老实说,我几乎认为你会放过这个淫棍了……”
  厉绝铃道:“怎么会有这个‘认为’?”
  申昌玉低沉的道:“你在开始教训他做人的道理,又在告诫他江湖的规矩,加上那小子声泪俱下,叩头如捣蒜,还真叫人硬不起心肠来,你的脸色又是那么平静,毫不激动,所以,我认为你会放过他。”
  摇摇头,厉绝铃道:“不要受了这种表面功夫的蒙蔽与欺骗,昌玉,什么人尚有天良,什么人无可救药,以我们的经验来说,应该看得出来;像方才那个大赤佬,便是典型的恶贼淫棍另加下三滥,早就没有心肝,五脏黝黑了,这样的角色,他们在形势失利的时候,你叫他扮什么丑态他全扮得出来,毫无人格自尊可言,但是,只要一转脸,当他们得势之际,就会将所遭的教训抛诸九霄云外,依然跋扈张狂,胡作非为如故,一样的道理,因为他们没有人格自尊,早已麻木不仁了……”
  申昌玉点点头,道:“你是对的,老友,在此之前,因为季哥的事,我还以为你十分昧于情感呢!”
  厉绝铃道:“我珍视情感,但决不昧于情感,况且,这些痞子若与季哥来比,不知差到哪里去了!”
  申昌玉笑道:“杀得好,我对淫棍——尤其是强行淫辱女人的淫棍,最是痛恨不过!”
  厉绝铃深沉的道:“这一点,我早就意会到的了!”
  说着,他侧头望向一边的黄君稚——这位出身官宦家庭的少女,从小至大,哪曾见过这样血淋淋的阵仗?又何尝受过今天此等的精神负担?她坐在那里,脸庞惨白,双目惊悸几乎发了直,身子簌簌抖索,早已恐惧得话都说不出了。
  大步走过去,厉绝铃冷清的道:“好了,救了你,又替你报了仇,你歇息一阵,就可以上路啦!”
  黄君稚悚然惊悟,她哆嗦着挣扎站起,泣不成声:“谢谢二位……壮士救命的大恩……谢谢二位壮士——替我爹娘复仇的大德……我会永远记得……”
  厉绝铃道:“不必客气了,让我们为你将令尊令堂的尸首掩埋,你便可以离开这块凶地!”
  形容凄哀,泪水零落,黄君稚啜泣道:“家破人亡……我,我今后怎么办啊?”
  怔了怔,厉绝铃道:“你不是正要回家乡去么?老家总有亲人吧?”
  摇摇头,黄君稚悲苦的道:“故里虽在,亲友却疏……二十一年来,我一直随着爹爹为官在外,辗转仕途,从未回去过……家乡有幢老屋,几块薄田,亦早已荒芜了……我回去与不回去全是一样了……到哪里,也总是孤苦伶仃,孑然一身……”
  为难的搓着手,厉绝铃皱眉道:“这倒麻烦了……”
  申昌玉在一边道:“绝铃,你和她谈谈,掩埋尸体的事,我一个人来吧!”
  厉绝铃忙道:“不,你和她谈谈,我去做这件事!”
  挥挥手,申昌玉道:“少罗嗦了!”
  黄君稚凄然道:“请这位壮士将我爹娘合葬一处!”
  点点头,申昌玉道:“好,我会尽量弄得像样点。”
  不待厉绝铃再说什么,申昌玉已经匆匆走开,厉绝铃无可奈何的耸耸肩,回过头来道:“这样吧,我们好人做到底,黄姑娘,你再想想,你在这人间世上,还有谁可以投靠?譬如说——你的亲戚、长辈、闺中姐妹、你令尊的仕途好友、同科同年?只要有个地方说出来,我们便负责护送你直到地点!”
  咬咬唇,黄君稚的泪水又似珍珠断线般的簌簌往下直滚,她抽噎着,幽幽的道:“纵有……几个这样的关系,也是极淡,贸然投奔……怕引起人家的忌讳不快……壮士,我爹一向为人淡泊,疏于交往游攀;我更少出大门,又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可以依靠的处所?”
  叹了口气,厉绝铃道:“那——怎么办呢?”
  黄君稚拭着眼泪,咽声道:“如今世道险,人情薄,我一个孤零女子,既无防身之道,又无可倚之势,飘落人海,只怕……只怕再沦虎口,如若那样,可就生不如死……”
  厉绝铃涩涩的道:“这个,自然你顾虑得也有道理,不过眼前的问题却不能解决呀?”
  含泪睇视着厉绝铃,突然,黄君稚似是鼓足了勇气:“壮士——你一定有家吧,我——我可以到你家里去,做仆妇、当婢女,只要不被坏人欺侮就好了,我可以服侍你的尊堂,或是侍候你的夫人,我也可以照护孩子,洗衣煮饭……我的女红也还勉强,刺绣缝衣全来得,只求你能收容我给我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便满足了……”
  吓了一跳,厉绝铃道:“到我家里去?这怎么行?”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二十一章 魔道横行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有美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