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又是冤家
 
2019-07-28 17:41:3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因为有了气,厉绝铃的嗓音便不由得提高了,旁边的七个人全听得清清楚楚,于是,七个人互视一眼,那苦瓜脸吊起一双眼角,皮笑肉不笑的道:“听听,快听听,有人关着门在那里充好汉呢,嘿嘿,牛皮吹大了可要吹爆的啊,在娘儿们前摆英雄,可是摆不出个谱来呐!”
  粗秀才微微一笑,接口道:“自古英雄爱美人,美人如玉剑如虹,美人面前可吹牛,不会吹牛岂为真英雄哉?”
  白净净的大男人也咯咯笑道:“谁敢动我那亲妹儿一根汗毛呀?哥儿们,你们全不想活啦?嘻嘻……”
  干了一碗酒,巨汉扯开喉咙道:“他娘的,我早已看那两男一女不顺眼啦,什么东西?两个男的夹住一个女的,她一个人,有那么好的本领?床上床下一下应付两人?”
  粗秀才哈哈笑道:“是有种的,别净嘴皮上练把式,露两手给人看看,窝在娘们裤裆下承雨露算是什么角色?”
  那魁梧汉子咂咂嘴,道:“老三,说不定你拖他出来也能钻到那娘们裤裆下去承雨露呢!”
  一阵哄笑几乎掀翻了屋顶,七个人的七双眼,又是倨傲,又是挑衅的带着邪恶意味投注向厉绝铃他们这边了!
  慢慢喝了口酒,厉绝铃的形色在这时居然已转为平静了,他举筷挟肉,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连眉头全不皱一下。
  申昌玉注视着他的老友,他知道,厉绝铃越是这样,越是怒火烧心,杀机盈胸,此刻的平静,只是腥风血雨掀起前的酝酿而已……
  黄君稚双目中的光芒是既惊悸又羞愤的,而羞愤却更超过了惊悸,她控制不住的簌簌颤抖,嘴唇翕合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申昌玉也镇定的咬了口白馍,借着唇形的咀嚼动作出声道:“你要干了?”
  几乎不易察觉的点点头,厉绝铃极轻极轻的道:“还能再忍?”
  叹了口气,申昌玉细声的道:“好吧,这全是他们自找,有心放他们生路,他们却得寸进尺,咄咄相逼,令人无法再忍……”
  厉绝铃一笑道:“有些人,昌玉,不见棺材是泪不落的。”
  申昌玉低缓的道:“现在干?”
  厉绝铃好整以暇的道:“不忙,先吃饱喝足了再说,否则,等下叫血腥气一冲,只怕便食欲全消了!”
  点点头,申昌玉低头垂眉的道:“天下有些无聊的蠢人,明明河井不犯,从无瓜葛,何必自取其祸?这有什么乐趣可言?难以理解!”
  喝下半碗酒,厉绝铃道:“昌玉,我不是不忍,我已再忍不住了——我不怕人家谩骂叫嚣,但是,我却最恨受人侮辱,方才,他们已开始侮辱了。”
  申昌玉道:“干吧!”
  厉绝铃不似笑的一笑:“当然。”
  一边,苦瓜脸又在怪笑着:“还在咕哝呢,那两位,咕哝什么哪?在争论今晚哪一个先上床?抑是盘算如何设个法子唬住我们七个老粗,要不,探探我们根底?舔舔我们的脚板认罪?”
  粗秀才又在摇头晃脑的道:“心思之,形现之,观其三孙头,畏也不畏,恐将俯首请罪于吾等矣!”
  哈哈一笑,那位半男不女的仁兄道:“快别再叫人家难过啦,有气却得憋气,这个滋味最难受,瞧瞧那两位,早已脸红脖子粗了……”
  慢慢将碗中余酒干尽,抹抹嘴,厉绝铃推椅站起,他先朝对面的申昌玉一笑,然后,转过身来,半眯着眼,一一打量过那七个人,语声冷淡的道:“你们七位,风凉话也说够了,俏皮也耍足了,这叫什么?是挑衅?”
  苦瓜脸嘿嘿一笑道:“我的乖儿,你这么好性子,憋到现在才敢吭声呀?”
  厉绝铃看着对方,平静的道:“这是片茅店,我们来打尖,你们也来打尖,彼此既不相识,亦无瓜葛,各位却嘴里不干不净的冲着我们几人冷嘲热讽,这是什么意思?是各位手痒了想搔弄,抑是闲极无聊要找找刺激?”
  苦瓜脸根本不当一回事似的,吊着一双眼道:“说了这么多,我只有一句话回答你——你妈个蛋!”
  另一个壮实大汉亦大笑道:“简直是寿头嘛,哈哈哈!”
  厉绝铃轻抚着插在腰间的皮鞘,缓缓的道:“有些人是真正不知死活的,如同你们,我并不是一个习惯于忍耐的人,但是,对你们我却忍耐到超过极限了……”
  苦瓜脸阴阳怪气的道:“那就不要忍了呀,快点,在你那心肝宝贝面前充个英雄,来与我们比划比划,说不定你能赢呢,那就更是光彩十足啦!”
  厉绝铃忽然笑了,道:“怎么个比划法呢?”
  苦瓜脸龇着牙道:“你说吧。”
  厉绝铃稳沉的道:“随你——一个对一个,或是一个对七个!”
  大吼如雷,那八尺巨汉怒叱道:“你他妈完全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你是什么东西?居然大言不惭要以一抵七?撒泡尿照照你的模样,配么?”
  女人声似的男人也尖笑道:“老七,别生他的气,可怜他是叫恼火冲昏头啦,说起话来,自己也不知扯些什么卵蛋了……”
  厉绝铃漠然道:“人妖,少在那里咬着根驴鸟楞当箫吹!”
  白净净的这位仁兄顿时双目圆睁,怪叫道:“杂种,你想作死呀?”
  厉绝铃冷冷的道:“滚你娘的那条大腿。”
  那壮汉立时狂吼:“有种的出来!”
  伸出指头一个一个的点,厉绝铃道:“你们这七头猪猡,七个下三滥,七堆人渣,老子现在向你们全部挑战,怎么样?有胆子一齐来吗?”
  狗熊似的巨汉小山般往前一站,狞厉的道:“小兔崽子,老爷一个已足够捏碎了你有余!”
  苦瓜脸叫道:“老七,让我来——”白净净的男人怪嚷着:“不,我来收拾他,否则我觉也睡不着!”
  一斜眼,厉绝铃阴损的道:“老友,你天生的太监种,相公命,睡不着觉叫这狗熊替你搞搞后庭,也就安稳了!”
  那张白嫩的瓜子脸立时涨成了一副椭圆形的猪肝,这位女人似的男人在尖叫:“好个杂种,看我不零割了你——。”
  这时——
  五旬人物慢慢站起,他目光如火般怒视着厉绝铃:“小辈,你今天怕是活不成了,你这样说话,十条狗命也不够垫底,你大约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吧?”
  厉绝铃道:“你们是什么人?当朝的国丈?皇上的二舅子?还是窑子里抛出来的人渣?”
  深深吸了口气,五旬人物阴狠的笑道:“别说俏皮话,这是你一生最后的俏皮话了。”
  苦瓜脸怒道:“宰掉这王八蛋。”
  狗熊似的巨汉也咆哮:“大师哥,让我来活拆了这厮!”
  厉绝铃平静的、古井不波的道:“你们七个,就单指你们七个,我一个一个要操你们的老娘,你们是七头最最下贱的畜生!”
  “哗啦啦”一片暴响,苦瓜脸已踢翻了面前的桌子,他厉烈的大叫:“给我滚出来受死!”
  斜斜抽出连着皮鞘的“生死桥”,厉绝铃沉静的道:“说说看,你们七个,哪一个想先死?”
  苦瓜脸狂笑道:“狗杂种,你是在唬谁?”
  厉绝铃神色冷峭的道:“你想先试?”
  一挺胸,苦瓜脸道:“说了这话,可惜你爹娘便白白养了你这龟孙子一场了!”
  双手倏翻,苦瓜脸已自长衫之内拔出一对尖锐雪亮的“峨眉刺”来,他直着喉咙叫:“外头来,大爷不通穿你两边四个血窟窿就不叫人!”
  面容僵漠,厉绝铃道:“要杀人,要夺命,何必分地方?哪里全是一样,你就乖乖在这茅店里上道吧!”
  苦瓜脸轻蔑的笑了,他道:“多少年来,我已见不着像你这样的牛皮匠了,不管你具有什么能耐,至少你这唬劲十足!”
  厉绝铃冷然道:“出手吧,一出手你就知道我是唬不着!”
  呵呵怪笑,但是,苦瓜脸却在笑声甫扬之际,身形倏然弹起,头下脚上,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扑到,两支“峨眉刺”划空而来,寒电如闪!
  厉绝铃动也不动,右手暴挥,刀光猝映中苦瓜脸的一对“峨眉刺”
  “叮当”两声串成一响荡开,他左手的皮鞘斜扬,“啪”声击闪,苦瓜脸一个筋斗撞跌于地,口血喷如泉!
  人影飞闪,那壮汉闷不吭声的冲上,一柄又沉又重的后背金刀中锋狠戳,直插厉绝铃胸膛,而厉绝铃的“生死桥”顺着手臂往上飞滚,他双手猛抓刀背,暴力横抖,对方的后背砍刀“碰”的压低,同时下颔也吃纯钢刀柄捣了个粉碎!
  那狗熊似的巨汉方始狂吼着自一边斜扑,坐在那里的申昌玉钢斧猝飞,蓝光飞掠,这位巨人的头巾业已连着一大块油皮“刮”的扬起老高!
  五旬人物突然大吼:“住手!”
  申昌玉手腕回挫,月形钢斧“呼”的倒弹而回,他轻轻以手试刮斧刃,悠然自得,若无其事……
  厉绝铃早已归刀入鞘,将刀拄在椅上,以颔顶柄,似笑非笑的望着眼前的几个敌人。
  地下,苦瓜脸手捂口鼻挣扎爬起,痛得他连连跺脚,眼珠泛青,一双手掌上业已染满了鲜血……
  另一位仁兄更是够瞧,他歪倒在一张竹椅上,脸色是白中透紫,整个下巴完全碎裂变形,仿佛被砸扁了一样斜扭凸凹,他大张着嘴,只见出气不见进气,歪在那里,发出一种“嗷”、“嗷”怪叫,两条腿拖在地下也抽搐个不停……
  这只是第一个照面,而就这短促得不能再短促的照面中,这七个狂客业已伤了一对!
  五旬人物的一双凹陷眼睛几乎要鼓了出来,他扁大的鼻孔急速翕动,唇角一下接着一下的轻跳,现在,他明白今天是撞到棺材板上了!
  竭力平定着自己激荡的情绪,这位首脑角色阴沉的开了口:“倒看不出你们两人是高手,可是真人不露相呀!”
  厉绝铃哼了哼,道:“不是真人不露相,而是与你们这些九流无赖不值一争,但你们逼着我们要露两下子尝尝鲜,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五旬人物愤怒的道:“你们伤了我的师弟,该怎么交待?”
  厉绝铃笑道:“通通宰了你们,不就交待了?”
  气得双目喷火,握拳透掌,五旬人物狂叫:“好一对胆上升毛的狂夫!”
  抿抿唇,厉绝铃不愠不火道:“我操你的大舅!”
  五旬人物猛一探腰,“活”的一声,一柄长只尺半的“圆头锤”已经现出,这柄“圆头锤”是一只拳头大小的铁球上嵌满了尖锐的锤刺,看上去活像一枚“流星锤”的样子,只是“流星锤”是链子系着的,这“圆头锤”却是生铁的杆柄,这玩意握在这五旬人物手里,颇有几分霸道的气势!
  厉绝铃悠闲的道:“‘圆头锤’!好家伙,我还没有斩过使这种兵器的人物,今天正好开个例子,换换口味!”
  五旬人物浓眉倒竖,嗔目如铃:“小辈,我会砸扁了你,我会的——。”
  一侧,那白净净的大男人上前一步,扯了扯五旬人物衣角,低促的道:“大师哥,且慢。”
  五旬人物怒道:“干什么?”
  白净净的大男人横了那边一眼,声音细微:“先‘盘道’再动手!”
  咬着牙,五旬人物气咻咻的道:“你去问,我要么就硬干,没那么多罗嗦的!”
  这位扭捏作态的仁兄谨慎的道:“知己知彼,方属致胜之道,再说,拼命之前若尚搞不清楚对手为谁,不也是桩笑话?”
  重重一哼,五旬人物不再吭声了。
  于是,白净净的大男人那双媚眼俏生生的一转,细声细气的道:“二位,报个万儿听听吧?”
  厉绝铃慢吞吞的道:“怎么你们在动手之前老是一样的毛病?通名报姓之后也要开宰,这和闷着头打混仗有什么分别?”
  水汪汪的眼睛一瞟,这人道:“哟,看二位也是道上有名有姓的人物,就连这点规矩也不讲究么?咱们既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至少总得弄清楚要宰的人是谁吧?没得净打些糊涂仗,二位,你们说是不是呢?”
  厉绝铃的表情是透着厌烦与腻味的,他道:“别他娘这样嗲声嗲劲的,你是个男人不是?怎么举止言谈全像个裤裆里夹不住玩意的阉人?”
  白净净的大男人尖声道:“叫你报你妈的万儿,你却瞎扯你妈的什么乱七八糟?”
  吃吃一笑,厉绝铃道:“我叫厉绝铃,我的朋友是申昌玉,够了不够?”
  对方几个人闻言之下全都陡然一震,而每个人的面孔上也随即展现出一股无可掩隐的激动愤恨的神色来!
  那娘娘腔的男人尖锐大叫:“好呀,我道是谁有这么个狂妄法,姓厉的,原来竟又是你,这真叫‘冤家路窄’呀!”
  五旬人物也一派怨毒之色的道:“厉绝铃,新仇旧恨,我们就正好一并在此结清了!”
  那狗熊似的巨汉磨牙嚓嚓的咆哮:“今天理该你们自投罗网,妈的,我们想找你已经不是一天了,天可怜见,叫你送上门来!”
  眨眨眼,厉绝铃道:“什么玩意?你们在说些什么浑话?”
  五旬人物厉声道:“厉绝铃,你以为我们是谁?”
  摇摇头,厉绝铃道:“我不需要知道你们是谁?我只要动手宰割就行了,管你们是谁!”
  目光恶毒的闪耀着蛇信也似的芒彩,五旬人物一字一字的道:“我是‘十全派’的掌门人,‘大锤头’伍自浩!”
  长长的“哦”了一声,厉绝铃笑道:“失敬,真个失敬,弄来弄去,原来又弄到老相好的头上来了,娘的,这天下何其辽阔,却又是何其狭窄啊……”
  伍自浩大吼道:“你不用洋洋得意,厉绝铃,今天就要叫你连本带利偿还我们老四潘俊那笔血债!”
  厉绝铃道:“潘俊是你们‘十全派’的‘十全’之一,往昔与我素来无瓜葛可言,本来我们之间不会搞到那样的情景,怪都怪在他硬要帮着‘金衫客’孟彦强出头和我为敌作对,在那样的场合,不是人家就是我,谁也顾不了谁,一动上手,哪个不行哪个倒霉,姓潘的栽了筋斗乃他自找,怎能怨我?”
  伍自浩暴跳如雷的叫:“放你的屁,你把我们潘老四伤成那样,犹在此地说风凉话?姓厉的,不要狂得过头了,‘十全派’岂会含糊你?”
  厉绝铃哼了哼道:“我也岂会含糊‘十全派’?”
  伍自浩双眉斜吊,青筋浮额的吼叫:“好,好,我看你狂,看你狠;‘十全派’今天若不分你的尸,我这伍字便倒转来写!”
  耸耸肩,厉绝铃道:“我会记得交待那替你雕刻墓碑的鉴上!”
  白净净的大男人阴冷的接上口:“姓厉的,嘴皮子上功夫并不能表现你的本事,你一向的运道,也就到此为止了!”
  厉绝铃一笑道:“你说的么?”
  那人咬牙道:“就是我说的,而且,你必定会在今天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用手指头点了点对方,厉绝铃道:“我知道你,你是‘十全派’的‘赛二娘’焦玫年,你去赛你的二娘吧,替我算卦,怕你口风不准!”
  焦玫年尖声道:“等我剥你的这身狗皮——。”
  厉绝铃不理他,朝着那狗熊似的巨汉道:“一提起‘十全派’,你们几个‘十全’的模样尊范便呼之欲出了;你这大狗熊是‘猿王’索贵——。”
  指指那个秀才,他又嘲弄的道:“这位是‘屠夫秀士’牛化雨,那位脸盘儿朝内凹的……”
  他目光转向苦瓜脸,又扫往那缺耳一半的干瘦人物:“是‘双刺’艾凡……这一个,不会错,大约是‘跃天鼠’何原了……”
  望着歪在椅上仍在喘气的仁兄,他又笑吟吟的道:“下巴壳敲碎了的朋友,想是‘黑刀’赵灵了,嘿嘿,可真是黑刀一把啊……”
  伍自浩暴烈的道:“厉绝铃,你有种的便出来与我们决一死战,光赖在这里耍嘴皮子不算是条好汉……”
  厉绝铃点点头道:“请,外面一起请。”
  站了起身,申昌玉冷峭道:“天下的便宜全让‘十全派’占尽了么?七个人挑人家一个人,这还称得上‘有种’?简直卑陋龌龊到了极点!”
  吸了口气,伍自浩道:“申昌玉,你是‘中条山’的霸王,又是‘黑楼’的首席‘猎杀手’,我们是河井水互不相犯,这段梁子是‘十全派’与姓厉的私底下事,别的人最好不要插手,免得撕破了脸皮不好看——”申昌玉生硬的道:“这算威胁还是警告?”
  伍自浩大声道:“随你自己琢磨了!”
  申昌玉目光凛寒的道:“如果有人硬要插手呢?”
  “咯嘣”一咬牙,伍自浩粗暴的道:“那就一起残杀!”
  仰起脸来冷丝丝的一笑,申昌玉缓慢却清晰的道:“我姓申的便决定尝尝这一齐被人残杀的滋味!”
  神色大变,伍自浩怪叫:“申昌玉,你是安了心要与‘十全派’作对了!”
  申昌玉不屑的道:“那又怎么样?‘十全派’算是什么了不得的组合?伍自浩,不要把你们自己捧得太高了,那会摔得更重的!”
  “赛二娘”焦玫年尖着嗓门叫:“申昌玉,别人或许畏惧你这柄‘血斧’,我们‘十全派’可并不把你当成个什么人物看!”
  唇角轻撇,申昌玉道:“不用光在那里吆喝,手底下见真章才算落实!”
  “猿王”索贵气愤难当的道:“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什么‘血斧’?鸟毛,老子第一个就不信邪,手底下见真章?行,抡开来干才能叫这一双小子尝到滋味。”
  “屠夫秀士”牛化雨接上口道:“吾等以七敌二,畏之何来,并肩子上他*的矣!”
  摆摆手,伍自浩再度容忍的道:“申昌玉,你和我们‘十全派’大开刀之后,可也曾考虑到,其后果的严重?”
  申昌玉冷然道:“怎么样?”
  咽了口唾沫,伍自浩道:“你本身乃为‘黑楼’首席‘猎杀手’,而‘黑楼’的规矩是严禁手下所属未经奉准擅自在外结怨的!如今你胆敢与姓厉的同一鼻孔出气,为虎作伥,可曾获得‘黑楼’许可?何况我与‘黑楼’论起来也有渊源。‘手剑’涂非乃是我的远房堂叔,对我亦颇关照,现下你若和‘十全派’动手,为的又是一个厉绝铃,事后如被‘黑楼’得悉,那个后果,你承担得起么?”
  萧索的笑了,申昌玉道:“你对‘黑楼’内部的规矩,倒是知道得不少……”
  伍自浩大声道:“而你更清楚,申昌玉,我劝你不要惹火上身,自寻烦恼!”
  申昌玉森酷的道:“我可以告诉你——‘黑楼’的规矩对我来说非但毫无意义,更无半点约束力量,我之所行所为,‘黑楼’根本无权干涉,而且他们也干涉不着,就算眼前有‘黑楼’所属在此,我依然照斩不误!”
  想不到对方居然如此回答,伍自浩大感吃惊的叫:“姓申的,你对你的堂口组合,竟说出此等大逆不道的浑话来?你,你是想造反不成?”
  申昌玉冷冷的道:“我无须造‘黑楼’的反,‘黑楼’也不配作为我造反的目标;你若想用‘黑楼’来恫吓我,伍自浩,那你就错误到天边去了!”
  伍自浩大叫:“申昌玉,我会去面告涂非——”申昌玉藐然道:“你如果还有机会,不妨更去面告曹羿,他是‘黑楼’之王,岂不更比涂非来得有力量?”
  脸色赤红,伍自浩吼叫着:“申昌玉,我知道你是造反了,你已经背叛‘黑楼’了,叛徒、奸佞,你是个忤逆的贼……”
  无声的一笑,申昌玉道:“想不到,真想不到,‘黑楼’之外,尚有这么一个热衷的支持者;伍自浩,‘黑楼’给了你什么大恩大德呀?又给了你什么帮助与保障?你竟对他们这样死心塌地、视若祖宗?我和‘黑楼’之间的事你居然如此代其不平、慷慨激昂,也真算得‘黑楼’的知心人了,伍自浩,如若有缘,我会找个机会推荐你加入‘黑楼’,多少也可补偿一点你这份孝子贤孙的虔诚心意!”
  伍自浩怒气冲天的叱喝:“姓申的,到了‘黑楼’捉住你明正典刑的那一天,我再看你如何把这些屁话一一咽回!”
  申昌玉扬起眉道:“如果真有那一天,我怀疑你阁下是否还有这个幸运看得到?你会活得那么长久么?”
  伍自浩咆哮:“申昌玉,你会自食其果——。”
  申昌玉冷凛的道:“那是我的事。”
  伍自浩跺脚狂吼:“你等着瞧,‘黑楼’将要——”
  “呸”了一声,厉绝铃道:“‘黑楼’,‘黑楼’!‘黑楼’又不是你爹你娘,叫你娘的头!真是寡廉鲜耻,不知自己为何物!”
  申昌玉笑笑,道:“他对‘黑楼’的亲近,倒是‘一厢情愿’呢!”
  厉绝铃冷笑道:“拿自己的热脸去贴,说不定贴到的却是人家的冷屁股!”
  点点头,申昌玉道:“好譬仿!”
  猛的一跃而出,来到店外,伍自浩大叫:“滚出来,你这两个野种!”
  他甫一跃出,“赛二娘”焦玫年、“猿王”索贵、“屠夫秀士”牛化雨、“跃天鼠”何原四人也纷纷闪出,甚至连满脸是血的“双刺”艾凡也踉踉跄跄奔到外头,只剩一个赵灵歪在椅子上仍站不起来!
  申昌玉将月刃斧倒挂笑道:“快开始吧,老友!”
  厉绝铃颔首道:“当然,人家那不是业已排阵相迎了?”
  接着,他低头安慰早已面色惨变,抖索不停的黄君稚道:“黄姑娘,你就坐在这里不要动,愿意看热闹可以睁开眼看,怕看就干脆闭上眼,不用担心,我们会阻拦任何一个想要伤害你的人;在你面前,等于已布成一面无形的网,你看不见那面网,但它却确实存在——”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狂夫无目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毒刀血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