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要命化子
 
2019-07-28 17:43:10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厉绝铃冷冷的道:“聂济人,你他娘的黑吃黑吃到我们头上,你自己掂掂份量够么?”
  这位模样似是要饭乞丐般的怪客,正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凶人——“要命化子”聂济人,他名称“济人”,实则却专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且好色如命,心性残暴,手段酷绝,十足的魔星一个!一龇那口凹凸不齐的黄板脏牙,聂济人大笑道:“这能叫‘黑吃黑’么?他奶奶的,东西摆在那里,见者有份,这是咱们道上的规矩,你们自己光顾着独吞,有这话么?”
  厉绝铃阴沉沉的道:“真说得好听,姓聂的,你发洋财发到我们头上来,算你霉星当头了,娘的,一年到尾我们净忙着怎么样去刮榨别人,今天你却想在我们身上白捞!你是凭着哪一点?”
  聂济人奸笑道:“凭着我聂济人‘要命化子’这四个字,还不够么?”
  “嗤”了一声,厉绝铃道:“你把你这四个鸟字贴在脑门上去讨饭,说不定可以多讨上半碗,拿在我们面前,你算唬你哪个爹爹?”
  先将手中的一包“猫眼玉”塞入怀中,然后,聂济人十分满意的拍了拍,他洋洋自得的说道:“不管你怎么吆喝,奶奶的,这包玩意我可是要定了;你们二位全是江湖上盛名煊赫的人物,平素吃油沾腥,穿金戴银,眼里见多了,手头积足了,你们是大亨,我这化子就叨个光,弄你们一点碎吧……”
  厉绝铃缓缓的道:“你倒是‘一厢情愿’。”
  好整以暇的一挑鼻孔,聂济人道:“只要我‘情愿’也就够了,这还须要经过什么三审六会不成?”
  厉绝铃冷酷的道:“聂济人,东西交出来。”
  摇摇头,聂济人道:“不可能。”
  厉绝铃道:“你这算是什么?抢劫?”
  呵呵大笑,聂济人道:“对你们二位来说,可是件新鲜事,是么?二位一向是惯于在外头强取豪夺,今天叫我‘要命化子’在面上弹了灰,觉得不大光彩?算了算了,你们放心,我拿人钱财,自来不替人泄底,今天的事,我不会再提——”双眼半眯,厉绝铃道:“如此说来,你认为已经吃定了?”
  乱发蓬立的大脑袋直点,聂济人道:“当然,我认为是吃定了。”
  在他侧面,申昌玉阴冷的道:“姓聂的,你只会是两种人中的一种——白痴,或是疯子!”
  聂济人皮笑肉不动的道:“少他奶奶这么阴阳怪气,申昌玉,你去吓唬你老婆儿子去,我姓聂的鸟也不撩你一下!”
  申昌玉毫无表情的道:“今天你若能完完整整的离去,就算是你的造化大!”
  聂济人大笑道:“你可要试试!”
  眉宇之间,煞气满溢,申昌玉生硬的道:“求之不得!”
  聂济人左右一看,说道:“我再奉劝你们二位一次——这包东西,在我来说用途可大,在二位来说,只不过九牛一毛而已,呵呵,你们吃面,我老聂就算喝点剩汤吧!又何苦这么想不开?非要弄得破财伤身不可?”
  申昌玉暴烈的道:“聂济人,你简直已不知道你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在我们面前来耍这一套,你的火候还不够纯呢!”
  聂济人又一龇黄板牙,道:“我老聂没有三分三,还敢上梁山?我既然虎嘴上拔了须,我就有制虎的法儿,你二位不妨琢磨琢磨!”
  双目中光芒如刃,申昌玉道:“不用琢磨了,今天你就是奉了皇帝的圣旨,来劫夺这包东西,我们也一样要叫你横尸这里!”
  尖声大笑,聂济人道:“你可真是死心眼儿呢,申昌玉……”
  暗中向早已蓄势待发的申昌玉使了个眼色,厉绝铃是想摸清聂济人的真正企图与动机,他道:“姓聂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聂济人慢吞吞的答道:“我么?我早在这个凉亭右边的林荫深处睡着了,你们一来才吵醒了我……”
  厉绝铃平静的道:“你抢夺这包东西,是临时起意呢?还是早有预谋?”
  哈哈一笑,聂济人道:“奶奶的,你在套我口风?好,我都不妨告诉你,我当然是临时起意,我事先根本不知会在这里碰上你们,更不知道你们在这凉亭中藏着宝贝,怎么会早有预谋?我只是抱着‘见者有份’的江湖规矩伸手分红罢了……”
  申昌玉冷森的道:“你称这种横吞独吃的举动是‘分红’?”
  聂济人双眼一吊:“小意思,你们何必过于斤斤计较?”
  现在,厉绝铃已经可以断定对方不是受人唤使或是怀有其他目的而来的了,但他仍有一样不解之处——凭聂济人一己之力,他竟敢招惹自己与申昌玉两个人?只要在江湖上跑过几天的角色,任是谁也知道他们两人中无论哪一个在道上也是雄威八方、力敌五岳的强者呀!聂济人再是凶狠,他怎敢以一对二?这时,聂济人居然十分不耐的道:“二位,让不让路?我这是为了你们好,若是真要等到大打出手,别看你们有两个人,我老聂照样给你们摆平一双!”
  厉绝铃突然想到一件事,——聂济人不会无缘无故在这片林子里睡大觉,很可能他也是和自己有着同样的目的——等人!而他所等的人又必然是他的朋友,否则,聂济人不是白痴,他怎会有这么个疯狂法单独向两个顶尖的杀手挑衅?除了他也有依仗,仗恃着他的帮手就快到来,而可以想见的,他那即要到来的帮手亦绝非弱者,至少在聂济人认为双方力量可以扯平,甚或超越的情形下他才会如此张狂!
  遇上这种事可谓巧合之极,但却无可讳言的巧合得颇为不幸,只是,不知是对他们抑聂济人那一边不幸。申昌玉的愤怒显然已达沸点了,他暴烈的道:“绝铃,我们还等什么?”
  聂济人夷然不惧的道:“是呀!你们还等什么?”
  冷冷的,厉绝铃道:“姓聂的,你这是以进为退么?你不期盼你的帮手快点赶来?”
  似是微微有些讶异,聂济人随即怪笑:“好小子,厉绝铃,你还真有一手!”
  望着对方右手中那条有名的“象鼻鞭”,厉绝铃知道那是聂济人大部份武功精萃所聚的焦点,他也晓得这“象鼻鞭”乃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具有奇毒的熟胶在熬化后掺以犀骨与蛟筋合揉而成,笞在人身上,立能皮开肉绽,更可断骨裂肌,而且一旦见血,毒性随浸,伤处便会迅速溃烂,除非以聂济人的独门解药救治,极难使伤处复合收口,那溃烂,只要蔓延扩展下去,不出三日,毒性即能遍及全身,攻入肺腑,到了那时,就算有仙丹妙散,也照样救不活了……
  冷酷的一笑,厉绝铃道:“昌玉,你等着照顾姓聂的帮手,我单独来对付他!”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戏较巧思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艳女恶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