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三十二章 悠悠江湖
 
2019-07-28 17:45:1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凝视着黄君稚,厉绝铃沉默了一会,又轻轻的道:“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
  黄君稚微微垂下了头,道:“我是吗?”
  厉绝铃有些感触的道:“如果这人间世上,人人都似你一样,就再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纷争与血腥了。”
  申昌玉的表情是深沉的,他接口道:“绝铃,你知道不可能人人的心肠都和黄姑娘的心肠一样慈悲,否则,天下世道又将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光了!”
  厉绝铃笑笑道:“若然,则你不是‘血斧’,我也不叫‘阎罗刀’了,说不定我俩个早抱着孩子乘风凉去啦!”
  叹了口气,申昌玉道:“说实话,这一辈子,不晓得有没有这个‘抱孩子乘风凉’的福气——而这却是寻常一个庄稼汉都能享受到的……”
  厉绝铃不作声了,他们三个人来到凉亭之中,各自坐下来,三个人全像有着心事,久久俱未出声。
  半晌,申昌玉开口道:“你在想甚么?绝铃?”
  厉绝铃的目光带着一丝迷惘,他低缓的道:“我在想——的确,有些寻常人可以享受到的乐趣,我们却无福消受,譬喻说,家庭的温暖,天伦之乐……”
  申昌玉黯然道:“是的,我们的日子,全叫飞舞的刀刃与迸溅的鲜血填满了,江湖人,江湖黑道上的人,尤其活得酸楚……”
  将“生死桥”横搁膝上,厉绝铃以手撑颔,沉沉的道:“这是命……”
  黄君稚柔和的道:“厉壮士,有时候我发觉你们竟是如此的悲观及落寞,这与你们挥刀夺命时的残暴和凶悍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格调——你们一向便是这样矛盾的吗?”
  厉绝铃悒郁的道:“人性便是矛盾的,而我们更加上麻木。”
  申昌玉颔首道:“说得好,我们更加上麻木!”
  犹豫了一会,黄君稚轻声道:“二位壮士,你们——是否曾经考虑过改变一种生活?或者,脱离这个动荡不安又戾气四溢的圈子?”
  厉绝铃不带一点笑意的笑了笑,道:“说得容易,黄姑娘,事实上不似你想象中那样简单,记得我告诉过你其中的难处。”
  黄君稚道:“只是你的决心不够罢了,厉壮士。”
  申昌玉道:“光靠决心不行,最重要的,还得有个妥帖的退身之路,黄姑娘,你尚不明白,混在这个圈子里,便有适应这个圈子压力的耐性,若是一旦退出,就难以再回来了——”黄君稚迷惘的道:
  “你的意思是——?”
  申昌玉道:“我的意思是,若是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就要无牵无挂,非但恩怨了了,人事安排妥当,更得要有修性的功夫,否则,稍有牵累,便将进退失据,上下两难了!”
  厉绝铃在旁解释道:“昌玉是说——在江湖上混久了的人,便有着江湖上特有的习气与个性,也有着不易抛断的渊源,这将牵扯得极广极深;而要退出江湖,便要彻底根绝来往,无论是恩是仇,是亲是敌,俱不再保持联系,更是心如止水,淡泊世情,不为功利着恼,不为嗔欲生念,一切全看成空幻,如此才能洁身自好,才算金盆洗手,否则,一旦心念浮动,就会落个两边不够头的下场!”
  想了一会,黄君稚道:“我认为这并不难——”
  厉绝铃摇摇头,道:“你非江湖人,安知江湖事?一个铁铮铮的好汉,一个豪气干云又血满胸腔的大丈夫,一旦寂寞自甘,七情全抛的不问世事,岂是简单能做到的?你不闻‘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这句话么?尤其是一个有血性的人,强迫他去做隐士,强迫他从绚烂归向平静,这又何其痛苦?”
  黄君稚喃喃的道:“但是,你们的圈子里便没有这样的前例吗?”
  厉绝铃道:“有。”
  黄君稚道:“那么,为什么他们做得到?”
  笑笑,厉绝铃道:“因为他们厌倦了、淡泊了、看穿了、看透了,也或者他们衰老了,颓丧了、失败了、灰心了……总有原因,黄姑娘,除非纯由本身自愿,要迫使一个人去做勉强的事,后果都不会太美满的……”
  唇角轻轻扯了扯,黄君稚道:“你们——都还不想脱离这个环境?”
  厉绝铃平静的道:“我们想,但我们没有更适合的地方容纳我们。”
  申昌玉也道:“同时,有些责任,有些义务,也有些缠绵的恩怨束缚着我们。”
  黄君稚道:“总会有地方适合的,而这些责任、义务、恩怨,也总有了结的一天吧?”
  眉心微展又结,申昌玉涩涩的一笑,接道:“可能吧,但我怀疑我们的生命是否会持续到那个时候。”
  不自觉的抖了抖,黄君稚道:“但,你们先已气馁了……”
  厉绝铃道:“不,因为我们看得清楚,而且绝不自欺。”
  黄君稚愁苦的道:“二位壮士,我感到你们对生之意义十分灰色……”
  微闭上眼,申昌玉道:“小妮子,这不是‘灰色’,这是‘颖悟’,待你也看多了生与死,经够了创造与毁灭,你就会明白我们的心境了……人世间,不光只有理论,实际的经验更能使人了解人生的真谛;人不能只顾自己,尚得顾着些儿别的,在走完这段时光的旅途之前,若未交待清楚,便不能转道走上另一段……”
  幽幽的,黄君稚道:“怕的是,时不我予了……”
  申昌玉漠然笑道:“所以,我已说过这样的话——恐怕我们的生命不容易持续到那个无牵无挂的时候。”
  黄君稚若有所思的道:“这一刹,我心里好空洞,好悠忽……”
  瞧着她,厉绝铃安慰道:“不必如此,你会有你的际遇和未来,那将是美满又幸福的,我们并非一条路上的人……”
  黄君稚寂然的道:“可是,我喜欢你们——”
  厉绝铃淡淡的道:“我们也喜欢你,但世事变幻无常,人生若梦,聚离在缘,今天你与我们在一起,不过只是一个小遇合,迟早,总会分开的,很久以后,在你来说,仅乃一段模糊又遥远的回忆,那时,你或者能以多少明白一点今天我们无奈的苦衷了……”
  怔怔的,黄君稚道:“厉壮士……你把我看成这样一个没有感情的女人?”
  厉绝铃道:“不,我是说,将来,你会更加成熟的,世上有些事,不到那个年龄是不易体会的,时间往往令人的思想与观点变易……”
  黄君稚急道:“我不会,我已经够大、够懂事、够成熟了……”
  微微一笑,厉绝铃道:“有些地方,你是这样。”
  申昌玉道:“绝铃,我们不谈这些个,好么?一提起这些事来,便叫人心头沉郁,横竖前途一片苍茫,何不如得过且过,凑合着将日子挨蹭消磨?有句老话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豁然大笑,厉绝铃道:“这可不正是‘麻木’的写照?”
  申昌玉感喟的道:“管他,就算麻木吧,也麻木这些年了,像我们,还能奢望些什么?”
  厉绝铃朝石栏干上一靠,叹口气道:“可不是,我们还能奢望些什么?”
  怯怯的,黄君稚道:“一个家,自己的孩子——你们想不想?”
  厉绝铃凝望着星光闪烁,一澄如洗的夜空,清冷的道:“凭什么?”
  愕然的,黄君稚道:“这尚需要‘凭什么’?”
  面颊轻贴在冷硬的石栏上,厉绝铃悠然道:“朝不保夕的日子,离久聚短的岁月,连串惊悸的梦魇,血淋淋的生活,以及随时会突然传来的噩耗——就凭这些个,谁愿嫁?又何忍去娶?便算有个女人愿为寡妇,可也不能白白糟蹋了人家的青春!”
  申昌玉苦笑道:“这一点,绝铃,可能我的遭遇影响了你?”
  吁了口气,厉绝铃道:“我自己也看得清楚,所以,便从来不做成家的梦!”
  申昌玉低沉的道:“其实——江湖儿女也自有神仙眷侣——”
  厉绝铃道:“还是不要冒险的好,何苦凭空令自己伤感情?”
  喉结颤动了一下,申昌玉默然了,是的,他深刻知道这样的痛苦——一旦失去另一半时的痛苦,因为他经验过了,是谁说的来着:经验是用鲜血写成的!黄君稚温婉的道:“那样的不幸与惨痛,并非每个人都会遇到……”
  厉绝铃道:“无疑的,我们这一行人遇上的可能性却大得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感,最好的法子便是压根摒弃这样的欲望。”
  表情有些儿怅然,黄君稚道:“为了混这种样的生活,就使你连正常的家庭温暖也不顾了?”
  厉绝铃笑了笑,道:“‘家庭温暖’不适合我们这样的人,相反的,它更会替我们带来创伤,我们只适于这样——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舔刀头之血,作无主孤魂——”黄君稚喃喃的道:“你太悲观了……”
  厉绝铃道:“不,我只是不欺骗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三十一章 人性之赌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白莲碧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