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灵犀一点
 
2019-07-28 17:46:24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笑了,厉绝铃道:“人有所好,就看你在见了所‘好’之物时是否沉得住气,把持得住诱惑了,要不,便难免有些‘张牙舞爪’与‘穷凶恶极’的形态流露。”
  两人低声谈笑着,又过了顿饭工夫,白莲萍总算勉强挑拣好了,她汗涔涔的转回身来,十分疲乏又十分脱力的道:“行啦,厉绝铃,我分配好啦!”
  厉绝铃随意的道:“你先挑一堆吧!”
  白莲萍老实不客气的道:“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忽然,她面颊飞红的又抢着道:“其实,两堆‘猫眼玉’的数目刚好相同,每堆都是三百零一颗,只是大小或许有些微差别……”
  厉绝铃一摆手,道:“不要紧,你先挑。”
  这一来,白莲萍似乎倒有些扭捏了,她怪不好意思的道:“我看,还是你先挑比较合理,我选拣分配,你先挑,这样才公平……”
  厉绝铃笑道:“不用客气了,我相信你不会厚此薄彼的。”
  于是,白莲萍迅速选挑了一堆,她道:“右边的我要,行不?”
  厉绝铃点点头,道:“当然可以——你用什么装?”
  伸手从腰带上抽出一只鹿皮袋来,白莲萍抖开了,笑得像一朵花:“看,我早准备妥啦!”
  难得那么尔雅的,厉绝铃彬彬有礼的道:“请。”
  一阵清脆的碰响,白莲萍已经把属于她的一堆“猫眼玉”括进了那双鹿皮袋里,她小心的拴上袋口系回腰间,喜笑颜开的道:“我收妥了,多谢啦,财神爷!”
  厉绝铃走过去,仍然用原来的汗巾包回了剩下的那堆“猫眼玉”,他将这包“猫眼玉”朝怀中一塞,拍拍手道:“行了,银货两讫,功德圆满!”
  白莲萍用衣袖拭去额角鼻尖上的汗水,不胜乏力的道:“喝,想不到分配这些东西,也会费我这么大的精神!”
  厉绝铃道:“累了么?歇一会儿吧,养足力气再上路。”
  嫣然一笑,白莲萍妩媚的道:“谢谢。”
  厉绝铃打了个哈哈,心里暗忖:“这些‘猫眼玉’的功效真大,天下还有什么其他事物能以这么快的便把一个人的态度与心性扭转过来?”
  坐了下来,白莲萍长长吁了口气,娇慵的道:“嗳,攒点私蓄真不容易,除了得卖命担风险之外,想不到光是分摊起来也这么累人法……”
  厉绝铃打趣的道:“你的私蓄一定很可观吧?将来不知哪家儿郎有幸能娶了你,这不单是娶了一房如花美眷,更不啻抬了口‘聚宝盆’回家啦!”
  娇嗔一声,白莲萍羞得面如霞照:“不来了,你老是一说话就调侃人家!”
  厉绝铃笑道:“我这可是真心话呐,白莲萍,你这一嗔一臊,嗯,更美了,女人家嘛,尤其是似你这般娇滴滴的少女,就该常常这样露点女人味道才对,不作兴一天到晚板着脸,不是‘石女’倒也像‘石女’了!”
  白莲萍羞窘的道:“说着说着你又来了——厉绝铃,我含糊你啦,嘴里积点德,行不?”
  吃吃一笑,厉绝铃道:“你不用含糊我,丫头,将来自有你含糊的人!”
  白莲萍啼笑皆非的道:“人家不跟你说了,开口闭口,全在占人家的便宜,和你打交道呀,只要沾着黏着,不是少块肉也得去层皮……”
  厉绝铃道:“不见得吧,只说这一次,你就狠狠的刮了我一票,你可知道,姓厉的多年刮人,叫人刮这还是头一遭呢!”
  白莲萍翻着眼睛道:“喂,你别光讲其果,不论其因,这可是我担着卖命的风险才摊到的一点赚头,首先‘黑楼’那边得防着,其次,你这个杀胚又何尝不叫人捏着把冷汗?与你谈斤两做交易,简直和阎罗王的二舅子争阳寿一样,骇人得紧,一个弄不好,就连自家性命一起赔上了!”
  接着叹口气,她一脸苦相的又道:“这桩买卖可真算得叫人心惊,两头的主儿都是一般的歹毒霸道,只要有一边搞不好,就全砸,如今尘沙落地,算是功德圆满了,腰里拴着这袋子头颅换回来的石头,却觉得好沉好重,唉,玩命的代价,任是已经到了手,那滋味却不一样哪!”
  厉绝铃笑道:“别叹苦经了,没有人会再向你要个折扣!”
  白莲萍忙道:“当然,忍得下心么?”
  申昌玉莞尔一笑道:“白莲萍,我觉得你似乎有点财迷。”
  白莲萍扬扬眉,道:“这话问得奇怪。”
  申昌玉道:“怎么说?”
  小巧的舌尖在嘴唇上轻轻一舔,白莲萍道:“人间世上,有谁见了财而不迷的?唯一的分别,就是有的取之有道,有的取之无道罢了,实际来说,人之爱财,贼性全是一个熊样!”
  申昌玉想说什么,却又闭嘴不说了,眸子里,微微漾映着一抹自嘲亦似嘲人的笑意。厉绝铃伸了个懒腰,道:“白莲萍呀,你告诉我,你这笔财一发,准备怎么个花用法?”
  咯咯一笑,白莲萍道:“你真想知道?”
  厉绝铃颔首道:“如果说出来对你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话!”
  白莲萍直爽的道:“我不妨告诉你——这么一大笔钱,你居然会问我怎么个用法?可见你根本不了解女人,我又不是百万富豪或王公巨贾的出身,豁了命赚了这笔钱,我怎舍得花用?再说,我更不是花惯了大把银子的阔客,叫我用钱实在心疼,所以么,我要设法极其隐秘的把这袋宝贝的大部份换成银票,再极其隐秘的存起来生息,说不定我下半辈子就全靠这一票的所得啦!”
  厉绝铃笑道:“嗯,好法子,但你刚才说只把这袋‘猫眼玉’换掉大部份,剩下的你又准备怎么分配法呢?”
  笑了,白莲萍道:“你真呆,这还用问?我要藏起来,不时取出把玩抚视,谁也不能否认,这些宝玉那样的晶莹可爱,碧绿清澈,在脸上揉擦,在唇间亲吻,甚至贴放在心口上悠然入梦,都是一桩奇妙的享受,不是吗?”
  摇摇头,厉绝铃有些茫然道:“哦,这一点我倒没注意,我只知道它们的行价,却没想到居然尚有如许的妙用……”
  白莲萍道:“你是男人,只着重珠宝翠玉的代价,却忽视了它所含蕴的美,厉绝铃呀,女人和男人不同的地方就在这里,男人要财富,因为财富实际,女人要财富,也要叠积成财富的那些光彩,如此一来,虚荣心与炫耀心也就都满足了!”
  厉绝铃道:“你倒很坦率。”
  白莲萍毫不在乎的道:“说实话罢了,在某些人面前,矫揉做作是毫无意义的。”
  厉绝铃道:“说得对,嗯,现在我发觉你并不似我初见你时那样不逗人喜欢了!”
  白莲萍笑道:“我很高兴听到这句话,希望以后我们仍有机会合作!”
  厉绝铃大笑道:“但愿两免,否则,可得要便宜点才行,似你这等收费法,我就不一贫如洗也早晚被你榨干了!”
  白莲萍笑而不语,这时,夜风习习,带点些微的凉意,从见面到如今,光景该交三鼓了吧?当大伙自石凳上站起来,白莲萍突然冒出一句话:“厉绝铃,你的确讲信义!”
  厉绝铃问:“莫非你又有什么感触?”
  白莲萍咬着唇儿一笑,道:“那箱‘猫眼玉’,娄子硕的一半成了你的,在来这里之前,我十分担心你答允分给我的一半也成了你的!”
  眯上眼睛,厉绝铃道:“你已听到‘丹冠门’的事了?”
  点点头,白莲萍道:“非但我知道,江湖圈子里也早就传扬开去了——是以我并没有太大把握认为你仍然会践诺守信,虽然,你在这一方面的名声自来是无庸置疑的!”
  厉绝铃笑笑,道:“你却照样来了。”
  白莲萍道:“是的,我仍旧依约而来,一则是那半箱‘猫眼玉’的诱惑太大,再则,我对你的诺言多少还存着点希望!”
  厉绝铃正色道:“我们之间的问题,与我和娄子硕双方的纠葛截然是两码子事,我答应付出的,便一定付出,同样的,人家答应付予我的,也必须付予,我不欠人家,人家也不能欠我!”
  白莲萍轻声道:“这么说来,娄子硕是想独吞了?”
  厉绝铃那股子业已冷却的怒火又被引起:“比独吞更要卑鄙,娄子硕这头老狗,他非但想独吞,犹待谋财害命,我几乎被他坑了!”
  “哦”了一声,白莲萍道:“这就怪不得你了!”
  厉绝铃狠毒的道:“大家全是黑道上打滚的苦哈哈,日子业已不容易过,设若再昧着良心吃独食,就不能算个人了,姓娄的要整我,他却忘了衡量一下我厉某人是好整的角色么?他既赶尽杀绝,我更犯不着给他留后步,彼此全豁开来干,结果早已明摆在那里,姓娄的自己给他自己找了个好理由,送了终——这可真怪不得我狠!”
  微微有点冷嗦嗦的感觉,白莲萍强笑道:“幸亏我没有妄起贪念……”
  厉绝铃直率的道:“你不敢。”
  怔了怔,白莲萍道:“别这么自信!”
  厉绝铃道:“我并非小看你,有些人,天生就不知足,就贪得无厌,但须再配上一颗黑心才行,贪婪并不能掩盖一切,你也不知足,可是,你还有理智,多少也有点是非观念,所以,你不敢,这里面,自我道德的约束很重要,你也顾忌我,更顾忌的,是你的良心,懂了不?”
  好受多了,白莲萍道:“当然,我绝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
  厉绝铃道:“记着这句话,今后你就不会吃亏。”
  白莲萍苦笑道:“绕个弯,却又叫你训了一顿!”
  浮起一抹深沉的微笑,厉绝铃道:“忠言逆耳,但利于行!”
  吁了口气,白莲萍问道:“离此之后,你上哪儿去呀?”
  笑笑,厉绝铃无言,白莲萍不快的道:“怕我去告密?”
  摇摇头,厉绝铃道:“你不会,但若不知道就更牢靠了。”
  申昌玉接口道:“她知道也没关系。”
  领悟了什么,厉绝铃道:“莫非你还想再做下一票生意?”
  白莲萍道:“颇有此意。”
  点点头,申昌玉道:“确然,她也有许多机会刺探到一些消息!”
  白莲萍有力的道:“而这些消息又定然对你们十分重要!”
  揉揉眼角,厉绝铃道:“但是,价钱太贵!”
  狡黠的一笑,白莲萍道:“老主顾,可以商量,我会按照消息内容的重要性再打折扣,包管提供最佳的服务!”
  厉绝铃无奈的道:“好吧,你只要记住,杀鸡取卵的法子乃是最为愚蠢的,不要想再来狮子大开口……”
  白莲萍一本正经的道:“这些,古老的教训早就给了我们忠告了,我懂得‘细水长流’的道理,我不愿意失掉你们这条财路!”
  厉绝铃一笑道:“这才是最聪明的方式。”
  申昌玉低沉的道:“我们回‘中条山’。”
  白莲萍自负的笑道:“老实说,刚才我也是这么判断。”
  厉绝铃哼了哼,道:“别自认高明,这并非什么绝世才华的表现,你也知道,我们如今没有比‘中条山’更适合的地方好去!”
  眨眨眼,白莲萍道:“生气了,男人呀,就是看不得一个女人的智慧强过他们……”
  嗤之以鼻,厉绝铃道:“你歇着吧,以免呕得我恶心!”
  白莲萍笑哈哈的道:“捻酸罢了——申昌玉,‘中条山’恁大,若有消息奉告——”未等她说完,厉绝铃已接着道:“不是‘奉告’,是‘出售’。”
  瞪了厉绝铃一眼,白莲萍恨声道:“少打岔,申昌玉,若有消息告诉你们,我应如何与你们联络?”
  申昌玉平静的道:“你尽管来,在‘中条山’的范畴之内,你看到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带你找到我,当然不是直接的,但他们会辗转将你领来我面前。”
  白莲萍道:“这一路,你们准备怎么个走法?”
  于是,申昌玉也简略的将他们预计经循转回“中条山”的路线告诉了白莲萍。厉绝铃笑着插口道:“喂,姑奶奶,如今我们的性命算是吊在你手里了,可得‘稳’着点!”
  白莲萍似笑非笑的道:“放心,我不敢!”
  指指天,又指指心口,厉绝铃道:“上有神明!”
  白莲萍道:“中有良心。”
  厉绝铃颔首道:“你知道这些,就不错了。”
  白莲萍低声道:“我告辞了,厉绝铃,我再多谢谢你啦!”
  等到白莲萍出亭穿林而去之后,厉绝铃也悄无声息的缀于后,半晌,他回来,笑嘻嘻的点点头,申昌玉道:“没有岔眼的事吧?”
  厉绝铃道:“这妮子总算聪明,果是独身来的。”
  申昌玉笑道:“她相信你。”
  厉绝铃道:“她必须相信我,否则,只要有丝毫异象,我也就不相信她了!”
  申昌玉道:“情势若演变成那样,怕她一颗‘猫眼玉’也得不到!”
  打了个哈欠,厉绝铃道:“另外,一条性命缀不缀上犹难说!”
  申昌玉道:“看样子,她真要继续和你‘交易’下去呢。”
  厉绝铃道:“是的,而目前,我们也确有这个需要,有她做内线传递消息,我们将可获得许多的方便,只是——”申昌玉接着:“价钱太贵?”
  厉绝铃笑道:“不错,似她那样的代价,多来几次的话,我们把老命卖了也不够填补……”
  申昌玉道:“只要是真有价值的消息,花费两文也划算……”
  厉绝铃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再说吧,老友,我们是现在启程呢,抑或等到天亮?”
  活动了一下四肢,申昌玉道:“这就上道吧,夜里多赶点路,俟到天亮再找地方好好歇息,就不知黄姑娘能否挺得住?”
  黄君稚忙道:“别管我,我可以支持……”
  厉绝铃打量着黄君稚的形态,微笑道:“她累是累了,但精神还不错,看样子勉强再撑一会尚没有问题,我们就在此刻走吧!”
  申昌玉移步出亭,边道:“你陪黄姑娘,我先去带马。”
  厉绝铃也没客气,点点头,他转过身来,又朝凉亭四周张望了一遍,然后,对黄君稚道:“今天晚上,够刺激吧?”
  黄君稚笑笑,道:“对我来说,太够了,甚至是我以往的多少年岁月中所不曾想象过的,厉壮士,这算不算江湖生涯的写照呢?”
  厉绝铃想了想,道:“真的江湖生涯比诸今晚所发生的种种犹更来得残酷与狡诈,那是无尽的血腥和无休止的争斗的结合,今晚上的事,在你来说,可能觉得新鲜奇异,对我们来说,却味同嚼蜡了。”
  黄君稚轻轻的道:“我看得出来,你们这些波涛起伏的际遇变幻,非但应付随心,火候老辣,更早就无动于衷了……”
  厉绝铃温柔的道:“这仿佛一个久治疑难杂症的医生,成天所经所见,净是些触目惊心的症患,日子久了,自然习以为常,不足存念了,但是,对于未曾习惯这种生活环境的人来说,却是难以适应的呢。”
  黄君稚笑着道:“看你们砍肉切肢,血肉纷飞的狠状,你们似已不该自譬医生,我认为,把你们譬喻成‘屠夫’才更恰当……”
  哈哈大笑,厉绝铃道:“黄姑娘,你还真有点风趣呢!”
  那边,申昌玉已将三匹坐骑牵了过来,他一手握着缰绳,抬头望向亭中,问道:“什么事这么好笑呀?”
  厉绝铃偕同黄君稚步出凉亭,边笑道:“黄君稚说我们是屠夫。”
  申昌玉将马缰交到他们手里,安详的道:“是么,其实她也没有说错,我们混的这行营生,的确有几分屠夫的味道,同样的是干卖肉生意,只不过,人家卖的是猪牛肉,咱们成片片下来的是人肉罢了!”
  三人齐齐认镫上马,徐缓出林,四周是黑沉沉,暗蒙蒙的,厉绝铃与申昌玉可以隐约分辨出远近的景物轮廓,但黄君稚看不清什么,只觉得天地全似浸入了一只硕大无朋的黑色琉璃缸里,到处俱乃一片或深或浅的幽暗,连自己也像是被这幽暗所吞没了,不过,她并不害怕,因为,有两个她所信赖的男人在身边,她有种贴切的安全感,她明白,身边的这两个男人乃是专门打鬼的呢……
  蹄声不疾不缓的敲打在路面上,清脆中带着几分沉闷,单调的散扬出去,却又单调的回应过来,“得,得,得,得,”、“得,得,得,得,”……一时间,马上的三个人都没开口说话,宛若他们的思维也浸入黑暗中去了一样。
  黎明前的夜,是更要黑暗一点,也更要冷清一点的,如今,距离拂晓不远了,寒露很重,走着走着,黄君稚不觉机伶伶的打了个哆嗦,厉绝铃侧首相视,低柔的道:“冷么?”
  无声的笑了笑,黄君稚道:“还好。”
  几乎没有考虑什么,厉绝铃顺手解脱下自己的黑色罩袍,十分自然的披上了黄君稚的肩头:“这样会好一点。”
  那袭黑色的罩袍,仍然留存着厉绝铃身上的体温,也散发着那股浓重的男人气息,那种气息是强烈的汗味与肌肤间特有的味道的混合,黄君稚不禁在内心里起了激荡,她感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奇异的反应,这反应令她有些颤栗,也有些莫名的兴奋,这是哪一类的力量在推动与发酵呢?老天……
  申昌玉冷眼旁观,微微笑了。这时,黄君稚才记起忘了说句话:“谢谢……”
  厉绝铃温和的道:“不用客气。”
  舔舔唇,他又道:“只等天一亮,就不会冷了,反而热得叫人耐不住。”
  这几句话等于多说的,本来嘛,天一亮气温自将升高,太阳一出更加酷热,谁不知道?现在可不正是夏末的天气?但是,厉绝铃却像一时有些木讷了一样,话说出口很久,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点单调枯燥得失去意义了,他怔了怔,这是怎回子事呢?申昌玉忽然开口道:“再走二十里地,我们就去打尖。”
  厉绝铃道:“是的,再走二十里地我们就去打尖吧。”
  看了厉绝铃一眼,申昌玉有些诧异的问:“怎么?你不舒服么?”
  厉绝铃点点头,又急忙摇头:“我不舒服?啊,不,我没有不舒服呀,我觉得很好……”
  于是,申昌玉豁然大笑,笑声中策骑前奔,厉绝铃不由面红耳赤,颇觉尴尬,他没有回顾,所以没有看见后面的黄君稚,更是脸如红霞,羞窘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 白莲碧玉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玉翠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