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不速之客
 
2019-07-28 17:58:38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男女之间,处得长久也好,处得短暂也好,只要能在感情上突破那层无形的藩篱,能将彼此的心念沟通,则无所拘束与矜持;这时,双方的依附加深,爱意大增,一日千里,就是不显形之于色,眉梢眼角的那股子喜悦,也是瞒不住人的。
  当厉绝铃将这个消息,主动的告诉申昌玉的时候,申昌玉所流露出来的反应,是热切又激动的。他深深祝福他的老友,虔诚的希望他这位刎颈之交,在人生的旅途上能以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而他所感受到的振奋与欣慰,几乎不下于厉绝铃本人。他期望着那并蒂结莲的日子快点到来,他必将能分享老友的温馨与满足。
  这几天来,黄君稚却叫何星莹逗弄得求饶不迭。这位“小如意”在江湖上固以刁钻泼辣闻名,但她那股子调笑人的俏劲与利嘴,却也相当的叫当事者吃不消,甚至连厉绝铃也只有摇头瞪眼的份儿。
  觑了个宁静熹微的大清早,厉绝铃约好了黄君稚,两个人悄悄的溜出了“铁胆墟”,到一处离着墟子约有两里多远的乱石涧边去散心。
  这片乱石涧,座落在两边山峰的底层,在左右浓郁的林木夹峙之下,中间散置着千百块奇形怪状的灰白色石头,或立或卧、或横或竖,看上去就似一堆堆千古留传下来的人物走兽的化石,被风雨水流浸蚀得斑斑点点的石面泛着那种带着水腥气的圈纹。
  这片嵯峨的石涧,是生硬的、幽冷的,身入其中,宛似能触摸着一股隐隐约约的怪异气氛,好像那些岩石随时会变成真的人和兽,也随时在鬼祟的窥探着什么一样。
  但是,这里却绝对的安静。
  而且,此般情景,也别有风味。
  厉绝铃挑了一块较为光滑平整的石块,与黄君稚并肩坐下,一泓流水,淙淙自石隙之间流去,水声在冷寂的空气中回响,也就显得这里越发宁静了。
  轻轻沾了一手冰凉的水珠,黄君稚敷在厉绝铃的面颊上,笑问道:“凉不凉?”
  厉绝铃一歪脸,将黄君稚的手掌,夹在颊与肩的中间,吃吃笑道:“不,热得很。”
  黄君稚“噗嗤”笑道:“你呀,就会说俏皮话。”
  坐直了身子,厉绝铃道:“这个地方,够清静,够冷僻的吧?”
  点点头,黄君稚道:“我很喜欢,绝铃,难得你怎么发现的,自我们前天来过一次之后,就期望着再来坐坐了……”
  厉绝铃笑道:“在这里别的好处没有,至少,我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一起谈笑,不必再像墟子里那样,总得故作姿态,假扮正经;而且,耳边少了何星莹的唠叨,也自觉安宁舒畅了好多。”
  黄君稚伸伸舌头,道:“绝铃,你不知道,我们那位何姐姐的一张嘴有多么个厉害法,一会笑我这个,一会戏我那个,一天到晚的闹个不休,我真叫她‘整’怕了……”
  厉绝铃道:“这个苦楚,我是尝过来的。”
  黄君稚轻声道:“她呀!几乎什么事情入了她眼里,都能牵扯上我们俩的事。譬喻说吧:桌上的灯焰开了双芯,她就会说:“‘妹子呀!你瞧,灯花开蕊成双,报喜讯喽!’”杯儿碗儿明明是随手一摆,她就会神秘兮兮的一笑,眨着眼说:“‘妹子呀!对儿杯,对儿碗,可是现成的合欢图哟!’”甚至连早上的鸟叫,她也会马上说:“‘喜鹊报,好事到,花轿八人抬,锣鼓催得心慌跳。’”哈哈大笑,厉绝铃道:“她倒还押上了韵啦!虽是粗俗了点,却也颇有意思。”
  黄君稚微恼道:“你还觉得有意思呢?我叫这位如意姐姐吵得烦都要烦死了……”
  厉绝铃一笑道:“小如意的出身不算太高,日常环境的薰陶,也养成了她那种放荡又带些儿俚劲,未免叫人吃不消。”
  厉绝铃咧着嘴道:“不过,有时候倒觉得蛮有情趣的……”
  黄君稚凑近了点,脸儿红红的道:“你还不晓得,绝铃,她私下里还逼问我好些话,非叫我照实回答不可;要不呀,又呵我的痒,又在背后紧追不放,硬不叫人松口气。”
  厉绝铃十分有兴趣的问:“她逼问你哪些话呢?”
  黄君稚娇羞的道:“这……怎么好告诉你,总之,是些女人家才能讲的事……”
  厉绝铃忙道:“有什么关系?不久的将来,这世界还有谁比我们俩的名份更亲?夫妻之间,哪有什么不好出口的事!来,君稚,告诉我嘛……”
  轻轻在颊上用手指划了划,黄君稚调笑道:“羞不羞?大男人还会耍赖缠……”
  厉绝铃堂而皇之的道:“这也是闺房之乐呀!”
  咬咬唇,黄君稚极低极低的道:“你真想听?”
  厉绝铃颇为期待的道:“迫切之至。”
  悄悄的,黄君稚更带着三分腼腆与嗫嚅:“她问我……你都和我讲了些什么话?第一次你向我表示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另外……另外她问我,你……你……亲过……我没有……”
  厉绝铃急道:“你怎么回答她?”
  黄君稚面庞嫣酡一片,赛似桃花:“我……我当然……当然照实告诉她……”
  搓了搓手,厉绝铃若有所思的道:“真是抱歉,我竟忘了这件事了,不但对你不起,连自己对自己也是一桩遗憾;可庆的是,为时尚不晚,仍来得及……”
  怔了怔,黄君稚不解的道:“你在说些什么?什么为时尚不晚,我……”
  厉绝铃的双肩是结实而有力的,而他的嘴唇,仿佛像个炙热的烙铁,是那么强烈而又那么紧密的覆盖在黄君稚的香唇上。
  他的动作是如此快速、如此突兀,又如此不可抗拒。当黄君稚体会到厉绝铃在做什么的时候,早已瘫痪,早已融化在那一片熊熊的、巨浪般的热情中了……
  心的跳动吻合着心的跳动,血在交流,情感升华至虚无忘我之境。
  过去与将来,停顿在这里。
  不是么?初尝情人柔唇的芬芳,这一刹就是永恒。
  天地在转动,但,天地却又似寂然了。
  当厉绝铃难分难舍的松开双臂,黄君稚羞得将整个上半身,埋进了他的怀中。
  怔怔的搂着黄君稚,厉绝铃一面频频舐唇,一面呆望着流水出神,好一阵子,他没有说话。
  时间久了,黄君稚不由纳罕的仰起头来,她发觉厉绝铃的模样,不禁有些迷惑的、畏怯的问:“绝铃……你……怎么啦?”
  长长吁了口气,厉绝铃垂下目光,注视着她,表情十分古怪:“这就是女人的真正滋味?”
  初是愕然,黄君稚随即笑了:“看你这傻样子……难道说,你从小到这么大,以你所处的环境,竟然没有接近过女人?”
  厉绝铃像是不大了解的道:“这倒不然,君稚,我虽然素不喜女色,但偶尔也在这方面逢场作戏过几次。可是,怎么就从来没有方才和你——亲近时的这种感应呢?”
  黄君稚迷惘的问:“你和我,又是什么感应呢?”
  厉绝铃坦率的道:“我只觉得非常激动,非常迷醉,也非常满足……尤其是,有一种特异的依恋感,好像恨不能永远像这样拥抱着你了。但,以往那几次对别的女人,老实说,我什么感觉也没有,半点劲提不起来,味同嚼蜡,无聊之极。”
  黄君稚微泛酸气的道:“你倒是相当坦白。”
  厉绝铃忙陪笑道:“君稚,我对你是有什么说什么,当然,我以后再不会接近别的女人了;就是以前,也只是逢场作戏,偶而荒唐,绝对没有……”
  黄君稚哼了哼,道:“你可不能骗我……”
  厉绝铃赶紧道:“上有皇天……”
  黄君稚佯嗔道:“得了,谁敢相信你对这方面如此老练精滑,却又‘不近女色’?”
  厉绝铃立刻道:“你可以问昌玉!”
  脸儿一红,黄君稚道:“我才不去问他呢,我……怎么可以问这种话嘛!”
  又在黄君稚的粉颊上香了香,厉绝铃低声道:“相信我,君稚,我不是那种见异思迁或风流自赏的混帐男人。”
  黄君稚轻轻一扭头,道:“你可得记着这些话!”
  厉绝铃道:“当然,我保证你所嫁的人是一位正人君子,非但是正人君子,而且还是一位热情如火的多情郎。”
  黄君稚忍不住的笑道:“绝铃,现在我才晓得……”
  厉绝铃道:“晓得什么?”
  黄君稚道:“你不仅刀快,嘴也利,在你那种冷酷的表面形态掩遮之下,你也是相当风趣又诙谐的。不过,如果我没答应嫁给你,你的这些内在性格,只怕我永远也摸不透、猜不着……”
  厉绝铃道:“以后,你会越知我深,越觉得我这个人可取之处甚多了。”
  在厉绝铃额上点了点,黄君稚笑骂:“没见你这么厚皮的!”
  偏着脸,她又道:“对了,绝铃,你还不知道为什么你和别的女人接近时没有什么特异的感觉吧?”
  摇摇头,厉绝铃道:“的确有些迷惑,照说,都是女人嘛!”
  黄君稚柔声道:“一点也不奇怪,我来告诉你,绝铃,那是情感的问题。当然,对象的不同,责任上的负担都有关系。你对我是一片真心,一番诚意,你视我为妻,你要娶我,这些,自然不能同一般风尘中的女人去比较。”
  “在你的心理上,必然感到慎重得多。另外,你知道我不是随随便便的女孩子,你更知道,你对我须负道义上、实际上的责任,而我又全属于你。综合了这些,就会引发你一种亲切、温馨的反应。绝铃,血缘上的连系同真爱的奉献,到底与等闲大不相同……”
  厉绝铃一笑道:“看不出,说你不懂事吧,有些方面你却相当在行,说得头头是道,比我都要来得通达老练。嗯!不简单,不简单……”
  黄君稚道:“你没听人说,三人行必有吾师焉。天下事,哪个敢自夸件件精样样通而不需向人求教?”
  将自己的脸,贴在黄君稚的黑发边,嗅着那一股淡雅的芳香,厉绝铃心旷神怡的道:“君稚,以后,相夫教子,你必能恪尽天职,不愧做一个贤妻良母了!”
  黄君稚心头甜甜的道:“我不敢说做得到,绝铃,你还需多教我……”
  厉绝铃用力搂紧怀中的人,笑道:“你一定能照应我们的家,成为一个最最温暖幸福的家。君稚,你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女人。”
  黄君稚感激的伸出双臂,环抱厉绝铃的腰间,但是,厉绝铃的反应却大大的出了她的意料。
  突兀的,厉绝铃一把将黄君稚的手腕拉开,同时迅速扶她坐好。
  惊愕之下,黄君稚正要开口问问这是怎么回事?目光却已瞥见厉绝铃的脸色,就在这陡然之间,业已沉了下来。
  黄君稚不知自己什么地方使得厉绝铃不满,她在一阵惶惧之下,却又立时体会出,厉绝铃神色的改变,并非是对着她,因为,厉绝铃的视线正由她的头顶上往前直望了过去。这时,她马上警觉了起来。
  低沉的,厉绝铃开了口:“君稚,我们今天真是中了大彩了!”
  黄君稚一面循着厉绝铃的目光望过去,一面不安的问道:“你发现了什么事吗?……”
  突然,她的语尾已窒噎了回去,就在六丈开外,一块形状峥嵘的岩石上,并立着两个白衣人。站在岩顶上的一个身材瘦长,容貌清癯,蓄有短髭,看上去冷静与威严;远他三步站着的一位,体格魁梧,紫灰脸膛,也是一样的表情森酷,气质阴寒。
  瑟缩的,黄君稚道:“绝铃……这两人是谁?你认识他们?”
  厉绝铃缓缓的道:“认识一个,但那一个也可以猜得出来!”
  抖了抖,黄君稚道:“他们……是仇人吗?”
  点点头,厉绝铃道:“是。”
  吸了一口凉气,黄君稚呐呐的问道:“他们……是谁?”
  阴沉的一笑,厉绝铃道:“那个身子十分‘结棍’,紫灰脸膛的朋友,是‘鬼脸帮’的二当家‘九杀牌’谷淳;站在他上首的一位,不消说,必是他们的‘瓢把子’‘摄魂王’阎提了!”
  往厉绝铃身边靠了过来,黄君稚怯怯的道:“他们和你有什么仇恨?而且……他们怎么这样巧找到这里来?”
  厉绝铃冷凝的道:“所以,我刚才说我们中了大彩了。”
  哆嗦了一下,黄君稚面青唇白的道:“绝铃,我们怎么办?”
  安慰的拍拍她的肩头,厉绝铃道:“不用怕,这种事由我来操心,君稚,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到时候闭上眼睛,堵住耳朵就行了。事完之后,我带你回去……”
  犹豫了一下,黄君稚迟疑的道:“绝铃……”
  笑了笑,厉绝铃知道黄君稚想说什么,道:“放心,我不会忘记输给你的赌注,只要他们不逼我,我包管手下留情。总之,不管何时、何地,不管对象是谁,我记得十次渡命也就是了。”
  黄君稚微抖着道:“你也要……小心。”
  厉绝铃站起身来,颔首道:“我会的。”
  两块岩石上对站四个人,距离六丈,遥遥相隔,涧底流水淙淙,双方俱皆寂然无语。
  半晌——
  “九杀牌”谷淳厉声发话:“厉绝铃,这是凑巧呢,还是你气数已尽?”
  厉绝铃冷冷的道:“随你们说吧!”
  岩石顶上,那面容清癯的人物,一直凝神注视着厉绝铃,这时,他缓缓的开了口——却是中气十足:“厉绝铃,我是阎提。”
  眉梢子一扬,厉绝铃道:“我早猜到是你了,阎老大。”
  “摄魂王”阎提严肃的一笑道:“听人说,你骨头硬,有气魄,果然不错。”
  厉绝铃笑笑道:“过奖了。”
  阎提一指左边的峰腰:“我们从那里一路纵落,想你必然很早就察觉了?”
  点点头,厉绝铃道:“不错,原先我以为你们是申昌玉的手下,直到你们往涧底掠来,我才知道不是对路的伙计了。”
  阎提平静的道:“从高处往下望,很容易发现你们二位,本来,实在不便打扰,但我们就是为你而来,遇此机缘,仿佛天助,故不得不取个巧,抱歉得很,要扰乱二位的清兴了。”
  厉绝铃似笑非笑的道:“阎老大太客气啦。”
  谷淳瞋目大喝道:“姓厉的,你还记得前些日子我们之间的那笔血债么?今天,当家的与我就是向你索债来了。”
  点点头,厉绝铃道:“这无须说明,当然我知道二位不会是来拜望我的。”
  谷淳切齿握拳,异常激动的道:“我永忘不了你给予本帮的打击,对我个人的羞辱。我永忘不了,那一次本帮弟子在你刀下所迸溅的鲜血。厉绝铃,只是现在,你就必须加倍偿还这累累血债!”
  厉绝铃淡淡的道:“我人在这里,上下只此一身,只要二位有本事,割剜削刮,任凭尊便,皱皱眉头我就不叫厉绝铃。”
  “摄魂王”阎提冷硬的一笑道:“厉绝铃,你似乎对你与本帮所有结怨之事并不遗憾?”
  厉绝铃阴森的道:“正主儿是‘黑楼’,我只是帮了‘黑楼’的季哥一人,而且,动手之前,我已向谷淳说明了过节,给了他选择的机会,但他执迷不悟,硬要仗着人多蛮干,在这样的情势下,阎老大,我与贵帮结仇,也就说不上什么遗憾了。”
  谷淳大叫道:“姓厉的,你以为我们含糊‘黑楼’不成?我们是一个一个来,解决了你之后,我们自然会再与‘黑楼’一清旧帐,谁也跑不掉。”
  厉绝铃嘿嘿笑道:“是这样的么?”
  谷淳怒哮:“我们会证明给你看。”
  背负着手,厉绝铃道:“不过,我却认为二位不一定有这个胆量,敢去触‘黑楼’的霉头。”
  紫脸红如撰血,谷淳霹雳般的吼道:“放你的屁,休说是‘黑楼’,就算天皇老子惹翻了我们也一样要算帐。”
  “摄魂王”阎提冷清的道:“厉绝铃,你真以为我们惹不起‘黑楼’?”
  厉绝铃缓缓的道:“如你们惹得起,该先找‘黑楼’把梁子结了,我应摆在第二位上才是!”
  摇摇头,阎提道:“不!你错了。”
  厉绝铃大声道:“你倒告诉我,我哪里错了?”
  阎提阴冷的道:“那一次所结下的仇怨,正主儿是你,从犯才是‘黑楼’,我们当然要首先找你报复!”
  厉绝铃重重的道:“这话未免荒唐,你们明明是先同‘黑楼’火并起来……”
  萧索的一笑,阎提打断了厉绝铃的语尾:“同‘黑楼’的冲突是误会,是因错误造成,为了免除日后遗患,才不得不继续下去,而我们已经要得手了。当时,‘黑楼’的几个人业已到了强弩之末、立将授首的关头,因为你的出现,因为你的横加干预,我们才又转胜为败,功亏一篑——‘黑楼’那方面并没有造成我们什么损害,真正打击了我们的,是你,所以也应该是你了。”
  厉绝铃淡淡的道:“你硬要把这个死敌强仇的帽子朝我头上扣,我也无话可说了。”
  忽然展颜一笑,他又道:“不过,我也相当佩服你们,你二位也算是有种的了,居然只凭二位之力,便硬闯虎穴,找到中条山里来寻衅,这可是我老友申昌玉的大本营呢!你们也不怕被层层包围,弄个尸骨无存?”
  阎提古怪的一笑道:“仇恨的火焰,会烧得人不顾一切,铤而走险的。”
  厉绝铃道:“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阎提点点头道:“老实说,我们也另有打算;不错,只有我们两个人来,在力量上来说,自然无以抗拒申昌玉的众多好手,若是他们要一拥而上,群殴混战,我们俩便明显的要落败丧生……”
  顿了顿,他诡异的接着道:“但是,我们知道申昌玉是一条硬汉,你厉绝铃也是一条硬汉,不管这是什么龙潭虎穴,不管你有多少的帮手环伺,只要我们指名挑你出来公平决斗,我们确信,你与申昌玉必定厚不起脸皮来下令群殴的。”
  “因为,你们要顾及名誉、道义以及江湖上的传规,你们本身也是铁铮铮的个性,届时,你只有接受我们的指名挑战,而不可能寄望于以众凌寡的意图上。这样一来,尽管此地是刀山剑林,彼此力量又如此的悬殊,实则,于行动上又有什么影响?”
  厉绝铃回味着对方的话,自己想想,可不确然,如果他们真的摸进了“铁胆墟”,无论有中条山盟会的多少好手围截着他们,只要他们指名叫姓的要求公平决斗,自己是一定会挺身相对而不求与援的,不过,这两位“鬼脸帮”的首脑人物,却未免太取巧于“道义”,强行利用“名节”了。
  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厉绝铃抬头道:“阎老大,你们可设想得真周到啊!”
  阎提慢吞吞的道:“这只是我们原订的计划……”
  微微一怔,厉绝铃道:“什么意思?”
  暴烈的一笑,谷淳接口道:“现在,我们的计划已经因为形势的改变而改变了。”
  厉绝铃反应极快,他轻蔑的道:“当然,现在你们已不需要冒险犯难,身入重围了,你们已经在遭遇到强大阻力之前,先凑巧的碰上了我,所以,你们用不着指名叫战,硬着头皮来与我公平决斗。”
  点点头,阎提道:“很正确,眼前的局面,原是个不必谋求‘公平’的局面,如果我们硬要讲究‘公平’,则未免太过愚昧,为智者所不取……”
  厉绝铃嘲笑道:“我并不觉得惊异,阎老大,你们压根也就不是讲求光明磊落重视人格道义的料子,这些行为准则,只在你们处于劣势的时候,你们才会挂在嘴上。”
  不以为忤的笑了笑,阎提道:“江湖上原本就是尔虞我诈,武林中难免要勾心斗角,势消势涨,形态转易,俱为行事应变之源,若是执意墨守成规,食古不化,非但迂腐,更也痴呆得不值一笑了!”
  厉绝铃冷冷的道:“二位可真是做到临机应变的最高境界了。”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五十一章 此心已许
下一篇:第五十三章 狡敌毒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