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寒锋落虹
 
2019-07-28 17:59:4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寡绝的一笑,厉绝铃道:“没有奇迹出现,则你便输定了;阎提,武技是硬玩意,难以取巧,方才,我们业已证实,二位的那几下子把式比诸于我,尚略差火候,这功力上的差距,决不会只此片刻便可以扯匀的,因此,你若强欲再行动手,只怕你的希望不大。阎提,我既有心恕你,你又何苦非逼得我割切你身上的皮肉不可?”
  阎提气涌如山,石破天惊的吼道:“大胆狂夫,肆言无忌,你简直不知你是何物了!姓厉的,我会叫你把你所吐露的这些话语,一个字一个字再吞咽回去!”
  厉绝铃的“生死桥”轻拄在岩面上微微转动,冷清清的光华一闪一耀,那刀锋的正面,活脱是一张无嘴的利吻——能以透进任何物体组织表面的利吻,好寒森。忧虑又加上恐怖,还带着那么一种悯惜的口气,黄君稚怯怯的道:“绝铃,这……这人的仇恨太深了……”
  点点头,厉绝铃目光炯锐的道:“是的,他的仇恨太深了。”
  阎提左手缅刀垂指向下,右手的“七虹带”卷缠于臂,他低首合目,形似老僧入定,挺立在那里,一时倒像个正陷入冥思中的隐士了。
  当然,厉绝铃明白对方此举的意义——阎提绝非在冥思或入定,相反的,他现在身体内的各项机能,要比平常更加重了十百倍的活动负担,他正在急速聚集功力,凝合劲气,如不出手便罢,若是出手,必为致命之一击。黄君稚也注意到了,她有些愕然的道:“绝铃,那人……在做什么?他……似是十分疲惫的样子……”
  厉绝铃全神贯注,没有回答。
  阎提仍然合目如寂,并无丝毫动静。气氛是冷瑟又窒重的,黄君稚不禁机伶伶的打了个寒噤,她带着些儿迷惘,却又直觉的感到眼前形势的险恶与邪诡,但是,她喉头仿佛呛噎着什么?想问,却又那么被压迫的难以开口。
  突然间——阎提的身形飞掠,那是一种影像的幻术,只见他的影子纵跃的起步动作,而他本人,便已来到了这块岩石的上空,七彩绚灿的虹带,宛似跨空泄落的霓桥,笔直指向厉绝铃,缅刀仿佛一片冰云,自虚无中斜挂到黄君稚面前。
  厉绝铃的反应好似他原本便将身心融于行动之中了,“生死桥”在一闪之下,“当”声震响,磕开了劈向黄君稚的缅刀,响声尚在人耳袅绕,那抹蓝电冷汪汪的却已反挑来到头顶的彩带,刀尖触着带头,“嗡”的颤抖,阎提凌空的身形一个倒翻,落向丈外的一块横方岩石之上,厉绝铃也猛然退后两步。
  厉绝铃的两步等于没有退,当阎提甫始落下,他已如影随形,长掠而至,人在半空,刀光耀现,一百七十九刀从一百七十九个角度暴卷阎提。那是刃与刃的连贯,芒同芒的掺合,只那么一闪,业已到了头顶。七彩长带疾起盘旋,但闻一阵“噗”、“噗”响声,阎提的彩带就如一条颓老的懒龙,急速晃摆,上下荡扫,完全失去准头。
  刀如匹练,闪掣飞腾。阎提咬牙切齿,缅刀“霍霍”纵横,但是,厉绝铃的刀流,仍有几十道透空而落,其势凌厉至极。
  大吼一声,阎提弹向半空,猛扑至另一块岩石。厉绝铃衔尾跟随,刀似蛇电漫天,以不等形状的长短光芒罩圈敌人。于是,一前一后,一追一逃,彩带似阎提的曳尾,溜溜蓝矢奔射喷洒,宛若厉绝铃手中的神焰魔火,从这一尊石顶移向那一尊石顶,由此一块岩面跃向彼一块岩面,逐突掠转,团团回绕。
  蓦的,阎提似是一个跄踉,踣倒涧底。厉绝铃人同刀进,暴射而至。
  就在厉绝铃的人刀将要触及阎提身体前的俄顷间,这位“摄魂王”倏而全身蜷曲,有如一团圆球般腾空七尺,在腾空的一刹,身躯猝展,彩带一抖猛挥,飞卷厉绝铃,右手缅刀也由下而上,倒削仰挑,去势之狠,难以言喻。
  这是阎提武学精华所聚的一记杀手——滚轮斩。
  厉绝铃直扑向前的式子业已不及转向,而他也不像有转向的打算,他突然悬虚侧滚,逃过了那由下往上挑裆的一刀,却硬硬迎上对方挥来的彩带。
  “劈拍”暴响,厉绝铃“吭”的一哼,整个人被那条彩带的强劲力道弹翻地下,然而,他藉着这一撞之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斜斜扑到阎提跟前,“生死桥”于他半蜷的姿态下,猝然在左右各自映射出一抹寒电,阎提缅刀仓惶拦截,厉绝铃的刀刃却蓦而居中飞刺。
  是了,“六杀刀法”中的第五式——“收魂”。
  “哎——”一声凄厉的长号,几能叫听着的人全身起栗,阎提整个人倒翻出去,一条右臂洒着赤漓漓的鲜血,以那种怪异的扭曲形态抛起了好高。
  阎提方才跌倒在地,厉绝铃的刀尖已指向了他的咽喉。岩石顶上,黄君稚尖声哭叫:“不,绝铃,不……”
  站在那里,厉绝铃俯视着浑身染血的阎提,虽然,他的面颊青肿,唇角隐泛血丝,但由阎提仰望着的角度朝上望去,厉绝铃却显得如此高大,如此雄伟,又如此山亭岳峙,凛然不移。澈心透骨的痛苦,已使阎提的一张瘦脸,泛出那种干黄死灰的黝暗色泽,他强行咬牙忍痛,却仍不禁抖索颤栗,一阵一阵的倒吸冷气……
  厉绝铃低头垂视着刀尖指按的敌人,脸上毫无表情——这张没有表情的面庞,在意识上却要比诸任何一种形态更要来得冷酷狠毒得多。像是再也不能忍耐,黄君稚的悲泣声,有着从压制下强迸出来的喘息和惊恐意味——更带着极度震动后的失常:“饶了他……绝铃,饶了他吧……”
  厉绝铃闭嘴不应,按在阎提咽喉上的刀尖,却在不觉中紧了紧。五官歪扭着,阎提凸瞪着满布血丝的双眼,他嘴巴大张,嘘嘘出气,由他嘴巴的洞开里,可以看见他紫赤的舌头在上翘,与舌头上并流的血。黄君稚的声音,是如此哀痛悲惨的传来:“不要杀他……绝铃……他好可怜……你已伤害得他够重了……求你,绝铃,请看在我的份上……看在你未来妻子的份上……求你,绝铃……”
  一阵剧烈的痉挛,阎提斜眼吊眉的挣扎着道:“我……宁肯死……我不要……一个……一个女人……的怜悯……”
  厉绝铃阴冷的道:“这原是武林中人的本色,不稀奇!”
  阎提用力的弯动着舌头:“杀……杀我……杀……我……”
  心腔紧压着,厉绝铃恶毒的道:“我该这么做!”
  呛咳着,阎提呻吟道:“那……你还……在等……等什么?”
  厉绝铃未及开口,黄君稚又在哭叫:“绝铃……放了他吧!我们回去,我再也不能看这残酷、闻这血腥……绝铃,求你放了他们,你答应过我的,绝铃,我怕,我受不住,绝铃啊……”
  身子抖了抖,厉绝铃神色连连变幻,一时不能决定如何是好。他明白,以他与对方所积的仇怨来说,是难以化解的了,江湖人了断恩仇的方式只有两种,一种是以仁求仁,一种是斩草除根,否则,便将遗患无穷了。
  眼前,以仁求仁势不可能,但斩草除根虽是厉绝铃所惯为的,也是所欲为的,却让黄君稚的哀求泣告声动摇了,他迟迟下不了手,真下不了手。阎提头颈间表皮破裂,缕缕血丝,已顺着顶按在喉头的刀尖四周缓缓渗出,他只能呻吟着,喘息着,痛苦无已的低叫:“杀了我……杀了我……”
  后面,黄君稚痛哭失声:“不要这么狠……绝铃……你不是要以狠毒的心性来过一生的……他们不该,但你却该大度……绝铃……看在我的份上……求求你……饶了这两个可怜的人……你恕了他们,终会感到平安的,求你,绝铃……”
  世上,有很多类型的人,有些心狠手辣,有些暴戾残酷,有些则刚直不阿,有些软弱怯懦,有杀惯、恶惯了的人,也有那种天生便仁厚的人,要一个嗜杀者放下屠刀,便如同要一个天生祥和慈善的人去屠杀一样,这都是极难办到的,有些人认为杀戮是乐趣,有些人却一辈子不忍心去伤害任何有生命的物体——而不论这物体是好是歹。
  黄君稚即属于那种善良的女人。厉绝铃的唇角,微微抽搐了几下,他凝视着地下阎提那张变了形的脸孔,声音有些儿沙哑低沉的道:“阎提,你从头到尾,都在给自己找痛苦,也在给我增加麻烦……”
  身体颤抖着,阎提几乎咬碎了嘴皮:“我……我……绝不……乞求你……什么……绝不……”
  “飕”声收刀,厉绝铃冷冷的道:“我也不需你的乞求,阎提,今天我放过你们,这在我来说,仍算新鲜事,但你们不要得寸进尺,下一遭——如果还有下一遭的话,你们就绝不能再有眼前的侥幸了。”
  阎提灰黄的面孔上,泛现了血红的怒色,他大口透着气,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舌头在弯曲着送出了几个字:“杀……剐……任便……谁……求……侥幸?”
  厉绝铃煞气盈眼:“你倒很能卖狠!”
  奋力抬起那只血肉模糊、筋骨隐现的断臂,阎提就以他这只断臂颤抖抖的指向厉绝铃,嗓门中打着痰响,含混不清却仇恨至极的道:“记……住……今天……姓厉……厉的……你要……永远记住……我……会以我……全生命的……力量……来诅咒……你……那血……那残肢……都要……你活着……偿付代……代价!”
  厉绝铃阴沉的道:“你几乎令我又想杀你!”
  呛咳起来,阎提惨笑如泣:“我……我……怕了……么?”
  扛刀上肩,厉绝铃硬梆梆的道:“很好,阎提,只要你行你就再来,不过,你千万记住,姓厉的要比你更有能耐,而且,姓厉的也可以断言,比你更要有种。”
  伸手入怀,他又摸出了一个油皮纸包,顺手掷到阎提身边。森酷的,他又开口道:“这是上好的金创药,拿去暂且敷伤止血,阎提,留着你与谷淳的老命,我也同你们一样希望有再一次相逢的机会,那时,我们再尽兴的乐上一乐。”
  说完话,厉绝铃也不管阎提有任何反应,他一个弹跃拔升空中,身形倏舒,业已落在黄君稚的身边。黄君稚苍白着脸,脸上却沾着泪痕,仿佛连那犹尚未干的泪痕,也变得苍白了,她迎着厉绝铃,又是感激,又是忐忑,又是怯缩的道:“原谅我,绝铃。”
  叹了口气,厉绝铃道:“你叫我怎么说你好?”
  黄君稚畏怯的道:“我实在不忍……绝铃,他们太可怜了……两个人,全是一样的血肉模糊,好凄惨……”
  摇摇头,厉绝铃苦笑道:“你知道——他们的存心是如何的歹毒阴狠?他们的目的是如何的赶尽杀绝么?君稚,若是换了我躺在那里,只怕你哭破了嗓子,他们也不会看你一眼。”
  黄君稚喃喃的道:“他们不是你……”
  厉绝铃叹道:“君稚,我无意指责你,但你必须明白,有些人是可恕的,有些人却无可救药了,而对这种无可救药的邪恶之徒行仁心,就是对天下善良之辈施酷,因此,分寸之间,务必多加斟酌。”
  黄君稚难过的道:“我……我只是不忍见其死……”
  厉绝铃感慨的道:“你太纯厚了,君稚,他们居心险恶,手段卑鄙,全力想置我们于死地,但到头来,替他们求情的,却是你这个原本在他们屠杀目标上的人。你要知道,我若败了,他们决不可能饶我,连你,他们也一样不会放过,你也不想想,你只看看他们可怜,如果反过来,谁又来可怜我们?”
  黄君稚轻轻的道:“我晓得你不会败的,绝铃,这么久来,多少场搏杀,你又几时败过?”
  厉绝铃啼笑皆非的道:“话不是这么讲,我是指后患。算了,再怎么说,你有你成形的观点,我也难以给你矫正过来,总之,我不能评判你的善良是不对,但你也应该有个区分,不可牛鬼蛇神一概而论。”
  脸儿在苍白中浮起一抹赧然的红晕,黄君稚怯怯的道:“对不起……”
  厉绝铃回头望了望仍然躺在那里的阎提与谷淳二人,又摇摇头道:“我们走吧!”
  黄君稚悄声道:“绝铃……”
  侧过面庞来,厉绝铃问:“有事?”
  黄君稚不好意思的道:“你只欠我八个了。”
  一把将黄君稚抱起,厉绝铃低喟一声:“老实说,我宁肯仍欠你十条人命,这两个人是绝不该留的!”
  黄君稚嗫嚅着道:“别生气,绝铃。”
  身上感触着那股温柔,鼻管中嗅着那种幽香,厉绝铃不自觉的软化下来,他更将黄君稚搂紧了点,低徐又和熙的道:“我没有生气,只觉得你好得太痴,好得太傻。”
  轻柔的将面颊贴到厉绝铃的肩头上,黄君稚细细的道:“就算我是在为你积福慧……”
  厉绝铃深深吸了口气,才道:“但愿这也是积福慧吧!唉!”
  抱着黄君稚,厉绝铃不再回顾,他腾身而去,其势矫飞凌疾,宛若鹏驭风云——不,更似比翼双飞。
  “铁胆墟”中,“无上堂”的大厅里面,厉绝铃刚刚才说完了他与“鬼脸帮”的阎提同谷淳那场险斗的经过。
  围坐四周的,是申昌玉、何星莹、黄君稚,以及一个面容神气与申昌玉十分酷似,但却比申昌玉胖了好些的人物。这时,申昌玉开口道:“那么,你放了他们?”
  厉绝铃耸耸肩,望了在座的黄君稚一眼,带着几分无奈的意味:“是的,放了。”
  申昌玉知道,这又是黄君稚“慈悲为怀”的结果,他笑笑,没有表示什么。坐在一边,形容酷似申昌玉的那个人却怪叫起来:“乖乖,我的厉大哥,你居然就把这两个杀胚放啦?这不是纵虎归山,后患无穷么?你也是老江湖了,怎的却做出这等的窝囊事来?这简直是自己在找自己的麻烦嘛!太不上路,真个太不上路……”
  申昌玉忙叱道:“昌汉,嘴巴稳着点,你厉大哥也是你批评得的?”
  不错,这位仁兄,便是申昌玉唯一的亲兄弟,申昌汉。
  申昌汉的习性作风,却与乃兄大异其趣,申昌玉为人一向冷傲孤僻,沉默寡言,但他这位老弟,却是位标准豪客——粗犷豁达、慷慨爽朗,是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好汉。申昌玉这一叱喝,他赶忙笑道:“阿哥,你也别吹胡子瞪眼,我这可是一番好意,完全为厉大哥着想,同时,也有些气不过,这算啥?找上我们地头来寻仇生事,而且又是以众凌寡,厉大哥居然还放他们扬长而去,厉大哥受得,我却受不得!”
  厉绝铃笑道:“算啦!其实他们也并非‘扬长而去’,一个折腿,一个断臂,业已是残废一双,如何还能‘扬长’法?看看,也怪可怜的……”
  申昌汉大摇其头:“可怜?可怜个卵,这一对王八蛋抽冷子掩上来上下其手,妄想就地捡便宜,这种行径已足够死上三十三次而有余,哪有可怜之有?厉大哥,你也真是,往日的果断铁腕、爽利作风都跑到哪里去啦?竟效法起‘妇人之仁’来了,这种江湖败类,武林卑徒,岂是可饶得的?我看……”
  申昌玉没好气的道:“你看什么?”
  申昌汉正色道:“阿哥,我看还是立即传出谕令并飞鸽传信,通知山区七十九个盟寨及各处哨卡,严令他们出动搜捕,务必截杀这两个邪龟孙才是上策!”
  厉绝铃忙道:“不必了,昌汉,我既已恕过他们,便放他们去吧!否则,倒教人说我出尔反尔,食言无信了。”
  申昌汉不以为然的道:“厉大哥,你对这等歹毒卑劣的江湖渣滓之属,还谈什么信与不信?通通就地格杀;分尸喂狗才是最恰当的处置方式,我们还是马上……”
  一瞪眼,申昌玉道:“少罗嗦了!”
  申昌汉悻悻的道:“阿哥,就算厉大哥不追究,我们也不能任由外人来在我们头上撒野!”
  申昌玉皱眉道:“这件事听你厉大哥的处置。”
  申昌汉咕哝着道:“这未免也太‘瘟’了……”
  脸色一沉,申昌玉道:“昌汉,你也一大把年纪了,世面见得不少,山里的事也代我主持了一段时日,我以为你已能独当一面,那知却仍这么毛躁鲁莽,沉不住气。像这个样子,将来又如何带人去创业?你不觉得可笑,我倒觉得寒心。”
  赶忙低下头,申昌汉再也不敢开口了——对他这位阿哥,申昌汉有着由衷的敬畏,在他的感觉里,申昌玉不仅有着长兄的威仪,更有着严父的尊严。厉绝铃哈哈笑道:“昌玉,你也别当真,老二不过表达他自己的主见而已,他也是为了我好,你这一板脸,不要说他,连我也有些难以下台啦!”
  叹了口气,申昌玉道:“我这一点基业,将来就指望着他接承大统了,却这么孟浪浮浅,怎么得了!”
  申昌汉委曲的道:“阿哥,我别的地方可没给你出过纰漏、丢过脸啊!我……”
  申昌玉厉声道:“你还说!”
  急忙缩回头去,申昌汉嘴里却不知在嘀咕什么。厉绝铃一笑道:“伙计,别发火,好好的场面,弄得这么僵,老二若怪到我头上,我可承受不起。”
  申昌玉哼了哼:“他敢!”
  申昌汉呐呐的道:“我原本也没怪厉大哥嘛!我会这么‘混球’?”
  “咭”声笑了,何星莹插口道:“得啦!二位申爷,哥儿们吵吵闹闹,还不是家常便饭?这反更透着亲热,大伙别像真有那码子事一样,虎着张脸,叫人看着,也就小题大作了!”
  黄君稚的一张面庞,却早红到耳根子了——放人,可是她的主意呐!厉绝铃装做未见,他笑道:“还是我们的‘小如意’可人哪!”
  何星莹抛来个媚眼:“我的厉爷,可别吊我的胃口,有人不高兴,我吃弗消呀!”
  黄君稚更是脸红如霞了。厉绝铃笑道:“小如意,你这股子嗲劲,他娘的吃弗消的不是你,是我!”
  咯咯一笑,何星莹道:“我是老瓜皮厚,人事经多了,厉爷,随你说,我包管面不改色!”
  厉绝铃道:“真的,小如意,不说别人,我和你斗嘴都得退让三分!”
  何星莹忽然有些感慨的道:“厉爷,你不用兜着圈儿奚落我,这江湖道其实是个大染缸,任什么黄花闺女、节烈贞妇,只要一跳进这个大染缸,不染污也染污了。我自个也不知怎么搞的,在道上混了这些年,别的没学上,倒学的满嘴是刁词,一身的邪气……”
  厉绝铃豁然大笑:“小如意,你怎么猛古丁吁叹起来了?”
  何星莹道:“我是忽有所感!”
  厉绝铃安详的道:“你是个好人,小如意,我完全言自肺腑,并不是有意捧你,一个人刁蛮点、放肆点,甚至于精滑点全没关系,那影响不了这人的本性,心地纯良,内在笃诚,这才是为人的根本,你便是这么一个知道恩义,分得清是非的人,小如意,你便再是刁蛮些,我也一样的看得起你。”
  何星莹感动的道:“当真?”
  厉绝铃道:“丝毫不假!”
  笑了笑,何星莹道:“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
  厉绝铃莞尔道:“娘的,不用这么没出息。”
  于是,大家都笑了,这一笑,便把刚才那点冷肃的气氛一扫而空。申昌玉转向他老弟:“对了,昌汉,这些日来,我叫你严密注意‘黑楼’的动静,可曾发现他们有什么不寻常的举止?”
  申昌汉摇头道:“昨晚上传回来的消息说,‘黑楼’并没有什么异动,一切全很平静,我派了十个人,分成五组日夜在‘黑楼’之外严密监视,如果他们有什么行动,多半逃不过我们的监哨。在没有情况发生的时候,派在那里的监哨,每三天向我例行传报一次,一旦‘黑楼’有了行动,他们就会立即抢先赶回传警,这些天来却安宁得紧。”
  沉吟着,申昌玉道:“奇怪……”
  申昌汉不解的问道:“阿哥,什么事奇怪?”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五十三章 狡敌毒胆
下一篇:第五十五章 儿女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