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五虎屠龙
 
2019-08-14 19:58:26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毒辣辣的日头,晒在干裂了的土地上,路边几株大榆树下,有两个茶水摊,旁边或坐或卧,全是过路歇脚的人,谁也不愿在那样毒辣辣的日头下赶路,路上静得出奇,所以当那一阵吆喝声,鞭声,车轮声传过来时,人人都用讶异的目光望过去。
  从路上驶过来的是一辆马车,那马车已十分残旧了,拉车的两匹马,更是瘦得可怜,车座上一个彪形大汉,精赤着上身,吆喝地挥着马鞭,马鞭无情地一下又一下落在马身上,马身已经全是鞭痕,可是那匹瘦马,却仍然走得十分慢。
  在马车旁,还有一个瘦汉子,在马车旁奔着,掮着草帽,汗下如雨,一面踉着马车跑,哀告着:“这位大爷,你行行好,下鞭轻一点,马儿老了,自然跑不快,你那样下鞭,会将马打死的!”
  但是那大汉却恍若未闻,一样鞭下如雨。
  马车渐渐来到了树荫旁,在大树下纳凉的那些人,也已看出那不断在哀告的瘦汉子,正是前面紫阳镇上的李小三。
  常来往这条道上的人都知道李小三有一辆马车,和两匹瘦马,马车是租给人家搭乘的,那两匹马虽然老,但可以说是李小三的唯一财产,李小三爱得如同宝贝一样,如今眼看被那大汉那样鞭打法,那一鞭一鞭,只怕比打在他身上还疼,难怪他要不住哀告了!
  那两匹瘦马,看来实在吃不住打了,左边那一匹,突然之间,一声哀嘶,曲下前腿,跪了下来,车座上的那大汉用力提着缰绳,马鞭下得更急,李小三大声叫着:“别鞭了!别鞭了!”
  他一面叫,一面向马身上扑了下去,那大汉一声冷笑,“唰”地一鞭,仍然挥了下去,“啪”地正抽在李小三的脊梁上。
  李小三身上的一件破小褂,立时被扯去了一半,而他的背上,也登时坟起了一条粗大的血痕。那一边,痛得李小三嚎叫了起来,在路上打滚,他滚了几下,鞭痕中鲜血迸了出来,和着尘土,染得他一身都是,李小三痛得汗珠子,一颗一颗地迸了出来。
  而车座上的那大汉,却还在大声呼喝着,骂道:“马老了拉不动,你替我来拉,别躺在地上装死,快起来,可要我再加上一鞭?”
  他一面骂着,一面真扬起了鞭来。
  树荫下足有二三十人,其中也有十个八个是识得李小三的,就算不认得李小三,也是心中不忍。可是看那大汉满脸横肉,腰际又挂着雪亮的钢刀,却是每一个人,都敢怒而不敢言。
  但就在那大汉再次扬鞭之际,只听得在一株大树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道:“住手!”
  随着那一声巨喝,一个年轻人从树枝之上,跳了下来,一落地,先将李小三扶了起来,转身指着那大汉骂道:“你这人怎么不讲理?”
  那大汉一声冷笑,道:“讲理?大爷雇车的时候讲好的,今晚一定要赶回腾龙庄去,如今离庄还有五七十里,怎不要快马加鞭?”
  自那大汉的口中,一讲出了“腾龙庄”三字来,树荫下坐着的,卧着的人,全都站了起来,面上也都现出了十分吃惊的神色来,有一个中年人还叫道:“小哥,算了,这位爷台要赶路,自然是心急的。”
  可是那年轻人却并不害怕,冷笑一声,道:“你那样打法,哪里是在赶路,分明是想将马打死了,你还打了人,也是为赶路?”
  那大汉大怒,喝道:“小子你少理闲事!”
  那大汉出手十分之快,一个“事”字才出口,“呼”地一鞭,已经当头砸了下来。但是那大汉出手快,年轻人的动作更快,只见他手腕陡地一翻,五指一紧,已然抓住了鞭梢,他一抓住了鞭梢,立即用力一拉,那大汉的身子向前一仆,整个人已从车座上直跌了下来。
  那大汉的身形也很灵活,就在他自车座上跌下来时,一翻手,已摘刀在手,“呼”地一刀,居高临下,直砍了下来。
  那一刀的去势十分之猛,树荫下有人发出了一声高呼,但是那年轻人的身子却已向后仰,倒在路上,双足突然向上蹬出!
  他双足蹬出,和那大汉的一刀砍下,几乎是同时进行的,他右足踢在那大汉的右腕之上,那大汉一声怪叫,五指一松,一柄钢刀,直飞向半空,闪着日头,闪闪生光,紧接着,又听得“嘭”地一声,那年轻人的左足,又踢在那大汉的腹际。
  那大汉的身形壮硕,少说也有一百五六十斤,但是被那年轻人一脚踹中,他的身子却立时向半空之中,翻了出去,足翻高了七八尺,才向下跌来,跌在路中心,尘土飞扬,半晌爬不起来。
  那年轻人两脚连环踹出,身子一挺,早已跃起了身,那条马鞭已在他的手中,他赶向前去,“啪啪啪”三鞭,抽在地上,正抽在那大汉的身旁,吓得那大汉连跌带爬,站了起来,头也不回,便奔向前去。
  那年轻人也不追赶,只是扬首哈哈大笑。
  那大汉一走,树荫下的众人,才围了上来,有的扶李小三到树荫下去休息,掏水替他洗鞭痕,有的拉起了马,有的来到了那年轻人的身边,七嘴八舌,劝那年轻人快快离去,仿佛那年轻人已然大祸临头一样。
  可是那年轻人却面带微笑,他的笑容十分真诚坦率,他向各人抱着拳,道:“多谢各位,我也正是要到腾龙庄去,这车中好像还有──”
  他一面说,一面便走向马车,拉开了车门。那马车本就十分破旧,所谓车门,也只是一个木框,悬着一张竹帘而已。
  那年轻人伸手一拉间,用的力道大了些,“哗啦”一声响,竟将车门拉了下来。
  车门一被拉下,车厢中的情形,自然看得一清二楚,那年轻人和各人定睛看去时,全呆住了,作声不得!
  车厢中并不是什么货,而是一个人!
  那是一个一身白纱,美丽得像是天上仙女一般的少女!
  那少女坐在车中,看来是那样文静,优雅,虽然是在大毒日头之下,可是一看到了那样美丽的一位少女,也不禁令人有一股异样的清凉之感。
  一时之间,人人都不出声,反倒是那少女先开了口,那少女向那年轻人指了一指,道:“刚才你那一招‘卧虎连环腿’使得很不错啊!”
  年轻人面色略变了一变,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他话还没有讲完,那少女又已道:“你姓高,对么?”
  那年轻人面上的神色更是讶异,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那少女微笑着,道:“你叫高什么?”
  年轻人踏前一步,道:“我叫高威。”
  那少女缓缓地吁了一口气,道:“总算给我找到另一个了!”
  她那一句话说得十分低,只有在她身前的高威听得见,可是高威虽然听到了这句话,却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正想问时,已听得那少女叫道:“李小三!”
  李小三一拐一拐向前走来,道:“燕姑娘,你有什么吩咐,你是明白人,实在不是我的错……”
  那少女笑着,一翻手,手中已托了一锭纹银,道:“你拿去养伤,伤好了再买两匹像样的牲口,造一辆新车,这辆旧车归我了!”
  李小三接过了银子,千恩万谢,那少女又道:“高壮士,我要到腾龙庄去,替我赶车的人,给你赶走了,你不是也要到腾龙庄去么?就替我赶车如何?”
  高威的心中,实在是疑惑之极,刚才他用来对付那大汉的一招“卧虎连环腿”,据他师父所言,乃是不传之秘,何以那少女一看就认了出来?而且,那少女还立即认出自己姓高!
  她又是要到腾龙庄去,那么,她该是腾龙庄中的人了,自己是不是应该答应她呢?
  高威浓眉紧蹙,但是他想来想去,都无法将眼前那么高贵优雅的少女,当作自己的敌人,是以他吸了一口气,道:“姑娘,我到腾龙庄去有事,你若是腾龙庄中的人,只怕不怎么方便。”
  那少女缓缓摇头道:“没有什么不方便,快去吧!”
  高威又呆了一呆,突然一跃而起,伸手在树枝上取下一顶黑黝黝的遮阳帽,等到他身形落下时,已坐正在车座之上,凌空挥了一鞭,那两匹瘦马,歇了那么久,力气也增了些,蹄声得得,马车又向前驶了出去。
  日头仍是那么毒,高威身上的小褂,全被汗水湿透了,汗水顺着他的发脚滚下来,可是他那顶遮阳帽,却放在身边不戴,他赶出了里许,只见前面尘头大起,眼看至少有七八匹马一起奔到,那七八匹马的来势十分快,高威看着马儿迎面奔来,才一声吆喝,停住了车子,七八匹马,已然奔到,一到就散了开来,将马车团团围住。
  只听得一个中年人厉声喝道:“燕姑娘,令堂和我们庄主,有过誓约,你不得与腾龙庄为难,何以你打了丁老三,令他受了内伤?”
  车内那少女笑了起来,道:“不关我事,是我叫丁老三赶车,丁老三欺负人,这位高壮士看不过眼,才出手教训了他一下的。”
  那七八人立时抬头向高威望来,高威挺胸昂首而坐,那中年人一声大喝,只见一个身形瘦小的汉子,在马上一挺身,一抖手,金光闪闪,已然抖起一柄飞爪,向高威当头抓了下来。
  那飞爪大小如同人手,作五指箕张之状,每一指的尖端,都极其锋利,疾抓了下来,若被抓中,定然是脑壳破裂而死。
  高威在车座之上,一见爪到,冷笑一声,反手一掌,拍在身边的一块木板之上,将那块木板拍得疾扬了起来,恰好迎向飞爪。
  只听得“啪”地一声响,飞爪抓住了那块木板,高威顺手抓起了那顶遮阳帽,身形一纵,也立时飞身而起。
  他一起在半空,只听得几下巨喝,有几柄晶光闪闪的飞刀,向他射了过来,高威身在半空之中,眼看是难以躲避的了,突然之间,只见他手一扬,手中那顶径可两尺的遮阳帽,向那三柄飞刀挡去。
  电光石火之间,三柄飞刀,已一齐射中帽子,却听得“铮铮铮”三下响,那三柄飞刀,竟从帽中,反弹了出来,敢情高威的那一顶帽,是精钢打成了薄片铸成的!
  一挡开三柄飞刀,高威的身形向下一沉,已然落下了地,他一落地,已有六七个人,向他围了上来,高威身形一矮一转,手中的钢帽呼呼风生,挥了出去,立时有三个人受了伤,鲜血迸溅,呼叫逃开去了。
  高威身形一凝,自他身后,两柄薄刃厚背鬼头刀已然砍到,高威也不转身,铁帽一移,移到了背后,那两刀一齐砍在铁帽之上,“铮”然有声,高威铁帽扬起,将两柄鬼头刀反震了开去,那两个手执鬼头刀的大汉把捏不稳,刀柄一齐砸在他们的额头之上,两人怪叫着,连滚带跌,逃了开去。
  转眼之间,高威已连伤了对方五个人,还有两个,面上变色,不敢再动手,高威用手中的铁帽当凉扇,扑着风,向他们连逼了七八步,那两人也连退了七八步,直退到了马儿的身边,才各自怪叫一声,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高威哈哈大笑,道:“腾龙庄上的人,原来全是这样的货色!”
  那少女却接口道:“你别将事情看容易了,腾龙庄强老庄主的武功高不必说,他门下四弟子,号称冀北四霸,我看你至多敌得过他们两个,你还是不必到腾龙庄去的好!”
  高威身形一转,转到了车前,道:“你怎知我到腾龙庄去干什么的?”
  那少女笑着,道:“我自然知道!”
  高威手中的铁帽,突然向前推出,但推到那少女的胸前,便立时收住了势子,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那少女低头,向就在自己胸前的铁帽,看了一看,伸指在铁帽边缘上弹了一下,发出了“铮”地一声,道:“你不但武功不及他们,而且心地也不够狠,你看,你这兵刃,边缘不够锋锐,如何伤人?”
  高威后退了一步,那少女笑着,道:“所以我劝你别去,如果你去了,只怕难以脱身,你若肯听我的话,到紫阳镇西十七里的古庙中去等着,至多三个月,我一定会来的──那时再去,事情就可成了!”
  高威摇着头,道:“我只知你姓燕,连你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凭什么信你的话?”
  少女微微一笑,道:“我叫燕来,你不会认识我,但你一定知道我的母亲,我母亲是骆五娘!”
  高威陡地一惊,突然握住了燕来的手,燕来的脸一红,高威也觉出失态,连忙放开了手,道:“骆五娘……骆五娘,我师父说,世上唯一知道我身世的人,就是骆五娘,连我师父也只知我的仇人是腾龙庄庄主!”
  燕来的脸容,变得十分严肃,道:“那么,你是不是肯不去腾龙庄了?”
  高威摇头道:“不,我还是要去,但是请你将我的身世告诉我!”
  燕来缓缓地道:“我母亲说,高家一共有五兄弟,每人相差一岁,你大哥叫高豪──”

×      ×      ×

  阳光很猛烈,晒得街上的青石板泛出一片白光来,但是在铁铺内,却非常阴暗。
  炉火通红,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呼呼”地在拉着风箱,一个赤着上身,虬髯满面,二十七八岁的壮汉,一手钳住了铁条,将铁条放在砧上,一手抡起大铁锤,用力锤了下去。
  火星四下溅了开来,铁锤又再抡起,当铁锤抡起之际,那壮汉身上盘虬的肌肉,就像是无数在跳动着的老鼠一样,汗水自他额上洒跌了开来,落在烧红了的铁条上,发出嗤嗤的声响来。
  那壮汉像是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只是专心一致地打着铁,一直到突然有三名大汉,陡地闯进了他的铁铺,站在他的胸前。
  那三个大汉中的一个,伸手在打铁壮汉的肩头上推了一下,推得那壮汉抬起头来,壮汉一抬头,便抹了抹汗,道:“黄管家!”
  那管家粗声粗气,道:“高铁匠,上月订的一百柄单刀,打好了没有?”
  高铁匠道:“有了六十把,黄管家,烦你先给些银子,好去买好铁。”
  黄管家一声冷笑,手一伸,按在高铁匠的肩头上,厉声道:“高铁匠,讲好今日交货,你只得六十柄,还要问我拿银子?白给了我们,算是罚你逾期不交!”
  高铁匠急道:“那怎么行?那──”
  他话还未曾讲完,黄管家用力一推,将高铁匠推出一步,另外两人,已抢进了铺来,一个提起一捆用麻绳箍好了的单刀,向外便走。
  高铁匠的手中仍执着大铁锤,他跨出了两步,大喝道:“别走,你们想抢么?”
  黄管家骂道:“放屁,腾龙庄要成千上万的银子都有,抢你的几柄破刀,这算是罚你的!你让不让开?”
  高铁匠沉声道:“不让!”
  黄管家一翻手,“啪”地一掌,打在高铁匠的脸上,高铁匠虎吼一声,横起手中的铁锤,“呼”地挥了出去,黄管家身形向后一退,却不料他退得太急,“砰”地一声,撞在炉上。
  炉子被撞翻,火炭迸了出来,沾在黄管家的身上,烧得黄管家怪叫了起来,那两人也抛下了手中的单刀,自腰际刀鞘中,拔出刀来,向高铁匠砍了过来。
  高铁匠怒吼着,道:“你们这群人,连强盗都不如!”他一面说,一面向后退了开去,一出了铁铺,便是大街,高铁匠向外退来,那两个大汉,挺着刀逼了出来,高铁匠双目圆睁,道:“你们别逼我出手!”
  可是那两个大汉的单刀,却已呼呼风生,砍了下来,高铁匠横起铁锤来挡,才一挡住了两柄单刀,他身形便已跳了起来,一在半空,双脚便已疾踢而出,正踢在那两名汉子的胸前,那两人怪叫着,口中鲜血狂喷,身子便向后倒了下去。
  其时,黄管家恰好从高铁匠铺中奔了出来,那两人倒撞在他身上,他双手齐伸,抓住了那两人的肩头,那两人已然奄奄一息了!
  黄管家立时高叫了起来,道:“高铁匠杀人啦,高铁匠打死人了!”
  高铁匠手中仍然执着铁锤,他一听得黄管家那样叫,忙道:“是你们逼我──”
  他话才讲到一半,便觉出自己再讲下去,实在是没有用的,他发出了一下十分悲愤的吼叫,转过身,提着铁锤,便向前疾奔而出。
  他的步子十分大,奔得十分快,转眼之间,便已奔出了镇甸,他仍然一直向前奔着,直到奔到了一个山坡下,一条小溪之前,他俯下身来,将头浸在水中,又抬起头来,用手捧着溪水,大口大口地饮着。
  然后,他托着大铁锤,呆立在溪边,喃喃地道:“腾龙庄,腾龙庄,我去捣了腾龙庄,不让他们再到处恃强欺人!”
  他陡地抡起手中的铁锤,重重地砸下。
  铁锤砸在溪边的一块大石之上,将那块大石,砸得四分五裂,高铁匠将铁锤扛在肩上,大踏步向前走去!

×      ×      ×

  燕来望着高威,高威的神色十分异特,因为他从来也不知道自己是五兄弟中的一个,他也不知道他的大哥叫做高豪!
  燕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道:“你的二哥,叫高智──”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哑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