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大侠金旋风
 
2019-08-14 22:17:31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日头很猛,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乎每一样东西,都闪耀着一重光芒,连被马蹄扬了起来的尘土,在阳光之下看来,也都闪闪生光。
  在那样猛烈的日头下,很少有人赶路,但是一骑却沿着官道,疾驰而来,马上的人,戴着竹笠,不断地加着鞭,从道上扬起来的尘土,贴在已被汗湿透的马身上,一匹白马,几乎已变成了黄马。
  一人一骑,直到驰进了一条两旁全是参天古木的林荫道上,才陡地勒住缰,停了下来。那条路,由于两旁全是枝叶茂密的大树,是以一点阳光也不透,有不少行旅,全在树荫下休息,有的以竹笠盖着脸,睡得鼾声大作。
  在树下,也有不少摊贩,有的卖瓜,有的卖浆,都围了不少人,还有一个赌摊,做庄的撩臂挥拳,将骰盅的骰子,摇得“哗啦啦”直响,围在赌摊旁边的人,满头大汗,神色紧张。
  林荫大道中至少有上百个各色人等,那一骑疾驰而来,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骏马被勒定之后,马上那人一翻身下马,掀起斗笠,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
  他是一个年轻人,实在太年轻了,以致看来,他一人一骑在官道上急驰,实在显得太嫩了一些。
  可是尽管他年轻,满面风尘和汗水,也盖不住他脸上的那股稚气,但是,他却紧抿着嘴,脸上的神色,极其严肃,双眼之中透出一股郁怒之气。
  他牵着马,慢慢地向前走着,从林荫道的一端,走到了另一端。
  虽然仍然没有多少人在注意他,但是他却在注意每一个人,他的目光很锐利,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打着转,可是却又一声不出。
  直到他来到了林荫道的尽头,他才转回身来,马儿喷着气,他又缓缓地走了回来,他走过了赌摊,在三个躺在地上,将竹笠盖着脸在瞌睡的人面前,停了下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足尖一挑,已将其中一人的竹笠,踢了开去。
  那人睡得正酣,涎沫顺着他的口角流下来,盖在脸上的竹笠被踢走了,也毫无知觉。
  那少年人向这人看了一眼,又连踢两下,将另外两个人盖在脸上的竹笠踢了开来。
  那两个人中,有一个翻了一个身,照样睡着了,另一个却直跳了起来,瞪眼骂道:“狗入的,什么事?”那少年冷冷地向那人望了一眼,不瞅不睬,又拉着马儿,迳自向前,走了过去。
  那人敢情也不是好惹的,那少年一走,他跳了起来,喝道:“小王八,你踢走了老子的斗笠,屁也不放一个,就想走了么?”
  他一面叫,一面倏地伸出手,已向那少年的背后,疾抓了下去。
  可是他才一出手,那少年霍地转过身来,那人出手,本来是抓向那少年背后的,等到那少年转过了头来,那人改变了主意,扬手一掌,便向那少年掴来。
  可是,他那一掌,还未曾掴到那少年的脸上,那少年一翻手,已将那人的手腕,牢牢抓住,那人立时杀猪也似,怪叫了起来。
  那汉子一叫嚷,将别人全引动了,立时三刻,就围了十来个人,那少年冷冷地道:“我踢开了你的斗笠,你也不该随便骂人,打人!”
  那人的脸色煞白,额上汗如雨下,道:“你……你放手……你无缘无故,踢了我的竹笠,还要行凶?”
  一旁有一个镖头模样的中年人插嘴道:“这位小哥,你再不放手,他腕骨要断折了!”
  那少年“哼”地一声,松开了手,那人连忙向后退了开去,他退得实在太急了些,一连撞倒了好几个人,方始站定了身子。
  那少年扬起头来,道:“我也不是故意骚扰他,我要找一个人!”
  这时,围过来的人中,有不少看来是武林中人,那镖头模样的人问道:“你要找什么人?”
  那少年又抬起头来,四周看了一下,才道:“他不在这里,我要找的人,叫金旋风!”
  那十几个人,本来是围得离那少年很近的,可是哪少年口中,“金旋风”三字,才一出口,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向后退开了几步,那几个看来是武林中的人,更是脸上变色,有好几个人,已经转过身,走了开去!
  那少年又问道:“你们各位,可有人知道金旋风在什么地方?”
  他这一问,所有的人,更散了开去,那赌摊做庄的接口道:“少爷,你找他干什么?”
  那少年的神情更严肃,目光也更郁愤,缓缓地道:“我找他有事,你知道他在那里?”
  做庄的苦笑道:“我怎知道他在哪里?人人都知道,金旋风骑的马,鞍子旁配着风哨,他策骑急驰而过之际,就有一阵尖锐的哨子声!”
  那做庄的才讲到这里,陡地停了口!
  不但是那做庄的停了口,刹那之间,整条林荫道上,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像是在那片刻间,连雀鸟的鸣叫声和蝉矂声也停止了一样!
  因为人人都听到,有一阵尖锐的哨子声,正自远而近,传了过来。
  那一阵哨子声,才一传入耳际之时,若隐若现,还听不十分真切。
  这一阵哨子声令人觉得十分刺耳。而且,它的来势极快,转眼之间,尖锐的哨子声,已是清晰可闻,接着,马蹄声也可以听到了。
  然后,可以看到,在和林荫交岔的那一条大道上,有一点金光,闪耀着,飞腾着,迅速地在接近,简直看不到人和马,只看到那一团闪耀的金光,随着哨子声越来越刺耳,迅速地自远而近。
  那团金光,并没有折进林荫道来,而是在林荫道上,疾掠而过。
  当那团金光在林荫道上疾掠而过之际,林荫道中的人,才看得清,那的确是一人一骑。
  但是,却也没有人看得清马上那人的面目,因为那人披着一件金色的披风,马在疾驰,披风扬了起来,猛烈的日光映在上面,发出眩目的光芒来,以致远远看来,只看到一团金光!
  自林荫道口掠过之后,哨子声又迅速地自近而远,转眼之间,又变得若断若绩,那一团金光,渐渐地也变成了一个小点。
  直到这时,在林荫道中的那些人,才一起松了一口气,那做庄的有点幸灾乐祸地道:“咦,你不是找金旋风有事么?怎么不动──”
  他一句话未曾讲完,只见那少年早已飞身上马,抖起缰绳,向前疾驰而去!
  那少年的去势也十分快,转眼之间,已出了林荫道,奔上了大道。
  尘土扬起,那少年策着马,一直向前赶着,可是,他却没有再听到哨子声,更没有看到那团闪耀的金光,他没有追上金旋风!
  他一口气奔出了七八里,直到了一个镇甸的口子上,才勒住了马。
  他在想,金旋风是不是会在这个镇上呢?
  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他翻身下了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牵马走进镇去,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镇,大街总共也不过十来丈长,令得他感到奇怪的是,镇上静得出奇。
  虽然日正当午,人人都热得不太愿意出来,可是镇上,也不应该静成那样子的。
  那少年略呆了一呆,定腈向前看去,阳光晒在屋檐上,反着光,晒在青石板上,也泛着光,除了街旁有几头狗,懒洋洋地躺着,在吐着舌头之外,整个镇上,一个人也见不到。
  那少年慢慢向前走着,走出了几步,才听得前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道:“好,你不识抬举,可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
  随着那一下呼喝声,只见三个人,自一家饭店中,疾退了出来。那少年站定了身子,他这才注意到,在那家饭店的门口,拴着四匹骏马。
  那自饭店中退出来的三个人,一个身形高大,满面虬髯,却是顶门光秃秃发亮,另一个面色惨白,倒吊眉、三角眼;还有一个,一袭华服,手中握着一柄老大的摺扇。
  他们三人向后退出来,退到了街上,可是还一直望着饭店里面。
  在阳光下看饭店内,十分阴暗,那少年也看不清饭店内有什么人在,他只是看到那三个人的神色,甚是紧张,虽然还在口出大言,但是着实心虚得很。
  直到那三人退到了街中心,才听得饭店内,有人“哈哈”一笑,道:“你们这三个王八蛋,我已明摆着不识抬举的了,你们要手下不留情,不如趁早!”!
  那少年本来略停一停,就想继续向前走去,但这时,他看出那三个人被饭店中那人这样讲法,一定难以下台,一定会起冲突,是以他非但不再向前去,反倒拉着马,向后退了几步。
  果然,饭店中那人的话,才一停止,三人之中,那身形高大,满面虬髯的人,便勃然大怒喝道:“金旋风,你少逞能,待大爷给点厉害你瞧瞧!”
  那大汉声若洪钟,他一呼喝,隔再远也可以听得到,那少年一听得“金旋风”三字,便陡地一震,神情也立时紧张了起来,一翻手,已经按住了腰际的剑柄,双目直视向前。
  只见那虬髯大汉一面叫,一面低头,已向着饭店之内,直冲了进去。
  在他向前疾冲而出之际,另外两人齐声叫道:“老三,小心!”
  那虬髯大汉直冲向饭店,可是,就在他刚冲到饭店的门口时,只听得“呼”地一声响,自饭店中飞出了一件黑黝黝的物件来,那物件极大,来势又急,虬髯大汉正低着头冲进去,两下里一凑,只听得“砰”地一声响,正好撞在那物件上。
  一撞之下,那虬髯大汉的身子,陡地向后,退了出来,这时,在外面的几个人,也已经看清,自饭店中飞出来的,乃是一张方桌子。
  那大汉也许是向前撞出的势子太急了些,是以他的头,已将桌面撞穿,整张桌子,像木枷一样,套在他的颈上,他一退了出来,便“砰”地跌倒在地,样子更是狼狈之极!
  那虬髯大汉怪吼着,双手抓住了桌子,手臂一振,“哗”地一声响,已将那张桌子,硬生生地劈成了两半,只听得饭店之内,又传来了若无其事的“哈哈”一笑,道:“温老三,你‘油蛇贯顶’功夫,也可以说练得不错了,瞧刚才那一下,若是到了大市集上,保管还可以收几文,当当盘缠。”
  那虬髯大汉气得哇呀大叫,一低头,又直向饭店之内,冲了进去。
  可是他这一次,冲进去快,退出来更快,在饭店外的人,根本未曾看出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得“叭”地一声响,接着,便是那大汉一声惨叫,接连翻了两个筋斗,疾翻了出来。
  他翻了出来之后,站定了身子,自他光秃发亮的顶门之上,几缕鲜血,流了下来,在他的手中,则抓着一把酒壶,那把酒壶,已被那大汉捏得扁了,在那大汉的指缝之中,还有酒滴了下来。
  饭店之中,又传来了那种听来舒适闲散的笑声,接着,又是那人的声音,道:“温老三,你要是出手快一些,顶门上也不致于开花了!”
  那虬髯大汉双睛怒凸,瞪着饭店的门口,看他的那种神情,再加上血流披面,当真是凶神恶煞一样!
  但是不论他的样子是多么凶恶,他显然不敢再进饭店了,他只是发出了一声怒吼,叫道:“老大,老二!”
  那另外两个人在虬髯大汉第二次退出来时,早已经手臂振动,“铮铮”两声,各掣了兵刃在手。
  那少年人在一旁冷眼相看,只见那衣饰华丽的人,自他的摺扇之中,抽出了一柄锋锐之极,雪也似亮的小剑,另一个的兵刃更奇特,乃是一根指头粗细,三尺来长的铁刺,铁刺的身上,全是可以活动的尖刺,当铁刺向上时,那些尖刺全都垂了下来,嵌在铁刺之中,一点也看不见,可是他略一抖手,小刺像是刺猬突然发怒一样,又一起竖了起来。
  那衣饰华丽的人,和脸色惨白的汉子,互望了一眼,衣饰华丽的喝道:“金旋风,莫怪我们,以二对一!”
  饭店之中,立时传出轰雷也似的笑声来,说道:“马老二,你别客气了,你们偷诈拐骗杀人放火,落井下石,背师卖友,什么卑鄙无耻的事没有干过,区区以二敌一那样小事,何必预作声明?”
  那两人神色暴怒,又互望一眼,身形掠起,一起向饭店门口,扑了过去,他们才一扑到饭店门口,“呼呼”两声响,自饭店中,又飞出了两件物事来。
  这两人的出手,却比虬髯大汉快得多,那两团东西,才一飞出来,他们的兵刃,便已出手,将飞出来的东西,刺个正着,一刺中了那两件物事,那两人才看清,那是两只肉包子!
  只听得饭店内,那声音又笑道:“这才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那两人一抖手,抖脱了插在兵刃上的肉包子,足尖一点,便疾冲了进去。
  他们一进饭店,便听得饭店之内,传来“乒乒乓乓”一阵响,然而那一阵响,却只是极其短促的时间,紧着,便是两下怒叫声,几乎在怒叫声响起的同时,两条人影,已疾退而出。
  退出来的两个人,正是刚才进去的两个人,只见那面色惨白的汉子,脸色也不白了,满面红色,全是鲜血,在他的额上,鼻上,颊上,还有着不少碎瓷片嵌着,敢情是一只碗,砸正在他的脸上。
  另一个更是狼狈,一只捞面的铜丝筛子,不知怎地,有一半嵌在他的脸上,鲜血淋漓。
  他们两人倒退出来的势子,实在太急了些,以致撞在拴马的架子之上,将一根木桩撞折,连马儿也惊嘶起来。
  他们一翻跌而出,才一站定身子,就齐齐叫道:“老三,快走!”
  那虬髯大汉向前奔来,三个人拉下了马,飞身上马,连回头望一眼也不敢,便疾驰而去!
  那少年看到这里,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这时,发现镇上虽然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但在每一间屋子之中,似乎都有人在向外偷偷张望着。他略呆了一呆,就牵着马向前走去。
  当他在向前走去的时候,他听得饭店中,那声音又道:“掌柜的,你别心疼,不见的东西,我全赔你,来,再来两斤好酒!”
  那少年来到了饭店前,将缰绳顺手一抛,缠在歪倒在一旁的马架子上,大踏步走了进去。
  他走进了饭店,立时停了下来。
  才从猛烈的阳光下,来到了屋中,他要半闭着眼,才能看清饭店中的情形。
  整个店堂中,只坐着一个人,有三四张桌子,倒翻在地,柜后,掌柜的在发着抖。坐在桌前的那个人,在他所坐的桌子之旁,搭着一件金光闪闪的披风,那人神定气闲,正在举杯饮酒,可是一看到那少年走进来,他的酒杯,就停在唇边。
  他望着那少年,那少年也望着他,他们两个人,既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过了片刻,那少年才慢慢地睁大了眼睛,用极其缓慢的语调问道:“你,就是金旋风?”
  金旋风端起了酒杯,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将杯放了下来,道:“正是,看你的样子,不像和苍狼寨的人是一路的啊?”
  那少年一听得“苍狼寨”三字,陡地吃了一惊,失声道:“刚才那三个人,就是鲁东三狼──”
  他那一句话,才讲到那里,便突然住了口,接着,神色又变得愤怒起来,道:“谁说我和他们是一路的?”
  金旋风“哈哈”一笑,道:“我只不过问一问,你何必动气?”
  那少年慢慢地向前走着,走向金旋风,金旋风又举起酒壶来,在杯中斟酒。
  那少年直来到了桌前才道:“我叫杨剑鸣。”
  金旋风“嗯”地一声,道:“你有事找我?”
  杨剑鸣紧抿着嘴,道:“是!”
  金旋风扬了扬眉,道:“什么事?”
  杨剑鸣的声音,陡地提高,道:“杀你!”
  他那两个字才一出口,手臂一振,“铮”地一声响,剑已出鞘,只见剑光一闪,他手中的长剑,已指住了金旋风的咽喉!
  金旋风的神态,一直是那么优闲,他是一个丰神俊朗,约莫三十上下的美男子,直到锋锐的剑尖,简直已贴住他的咽喉时,他才略有一丝惊愕的神情,却也是一闪即过,他仍然恢复了那种什么也不在乎的,洒脱的神态!
  相形之下,倒是杨剑鸣的神态,极其紧张,他重复地道:“我要杀你!”
  金旋风望着杨剑鸣,忽然笑了一笑,道:“就算你要杀我,也得等我喝了那两斤酒再说!”
  这时,掌柜的刚战战兢兢捧了酒壶过来,掌柜的刚才看到鲁东三狼,一个接一个被摔了出去,已经呆了。鲁东三狼一进入镇中,家家户户,立时紧闭门户,这就是杨剑鸣到镇上的时候,镇上如此冷清的原因。
  在掌柜的想来,连鲁东三狼那样凶神恶煞的人,都弄得头破血流,被摔了出去,那么,这个端坐喝酒的人,一定是神通广大之极的了!
  可是,他才转了一转回来,却又看到了那少年人用剑指住了那人的咽喉,他怎能不惊得呆了?
  金旋风一面说着,一面向掌柜的招了招手,道:“快拿酒来!”
  金旋风一扬手,杨剑鸣手中的长剑,便向前紧了一紧,剑尖已经捱着了金旋风颈际的皮肤,是以金旋风虽然在向掌柜的招着手,他却不能转动头部,因为他的头要是一转动,杨剑鸣的剑尖,非在他的颈上,划出一道血痕来不可!
  那掌柜的手不由自主地发着抖,以致酒壶的盖,被摇得“咔咔”直响。
  金旋风又道:“掌柜,你怎么啦,你看,我是命悬在半空中的人,还毫不在乎,你害怕什么?”
  掌柜的苦笑着,道:“是!是!”
  他慢慢向前走来,当他走到桌边的时候,只感到杨剑鸣那柄锋利的长剑,寒气逼人,他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战,放下酒壶,立时退了开去。
  杨剑鸣握着剑,像是石像一样,一动也不动,他将剑握得那么定,一股寒泓,就像是静止的一样,他的双眼,望定了金旋风。
  金旋风却仍然若无其事,一手拿起酒壶,一手拿起酒杯来,斟了一杯酒,将酒杯凑到了唇边,并不抬起头来,用力一吸,“啜”地吁了一口气,道:“好酒!”
  他一面说,一面又伸手抓住了酒壶,去斟第二杯,也就在那时候,杨剑鸣忽然一缩手,垂下剑来,接着,他将长剑放在桌上,在金旋风的对面,坐了下来,双手抱住了头,一声不出。
  金旋风斟好了第二杯酒,举杯不饮,道:“怎么啦,为什么不杀我了?”
  杨剑鸣仍然双手捧着头,发出了一连串苦涩的笑声来,接着,他道:“你为什么不问我何以要杀你?”
  金旋风笑道:“那又何必问?如果你要杀我,问明了你还是要下手,如果你不杀我,我不问,你也一样不会下手!”
  杨剑鸣怔怔地望着金旋风,过了片刻,才道:“好,我承认你至少有一点比我强!”
  金旋风像是十分有兴趣,他扬了扬眉,道:“哪一点?”
  杨剑鸣略侧过头,垂着眼,望着他那柄放在桌上,雪亮的剑,缓缓地道:“要是有人,拿剑指住了我的咽喉,我就笑不出来,也喝不下酒了!”
  杨剑鸣说着,一伸手,握住了剑柄,站了起来,道:“再见!”
  金旋风笑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仍然毫不在乎,照样喝酒?”
  杨剑鸣一站起来,便已经半转过身去,听得金旋风如此一问,他身形一凝,道:“为什么?”
  金旋风哈哈大笑,道:“那太简单了,因为你根本杀不了我!”
  在那刹间,只见杨剑鸣的双眉,陡地向上一扬,身形旋转如风,霍地转了过来,他手中的长剑,只是向上略扬了扬,又已指住了金旋风的咽喉,动作快绝!
  他一字一倾,缓缓地道:“你现在还说,我杀不了你么?”
  金旋风道:“自然是!”
  杨剑鸣提高了声音,道:“你总应该知道,我长剑只消向前略伸,就可以刺穿你的咽喉!”
  金旋风若无其事,又端起一杯酒来,微笑着,道:“你不妨试试!”
  杨剑鸣脸上的神情,可以看得出他的内心正极其愤怒。
  杨剑鸣努力遏制着自己的怒意,他缓缓地道:“我和你其实并没有什么仇恨,只不过到处听人传说你怎么行,我心中有点不服气!”
  金旋风淡然道:“这就够了,武林中多少纷争残杀,全是由不服气三字而起的。”杨剑鸣大声叫:“我剑一伸,你就没命了!”
  金旋风又笑着,摊着双手道:“来,试一试,小伙子,要是你不试的话,你这一辈子,只怕会寝不安枕,食不知味,以为自己可以杀死金旋风,但是却没下手。你怎么不试一试,忽然间胆怯了?”
  金旋风讲到这里,杨剑鸣发出了一下怒吼声,手臂突然向前一送!
  也就在他手臂向前一送的那电光石火一刹间,只见金旋风摊开的双手,突然阖了拢来,“啪”地一声,双掌阖拢,正好将杨剑鸣的长剑,压在掌心之中!
  杨剑鸣的长剑,乃是平平向前伸出的,金旋风的双掌,上下压来,双掌阖拢,恰好压住了剑脊,令得长剑再难向前,伸出分毫!
  金旋风微笑着,道:“你现在相信了吧!”
  杨剑鸣手用力向前送着,但是长剑在金旋风的双掌之间,再难移动分毫,杨剑鸣手腕转动着,想将剑锋转了过来,割破金旋风的掌心,但是直到他额上起了青筋,剑身仍是转不过来。
  杨剑鸣的神色,变得十分难看,他声音苦涩,道:“我相信了!”
  他手一松,松开了剑柄,向后退了两步,金旋风微微一笑,伸手捏住了剑尖,将剑向杨剑鸣递过去,杨剑鸣接住了剑,长叹一声,道:“你至少又有两件事比我强了!”
  金旋风笑道:“一件而已。”
  杨剑鸣道:“一件,是你的武功比我高,另一件,是你的气量比我大,若是有人那样对付我,我一定不肯就此干休,定要使他出出丑!”
  金旋风笑了一下,道:“阁下也有一件事比我强!”
  杨剑鸣扬了扬眉,并没有出声,金旋风续道:“我就不会像你那样,认人家比自己强!”
  杨剑鸣睁大眼睛道:“你现在不是认了么?”
  金旋风笑道:“那是受了你的影响!”
  杨剑鸣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一翻手腕,还剑入鞘,道:“我……我……”
  他像是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是以神情显得十分犹豫。金旋风微笑地望着杨剑鸣,杨剑鸣终于将他心中想说的话,说了出来,道:“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么?”
  金旋风像是想不到杨剑鸣忽然会说出那样的话来,是以他陡地震动了一下,然后,又皱起了眉,杨剑鸣的神情,看来十分异样。
  因为他在提出这个问题之前,心中已经考虑了好多遍,如果对方拒绝了,那怎么办?
  他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少年,这时,金旋风未曾立即答应,只是皱起了眉不出声,已经令得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金旋风的双眉,越蹙越紧,他终于开了口,道:“阁下太抬举了,我看还是不必了吧!”
  杨剑鸣的身子,陡地一震,刹那之间,他的脸色,白得可怕。
  他要求和金旋风做朋友,但是却被金旋风拒绝了!在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少年而言,这实在是一项极大的侮辱!杨剑鸣不但脸色发白,而且身子在微微发抖。
  可是,金旋风在说了那两句拒绝了杨剑鸣的话之后,却连看也不再看杨剑鸣一下,自顾自斟着酒,一杯又一杯地喝着。
  杨剑鸣站着,在那片刻之间,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好!
  终于,他紧抿着嘴,霍地一个转身,大踏步向外,走了出去,或许是他转身转得太急了些,是以他腰际的佩剑,扬了起来,剑鞘“啪”地一声,打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
  杨剑鸣才转身走出去,金旋风便抬起头来,望着他的背影。金旋风端着酒杯,像是在想着什么。
  而这时候,杨剑鸣已经走出了饭店,来到了烈日之下,一纵身,翻身上马,驰走了!
  当杨剑鸣离开的时候,小镇上,有些胆大的人,看到鲁东三狼已然离去,也敢走出来了。
  但是杨剑鸣却并没有留意这些,他只是用力策着马,他的脑中,乱成了一片,金旋风不要他做朋友,金旋风根本看不起他!
  这一个念头,令得他的心头,像是被用力地扭动着一样,感到说不出来的痛苦!
  在杨剑鸣离去之后不久,金旋风才站了起来,提起了他那件金光熠熠的披风,走到了柜前,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柜上。
  掌柜的结结巴巴,道:“我们店小,找……找不开!”
  金旋风道:“不必找了,那三个王八蛋约我在此相会,害得你一天没做生意,算是我赔你的!”
  掌柜的双手捧住了银子,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而金旋风已经出了饭店。
  金旋风一出了饭店,一反手,将那件披风披上,阳光照了下来,金光闪闪,华丽之极。
  金旋风牵过了那匹马,翻身而上,策骑就驰了出去。当他的马,驰得还慢的时候,还只听到蹄声,但是,一出了小镇,他手伸在马颈上连拍了几下,那骏马四蹄腾起,向前疾驰而出,便立时响起了一阵尖锐的哨子声来,他身上的披风也扬了起来。
  金旋风沿着大道,一直向前驰着,驰出了七八里,只见前面是一个三岔路口。
  在那三岔路口上,有七八个人,都骑在马上,但是却又勒定了马不动。
  金旋风一驰到了离路口不远处,便听到有人,声若洪钟地大喝了一声,那七八匹马,一字打横,排了开来,将前面的三条去路,一起拦住。
  在那样的情形下,金旋风看来,是非勒马停下来不可的了!
  可是金旋风却并没有停马的打算,他一声长啸,马儿的去势更快,竟向拦在正中道路上的两匹马,直撞了过去!那马上的两个人,大吃了一惊,金旋风的来势极快,他们两个人想要拉开马躲避,已经来不及了,若然换了寻常的人,在那样的情形之下,一定大惊失色,怪叫起来了!
  但是那两人也是武林高手,身手极其不凡,眼看三匹马要撞到一起时,只见他们两人,一齐身子一横,竟倏地打横侧着身,一式“蹬里藏身”,人已到了马腹之下。
  也就在那一刹间,金旋风身形,突然向上拔起,在他身子向上一拔之际,那匹健马,一声长啸,身子腾起,竟在那两匹马背之上,跳了过去。
  马儿一跳了过去,金旋风在半空之中,也翻了一个筋斗,翻出了几尺,落了下来,又落在马背之上,那马竟绝不停蹄,向前驰了出去。
  那八个人,在路上一字排开,算来是无论如何,可以将金旋风拦在当途的了,可是却万万想不到,金旋风的身手,竟然如此之高,会用那样的办法,一停也没有停,迳自驰向前去
  那八个人中的一个,大喝一声,道:“追!”
  那躲在马腹中的两人,也已翻起身来,八匹健马,马蹄洒开,向前追了上去,他们的动作极快,和金旋风相去,也只不过三四丈远近,道上尘头大起,金旋风马鞍旁的风哨,声音越来越尖锐,他那件金色的披风,也扬得老高,宛若一团金色的云。
  转眼之间,九匹马,一前八后,已驰出了三五里,只见前面道上,俱是大树,有好几株大树的树枝,被硬生生地扳了下来,用老大的楔子,钉在树面上。那几株大树的枝叶,极其繁茂,七八株树的大树枝,被拉了下来钉在路上。
  他们所造成的妨碍,除非金旋风骑的那匹马儿会飞,不然是万万过不去的了!
  而且,金旋风老远就看到,那些树枝,并没有被折断,只不过是弯了下来而已,就算硬跳过去,一个不小心,将钉住树枝的楔子弄松,树枝向上弹了起来,只怕连人带马,都要被那股强大的弹力,弹上半空!
  是以金旋风一到了近前,立时勒马停了下来。
  金旋风一停,在他后面的八骑,又向前冲出了丈许,也一起勒定了马,那八骑一勒定了马之后,立时呈扇形散了开来,将金旋风的退路截住。
  而就在此同时,只见那几株大树之后,闪出了六七个人来,为首一个,一身黑衣,双袖之上,却各箍着七个精光闪闪的精铜环。
  那人身形极其高大,站在那里,简直如同一截黑塔一样,一等那几个人现身,金旋风便笑了起来,道:“呼老大,你终于自己现身了!”
  被金旋风称为“呼老大”的那人,隔着那几株树,向金旋风拱了拱手,道:“金兄,久违了!”
  金旋风“嘿嘿”冷笑两声,道:“不错,足有三年了,你倒还敢提起上次我们见面的事?”
  金旋风这句话一出口,那姓呼的大汉,立时现出十分不自在的神情来,他干笑了几声,道:“金兄,过去的事别提了,这次,我是受人所托,有一件事,与你相商!”
  金旋风“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这有事与我相商的方法,倒特别得很!”
  那姓呼的身形一纵,他本来和金旋风隔着那几株树,少说也有一丈五六距离,但见他身形略纵间,“呼”地一声,便已窜了过来,到了金旋风的身前。
  金旋风面带微笑,像是十分有兴趣地望着他,只见那姓呼的扬了扬手,道:“出来!”
  一声方毕,只见路旁两边,比人还高的野草丛,忽然颤动了起来,转眼之间,两面又各自走出四个人来,那八个人的肩上,都挑着担子,担子的两头,全是半尺见方的木箱。
  那些木箱虽小,但是分明极其沉重,在那些人挑出来的时候,压得肩上的扁担,直弯了下来,“咯吱”,“咯吱”,响个不已。那八个人将八担十六只箱子,挑出了草丛,放在路边,姓呼的又喝道:“将箱子打开!”
  那八个人一起将十六只箱子,打了开来,阳光之下,只见金光灿然,箱子之中,全是一条一条手指粗细,半尺长短的金条!
  那样的一箱金条,至少有一百斤,一十六箱,少说也有一千多斤黄金!
  金旋风“嘘”地一声,吹了一下口哨,道:“呼老大,多时不见,你可真发了财哩!”
  姓呼的笑着道:“金兄,这些黄金,全是你的,发财的是你不是我!”
  金旋风“哈哈”笑了起来,道:“真的么?我自然是不能白拿的了?”
  姓呼的笑着道:“不错,只消做一件小事,在金兄而言,做这样的事,简直易如反掌!”
  金旋风道:“呼老大,你爱黄金是出名的,若事情容易,你如何不赚?”
  姓呼的道:“你来做易如反掌,我们来做,却着实不易,金兄你意下如何?”
  金旋风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四面看了一下,这时,他身后有八个人,身旁有八个人,面前有姓呼的,在对面树后,还有七八个人在,他是被围在中心,看来要突围,也非易事!
  金旋风四面看了一下,微微一笑,翻身下马,笑嘻嘻地道:“看来,呼老大,我不答应也是不行的了!”
  姓呼的向后退了一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金兄,你是聪明人!”
  金旋风并不说话,只是背负双手,慢慢踱到了路边,在八箱黄金之前站定,道:“真是大手笔,一出手就是过万两的黄金!”
  他一面说着,一面提了两箱金子在手,看他的样子,像是已被眼前的黄金迷住了,那姓呼的望着他,也是面有喜色。
  可是,就在那一刹间,只听得金旋风一声大喝,身形陡地一转,随着他身子的转动,两箱金条,呼啸飞了出来,几十根金条,恰好洒了一个半圆,在路边的那四个人,首当其冲,金条砸中了他们的脸面,立时鲜血迸溅,紧接着,在马上的那个人,也遭了殃,纷纷跌下马来,连在对面的四个人,也没有办法避得过去!
  那姓呼的在变生仓猝之间,简直惊得呆了,而金旋风的出手,何等之快,等到他觉得不对,想要向后退去时,金旋风早已抛了手中的空箱子,欺身抢向前来,一伸手,抓住了他胸前的衣服!
  那姓呼的在那一刹间,急叫得一句,道:“金兄,有话好说!”
  他只说了一句话,金旋风手臂一振,已将姓呼的直提了起来,向前抛了出去。
  那姓呼的被金旋风一抛,直跌到了树枝之上,他向下一压,树枝又弹了起来,将楔子弹松,姓呼的一声怪叫,随着树枝的弹起,身子直飞到了半空之中!
  一根树枝弹起,其余的楔子,也纷纷松开,金旋风身子倏地后退,上了马背,向前疾冲。
  那姓呼的被弹向半空,足足有三五丈高,他在半空中,翻了几翻,向下跌来,跌进了草丛之中,几个未被金条击中要害,受伤较轻的人,连忙赶了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这时候,金旋风策马飞驰,早已冲过了在前面的六七个人,驰远了!
  姓呼的气得脸色煞白,身子发抖,重重顿着足,怒吼道:“还呆立着作甚,快追上去!”
  在他身边的一个人苦笑着,道:“呼大哥,你是看到的了,这样子也阻他不住,只好让他到前面去,由熊太爷亲自出马了!”
  姓呼的一拐一拐,走到了路中心。
  当他到了路中心,抬头向前看去时,金旋风早已驰远了,但是,还可以听到尖锐的哨子声,若断若续,传了过来,阳光之下,也还可以看到一个小金点,在闪闪生光,然而转眼间,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宝剑千金
下一篇:红飞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