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大盐枭
 
2019-08-14 20:51:11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盐,是最普通的东西。不过,盐,也可以说是最神秘的东西。人的身体一定需要盐,没有盐,就活不下去,而事实上,盐只不过是一种化合物:氯化钠,世界上有几万种化合物,为什么独独人体不能缺少氯化钠,而不是别的化合物呢?所以说,盐在人类的生命之中,是一件极其神秘、玄妙,占有不可思议的地位的东西。
  盐,大部份自海水中来,将海水引进盐田,撒上盐种,日光曝晒,海水慢慢蒸发,盐的结晶就在海中凝成,到过盐田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海水干了之后,盐才出现,而是海水蒸发到了一定程度,盐的结晶就出现了,盐是从变浓了的海水之中捞起来的。
  盐,也有的来自天然的盐池,盐池本是海,地壳变迁,海水干涸,剩下了盐,到盐池去取盐,大概是所有取盐方法中,最简单的一种办法了,只需要将一大块一大块的盐敲下来就可以了。大块的盐,晶莹美丽,在阳光下,幻出绚烂色彩,极其迷人。
  而最复杂的取盐方法,应该是井盐,川康一带,盛产井盐,用极其繁复的技巧,在岩石上打井,深达数十丈,然后,再汲取岩层下有盐份的水,煮水成盐,取井盐的技巧之精细繁琐超乎想像之外,当地人是如何开始发现数十丈的地底下有盐可取的,也是一件十分玄妙的事,但盐是人体所必须,人要活下去,一定要千方百计将它找出来才行,这可能就是原因。
  盐的成本很便宜,税很重,自古以来,盐就是“国营事业”,由于盐税重,所以走私盐,逃避税项,也一直是很兴隆的事业,而盐商之富有,也是自古就闻名的。
  中国东部,有几个很大的盐场,淮南淮北盐场,所出产的盐,供应了许多地区盐的需要。江苏北部的扬州,是淮北盐场出产盐的集散地,盐商群集,由于盐商的富有,使得扬州这个地方,着实繁荣了好多年,盐商穷奢极侈的生活,实在不是普通人所能想像的。
  “盐”这个故事,写的是和盐、盐场、盐民、盐商、走私盐者、盐民的家庭等等与盐有关的事,地点是在中国江苏省的北部,时间,大抵是在几十年前。
  骑着小毛驴,沿着盐河的岸边向前走,李和顺的心里,不住发毛。
  天色很阴,春天的风吹上来,也有点寒意,可是李和顺的手心却冒汗,要时时在裤子上抹汗。盐河并不很宽,河中的水在静静的流着,在盐河中缓缓地驶来,李和顺又陡地紧张起来,等到拉绳的人走了过去,李和顺才又松了一口气。
  他盯着前面,天色更阴,而且起了一重霾,前面再远一点的情形,有点看不清楚。李和顺又呑下一口口水,再擦了擦手心的汗,心中在想:怎么还不见有人来。
  昨天,在集上,李和顺遇到了一件怪事。
  这种怪事,李和顺早就听人说起过,可是他自己却从来没有遇上过,他是一个盐民,一生之中,他所接触的东西,最多的就是盐,他知道有私盐的各种故事,特别是有关私盐的事,一篓私盐,就可获得将近一块大洋的账利,一块大洋,在一生穷困的盐民来说,已经是难以想像的大数字了!
  可是李和顺现在,在他那件补过二十多次的棉袄里袋中,有两块大洋!他特地用干草将那两块大洋裹了起来,以免那两块大洋在他的衣袋相碰而发出声响。两块银洋相碰,发出的声响虽然不是十分大,可是也足以令得李和顺心扰半晌了。
  那两块大洋,是昨天在集上,一个陌生人给他的。
  当时,李和顺正在用力拗着一双草鞋,看看草鞋是不是编得结实,并且考虑是不是要买,一面又看着自己脚上的破草鞋,心中在犹豫着,是再拖上几天,还是现在就买了来换上。
  就在这时候,突然听得有人在他的身后道:“李和顺,跟我来。”
  李和顺转过身子,在他背后讲话的人,已经转过身,向前走了出去,李和顺只看他的背影,即使看到了背影,李和顺也不禁怔了一怔,因为他实在未曾想到,有那样一个阔人,会知道他的名字。
  那人穿着一身哔叽呢的短装,头上还戴了一顶礼帽,衣上连一点尘都没有,这样的人,在陈家港这样的大集上,虽然不是罕见,可是像李和顺这样普通的盐民,见到了这样的人物,总是赶快让开路的好,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呢?或许是扬州上来的大盐商——就算是大盐商的跟班,也一样惹不起。也或许是做官的,或者是盐场大总管、小头目,总之,那是上等人,可是现在,这样的一个人,在叫他的名字!”
  李和顺不由自主,跟了上去,他才走出了一步,卖草鞋的老头就嚷了起来,一把扯住了李和顺,道:“喂,你还没给钱!”
  集上的人很多,穿哔叽呢、戴礼帽的那人一直在向前走,看来并没有停下来等候李和顺的意思,李和顺和他之间,已经隔了七、八个人。
  李和顺不和那老汉多说什么,抛下了草鞋,急急跟了上去。
  前面那人走得很稳,也走得很快,李和顺一面跟着,一面心里在嘀咕;刚才是不是听错了?可是他想了又想,一点也没有错,那人的确曾在耳边说过:李和顺,跟我来。
  李和顺的心怦怦跳着,一半是由于好奇,这人怎知道我的名字?又为什么要我跟他去?
  穿过拥挤的人群,渐渐到了港边,港中爆竹声震天,有一艘新船正准备下水,那人还在前面,李和顺仍然只看到他的背影。
  李和顺有点不服气,他能挑一百二十斤的盐担,健步如飞,盐场上的小伙子,也没有什么人比得过他。港边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群母鸡,在地上啄着,咕咕叫着在追逐,李和顺急步赶向前,一面叫道:“先生,是你叫我?”
  前面那人并没有回答,他的背影像是长着眼睛一样,李和顺急步仍然追不上他,李和顺忍住气,急步走着,心中有点不服气,终于向前拔脚奔了过去。
  李和顺发脚一奔,前面那人,突然站定了身子,李和顺正在向前奔,一下子收不住势子,在那人的身边,掠了过去,李和顺心中暗骂了一声:“蠢”,立时收住了脚步,待转过身来时,后颈陡地一紧,已经叫人抓了个实。抓住李和顺后颈的那只手,是如此强而有力,以致令得李和顺这样精壮的小伙子,也被抓得陡地眼前金星直冒,李和顺忍不住叫了起来。
  他才叫了半声,抓住他后颈的手,略向前移了一移,大拇指紧紧扣在他喉间的软骨上,李和顺勉强还可以透气,想要大叫,却是叫不出来了。
  这时候的李和顺,心中又惊又怒,双眼瞪突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有一点,他倒是可以肯定的,那抓住他后颈的人,就是他一直跟着的那个神秘的人物,而且,那人也一定不是普通人,一出手就能制得他眼前直冒金星,那不消说,一定是一个练过功夫的武学高手了,李和顺一想到这里,不由得从心底冒起了一股寒意来。
  李和顺在那一霎间,想起了许多有关武学高手的传说,练内功练得到了化境的人,你打他一拳,他笑嘻嘻地并不还手,非但不还手,还要请你打第二拳;可是,你第二拳打不下去啦,因为在你打第一拳的时候,他已经运内功反震过来,令你拳头、手臂的筋脉都受了伤,这时候,你拳头已经疼得抬不起来,再过一会,你的拳头就会肿起来,一直肿到手腕,肿到手臂,等到肿到了心口,就没命啦,少则三日,多则五天,死前,还要受很多痛苦!
  他也听说过,横练外功,金钟罩、铁布衫,练得好了,全身除了方寸大小的一个“罩门”之外,全身刀枪不入,身子硬得和铁一样。
  李和顺也知道,轻功练得好了,能在水上飘,盐场上的徐老爹,就亲眼见过,在水上飘倒是假的,可是足踩着漂浮在水面上的菱叶,就那样飕飕飕地向前飘了出去,可是真的。徐老爹本来是扬州的捕快,追捕飞贼一朵青,从扬州追到兴化,就眼看飞贼一朵青,从水面上踩着菱叶逃走的,临走还给徐老爹一套飞针,据徐老爹说,那多半是一朵青念在他是公门中人,追捕他是因为职责所在,所以手下留情,那一套七枚飞针,虽然打在胸前,却没有打中要害。
  当徐老爹敞开胸口的时候,胸前七个针孔还可以清楚看得出来,玄就玄在那七个针孔,完全是照天上北斗七星的方位排列的,徐老爹经此一来,大彻大悟,再也不在公门里耽了,北上关外,熬了两年,又回到关内,在盐场里安下了身。
  李和顺也听说过,练刀的人,能将刀舞得只见刀光不见人,水都泼不进去;练剑的人,练得玄了,能连人带剑飞起来,各种各样奇妙的武功一直是小伙子最心向往之事,可是如今,真正遇到一个高人,李和顺却被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李和顺还想挣扎,他身后的那人已发了话,道:“别动,听我的,我不会叫你吃亏!”
  李和顺苦笑了一下,在如今那样的情形下,除了听他的话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啦,他勉力点了点头,身后那人道:“别转过头来望我。”
  李和顺听得那人这样说,又吓了一大跳,武学高手多半长相古怪,听说有的是阴阳脸,一半红一半白的,有的可能受过刀伤,说不定一半是男人,一半是女人!李和顺忙又点着头,抓住后颈的手,松了开来,李和顺急速吸了几口气。
  李和顺很听话,虽然已没有手抓住他的后颈,他还是直挺挺地站着,眼直望向前面,他前面是海口,停了很多船,海水相当混浊,可是李和顺对眼前的东西,却一点也看不到,他全副心神在身后那个人的身上。
  身后那人停了片刻,才道:“你是淮北盐场上的?”
  李和顺咽了一口唾沬,道:“是!”
  身后那人又道:“你是洪字号盐田,第三十二组里的?”
  李和顺苦笑了一下,那人对盐场工作区的编号,看来比他还熟。他又点点头。
  身后那人又道:“你那一组的盐田,离大王集挺近?”
  李和顺苦笑了一下,道:“是,才两里地,今天正是大王集的集期,要不然,我也不会到陈家港来了,也就——”
  李和顺将下面的话嚥了下去,他本来想说,那就不会那么倒楣遇到你了!可是他认定了身后那人,是一个武学高手,所以不敢开罪他,硬生生将要说出来的话,咽了下去,没敢说出来。
  身后那人道:“你在盐场多久了?”
  李和顺心中想,这是怎么了?这人的大妹子嫁不出还是怎么了?这样查根问底,想替我做媒么?他心里虽是这样胡思乱想,口中倒是一点也不敢怠慢,忙道:“是,我是在盐场长大的,我爹是种盐的,妈妈杂工,管挑盐,现在我也挑盐,过几年,学会了种盐,也许会——”
  身后那人好像不耐烦听下去,道:“行了!”
  他喝了一声之后,却又没有再问下去,李和顺实在忍不住想回过头去望望,他只是尽量斜眼看,可是一个人要不转过头去,随便怎么斜眼看,也是看不到脑袋后面的情形的,所以李和顺又慢慢地转过头去。
  就在他的头转得差不多可以看到那个人时,李和顺陡地觉得,腰眼上被什么东西戮了一下,那一下力道并不重,可是李和顺却立时觉得身子一阵发麻,几乎站立不稳,差点跪了下来。
  李和顺大吃一惊,头上已冒出冷汗来。那是“点穴”功夫!他听得老徐说过,人体有三十六大穴、四十九死穴、三百六十个小穴,顺血脉流动,算准了时间,点正了穴道,那被点的人,轻则受伤,重则死亡,这个不是玩的!
  李和顺的身子却觉得僵硬,再也不敢回过头去了。
  身后的那人这才道:“我要问你一些事,你可得老实告诉我!”
  李和顺苦笑了一下,心想你问我?我有甚么可以告诉你的?奶奶的,十九岁了,除了海水和盐,还见过甚么?连大姑娘的屁股都没见过!
  他心中在想着,就听得身后传来了清脆的“叮”的一声响。
  那一下声响,倒是叫人眼目清凉的,那是两块大洋相碰发出来的声音,李和顺自己,从来也未曾有过大洋——要是有过大洋的话,就不致连女人的屁股都没有见过了。他每次上集,倒喜欢站在盐站或是大商号的铺前,看那些掌柜的,卷起了雪白的袖子,一块一块敲着大洋所发出的那种声响,那是最悦耳的声音了。
  接着那“叮”的一声,李和顺的眼前,陡地一亮,两块银洋,已自他的身后,飞了过来,落在他前面的地上,那两块大洋,也邪门得很,落地之前,是在急速旋转着的,一落地,就向前直滚了出去,前面有一群母鸡正在散步,两块大洋急速滚了过去,吓得那些母鸡,展着翅,“咯咯”叫着,四下奔散了开去。李和顺刚在想:整整两块大洋,要是滚不见了,那多可惜!可就在这时候,两块大洋陡地转了一转,又向着他直滚了过来。
  地上高低不平,可是那两块大洋,却滚得像两条直线,一直来到了他的脚前,才又“叮”地一声相碰一起躺了下来。
  李和顺急速地眨着眼,不知道身后那人,在玩甚么把戏,他随即盯住了那两块大洋,一块是墨西哥鹰洋,一块是龙洋,就躺在他的脚前,离他那双早就该换新的破草鞋,只不过一寸!
  李和顺不由自主,喘起气来,身后那人这才道:“我也不白问你,只要你答得好,这两块大洋,就是你的!”
  李和顺道:“我一……一定答得好,你要问甚么,我就说,奶奶的,王八蛋不说!”他心中一发急,讲话也有点语无伦次起来,手心直冒着汗,背脊上冒出来的汗,汇成一条,直淌了下来,像是有一条虫,在背脊上爬。
  那人居然叫李和顺的话,逗得乐了一下,道:“你得好好想想,十年前,也是现在这种四月天,你是不是见过一个小媳妇,从大王集,到海边去?”
  李和顺一听,喉间发出了“咯”地一声响——他双眼仍然盯在那两块大洋身上,可是,在他眼中看出来,那两块大洋,就像是已长了翅膀,正在飞呀飞呀,飞得离他越来越远了!
  李和顺早就打定了主意,为了要得那两块大洋,不论那人问什么,他得立时就答上来。可是,那人问的,却是十年前的事!“
  十年前,他才九岁,就算见过那小媳妇,他又怎么能记得?李和顺苦笑了一下,喉间又发出了“咯”地一下声响,道:“先生,这两块大洋,我……没法消受了,你……还是拿回去吧!”
  那人好像比李和顺还要着急道:“你,你不肯说?”
  李和顺心中颓丧得恨不得一头在石头上撞死,他像号哭一样叫了起来道:“我不肯说?奶奶的,我是王八蛋才不说!”
  那人怔了片刻,道:“你真记不得了?那小媳妇,二十六、七岁,水灵灵的大眼,穿着红袄,雪白的皮肤,没有缠小脚,脚程很快,她曾经遇到过你,一定遇到过你的!”
  李和顺双眼睁得很大,用心听着,也用力想在他的脑中,挤出点记忆来,可是没有法子,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根本就没见过那样的一个小媳妇!
  他只好叹了一声,道:“先生,真的没见过,我要是见过,那时我虽然小,也许还能记得!”
  他身后那人,听了李和顺的话之后,猝然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那人这样问,李和顺一点也不奇怪,晒盐为生的人,一出生就在海边,带着盐的海风,就像锉子那样,在人的皮肤上锉着,将每一个人的皮肤都锉得那样粗糙和黝黑;再加上成年累月和盐在一起,皮肤不但粗糙,而且还都起着鳞片,白白的那一层盐花,更是怎么洗也洗不掉,根本无法从外形看出他的年纪来,除非是真正老了,头发秃了,牙齿掉了,人家才知道他是一个老头子或老太婆,不然,从十六岁到四十六岁,男女看来,全是一样。在盐中长大的女孩子,听说脱下来之后,总有几截皮光肉滑的地方,不过李和顺也没有见过,那人问他的年纪,他自然不觉得奇怪。
  他只是苦笑了一下,道:“我属羊的,今年足十九岁了,才过生日。”
  身后那人“啊”地一声,李和顺等了半晌,不见那人出声,可是他也不敢再转过身去,过了好久,那人才道:“那么,你可认得什么人,也叫李和顺的?木子李,和气的和,顺当的顺!”
  李和顺心中一乐,这问题,他立时答得上来。
  李和顺忙挺了挺胸,道:“我爹就叫李和顺!”
  身后那人的声音之中,透着奇讶,道:“你爹?你们父子两人——”
  李和顺:“是啊,我们是穷人家,又没有人念过书,我出了世,得取名字?爹说,找人起名字,又得花钱,不如也就叫李和顺吧,和和顺顺,可不嫌多,就那样,我也就叫李和顺了!”
  那人的声音显得很急促,道:“那——那你爹呢?快带我去找他!”
  李和顺苦笑了一下,道:“你!你不去找他也罢了,他死啦。”
  身后那人“啊”地一声,道:“死——死啦!死了有多久了?”
  李和顺皱着眉,扳着手指,过了半晌,才道:“十年!”
  身后那人像是叫人在心口捅了一刀一样,发出了一下低呼声,道:“十年!”
  李和顺眨着眼,过了半晌,才又听得那人道:“你捡起那两块大洋,我还有点话要问你!”
  李和顺忙弯身,将那两块大洋,捡了起来,紧紧揑在手里。在他弯身的时候,那人又在他的身边走了过去,等李和顺直起身子来时,他又只看到了那人的背影。
  那人直向前走着,李和顺在后面跟着,沿海边向前走,走出了有两三里地,海边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块,潮正在涨,一个一个浪头,撞在石头上,溅起老高的水花来,海滩上,大大小小的蟹,在海水涌上来时,慌慌张张地躲进洞去,潮水一退,又慢慢冒出头来。
  那人来到一块大石前,自己坐了下来,背对着李和顺,李和顺也坐了下来,那人拉了拉帽子,整个脸全叫帽沿遮住了。
  那人坐下之后,才道:“你爹是怎么死的?”
  李和顺摇着头,道:“那我记不清了,不过——不过,事情很怪,我爹——我记得,足有三、四天没回家,后来我妈去找他,也没回来,又过了几天,有人告诉我,说是在老黄河口下面,见到他们俩,全死啦!”
  那人挺了挺身子,道:“你爹死前,你可记得他有什么异常的事?说过什么异常的话?你得好好想一想!”
  李和顺眨着眼,道:“对了,那天他赶集回来,给我捎回来了一大块糖饼,我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东西,我在想,为甚么盐和糖看来一样,糖就那么好吃,盐一点用处也没有。”
  那人哼地一声道:“还有什么?”
  李和顺伸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敲着,道:“我吃着糖饼,就听得爹和妈吵了起来,爹好像说了一句话,妈就恼了,吵得很凶!”
  那人道:“你爹说了什么?”
  李和顺道:“我爹……我爹……好像是说,我们真不是人,你才二十七,看来就像老太婆,人家一十七,嫩得可以掐出水来,我当时就想,人怎么嫩,再也掐不出水来,妈为这恼什么?”
  李和顺还想讲下去,那人却陡地转过了身来,那人自己陡然转身,面对着李和顺,倒着实吓了李和顺一跳。不过那人转过头来之后,李和顺仍然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下颔,那人的下颔,看来很尖,脸色也苍白得很,那人才一转过头来,立时又转了回去,像是在喘气,道:“你爹是说谁?他又说了什么?”
  李和顺道:“那真的记不起了,真的记不起了!”
  那人双手紧握着拳,指节骨发出格格的声响,那种声音虽然不大,可是李和顺听了之后,心中却感到很害怕,他连忙补充了一句,道:“真的不记得了!”
  那人停了半晌,又道:“你父母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多少?”
  李和顺道:“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死了,是徐老爹料理他们后事的,我真的不知道!”
  那人坐在大石上的身子,略向上挺了挺,道:“徐老爹?他又是什么人?”
  自从和那人开始讲话以来,李和顺就一直给那人的气势压得喘不过气来,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窝囊之感,直到这时,他精神才陡地一振,因为徐老爹到底不是普通的人物,他曾在扬州府当过捕快,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提起徐老爹,李和顺仿佛觉得自己的腰板也登时硬了不少,他忙道:“徐老爹曾当过扬州府的捕快……追过飞贼一朵青,现在是盐场种盐的好手,经他种出来的盐全是雪一样白的……”
  李和顺还要讲下去,那人已经霍地站了起来,道:“行了!”
  他在讲了“行了”两字之后,略顿了一顿,又道:“李和顺,你听着,今天遇到我的事,别对人说,不过你可以对徐老爹说,明天你沿盐河走,约徐老爹一起来,我还有事找你们!”
  那人一面讲着,李和顺就一路“哦哦哦”地答应着,由于那人说话的那种语气,叫人没有法子不答应。那人一讲完,就已向前疾走了开去,李和顺双眼发着直,盯着他的背影,一直到那人看不见为止。
  李和顺的手,还紧紧握着那两块大洋,好一会,他才摊开手来,那两块大洋,给他的手汗沾满了,他用力在衫上擦着那两块大洋,再紧紧握在手里,心怦怦跳着,不知该怎样才好。
  在海边团团转了好一会,李和顺才有了主意,这人和这件事都古怪,叫自己出主意是出不了的,一定得回去问问徐老爹,才好再作打算!
  李和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沿着海边,大踏步向前,走了过去,当他匆匆地在海港沿岸走过去的时候,港里那艘新船,还在举行下水仪式,锣鼓吹打,震耳欲聋,不过李和顺心里有事,一点没听进去。
  李和顺当然也没有注意到,在离那艘又大又漂亮,简直全艘船都在发光的新船不远处,另外有一艘中等大小船停泊着。
  那艘船,看来和普通载盐、捕鱼的船,完全没有分别,除非是极小心的人,才会注意到那艘船的船尾上,钉着一块巴掌大小、扇形的、金光闪闪的牌子,那牌子简直就像是一柄小折扇,上面还刻着山水人物。不过就算细心的人,看到了这块约有一寸厚的牌子,也一定只当它是擦亮了的铜牌,绝计想不到那是一块用纯金打成的金牌。而就算有人看出了那是一块纯金的金牌,除非是深知来历的人,心中也不会吃惊,至多是奇怪一下,怎么知道有人会将上百两金子,就那么随便挂在船尾而已。
  那艘船尾舱的窗子,打开了少许,有一根黑色的管子伸向外,那根管子在缓缓移动,移动的方向,就跟着李和顺走动的方向。
  李和顺完全没有注意这一切,可是在那艘船的尾舱中,却有人注意着他。
  那是一个中年人,约莫有五十上下年纪,脸上的皱纹相当多,双手很大,他正将那根管子的一端,凑在自己的右眼上。
  那是一具单筒望远镜,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李和顺一面在向前走着,一面口唇掀动着,在不住喃喃自语,而脸上那种充满了疑惑的神情,更是一望便知。
  就在那时,舱门移开,刚才和李和顺讲话的那人,走进了船舱来。那人才一走进来,中年人就转过身来,将手中的单筒望远镜,压了进去,顺手放在一张几上。
  那船的尾舱并不是很大,可是和那艘船的外表,却实在太不相称了,从那艘船的外表来看,无论是什么人,都绝想不到,这艘船上,会有这样华丽的一个船舱。
  船舱的一边,是一列八扇玉雕屏风,屏风的前面,则是一套紫檀木的椅子和茶几,椅子的背上,全镶嵌着大幅的粉芙蓉——一种粉红色而又有天然黑色纹理的大理石,每一块尺半丁方的粉芙蓉上黑色的纹理,看来全是极其佳妙的山水画。
  在另一角,是一张巨大的西洋丝绒沙发,沙发不远处,是一只紫檀木的柜子,一半是书格,放着十几套书,另一半的柜门,放着各色玉石砌成的“九子图”,工艺精绝,栩栩若生,那九个正在嬉戏的胖娃娃,就像是随时会跳下来,叫嚷着满地奔走一样。在柜边的舱壁上,挂着两幅斗方,是八大山人的无根兰花,楠木的画框上,刻着极细的雕花。在一张几上,一只宣德铜炉中燃着香,烟从铜炉顶盖的孔中,一丝丝冒出来,散发着一股沁人的清香,港口上的那种鱼腥味、汗臭味,在这舱里,是完全闻不到的。
  那人进舱来之后,就脱下了帽子,中年人忙过去,将帽子接了过来,那人直来到丝绒沙发前,坐了下来,他脱下帽子之后,可以看到他的脸,他的脸型不算是英俊,太瘦削,下颏很尖,而且脸色也太苍白,看起来约莫是三十上下年纪。不过他高得有点异样的颧骨,和他那一双有一种直逼着人望过来的眼神的眼睛,却叫人一看到他,就有心中一凛的感觉。
  他坐下来之后,用手在脸上重重抚着,那中年人小心地在帽上拍了几下,才道:“少爷,李和顺说了些什么?”
  “少爷”的口角略牵动了一下,发出了一下无可奈何的微笑,道:“你弄错了,这个李和顺,不是兰姑当年遇到过的那人!”
  中年人“啊”地一声,随即一副亟亟想解释的神气,“少爷”又挥了挥手,道:“不过也有用,他是那个李和顺的儿子,兰姑真在这儿经过,那个李和顺遇到过兰姑,我知道!”
  他在讲到最后三个字之际,声音很低,视线转向舱壁上所悬的那两幅兰花,眼中神采越来越逼人,可是脸上的神情,却越来越迷惘。
  中年人站在一旁,看他的神情,他显然有许多话想问,不过他也显然不敢在“少爷”注视着那两幅兰花时候去打扰他。
  过了好久,“少爷”的视线,才离开了那两幅画,望向那中年人,道:“还有一件怪事,徐标在这里的盐场里种盐!”
  那中年人陡地震了一震,说道:“徐标?不是听说他到关外去了么?我们也派人到关外去找过他,他在这里,和兰姑的事!”
  中年人的神情更疑惑,望著“少爷”,“少爷”又苦笑了一下,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李和顺两夫妻死在老黄河口,是徐标料理的后事,我已经约了李和顺,要他带了徐标,明天在盐河边见我!”
  中年人摊了摊手,道:“少爷,徐标是六扇门里有数的好手,他听那愣小子回去一说,我看他立即会知道你是什么人,他敢来么?”
  “少爷”冷笑了一声,语调之中,充满了自信,道:“就怕他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他要是知道了,他敢不来么?我看在他的口里,多少可以问出一点线索来。”
  中年人望着“少爷”,欲语又止好几次,才道:“少爷,事情已过去十年了,兰姑她……”
  “少爷”陡地向中年人射过他那种凌厉的眼光,中年人也立即住口,脸上是一副难过、惋惜的神情,“少爷”的视线又转向那两幅兰花,缓缓站了起来,踱到了画前,伸手在画上,轻轻抚摸着,神情更是怅惘。
  但是,当他转过身来之际,他却变得十分机警,说道:“对头那里,有什么动静?”
  中年人苦笑道:“少爷,你想想,他们怎么肯放过你?要我是你,躲还来不及,还要大模大样,将金扇子挂出来,还不是引鬼上门么?”
  “少爷”冷冷地道:“要打鬼,不引鬼上门,难道还得花时间到处找他们!”
  中年人神情更苦涩,道:“少爷,那些鬼,全是恶鬼,你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要是兰姑在……”
  “少爷”的神情一直很镇定,可是这时候陡地暴躁了起来,陡地喝道:“她一直还在!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她……说她……”
  他又急躁又发怒,声音发着颤,中年人忙道:“还在,还在,我的意思是,要是她在你身边的话!”
  “少爷”像是陡地泄了气,颓然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少爷”坐下来之后,中年人在他的对面,也坐了下来,只是怔怔地望著“少爷”。“少爷”略略抬了抬眼皮,道:“唐荣,这年头,已不兴忠心耿耿这码事了,你要是害怕的话!”
  唐荣的脸,陡地胀得通红,甩力一掌,拍在身边的几上,道:“少爷,你要再讲这种话,我就……”
  “少爷”笑了笑,道:“你就怎么样?就不理我,自顾自离去,是不是?”
  唐荣的神情很难过,他的怒意已经消失,像是哀求似地道。“少爷,别难为我,我是粗人,不像你,放过洋,念过书,别难为我!”
  “少爷”叹了口气,道:“唐荣,我是为你着想,你想想,对头多么厉害,多么深谋远虑,当年的那种阴谋,不是到了事后仔细想起来,神仙也要堕入他的圈套,现在更是要财有财,要势有势!”
  唐荣冷笑了一声,说道:“不论他有什么,我只有烂命一条,说什么也不会亏本!”
  “少爷”叹了一声,抬头望着舱顶,道:“说来也奇怪,我挂出了那柄金扇子,已经有一个来月了,怎么对头一点动静也没有?江南江北,他至少有七十二处站口,不知道有多少三山五岳的人马是他的手下,青红两帮的人,更和他广通声气,难道金扇子不见了十年,就再也没有人记得了?”
  唐荣瞪了“少爷”一眼,道:“你才那样想!我看,或许就在我们的船旁,就是对头的船!”
  “少爷”像是在喃喃自语,道:“那么,他还在等什么呢?”
  唐荣吸了一口气,双手互扭着,道:“当然他已经知道了你在找兰姑,他这十年来,也一刻不停在找兰姑,他找不到,他要等你找到了再下手!”
  “少爷”笑了起来,在他的笑声中充满了一种无可奈何的味道,然后道:“他找了十年也未曾找到兰姑?兰姑她……”
  “少爷”没讲下去,神情也更怅惘。
  唐荣一面摇着头,一面推开舱门,向外面走了出去,舱中只剩下了“少爷”一个人,他取起一本书来,翻了翻又放下,又开始怔怔地望着那两幅兰花,那两幅笔触简单的兰花,像是可以勾引起他无限的回忆,而他的回忆,又必然是极其伤感的,要不,在他的脸上,就不会有那种怅惘的神情和蕴藏着如此深刻的悲哀了!

×      ×      ×

  和那船尾挂着纯金扇子的船的船舱,完全像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是徐老爹的住所。所有盐民的住所,全是一样的,是他们自己建造的,用土块当砖,屋子能有一根碗口粗细而又笔直的木头做大梁,已经很不错了。徐老爹的屋子就没有,屋梁是弯曲不直的,所以屋顶上的草苫,也歪歪斜斜,在月明星朗的天气,可以看到天上的月光,而在下雨的时候,屋里和屋外,也差不了多少。
  李和顺来找徐老爹的时候,徐老爹正向灶中塞柴草,在煮他的晚饭,那是一锅玉米糊子,如今锅里的玉米糊子显然还没有煮熟,不过灶里的火早已熄了。徐老爹像是已经忘记了他的晚餐,只是不断屈着手指,在屋中团团走着,屋子是那么小,以致他在团团转的时候,李和顺不断让开身子。
  李和顺并没有完全讲完他白天在陈家港集上的遭遇,徐老爹就站了起来,一直转到现在。李和顺好几次要说话,全被徐老爹挥着手,将他要说的话,挡了回去。
  李和顺已经算有耐心的了,而且他对徐老爹也有一份异常的尊敬,可是他也不耐烦,他退了退身子,又让徐老爹在他的身前,踱了过去,大声道:“老爹,你还没听我说完!”
  徐老爹陡地停了下来,道:“别说了,你对那人提起过我,他一定要见我,是不是?”
  李和顺睁大了眼,点着头,徐老爹苦涩地笑了一不,道:“你走吧。”
  李和顺忙道:“他要我和你,明天在盐河边见他!徐老爹,你可得去,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徐老爹不说什么,只是挥着手,李和顺没有办法,只好推开门,走了出去,徐老爹连忙将门拴上,神情更苦涩,喃喃地道:“你害怕!我比你更害怕,唉,李和顺,你这毛小子,看害死人!”
  他一面说着,一面转过身,来到灶后,抽出一块泥砖,伸手去洞里掏摸着,摸出了一个油布包来,又匆匆理了几件衣服,撕开了被子,将被里子当着包袱布,将那个油布包,包在衣服中间,拿在手里掂了掂,又来到门前,就着门板上的隙缝,向外张望了一下。
  外面的天色已经很黑了,有几个人在闲谈,有的蹲在地下吃玉米糊子,有十几个孩子在追逐着,这时候他要是走出去,一定会被人问长问短的,所以徐老爹又退了回来,怔怔地坐着,他在等,等夜阑人静,然后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远走高飞。
  徐老爹的心中,一定是真正地感到害怕,他并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他自二十二岁起,就一在扬州府衙当捕快,扬州那样的大地方,他当了近二十年的捕快,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事未见过?他曾和青帮大字辈的人物平起平坐,曾和各方游侠称兄道弟,曾和各门各派的高手,切磋武艺,进过豪门,入过陋巷,拜过高官,作过小民,可是这时,他真正感到害怕。
  李和顺所说的那个人,不会就是他吧!徐老爹的心中一直在想着这句话,当他在团团转的时候,念叨着的是这句话,李和顺走后,他心中念叨着的,也还是这句话;他千方百计地向自己譬解,不是他!不是他!可是他知道那是谎话,是自己向自己撒谎,而绝对无法相信的话,虽然李和顺根本未曾看到他的脸,不过那一定是他。徐老多也知道,他一定会来,只不过过了十年之久,徐老爹已经不想再动了,他却突然来了,那未免有点意外的突兀。
  徐老爹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来的呢?那得从十年前的那晚上说起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不了仇
下一篇:盗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