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游侠儿
 
2019-08-14 21:58:49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
  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      ×      ×

  天色昏暗,荒草过膝,在一条阒无人烟的小径上,一个大汉,疾奔而前。在那大汉的身后,跟着一条黑影,灵巧轻盈,如鬼似魅,简直一点声息也没有,看来那大汉并不知道背后有人跟着。
  跟在那大汉背后的人,时远时近,有几次,简直来到了离那大汉背后,只不过尺许远近处。
  而每当他来到了贴近那大汉的背后之际,他就轻轻向那大汉的后脑,喷出一口气,然后,又倏地飘了开去,匿在草丛之中。
  那大汉的动作也十分灵敏,一觉出脑后有一股暖风吹来,立时反手拍向后,立时转过身来。
  可是当他转过身来时,他身后的黑影早已飘开去了!
  那大汉一脸煞气,天气十分闷热,他领头全是汗珠,接连几次下来,那大汉站定了身子,双眼瞪得老大,望着草丛树影,不由得自言自语道:“他奶奶的,真邪门!”
  他看来有急事要赶路,一面骂着又向前奔去。
  而当他一奔出去时,草丛之中,那黑影又现身出来。天黑下来了,上弦月斜升,清淡的月光,映着那个灵巧的身形,看得出那是一个很瘦削的年轻人,正望着那大汉的背影窃笑,神色狡狯。
  当那大汉渐渐奔远时,那年轻人又自草丛中纵起,追了上去,转眼之间,只见前面有十七八株大桧树,围成了一个大圆圈,圈中乃是一座古墓。
  那大汉奔到了古墓之中,越过了一座高达六七尺的石马,低声喝道:“过大哥,你到了么?”
  在一个石人后面,也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早已来了!”随着人声,转出一个人来。
  那年轻人一到了古墓旁,便身形一纵,上了树梢。
  他居高临下望下去,那两个大汉的行动,却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只听得一个问道:“踩好了盘子了没有?”
  另一个说道:“踩好了,沉大户家,今晚二更动手,得手之后,便向东走,我向西逃,将沉大户的护院引开去,然后,咱们再在这里相会!”
  另一个点头道:“现在还早,我们到镇上去歇歇,到时好动手!”
  那两个大汉身形闪动,又向前面疾掠了出去。
  那年轻人自树上飘落了下来,顺手拔了一根草,含在口中,笑嘻嘻地,道:“好啊,商议着做没有本钱的买卖,待老子也来凑凑热闹!”
  他一面笑着,一面足尖一点,贴着地,平平掠了出去,转眼之间,便没入了黑暗之中,他一直向前奔着,直到奔上了大路,来到了一个镇甸的大街口,才缓缓慢了脚步,顺着大街向前走去。
  在经过每一家饭铺酒楼的门口时,他都探头向内张望一下,到了第三家,他看到那两个大汉,正在据案大嚼,年轻人瘦削的脸上,又现出了一丝狡狯的笑容,大摇大摆,向饭铺走了进去。
  他走进了饭铺,拣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使劲在桌上一拍,大喝道:“小二,好酒好菜,只管拿来,大爷吃饱了,喝足了,还得去干没本钱的买卖!”
  他大呼小叫的一嚷,使铺中的人都向他望了过去。
  就在他旁边的那两个大汉,互望了一眼,一脸的惊疑之色,那年轻人忍着笑,只当没有看见他们。
  店小二走了过来,笑着道:“小爷说笑了!”
  那年轻人一瞪眼,道:“谁和你说笑?嗯,只不过,今天有点邪门……”
  他一面说,一面斜眼望着那两个大汉,伸手在脑后摸了一摸,那被这年轻人跟了半晌,在后脑喷了好几口气的大汉,陡地一怔,也不由自主,摸了摸后脑。
  那年轻人竭力忍着笑,道:“喂,小二,有历书没有,大爷得查查,今晚是不是不利偷盗”
  年轻人这一句话才出口,全饭铺中的人,不禁都轰然大笑起来,那年轻人却瞪着眼,一本正经,道:“有什么好笑?先查黄历,靠得住些”
  店小二笑着道:“客官真是,历书上有记着不利偷盗的么?”
  年轻人又斜眼向那两个大汉睨视着,道:“没有?我看有,今晚就不利偷盗,尤其二更是个恶时辰,如果起了盗心,那就会──”
  他才讲到这里,那两个大汉中的一个,陡地翻手一掌,拍在桌子上,厉声道:“会怎样?”
  那年轻人笑嘻嘻地说道:“会怎样?会遇到吹气鬼”
  那大汉的面色变了一变,又不由自主,伸手向脑后摸了一摸,另一个大汉站起身来,放下了一块碎银,道:“放兄弟,我们该走了,走”
  那大汉也站了起来,两人匆匆走出饭铺去,但他们却并不离去,绕了一个弯,又来到饭铺的墙脚下,自饭铺的窗中,向内张望进去,他们看到那年轻人,正在自斟自酌,好酒好肉,吃得痛快。
  两人看了一会,慢慢退了回来,一个道:“过大哥,你看这小子,是什么路数,着实可疑!”
  另一个笑道:“你怎么啦?我们哥儿们,冀东双飞贼的名头,也不止闯出一年两年了,可曾失过手?这次万无一失孔武孔大哥,飞柬传召,必有要事,我们自然得先弄些金子,身上丰润些,也好赶路!”
  那一个笑了起来,道:“说得是,是我多疑心了!”
  看官,这两个大汉,一个叫过天云,一个叫放天龙,合称冀东双飞贼,是黑道上高来高去的大盗。他们口中的“万无一失孔武”,更是艺高智强的大盗,镖局的克星,他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万无一失,这“万无一失”的外号,就是由此而来的。
  至于那瘦削狡狯的年轻人,姓游,名侠儿,人如其名,乃是一个浪迹江湖,游戏三昧的侠士。
  这时,放天龙和过天云两人,放心离去,游侠儿吃饱喝足,抹了抹嘴,向店小二要了一条长麻绳,多付了银子,又摇摇摆摆,走了出来。
  二更时分,游侠儿已到了古墓附近,月色下,那些断头残臂的石人石马,看来十分狰狞可怖,游侠儿一腾身,上了一株大树,拣了一枝横枝,坐在横枝上,将麻绳打了一个活扣,垂在横枝之下。
  他哼着小调,晃着双腿,优优闲闲地等着,他只等了小半个时辰,便听得一阵急骤的脚步声,奔了过来,游侠儿忙缩了缩身子,只见一条人影,迅速地奔近,那人的肩上,似乎还提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游侠儿的身子,全缩进了浓密的树叶之中,他的手中,却执着那条麻绳,眼看那黑影越来越近,游侠儿一扬手,“呼”地一声,麻绳已向前荡了出去。
  那活扣不偏不倚的,正好套在奔来的放天龙的颈际!
  游侠儿一见得了手,发出了一声欢啸,手一紧,活扣拉紧,放天龙只来得发出了一下闷哼声来,双手抓住了活扣,可是活扣已然收紧,将他连手带颈,一起箍住,游侠儿身形一沉,跃下了大树来。
  游侠儿一下了树,用力一扯,放天龙双足蹬踢,已被吊了起来,游侠儿将麻绳的一端,缠在树干上,一纵身,又窜了上去,撞着放天龙的头顶,中指屈起,在放天龙的头顶上,“卜卜”地凿着,道:“我早说了,二更是个恶时辰,你偏不信!”
  放天龙的脸胀得通红,他双手连颈被箍住,讲话也含糊不清,怒骂道:“臭小子,你敢──”
  游侠儿一抖手,精光一闪,一柄短剑,已然出鞘,剑锋加在放天龙的耳朵上,道:“你再骂,我先削下你的耳朵来,再将它塞在你的口中!”
  放天龙干瞪着眼,却是不敢再说什么了,游侠儿一伸手,在放天龙的肩头上,摘下包袱来,包袱十分沉重,游侠儿笑道:“好家伙,不少哇!”
  放天龙怒道:“你──”
  游侠儿剑锋向下一沉,道:“朋友,我看金银是身外之物,还是你的耳朵要紧,对不对?”
  放天龙满脸怒容,可是却又不敢说什么,游侠儿又凿着他的头壳,道:“我知道,你还有一个伙伴,快要来了,他自然会放你下来,再见了,别送了!”
  他“哈哈”一笑,身形从横枝之上,倒弹了起来。
  放天龙双眼睁得老大,可是眼看着游侠儿身形弹起,没入了黑暗之中,只听得游侠儿的笑声,渐渐传来,但是越传越远,终于听不见了。

×      ×      ×

  游侠儿睡在林子中,他躺在一株大树的横枝之上,当他被那一阵喧闹声吵醒的时候,他揉了揉眼睛,只见阳光已经透过浓密的树叶,射进林子来,形成了一股一股夺目的光柱,游侠儿顺着那闹声望过去,只见一大群人,哭哭啼啼,走了过来。
  那一大群人,男女老幼都有,全是鹑衣百结,面有菜色,游侠儿呆了一呆,一纵身跃了下去。
  那一大群人忽见有一个人自天而降,不禁都是一呆。
  游侠儿已指着一个老年人,问道:“你们干什么?”
  那老者叹了一声,道:“早几天,大河决了堤,淹了十几个村子,我们全是侥幸逃出来的,有家归不得,夜来只得权且在林中居住,唉!”
  游侠儿也叹了一声,道:“你们早知大河会决堤,就该别在大河旁边住啊!”
  那老者颇有点啼笑皆非,道:“小哥,我们世世代代,住在河边,又有什么办法,唉!”
  游侠儿双眉一扬,道:“别难过,我有办法,反正只要有金银,就算决了堤,淹了家也不怕了,是不是?”
  那老者苦笑道:“敢情是!”
  游侠儿一跃上树,又立即跃下,在他跃下之际,手中已多了一个包袱,他一抖剑,将那包袱,划了开来,只见金锭子一个一个,滚了出来。
  刹那间,林子中立时静了下来,那些人全都呆了!
  游侠儿道:“这里金子不少,你们拿去,足可重建家园,记得,房子造得离大河远一些。”
  突然之间,那百来人,齐声发喊,有几个离得游侠儿近一点的人突然扑地跪倒,膝行向前,握住了游侠儿的双腿,游侠儿吓了一跳,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那些灾民,已激动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游侠儿道:“你们是嫌不够?我还有银子,一齐给你们吧!”
  他自怀中,摸出一包银子来,抛在地上,双腿一发力,握住他双腿的那几个人,全被弹了开去,游侠儿身形一纵,疾拔而起,几个起伏,便已出了林子,向前疾奔而出,一口气奔进了一个镇中,才抹了抹汗。他回头望了望,并没有人追来,才又放慢了脚步。
  那镇甸比昨晚上的小镇大得多,游侠儿走过一家酒楼,阵阵酒肉香扑鼻而来,游侠儿一转身,走了进去,酒楼里闹哄哄地,食客着实不少。
  游侠儿才一走进去,便听得一个人指手划脚地道:“今儿早上,前面林子出了活神仙,各位可知道?”
  好几个人七嘴八舌地问道:“活神仙?怎么一回事?”
  那人道:“海那活神仙,真是救苦救难,好几百灾民,都得了好处,他自天而降,放下黄金千两,又驾起祥云,冉冉而去,真是神仙金身!”
  游侠儿忍住了笑,坐了下来,他心中也十分高兴,大酒大肉,吃了个饱,一抹嘴,道:“小二,看账!”
  店小二搭着毛巾,走了过来,道:“客官,盛惠一钱三分!”
  游侠儿拍了拍肚子道:“唔,真不算贵,好!”
  他一面说着,一面伸手入怀,可是他手伸进了怀中,却再也缩不出来了,他在怀中,摸了一个空,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怀中的银子,早已给了那批灾民,连一小块碎银子,也没有剩下!
  游侠儿的眼珠转动着,神情也不觉尴尬起来,他笑着,道:“小二,这里是黄桐镇,南来北往必经的大地方,弄出来的菜味道真好,唔,不贵!”
  店小二仍然笑着,道:“是不贵,总共一钱三分!”
  游侠儿笑着道:“小二哥,连小账,算是二钱银子!”
  店小二脸上的笑容,已在渐渐消失,望着游侠儿那只伸进怀里,缩不出来的手,道:“多谢客官,可是,这二钱银子呢?却是在什么地方?”
  游侠儿的神情,更是尴尬,道:“银子?唔,这样吧,替我挂在账上,我晚上再来,一并算。”
  店小二的笑容完全消失了,他卷起袖子来,骂了起来,道:“臭小子,看你贼眉贼眼的样子就像是个吃白食的,怎么着,一顿不够,还想再来?”
  游侠儿“咦”地一声,道:“你怎么骂起人来了?”
  店小二一拍桌子,道:“骂你?你吃白食,我打你!”
  店小二扬拳,掌柜的已走了出来,打量了游侠儿一眼,摇着头,道:“小哥,你年纪轻轻,怎么不学好?”
  游侠儿苦笑着,道:“我也不是不学好,只不过做了一遭活神仙,现在吃饭就付不出账来了!”
  掌柜的也不知道游侠儿那样说是什么意思,那店小二却声势汹汹,非得打游侠儿不可,游侠儿双眉一扬,道:“有了,你看看这个!”
  他一抖手,掣出了一对雪也似亮的短剑来,双手一松,两柄短剑,轻轻落下,“唰”地一声,剑尖已穿过了桌,直没到剑鞘,游侠儿笑道:“这两柄剑真还不错吧,押在你这儿,我一定来赎!”
  掌柜的吃了一惊,道:“这等利器,我们要来何用?”
  正在说着,一个虬髯大汉,突然挤身过来,道:“让我看看!”
  他也很爽快,才说着,双手已握住了剑柄,拔出了剑来,游侠儿忙道:“好剑,绝不骗你。”
  虬髯大汉一言不发,将两柄剑一起握在右手,左手掏出一个十两重的银元宝来,摆在桌上,立时顺手取过剑鞘,动作快绝,一转身就走了出去。
  游侠儿抓住了那锭银子,店小二脸上,立时又堆下笑容。游侠儿大模大样坐下道:“小二哥,贼眉贼眼吃白食的人,自然是有了银子也不结账,你不是要揍我么?快请动手吧,打完了我好赶路!”
  店小二笑不像笑,哭不像哭,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才好,挣扎了半晌,才勉强说出了一句话来,道:“客官说笑了,小可怎敢打你?”
  游侠儿哈哈大笑,道:“有了银子,自然不敢了!”
  他手指一挟,“啪”地一声,在元宝角上,挟下一块碎银来,摆在桌上,身形一晃,已步出了酒楼。
  他一出酒楼,便看到那虬髯汉子,骑着马,转过了街角,游侠儿忙奔了过去,可是那虬髯汉子抖起缰绳,他骑的却是一匹快马,越奔越远。
  游侠儿追了半晌,才追出了镇甸,又奔了三两里,眼看追不上了,游侠儿不禁顿足道:“坏了,早知追不上,宁愿捱揍,这剑也是不卖的,唉,要是有快马的话,或许还可以追得上他!”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传了过来,游侠儿大喜,道:“好啊,有马来了!”
  他身形拔起了落在一株树上,他刚在树上躲起,便看到两骑骏马,一前一后,奔驰而来。
  前面那匹马上,是一个圆脸大眼的少女,后一匹马上,则是一个中年汉子,游侠儿正想一纵身,从半空之中直扑向那中年汉子时,突然又是一匹快马旋风也似赶到,马上骑着一个神色苍白的汉子。
  那汉子手中,持着一柄又细又长的软剑,随着马儿的奔跑,那柄软剑颤动着,发出“锵锵”的声音来,听来实是惊心动魄,游侠儿怔了一怔,未曾立时扑下去,却见持软剑的汉子已离马飞身而起。
  那汉子一起在半空之中,软剑荡起了一个个圆圈,剑光霍霍中,突然一剑,刺向中年汉子的背后,那中年汉子在马背之上,反剑便挡。
  “铮”地一声,他的长剑,倒是格中了那柄软剑。
  可是那柄软剑的剑身,却又滑又软,一被格中,立时弯曲折下,“嗤”地一声响,已直刺进了那中年汉子的后脑之中,中年汉子身子一歪,自马背上直跌了下来,持软剑的人,自半空中落下,却恰好落在那中年汉子的马背之上!
  他一落在马背之上,疾向马腹踢了几踢,马儿向前窜出,将那少女的座骑,逼向一边。
  那人软剑霍霍,剑尖在那少女的面门之前乱闪乱晃。
  那少女身子向后仰,一个翻身,自马背上翻了下来,使软剑的跟着翻下身,一剑刺出,那少女侧身避开,一剑反刺,可是使软剑的一声长笑,左手挥处,已将少女长剑的剑尖,用两只手指捏住!
  那少女用力一缩手臂,可是却无法挣得开剑来,刹那之间,她俏脸胀得通红,那使软剑的奸笑道:“江姑娘,江总镖头可好吗?”
  那少女大怒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问我大哥?”
  使软剑的不怒反笑,可是他的笑声,阴鸷得可怕,道:“江姑娘,我和贵镖局有仇,你是知道的了,你们威胜镖局的人,见我一个,就少一个,不过江姑娘你么?嘿嘿,我倒可以网开一面!”
  他一面说,一面软剑抖动,“嗤”地一声,将那少女发际的一朵黄花,削了下来,那少女大吃一惊,松手撒剑,向后就逃,但是她才一动,软剑“铮”地一声响,便又已横在她的身前!
  那少女急得转过身来,使软剑的汉子却呵呵大笑。
  游侠儿看到这里,向下摇了摇手,道:“喂,别再欺负人家小姑娘了,小姑娘快急得要哭了!”
  那使软剑的汉子,巨臂一振,“铮”地一声,已将那少女的长剑,向游侠儿疾射而出,游侠儿身子一仰,长剑跟着他身子飞过。
  游侠儿手一伸,握住了剑柄,笑道:“真不错,知道我没有兵刃,一见面就送一柄剑给我!”
  他一纵身,身子已从树上,疾扑了下来,长剑抖动,连攻了三剑,那三剑出招之快,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将那使软剑的汉子,逼退了三步。
  那三剑一出,游侠儿的身形,突然一个踉跄,眼看就要向前跌倒一样,那汉子才被游侠儿的一轮急攻,弄得心惊肉跳,一见这等情形,不禁大喜,软剑一抖,一剑已向前,弯刺了出去!
  那少女也在那时候,不由自主,发出一下惊叫的声音。
  可是,就在那一刹间,只见游侠儿右手一伸,剑尖在一块大石之上,抵了一抵,就着那一抵之力,整个人倏然向上翻了起来,不但避开了那汉子一剑,而且在那汉子的头顶上,直翻了过去。
  他一到那汉子的背后,根本不给那汉子有机会转过身来,一剑已然疾滑而下,只听得“嗤”地一声响,那一剑,自颈至腹,将那汉子背后的衣服,一起滑了开来,那汉子陡地转过身来,惊怒交集。
  游侠儿笑道:“你不逃?我再发一剑,你就难看了!”
  那汉子疾退而出,退到了马旁,翻身上马,厉声道:“好小子,咱们后会有期!”游侠儿笑道:“还是别再会的好,要不然,我再出手,你不但光背脊,只怕要光屁股了!”
  那汉子面色青白,一声怪叫,抖缰疾驰而去。
  那少女这时,已扑到了那中年人的身边,哭了起来,游侠儿侧着头,打量着那少女,摇着头,道:“小姑娘,你别哭了,你啊,本来很好看,可是一哭,真难看我宁愿死了,也不愿见你哭!”
  游侠儿一面说着,一面身子直挺挺地,向下便倒。他“砰”地一声,倒在地上,那少女倒吓了一跳,但是她却立时又哭了起来,游侠儿叹了一声,坐了起来,道:“装死也不行,真那么伤心?”
  那少女道:“我不伤心,为什么要哭?”
  游侠儿道:“人死了,要是哭哭就会活,那倒好,天下没有死人了,喂,小姑娘,我们打个赌可好?”
  那少女并不理睬游侠儿,游侠儿自怀中摸出了三粒股子来,放在手中抛了抛,道:“小姑娘,你看,我这三粒股子,扔出去若是一色红,你就不淮哭了!”
  那少女一时之间,倒止住了哭声,用好奇的眼光,望定了游侠儿,游侠儿抓紧了股子,“呼”地吹了一口气,一摆手抛了出去,股子在地上骨碌碌地转着,等到停下来时,全是四点向着天!
  游侠儿笑了起来,道:“看,全是红的,喂,小姑娘,别再哭了,你叫什么名字,死的是你什么人?”
  那少女还带着泪,道:“我姓江,叫江灵,是威胜镖局的,死了的蔡三叔,是镖局的镖头!”
  游侠儿叹了一声,道:“小灵子,做镖头的人,总是刀头舐血的日子,就你们两个人?”
  江灵摇头道:“不,大伙在黄桐镇上,我们出来玩玩,就遇上了我们镖局的一个仇人!”
  游侠儿道:“我叫游侠儿,我送你回黄桐镇去,小灵子,江湖上风波险恶,你可不能乱闯!”
  江灵感激地望着游侠儿,点了点头,游侠儿拾起了那三粒股子,将尸体搬上马背,一拉江灵的手,两人一起上了另一匹马,向前驰去。
  他们一直来到了黄桐镇前,游侠儿才道:“小灵子,我还要去追另一个人,不能再送你了!”
  江灵有点依依不舍,道:“你……”
  她一面说,一面眼圈儿又红了起来,游侠儿忙道:“你又想哭了,看来,我可又得装死了!”
  他身子向后一仰,倏地翻到了另一匹马背上,推下了死人,抖起缰绳,已策马疾驰而去!
  江灵忙叫道:“游侠儿!”
  可是她只叫了一声,游侠儿却已跑远了,江灵神情茫然,望着游侠儿的背影,连两个镖头,来到了她的身边,她也不知道,直到那两个镖头,看到了尸体,惊叫起来,江灵才转过身来。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银剑恨
下一篇:黄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