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银剑恨
 
2019-08-14 21:45:05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峨嵋天下秀,青城天下幽”,这两句话,是形容四川峨嵋和青城两大名山的。
  所用的只是一个“秀”字,和一个“幽”字,但却将两座名山的特点,全都道了出来。
  那青城山无论一草一木,一石一室,处处都透现出一个“幽”字来。
  旁的不提,就单拿瀑布和溪涧来说吧,是哪一座山都有的,但青城山幽壑处的飞瀑,也与众不同。
  青城山中的飞瀑,大都是其细如带,并排三、四十条,自悬崖上飞驰而下,其势虽急,却无汹涌澎湃之声,而是一股“淙淙”、“咚咚”的天籁,宛若有人在调琴鼓瑟一般。
  那些细瀑冲了下来之后,便在山中地势低洼之处,形成了小溪。
  溪水九曲十弯,向山脚下流去。
  水是清澈无比,溪底的鹅卵石上,或者长着丝丝翠绿的水藻,或者成群小鱼出没其间,加上溪水的潺潺声,又是只有一个“幽”字方能形容。
  本书就在青城山一道名唤“玉龙散珠”的瀑布之旁开始。
  那道瀑布,自“玉龙崖”上飞溅而下,高不过丈许,溅在悬崖下的一个深水潭中,激起无数水珠,“玉龙散珠”之名,也由此得来。
  那水潭深不可测,但却有两个缺口,瀑布注下的水,便顺着这两个缺口流了出去,形成两道小溪。
  当地猎户将向南而去的一条,名为“金溪”,将向西而去的一条,名为“玉河”。
  此时,正是初冬时分,青城三十六峰上,仍是不减苍翠,但溪水却浅了许多。早凋的树叶落在溪水中,翻滚着向下流去,山中幽静到了极点。
  但突然在金溪、玉河分开已有数十丈处的地方,传来一男一女对话的声音。两人语音之中,俱都像是欢愉无比。
  男的道:“啊!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原来两道溪水,是源出一处的!”
  女的道:“是啊!早知这样,我们也不用三天不见面了,多冤枉!”
  听语气,这一男一女像是为了要寻找金溪、玉河的源头,因此,才在三天以前分手,各自寻找。
  怎知两溪同源,因此女的便感到三天不见,是一个损失了。
  说话之间,两条人影已飞驰而至,男的一袭青衫,衣领上斜插一支竹笛,面目清秀,倒像个不第秀才;女的看来尚未到二十,英气勃勃,面目如画,足登鹿皮软靴,衣着朴素,只在襟上插着一朵不知名的野花,其色娇艳无比,映着她的脸庞,更显得容颜出众。
  两人俱是在溪水的对岸,等来到两溪相隔不过丈许远近的时候,男的才叫道:“跳!蜻蜓点水,别忘了气引九曲,否则便跳不过!”
  那溪水足有一丈五六宽,要跳过来,倒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女的听了,似心中不乐,嗔道:“你老是小看人,我就是不使蜻蜓点水!”
  说话之间,那男的已然一跃而过,在溪边等着她。
  女的两脚靠在一起,略停一停,道:“我偏要使一鹤冲天!”
  一语甫毕,人便凌空而起,拔起五六尺高下,再一个转折,“雁落平沙”,向下斜窜过来。
  但只窜至溪中心,便已几乎要触到水面,眼看不能越过溪面了。
  这里近乎源头,水流何等湍急,她不禁惊呼起来。
  然而男的早有准备,足尖一点,迎了上去,手臂挥处,“呼”地一掌,自下而上拍出,将那女子身形向上抬了一抬,抬开三尺,那女子才得安然过溪。
  但男的却向下沉去,但足略一沾水,便施展“登萍度水”绝技,竟在如此湍急的水面上滑过,上了对岸。
  那女子面现敬佩之色,叫道:“小师叔,我真的服你了!”
  男的微笑不答,道:“要使一鹤冲天转为平沙落雁,原也可以,但你内功未到火候,却是不行。你看我!”
  说着,“唰”地一声,人便凌空而起,约莫有一丈二三高下,然后才身子一横,马上窜过了丈许宽的溪面,落在岸上。
  女子拍手叫好,道:“小师叔,师祖的本事,你得了几成?”
  男的道:“若梅,我不早和你说过了,我们年纪相差不过四岁,何必师叔师侄的,倒把人叫老了。”
  说着,突然一本正经,向女的作了一揖,便道:“在下姓卫名桐客,外号人称‘青莲秀士’,其实文武皆不及李青莲的一只手指头。冯姑娘请!”
  冯若梅“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小师叔,倒瞧不出你一本正经,还会这样诙谐,在师祖面前,你敢不敢?”
  卫桐客一伸舌头,道:“在他老人家面前,我可不敢。人家传说,包公一笑,黄河便清;我看他老人家要是笑一笑,怕天都得坍下来啦。要不然,江湖怎么称他为‘铁面老人’呢?说真的,你再叫小师叔,我真得摆起师叔的威严来,要打了!”
  冯若梅生性活泼调皮,闻言“咭”地一笑,不住口地叫道:“小师叔!小师叔!小师叔!”一面叫,一面转身便逃。
  卫桐客假装一脸怒气,随后就追。冯若梅逃得上气不接下气,转过了一块大山岩,便已可见到那道“玉龙散珠”的瀑布。
  回头一看,卫桐客像是故意让自己跑在前面似地,尚未转过那块两人多高,作为金溪、玉河分水的大石头。
  冯若梅大眼珠一转,绕过了水潭,迳扑那股四五尺长的飞瀑而去,来到近前,足尖一点,竟从瀑布之旁窜入,全身立被瀑布遮没,但却能隐隐看见卫桐客正追了过来,东张西望,像在寻找自己。
  冯若梅心中大乐,刚想要突然出现,吓他一跳,忽觉脖子上一凉,侧目一看,一柄明晃晃的单刀,刃口如雪,已搁在自己的左肩上。
  同时,只听得闷声一喝,道:“别动!”
  冯若梅也是学武之人,见刀锋离自己脖子不过两寸,持刀人只要稍一移动,便无幸理,就算武功再好也难逃脱,当真吓得不敢动弹。
  “青莲秀士”卫桐客名份上,虽是冯若梅的师叔,但年龄相仿,在长辈面前,不得不装出老少有别的样子来,已认为是一等一的苦事,内心中对冯若梅的聪明活泼,本来就仰慕之极,因此,当只有他们两人时,便逼着要冯若梅改过称呼。
  冯若梅芳心之中,却自始至终,只将他当作师叔来尊敬,再加碍于辈分,怎么也不肯改口,仍是叫他“小师叔”。
  卫桐客碍于名份,也不便作过分表示。此时为了让她欢喜,故意慢了一慢。
  怎知追出一看,除了飞瀑之外,竟不见她的踪影,不由得心中大急起来,叫道:“若梅!若梅!快出来吧!已到了头,赶着办正事要紧,莫要前功尽弃了!”
  他气纳丹田,那几声叫唤,足可传出一里开外,冯若梅当然听得清楚,但不等她回答,那柄雪亮的钢刀,又向她脖子移近了寸许。
  持刀人又低声喝道:“不许出声!”冯若梅逼于无奈,只得将话生生咽了下去。
  卫桐客见叫了两下,无人答应,心中更是焦急,一顿足,道:“若梅,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可真恼了。”
  其实,此时冯若梅比他心中更急,只是为人所制,又有什么办法?
  卫桐客见冯若梅仍不肯出来,便一跃而上了那块大石,极目四望,正在想寻得冯若梅踪迹的时候,忽闻破空之声,自背后袭来。
  他觉出发暗器之人,腕力甚强,急忙回过身来,却不见有人,但倏忽之间,兵刃劈空之声,又从身后袭到。
  “青莲秀士”卫桐客此时也已知道事有蹊跷,长啸一声,身形拔起,落在水潭边上,向大石那边仔细一看,石头光秃秃的,除了蔓草之外,别无他物,心中不免大奇,大喝道:“谁?若梅,你究竟在哪里?”
  刚叫了一声,又觉足踝一紧,急忙低头看去,一条七色斑斓的锦带,已缠住了自己的足踝。
  卫桐客的武功,在江湖上已是一流高手,他乃“铁面老人”姬页的关门弟子,艺成之后,还未遇到过敌手,此次被人连连暗算两下,尚且捉摸不到敌人身形,还算是第一次吃亏;如今悄没声地,足踝已被那七色锦带缠住,心中更是大怒!
  但是,不等他两脚分开,去将那缠住脚踝的锦带绷断,已觉得一股大力,将自己向后拉去。
  他虽然连忙使“千斤坠”功夫,想要定住身形,气才下沉,人已“噗通”一声,跌入水潭之中,耳际又闻得“啊呀”一声惊呼,像是冯若梅所发,想要答应,口一张,喝了一大口水,连忙闭气阖目,只觉身子不断往下沉去,足踝上七色锦带,仍然紧紧缠住自己。
  约莫下沉了丈许,方才止住,卫桐客水性虽然不算最好,但学武之人,闭气乃是等闲之事,刚才他骤然下水,不明情由,心中惊慌,这才喝了一口水,此时定了定神,睁开眼来,只见水光滟潋中,那条将自己拉落水中的七色锦带,突然向前面缩去。
  一眼望去,这条带子其长无比,还看不到尽头,卫桐客心中挂念着冯若梅的下落,也无暇去计较那锦带会在水底伸出、持之挥动的,究竟是何方高人。
  他双脚一蹬,人便向水面浮去。一声水响,探出头来,划了几划,便上了陆地。
  陆地上静悄悄地,一点人声也没有,四面游走一遍,更不见半个人影,叫了几声,也听不到冯若梅的答应声。
  他依稀记得刚才那一声惊呼,像是在瀑布之后传出,便纵身斜斜窜入瀑布之中,但见那处有三四尺地方可供容身,因长年为水珠所溅,滑润无比,更无一个人藏身其后。
  卫桐客看了一会儿,看不出究竟,刚想退出,忽然,一眼瞥见脚旁边有一朵野花,鲜黄的颜色,娇艳无比。
  卫桐客心中一动,俯身捡起,失声道:“这不是若梅襟上的野花么?”
  一点也不错,那是冯若梅襟上的野花。
  既然被他发现了这朵野花,他更肯定冯若梅是遭了别人暗算──和自己一样,但因自己武功远胜于她,所以才没有事,但她却已不知怎么样了。
  他愈想心中愈焦急,一顿足,便从飞瀑中穿过。
  卫桐客暗忖──自己在水潭底下,不过一刹那工夫,而冯若梅便不知去向,此时她定然被人挟制。自己如果及时赶到,还可救,否则,真不堪设想了。
  他既然对冯若梅心存爱意,一时间,一颗心全放在她的安危身上,大叫数声,四面一看。
  见在这么短的时间中,能够将人劫走的地方,只有向瀑布之上的悬崖上逃走,他便绕过了瀑布,施展“壁虎游墙”上乘轻功,以背贴山,腰腿扭动,“唰唰唰”直窜了上去。
  玉龙崖高不过两丈许,不消片刻,已上了崖顶,但见水流如银蛇千条,倏无一人,不过,却又给他捡起了一只鹿皮靴子,那是冯若梅在灌县县城时买的。
  卫桐客此时心中,真是亦忧亦喜,喜的是,冯若梅果然是向此途而去,忧的是,她连靴子都脱落了,可知身受人制,不由自主!
  他在崖顶上只略顿了一顿,便又向唯一可行的一条道路上追了下去。
  这一追,直追到夕阳西下,傍晚时分,尚未发现冯若梅的踪影,却已由一道极窄的山缝中,进入了一个大山谷。
  谷底全是平地,约莫有两三亩大小,除了一棵盘虬曲折的古松外,几乎全是绿幽幽的细草,地方静谧之极,只有入口,并无出路。
  卫桐客不禁心灰意冷,心都凉了,暗想──青城山三十六室,何等之大,这条路上既追不着,还上哪里找她去?眼看天色已渐渐地黑了下来,真不知何去何从!
  正在他旁徨犹豫间,忽然竟听得有人声从那棵松树附近传出,其音甚是苍老,呵呵笑道:“这一圈,你那一角便全死了。”
  接着,只闻“叮叮叮叮”响声不绝,还是那个声音,道:“你净输十七子,服也不服?”
  另一人声音哑哑地道:“服什么,我还可以救哩!”
  卫桐客循声看去,不由得暗叫一声:“惭愧!”
  原来,在那棵松树的一个横枝上,两个穿着墨绿色长袍的老人盘腿而坐,面前放着一张棋盘,正在下围棋哩。
  那横枝细才如臂,但两人却坐得端端稳稳,纹风不动。因那松针极为茂密,所以刚才竟没有看见。
  卫桐客心想,青城山自古以来,便为道家名山,看这两人,武功定好,一定是高人隐士在此隐居,自己所遇如此怪异,正不知何去何从,何不向他们问一声?
  他忙朗声道:“两位老丈请了!”
  此时,谷中已颇为幽暗,他叫了一声,一个老者回过头来,另一个老者却还在托腮苦思。
  那回过头来的道:“老弟台别吵,我出名的什么事都不管,这位出了名的好管闲事,但他正想救一角死棋啦,也不会睬你的!”
  语气之间,像是全无人间烟火之气,再加配上那一身奇古的服装,童颜鹤发,真使人疑为神仙!
  卫桐客本来心中非常焦烦,但听了他这番话后,也觉宁贴了些,又道:“老丈,后学一位同伴,刚才突然不见,想是凶多吉少,相烦指点迷津,感激不尽!”
  一语甫毕,那托腮苦思的老头子也回过头来。
  卫桐客见他豹头环眼,一蓬虬髯,满面怒气,声若洪钟地叱道:“混帐小子,吵什么?老爷子要输了棋,赖你,你赔得起么?”
  卫桐客一愣,暗想自己并无得罪,怎么开口便骂人。自己年纪虽轻,但在武林中辈分颇尊,便抗声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老丈怎地出口伤人?”
  那虬髯老者咕哝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就算帮了你的忙,也解不开那角死棋了!”
  卫桐客的师父“铁面老人”,在未学武之前,三甲出身,乃是皇命的官儿,后来因故闯荡江湖,才练就了一身绝技。
  本来便是个文武皆能的全才,他最钟爱这个小徒弟,因此文武兼授,尤其是棋艺一项,卫桐客已远胜乃师,闻言嗔道:“若解开了呢?”
  那虬髯老者抬起头来,冷笑道:“你倒说得容易,也不看看对手是谁,会下几着,便吹大气!”
  卫桐客到底年轻,被他一激,便沉不住气,足尖一点,飞身而上。
  他功力本就不错,这次又特别小心,身子落在横枝上时,便提一口气,使得横枝不致晃得太厉害。
  站定之后,便向棋盘看去,一看,便已知那面目如神仙一般的老者所布的棋阵,唤作“七星斗”,虬髯老者不知着法,以致几乎被他围死,略想一想,已有了破法,伸手便向棋罐中去取棋子。
  一取棋子,又吃了一惊。原来两人所用的围棋,不过指甲般大小,但拿在手中,却沉甸甸地,异常沉重。心中一动,猛地省起一人来,装着沉吟不决,翻过棋子一看,果然棋子背后,镌有小小一只葫芦。
  卫桐客不动声色,将棋子放下盘去。
  常言道:“棋差一着,缚手缚脚”,卫桐客一子放下,两个老人齐声惊呼,一个又下了一子,虬髯老者下子如飞,不消片刻,便欢呼道:“赢了!赢了!”手舞足蹈。
  卫桐客觉得他手挥处,有一股潜力撞来,他既已知那两人来历,哪里还敢硬挡这股力量?斜刺里窜了出去,落在地上,朗声道:“两位前辈,家师乃铁面老人,晚辈这厢有礼了!”
  虬髯老者听了,“啊呀”一声叫了起来,道:“糟糕,看来又要管闲事了。小子起来,有什么事,说吧!”
  卫桐客心中欢喜,原来这两位老者,江湖上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他们练有一种无形罡气,纯是内家气功,厉害之极,一个唤作“棋翁”,一个唤作“醉翁”,极少在江湖上露面,然而一露面,必定有什么巨愍大恶伏诛,武功已高至不可思议的地步。
  那虬髯的一个,棋子下既镌有大葫芦,自然是醉翁了。卫桐客见他问自己有什么事,便道:“晚辈奉家师之命,和师侄冯若梅来此觅一柄宝剑……”
  才讲到这里,醉翁便面有得意之色,对棋翁道:“老大,我说,我说如何?下棋本领不如你,这几日玉笼崖上,剑气上腾,中有七彩光华,便知有宝剑不日出世,你还不信。如今怎样?”
  棋翁淡然道:“你别高兴,人家帮你下了一着棋,你当事情就那么轻松么?”
  醉翁抓了抓头皮,道:“你说,后来怎样?”
  卫桐客便将一路来至青城,并无事发生,才到了一座悬崖底下,两人取笑,一逃一遁,但忽然失了冯若梅的踪影,而自己则连受了两次偷袭,结果还为一条七彩锦带拖下水潭中去之事,一一说了,只将自己要冯若梅改唤称呼一事瞒起。
  醉翁在听到七彩锦带出现之时,便已面色微变,卫桐客刚讲完,他已连声呼叫道:“这个人我可惹不起!这个人惹不起,老大,咱们走吧!”
  也不等棋翁答应,人仍是盘腿而坐,手在松枝上一按,便“霍”地腾空而起,疾坠入地下,一眨眼间,卫桐客只觉身边一阵清风过处,人已不见。
  卫桐客只当事情和他讲完,他便能帮自己将冯若梅救出,怎知他竟逃走了,不由得大失所望,叫道:“前辈留步!”
  但哪里还有醉翁的影子?
  卫桐客大急之余,忽然想起自己真是笨了,眼见棋翁在此,不是一样么?怎知回头一看,棋翁也早已不知去向,横枝上只有一张棋盘而已!
  卫桐客满腔希望霎时间化为乌有,心下不禁大恨,一跃而上,待要将棋子连棋盘踢了下地,出胸中一口恶气,但上了树枝,不禁一呆。
  原来棋盘之上,以松针排出十几个字道:“携此棋盘棋子,置玉龙崖下巨石上,隐身以待,当有所得。”
  卫桐客虽不知有何可得,但心想:两人在武林中辈分既长,本领又大,总是事有扎手之处,否则断不会如此闪闪缩缩,不愿公开出面。
  想了一会儿,只得将那棋盘和两盒棋子取了下来。
  刚才他取一枚棋子在手,已觉得沉重,这两盒棋子,至少也有五、六十斤,再加那块棋盘,厚约半寸,看来像是铁铸的,但比铁更重,三件东西加在一起,怕不有百余斤上下。
  幸而卫桐客这些力气还有,便循着原路,映着月光,走向日间那两条溪流的发源处“玉龙散珠”瀑布之下。
  月华如水,月下看来,那大水潭更是深得发黑,而瀑布所溅起的都像是银子打成的一般。
  卫桐客将棋子和棋盘放在石上,观看四周,只有一株枯树,灵机一动,暗想:或者有什么凶险事发生,棋翁特嘱隐身,这株枯树中间空心,自己躲在其中,可保万无一失,又能看清四周围的情形。
  主意打定,便藏身其中,在树裂缝中向外张望之时,只见月亮照在那水潭上。水潭上反映出一种奇异的光彩来。
  那光彩变幻无穷,但却异常黯淡,不是用心,根本就看不到。
  卫桐客想起师父曾对自己说,听青城山来人言道,有一柄稀世利剑,近月来连日光华外露,看来是前世藏剑之人,包在剑外的东西已经烂完,若不捷足先取,此类利器落在坏人手中,江湖从此不宁;而自己恰好未有称手兵刃,因此便兼程赶来寻取,而师侄冯若梅也到了艺成出道之时,因此便跟自己前来。
  本来,能与冯若梅同路,他心中已高兴不尽,至于传说中的利剑是否到手,这种武林至宝,大都得失有定,就算强弄到自己手中,往往引起更多人的觊觎,追踪抢夺,引来杀身大祸也是有的,因此,卫桐客也根本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怎知一路上虽然无事发生,刚一到此,便遇上了奇事,连冯若梅都走失了,不要说回去难以向大师兄交代,就算江湖上传说出去,以后还用做人么?
  水潭中光华隐隐,连醉翁都是如此说法,可知传言不虚,然而,卫桐客的心中,此时但求冯若梅安然回来,也不想什么利剑了。
  正在胡思乱想,焦急不可名状的时候,忽听远远传来一声像枭鸟一般的叫唤,叫人毛发直竖。接着,前后左右也都传出了同样的叫声,但一叫就寂然。
  卫桐客一听那种声音,便知道是人所发,其中第一声,其音悠悠,传出老远去,发声人的内功远在自己之上,因此便屏声静息以待。
  果然,不消多久,便见四五团黑影向水潭旁滚到。
  说是“滚”到,其实一点也不错,因为那四、五个人行动起来,个个像只火球在打滚一般。
  但直到滚到眼前,奇事便出现了,那四、五个人,原来既不矮也不肥,身子直立之后,与常人无异,而行动之时,却将身子缩成一团,而且真的是滚动前进的!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小白凤
下一篇:游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