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火凤凰
 
2019-08-14 20:34:14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村子中很静,在这炎热夏天,村子中静得连蝉声也没有,那简直比有着震耳喧闹声还更令人吃惊。原来,在树林中的鸟儿也全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阳光透过浓密的树丛射下来,形成一幅又一幅的光柱,其中有一幅,恰好射在许多件锋锐的兵刃上,那是人柄雪亮精钢打成的大砍刀。
  那八柄大砍刀列成了一个半圆,每两柄的刀光相对着,几乎每一柄雪亮的刀上都沾着血渍,雪亮的刀上,有着殷红的血,看来也分外夺目。
  刀,握在八个彪形大汉的身上,那八个彪形大汉,全都穿着玄青色的裤子,快靴,赤着上身。
  在他们盘虬的肌肉上,迸出一串一串的汗珠来,他们脸上,充满了凶狠的神情,一双一双瞪着前面的眼睛,充满了红丝,像是妖魔一样。
  在他们的身后,横七竖八,倒着十来个死人,每一个都至少有三四处伤口,正在汨汨地淌着血,那些伤口,自然全是那八柄大砍刀留下的。而被那八柄列成锯齿形的大砍刀,逼在一排四五株大树之前的,还有七个人,那七个人的手中,他都执着兵刃,可是不但他们的身上都受了伤,而且,从他们脸上的神情,他可以看出来,他们打输了!
  他们不能再动手!如果他们再动手的话,那么,他们的命运,就会像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一样!
  但是,他们他不能逃走,因为他们已被那八柄大砍刀,逼在四五株大树之前,那四五株大树,每一株都有一人合抱粗细,树和树之间,几乎根本没有隙缝,有一个人,大约是想从树和树间的狭缝中挤过去逃命,但他却被夹在树缝之中。他还在拚命挤着,额上的汗像小河一样淌下来。
  加果说林中这时,什么声音也没有,也是不对的,因为那些人,还都喘息着,尤其是被逼在树前的那几个人,可能他们知道,他们就会停止呼吸了,是以格外用力吸着气和喘着气。
  还有,就是停在林子空地中的那几辆镖车,车上的镖旗正被风吹得“刷刷”作响,镖旗倒还很鲜明,但是被逼在树前那几个镖师脸色却太难看了。
  终於,有人开口了,那八个大汉,最左首的一个,“哈哈”一笑道:“认栽了么?”
  被逼在树前那几个人中,离那八个汉子最近的,是一个中年人,他的肩头上,已有三道伤痕,他惨笑一声,声音在发着颤,一咬牙道:“认了!”
  那大汉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们已经认命了,如何还不放下手中的兵刃!”
  被逼在树前的几个人中,一起向那中年人望了过来,中年人的声音更颤道:“放下兵刃,那又如何?”那汉子笑得更旺道:“不懂太行八虎的规矩,出来走什么江湖?银子要,人也要,跟我们回去,等你们的至亲好友,来赎你们的性命!”
  那中年人发出了一声咆吼,突然叫道:“你们下手吧!”他一面叫,一面抖起长剑,“刷”的一剑,已向前疾刺了出去,他那一剑,显然用足了全身的力道,是以在一剑刺出之际,头发他飞舞了起来。
  但是他一剑甫出,一柄大砍刀,便突然扬了起来,“铮”地一声,砸在他的长剑,震得向上,疾扬了起来,他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另一柄大砍刀的刀光,已搠到了那中年人的胸前!
  那一刀,搠得恰到好处,刀尖刚好抵在那中年人的胸口,但是,却又并没有刺进肉中,刀光只不过刺破了那中年人的一点皮肤,有一丝鲜血,沁了出来。
  然而,在那样的情形之下,一丝鲜血,却比鲜血旺涌,更来得惊心动魄!那搠出一刀的汉子,陡地发出了一声厉喝,道:“谁还想动手?”
  那被逼在树前的几个人,手儿发抖,只听得“铮铮”,“锵锵”之声,不绝於耳,他们手中的兵刃,全都抛到了地上,那中年人也已瞑目待死。
  可是,用刀抵住了地胸口的那汉子,向左望了望道:“大哥,下手不下?”
  左首那汉子笑了起来道:“自然留着,他是镖局总镖头,我至少得向他老婆,开八万两银子!”
  那问的汉子笑了起来道:“他值那么多么?”
  左首那汉子道:“自然值得!这些人中,就数他最最值钱了!”
  其馀几个大汉,听见了这句话,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事一样都轰然笑了起来。
  他们虽然在笑,但是,他们手中的刀,却仍是那样的稳定,左首那汉子声音一沉,道:“你听着——”他才讲了三个字,突然之间,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传了过来,那一阵马蹄声,来得实在太急骤了,令得人人心中,都震动了一下,也不由自主,转头向外望去,只见一匹雪也似白的白马,已经卷进了林子,自马上骑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团火!
  那真是一团火,人哪有那么红了可是,那又实在是一个人,白马疾冲到了前面,人人都着清了,骑在马上的,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姑娘。
  那姑娘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红,她头上戴着的竹笠,也是鲜红色的,竹笠下的轻纱,更是红得像正在燃烧着的火一样,她的手中,握着一条鲜红色的软鞭,卷成了几个圈儿,鞭梢细得像头发一样。
  那姑娘的一双大眼睛中,隐隐含着一重煞气,她沉着脸,看来有一股凛然的神采,她一勒住了马,便陡地一抬头,喝道:“总共是几个人?”
  那太行八虎竟也是黑道上很有头脸的人物了,他们自然也还沉得住气,八柄大砍刀,仍然以锯齿形排列着,他仍然逼在树前的那几个人之前!
  那姑娘一到,便抬头向上问,使每个人的心中,都呆了一呆,但也就在刹那之间,只听得树上,“哈哈”一笑,一个人已从树上跳了下来。太行八虎的面色,不禁变了一变,他们劫镖的地方中是早给拣定了的,可是在树上藏着人,他们竟然不知道!
  那人轻轻跃下,一挺身,在身上拍了拍,天气那么热,那人长得又肥头大耳,可是他的身上,却穿着一件蓝得夺目的宝蓝色的长衫,可以说是纤尘不染,而且,他额上一点汗都没有!
  这人的面上,一团和气,看他的样子,竟像一个商店的掌柜一样,他道:“姑娘,通达镖局是十七人,已有十一个去见姥姥了,太行八虎是八个,一共还有十四个人,全在这儿了!”
  马上的姑娘的目光,向太行八虎和那六个镖头望去,厉声道:“一个他不准走!”
  太行八虎中,有一个突然笑了起来,他先扮了一个鬼脸道:“这位姑娘好凶,给我作老婆,一定不——”他下面一个“要”字还未曾出口,那姑娘手中,火红色的鞭子已扬了起来,这哪里是一道鞭子,简直就是突加其来,爆出来的一片火花?
  随着软鞭嘶空,“叭”地一声响,那还在扮鬼脸的汉子,立即发出了一下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那一鞭,贴贴地抽在他的脸中间!自额至颚,他的脸正中,已坟起了一道血痕,他的鼻子,可以说已完全看不见了,他的眼珠他被抽得爆了出来。
  随着他发出的那惨叫声,他双手捧脸,滚了起来。太行八虎的行动他真快,那姑娘的鞭子,才一出手,便有两个人一声旺吼,着地滚出,大砍刀已自下而上,向那白马的马足砍了出去。
  可是,就在那两柄大砍刀,快要砍到马足之际,火红的鞭子,又呼啸着倒卷了回来,这一次,火红的鞭子,卷在雪亮的大砍刀上,只听得“呼呼”两声脆响,两柄大砍刀,精光闪闪,直飞上了半空中!
  那两个滚向前的大汉大吃了一惊,立时后退。
  但是鞭梢又向下一沉,先左后右,叭叭两声,又已抽在那两人的脸上,那两人身子直跳了起来,自然,那一跳,是因为脸上的剧痛激起来的!
  他们两人脸上,他各自现起了一道鞭痕,只不过那两道鞭痕,却是在地们脸上横过去的。
  从左耳到右耳,那两人的脸上,他坟起了一道血痕,两人一跃起之后,立时又滚在地上,惨号起来。
  那被逼在大树之前的几个镖头,一看到这样的情形,尽皆喜形於色,太行八虎中,还有五虎,也一起怪吼着,向前冲了过去,有两人跃在半空,三个人是在地上,冲了过去的,五柄大刀一起攻出!
  他们攻出的势子,不能算不快,但是他们攻得快,退得却更快,只见那姑娘手中,火红的鞭子,先向上一撩,跃在半空的两个人,发出了一声惨叫,已自半空之中,摔了下来,鞭子立时下沉,一个圆圈,扫了出去,那三人中的两个,已被击退!
  其中有一个,身形一凝,一刀还未曾砍出,鞭子呼啸着,卷了过来,已缠住了那人的脖子。
  马上的姑娘手臂一缩,将那人拉得向前,直跌了出去,他脸上涨得血也似红,眼珠几乎要弹了出来。那姑娘冷笑着道:“你是老大吧!”
  那大汉颤声道:“是……是……姑娘松……鞭子……”那姑娘“哼”地一声响,那人自颈至腹,直冒血花,身上已斜斜多了一道两尺来长的鞭痕!
  太行八虎,这时每一个人,都已滚倒在地上!
  那少女的软鞭,如此出神入化,将几个镖头全看呆了!
  那一场打斗,太行八虎虽然连还手的馀地都没有,但是却也极其惊心动魄!可是穿着宝蓝色长衫的那家伙,却始终只是反背着手,脸上也始终带着那种和颜悦色的笑容,及至人人全倒了地,他才道:“起来,起来,八位全请起来!”
  太行八虎咬着牙,全那站了起来,八人之中,只有最早出言轻薄的那人,伤得最重,要人扶持,其馀七个人,虽然痛得身上的肌肉,不断在跳动,然而倒还可以站得稳,不会跌倒。
  马上姑娘慢慢地将那条火红的鞭子,又圈了起来,她冷笑着,道:“蓝掌柜,问他们!”
  那满面笑容的胖子,走向前来,一拱手,笑着道:“不位可是认栽了么?”
  他问的那句话,和太行八虎刚才问那六个镖头的话,是一模一样的,可是,他的语气,却活像一个买卖人,拱手在问着人家是不是满意他的货色一样!
  太行八虎人人咬着牙,苦笑道:“栽啦!”
  蓝掌柜又道:“那么,我们火姑娘的规矩你们是知道的了?”
  八虎怒唬道:“什么规矩?”
  掌柜笑得吏开心,道:“火姑娘的规矩都不知道,出来走什么江湖,银子要,人也要!”
  太行八虎额上的青筋,根根挺起,蓝掌柜指着大虎,“哈哈”笑了起来道:“你最值钱,我着,你老婆不知道肯不肯把八万两锒子来赎你们?”
  那姑娘叱道:“别与他们废话,黑老扳!”
  随着她的一声轿呼,只听得耐近一株大树上,又是一个人应声道:“姑娘可有什么叫咐?”
  人声才起,一条人影便自树上,直掠了下来。
  太行八虎看到又有一个人从树上掠下,不禁齐皆长叹了一声,他们在此劫镖,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料早已被人踩好了盘子,在林子中,有那么多人躲着,他们竟一点他不知道,那真的栽到家了!
  那人一落下来,只见他瘦小乾枯,面目阴森,然而偏偏穿着一件极其宽大的长袍,是以当他自树上跃下来之际,看来就像一只大蝙蝠一样。
  那人才一落下来,身形一闪,便已到了那姑娘面前。那姑娘道:“将这八个人全扣了起来,带回店去!”
  那人一样答应,抬头向太行八虎,望了一眼,一掀衣襟,只听得“铮铮”连声取出一串铁环来。
  那一串铁环,一个叠一个,每一个径可半尺,中间有铁连着,只见他咧嘴一笑,身形展动,一时之间,只听得“拍拍”之声,不绝於耳。
  他手中的铁环,有着活扣,他每掠到了一个人跟前,便在那人的头颈中,扣上了一个铁环。
  转眼之间,太行八虎,每一个人的颈上,都被扣上一个铁环,那人拉着铁环上的铁,喝道:“龟孙子们,跟你太爷耍乐子去吧,走!”
  他一面呼叫,一面身形转动,便向前疾奔了出去。
  太行八虎每一个人的颈上,全套着一个铁环,如何有反抗的馀地,那人一奔,自然只得跟着向外,奔了出去,八虎之中,几个未曾受伤的,还可以跟得上,已受伤的,自然走得慢了些。
  可是那黑衣人却越走越快,绝不等待,转眼之间,便已奔出了林子去,有几个简直是被他拖出去的!
  太行八虎一被拖走,那几个镖头,尽皆大大松了一口气,总镖头在地上拾起长剑,向前走出两步,向马上那姑娘拱了拱手道:“多谢姑娘搭救!”
  马上那姑娘却连望他不望总镖头一眼,只是向那蓝衣人道:“蓝掌柜,你点点有多少银子!”
  蓝衣人答应一声道:“是!”
  他向着那几辆镖车,走了过去,那总镖头骇然道:“那是我们保的三万两银子,阁下是——”蓝掌柜抬起头来,道:“火姑娘,有三万两银子!”
  马上的那姑娘一笑道:“他将就看了,好在太行八虎,历年来劫掠不少,在他们身上,倒可以多得些,蓝掌柜,你吩咐人将镖车赶走!”
  蓝掌柜一声命令,只见在浓密的林荫中,又跃下了六七个壮汉来,那些人一跃下来,便奔向镖车,一跃而上,挥起鞭子,镖车在他们的趋策下,车声辘辘,已向着林子之外,疾驰而出!
  那几个镖头,看到这等情形,不禁尽皆呆了!
  他们刚才,被太行八们逼在树前,已在绝路,突然之间,那姑娘像一团火也似,卷进了林子,几个照面,就将太行八们,制得服服贴贴,他们只当是救星到了,可是,加今镖车却一样被人赶走了!
  那总镖头究竟见识广些,一见镖车被赶走,先是大叫一声,但是突然之间,他心中陡地一动,面色也为之剧变,失声道:“火凤凰!你是火凤凰!”
  蓝掌柜笑道:“总镖头,火姑娘的名字,可不是你乱叫的,你们未曾落在太行八虎手中,可算万幸了!”
  总镖头的神色越来越害怕,一步步,向后退着,在马上的火凤凰冷冷望定了那几个镖头,忽然她的目光,停在两株树中的那镖头身上。
  那镖头刚才急於逃走,却不料硬挤进两株树中的树缝之后,进不得,退不得,一直挤在那里。
  火凤凰冷冷地望了他一眼,转过头去道:“蓝掌柜,这死了的十一个人,自然是遇敌不退,勇敢向前的好汉,得好好葬殓他们,打听他们的家属在何处,每一家,送三千银子去给他们?”
  蓝掌柜道:“是!这位总镖头,倒他勇敢,已落下虱,还敢出剑。”
  火凤凰点点头道:“不错,可是他们之中,有一个怕死鬼,天下最无聊的便是瞻小鬼,得教训教训他!”
  她一个“他”字才出口,手背一扬,手中火红的鞭子,已疾扬了起来,“叭”
  地一声响,正抽在那夹在两株树中间的那个镖头的身上!
  这一鞭抽下去,那个镖头只觉得肩头上一阵热辣辣地疼痛,一声惨叫,用力一挣,竟挣了出来!
  可是他才一挣出,火凤凰的长鞭又扬了起来,长鞭在半空中,荡起呼呼的劲风,火红色的鞭身,闪耀抖动,简直就像是一团烈火一样,喷向那人。
  那人像是自知不敌,只是双手抱住了头,火凤凰手腕连振三下“叭叭叭”三下,又抽了三鞭。
  那三鞭一过,直抽得那镖头在地上滚动哀号不已。
  其馀的镖头,面色铁青,一声他不敢出,三鞭之后,火凤凰手中的长鞭,又扬了起来,那总镖头大声喝道:“火姑娘,久闻你不伤镖行中人,如何违例?”
  火凤凰叱道:“我最恨瞻小无用的畜牲,抽他几鞭,好叫他以后,切莫再临阵退缩!”
  她手中的软鞭呼声扬起,但这一次,鞭却未曾再落下去,鞭一扬起,她就伸手捏住鞭梢,迅速地将鞭盘了几盘,一声娇叱,道:“走!”
  她一手牵动绳,那匹白马,发出了一声急嘶,四蹄洒开,又旋风也似,向外疾奔了出去。
  马儿驰得快疾,火凤凰身上红色的披风扬了起来,看来简直像是一团烈火,倏忽卷进了林子,现在又卷了出去,看得人惊心动魄,吐舌不下!
  火凤凰一走,蓝掌柜向总镖头拱了拱手,看来仍是一团和气,道:“多有得罪,在下告辞了!”
  那总镖头也道:“蓝朋友且别走!”
  蓝掌柜笑嘻嘻地道:“总镖头,我们是强盗,你留着我,可没有甚么大好处,还是让我走吧!”
  那总镖头苦笑着道:“遇上了火凤凰,谁能不丢镖银的?我他不想要回镖银来了,倒是我们死了十一个伙计,火姑娘适才说,每个家属,可得三千两银子,这三万三千两银子,不知何时送到?”
  蓝掌柜道:“立时送到贵局——”他讲到这里,“啊”地一声,伸手在后脑上拍了一下,道:“火姑娘啊火姑娘,你贪一时口快,咱们可做了蚀本买卖呢,总共才三万两银子,倒要送出去三万三千两,这买卖可做得过么?”
  他像是在问总镖头,总镖头苦涩地笑着,蓝掌柜一声忽哨,一匹马儿从林中深处,奔了出来。
  蓝掌柜飞身上马,又向总镖头拱了拱手,疾驰而去!
  高邑县城的大街上,天才黑,便已亮起了各种各样的灯火,两边店门前的灯火,映得大街上,明亮得加白天一样,入夜之后街上只有更热闹了!
  在大街的转角处,有一个小巷子,大街上虽然明亮,然而那小巷子却十分阴暗,小巷子中,他没有几家店,但是和大街那些大门面,大字号来比,却差得太远了。在小巷的口子上有一家小酒。
  那小酒,总共才只有三张桌子,还有一张是断了脚的,用一槐木扳,对付着支撑着,小酒的门口,那块“太白遗风”的招牌,他不知有多少年了,油腻腻,黑沉沉地,四个字他模糊不清了。
  像那样的小酒,买卖自然不会好到甚么地方去,酒中的李老头,瞪视着小巷对面,大街上的那家“聚华楼”,和在聚华楼中进出的客人。
  不过今天的情形,多少有点特别,在小酒中,伏在桌上打瞌睡的不止李老头一个人。
  晌午时分,一个人走了进来,要了些酒菜,风卷残叶一般,吃了个乾净之后,就伏在桌上不动。
  那人是甚么样子,李老头他未曾着清楚,因为他一直将竹笠压得十分低,将他的脸全部遮了去。
  他甚至在进食的时候,他不除下竹笠来,等到他伏在桌上打盹的时侯,更将竹笠拉下来,遮住了整个脸?
  李老头好几次想叫醒那人,但是小酒中,自早到晚,兢只有那么一个客人,李老头他就不忍心叫醒他,赶他走了,只不过李老头心中一直在想,那人穿得那么破烂,不知道是不是付得出八十六文酒菜钱!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小酒中,显得更加阴暗了。经常,在这时有两个人来,李老头还可以有点生意,是以李老头端了一张椅子,坐在门口,这时,只听得一阵急疾的马蹄声,车轮声,一辆很大的马车,在大街上疾驰了过去。
  坐在车座上赶车的,是一个面目阴森的瘦小汉子,那瘦小汉子的身上,却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袍子,他挥着鞭,车子疾驰了过去,李老头打了一个呵穴,忽然,听得身后那人道:“才过去的是甚瘦人?”
  李老头给那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转过头去,只见那是足打了一下午盹的人,已经直起身子来,李老头陪着笑,道:“那是黑老板!”
  那人像是在自言自语道:“黑老板?不知道他干的是甚么营业?”
  李老头笑了起来道:“达官是外地来的吧,黑老板开的回春堂大药,方圆数百里谁不知道!”
  那人将头上竹笠,略抬了一抬,道:“对面聚华搂的蓝掌柜,回来了没有?”
  李老头呆了一呆,伸出手一指道:“看,他来了!”
  那人抬起头来,在黑暗中,李老头只看到那人的一双眼睛,闪闪生光,李老头心中吓了一跳。
  在大街上,蓝掌柜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长衫,正缓缓策马,驰了过来。看来,蓝掌柜的人缘很好,他在向前走来,一路上都有人停下来向他打招呼。
  而蓝掌柜满面笑容,他不住向各人拱着手,道着好。
  蓝掌柜来到了聚华搂门口,下了马,酒楼中立时有伙计走了出来,牵过了他手中的马。
  那时,小酒中的那人,他向外走去,来到了李老头的身边道:“银子在桌上,我看够了!”
  李老头他向桌上望去,那一小锭银子,怕不有一两多,李老头喜得楞住了好半晌,等他想告诉那人,说银子太多了时,那人已经走到聚华凄门口了!
  聚华楼是高邑县城中最大的酒偻,号称“香闻百里”,百里之内的达官贵人,全以在聚华楼宴吃喝为荣,那是有钱的大爷们化钱的地方。
  可是那人一身布衣,灰仆仆地,头上还戴着一顶竹笠,说他是马夫,他可不像,若说他是到聚华楼去花钱的,聚华楼却也没有这号的客人!
  所以,他一脚跨进了聚华楼,就有两个伙计,冲着他瞪眼,可是那人头上的竹笠,压得十分低,人家看不清楚他的脸面,他多半他瞧不见人家。
  他迳直向前走了过去,聚华楼之中食客如云,他拣了角落的一个座头,坐了下来,一个店伙,老大不愿意地向他走了过去,道:“客官要甚么?”
  那人缓缓地道:“我要吃的东西很新鲜,不知道你们酒楼,是不是有!”
  那店伙“嘿”地一声道:“除了龙肝凤心,小店倒他式式齐备,不过,价钱他不便宜!”
  那人欠了欠身,打了一个呵欠道:“我要一碟炒凤心,可得炒得嫩,叫你们掌柜的过来,我要好好的吩咐他,该如何炒法,才合我心意!”
  店伙一听呆了一呆,那人也在这时,倏地抬起头来,掀下了竹笠,他虽然穿得破旧,可是一掀下竹笠来,剑眉星目,却是威武无比!
  那店伙只不过向他看了一眼,便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后退一步,但是他还是撩了撩袖子,看样子是要动手,将那个人赶出聚华楼去。
  但是,就在此时,只见那人手一翻,在面前的金漆筒中,拿起了一束筷子来,顺手一只一只,将筷子向桌面上插了下去,他插一只筷子,那店伙面上的肉,便不由自主,跳上一下,等到七八只筷子插完,那店伙早已转身,走了开去!
  那人的年纪,看来很轻,大约只有二十四五上下,在他的脸上,挂着十分冷漠的笑容。
  店伙走了之后,他又将筷子一只一只,拔了起来,桌面上,留下了一排整齐的小圆洞,他等了没有多久,就看到蓝掌柜笑嘻嘻向前,走了过来:蓝掌柜一来到面前,就拱了拱手道:“这位客官”那人手中玩着筷子,头他不抬,冷冷地道:“掌柜的,发财啊!”
  掌桠仍然笑着,道:“小买卖,根本不值一提:“那人一面玩着筷子,一面道:“掌橙的,我来问你,讨一种东西,下知是不是肯答应。”
  蓝掌柜笑着,道:“那要着客官要的究竟是甚么?”
  那人冷漠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笑容来,他道:“说得好,我有一个明友,前两个月,在甘道上,失了一批珍宝,卖了他一家,也陪不出来,只盼掌柜的高抬贵手,还给他就行了?”
  蓝掌觉在听到“失去了一批珍宝”之际,面色略娈了一变,但是随即又满面笑容,慢不经意的道:“阁下只怕找错人了吧,我是个开饭店的。”
  那人的面色,极其冷峻,“哼”地一声冷笑,道:“火凤凰在江湖上,大展拳脚,她手下的四大高手,阁下正是其中之一,又何必客氡。”
  蓝掌柜“呵呵”笑着道:“我说阁下一定认错……”他一面说着话,一面伸手向那人的肩头上拍来,他的笑容,加此亲切和缓,他伸手出来的势子又很慢,他那样子来拍人肩头,当真是谁都不会提防的。
  可是,就在蓝掌柜的手轻轻拍下之际,那人的手中,仍然执着一只筷子,他手中的筷子突然向上一伸,“拍”地一声,已刺进了蓝掌柜的手心中。
  蓝掌柜发出了一声闷哼。,连忙缩回手!随着他手一缩,“当”地一声响,自他的手心之中,落下了一片形状奇异的东西来,落在桌子之上。
  那东西呈圆形,径可寸许,微微弯曲,和手掌未曾摊平时的掌心,十分吻合,一面光滑,另一面上,却全是寸许长短的尖刺,有十数枚之多!
  那人向那东西,冷冷地望了一眼道:“蓝掌柜,这就是你名满江湖的独门武器“随我走”么?”
  蓝掌柜的手心被筷子插了一下,几乎连手背都插穿,他痛得直皱眉头,额上也不禁冒出汗来,他一手按住了受伤的手心,可是,他究竟是在江湖上走动了多年的高手。毫不含糊。
  他一出手,便已落了下风,便知道对方定然是身怀绝技的高手。事实上火凤凰名头响亮,而且专与黑道上人作对,自然他一样抢劫镖银,武林中人,可说一听到火凤凰三字就头病了!
  如今,居然有人找上门来,那自然不会是白白前来送死的了,他一出手,就想暗算对方,却不料反被对方识穿,落了下风,再要动手,定然更加出丑了,是以他心中虽然惊怒,却仍然面带笑容,道:“雕虫小我,可称不登大雅之堂!”
  要知道这位蓝掌柜,人称笑面追魂,他那种独门兵刃“随我来”,最是奇特,专门暗算别人,他一面满面笑容,和人家说话,人家自然不会提防他,而他早已将暗器藏在掌心之中,拍在他人的肩头上。
  暗器上的尖刺,长一寸二分,一被拍入,恰好抵在肩骨之上,只要暗器稍一移动,便是刺骨括肌之痛,是以他一将暗器拍上人家的肩头,他手按在人家肩头之上,他走到哪里人家那跟看他,以免剧痛,这“随我来”之称,便是由此而来的。
  这时,只听得那人一声冷笑,他的一手仍玩着筷子,筷子一横,轻轻在那暗器上一敲,那暗器是精钢打就,一敲之下,发出了“铮”地一声响。
  那人又用筷子轻轻一挑,将暗器挑了起来,把筷子一敲,那暗器被他击得“刷”地一声,向外飞了出去,“叭”地钉在一倏柱子上,将那柱子旁的一桌客人,吓了一大跳,人人都抬头望了过来。
  那人冷笑道:“不知有多少武林人,伤在你这暗器之中,一身武功,难以施展,也不算是雕虫小技了,蓝掌柜,要是你不能做主的话——”蓝掌柜仍然勉强笑着,道:“阁下不是想去见火姑娘吧,哈哈,远是……”
  那人的神情仍然很冷漠道:“我正想见她!”
  蓝掌柜笑得十分不怀仔意道:“阁下要去见火姑娘吧。火姑根的脾气可不很好,人家都说她像一团火!”
  那人的嘴角向上牵了牵,像是笑了一下道:“我他听说了,可是总不能老让这团火在江湖上烧来烧去,也得有不怕死的人来做些什么才行!”
  蓝掌柜双眼眯着道:“好一个不怕死的人!”
  他说着,便转身向外走了出去,那人立时跟在他的后面,蓝掌柜头他不回地向前走着,穿出了店堂,来到了后巷之中,仍然继续向前走着。
  不一会,穿过了好几条小巷,来到了一家药之前。
  那药已一大半上了排门扳,只留下了一道狭缝。
  蓝掌柜一步走了进去,嚷叫道:“黑老板,有好朋友来了,你快出来瞧瞧,该配些什么药?”
  中有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有好朋友来了么。”
  蓝掌柜走了进去之后,跟在后面的那人,在排门板前,略停了停,面上泛出一个冷笑来,随即除下了头上所戴的竹笠,他跟着走了进去。
  那人一脚才走了进去,便听得“嗤”地一声响,一柄两面三刃,分水尖刺,已向他胁下刺到!
  那人本是幔慢走向内去的,等到那柄分水刺一刺到之际,他的去势,陡地加快,“飕”地一声,打横刺出的那柄分水刺,已经刺了个空。
  而那人手握在竹笠边上,陡地一缩手,已自竹笠的边中,抽出一柄软剑来,那柄软剑,在半明不暗的灯光下,闪闪生光,极其锋利。
  他软剑一掣在手,身形便转,软剑跟着挥了出去。
  他软剑一挥,背靠门板而立的黑老板,又已攻出了一刺,“铮”地一阵响,两件兵刃相交,那人的软剑,顺着黑老板手中的尖刺,直滑了下去,剑尖已刺向黑老板的手腕,黑老板吃了一惊,赶紧缩手时,手中的尖刺,已然落地。
  而那人的身形也真快,他软剑立时向上抬了起来。
  他软剑一抬,钊尖已然直抵在黑老板咽喉上。
  他那柄软剑,其薄如纸,那人握剑在手,动也未曾动,但是那柄软剑,却在不住发出“铮铮”的声响,上下颤动不已,剑尖就在黑老板的咽喉之上,移来移去,黑老闲的脸色,难看之极。
  蓝掌柜在一旁,看到这等情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神色尴尬到了极点。那人“嘿嘿”冷笑道:“黑老板有一件事请教!”
  黑老板的声音,在不自由自主发着颤,道:“只管说!”
  那人道:“用利剑在咽喉上划一道口子,贵店之中,不知有什么灵药,可以起死回生?”
  黑老板吓得脸都黄了,他道:“阁下……千万莫说笑,闾下要见火姑根,在下定当引见!”
  那人冷笑着,道:“他好,但总得留点记号才好!”
  黑老板双眼瞪得老大,那人手腕陡地一沉,软剑已然向上疾扬起来,剑尖“嗤”地一声,在黑老板的脸颊上划出了一道两寸长的口子。
  而那人在出剑之后,立时身形后退,黑老板的脸上,鲜血涔涔而下,他也不去抹拭,只是道:“多谢朋友,剑下留情!”
  那人语言冷峻,道:“不是我剑下留情,而是你们平时的作为,还没有致死之道,火凤凰劫人财物,不伤物主,你们倒他能奉行,是以我这一剑,才不取你咽喉,你可明白我的意思了?”
  黑老板道:“自然明白,不知道朋友是为何而来?”
  那人道:“我是”他才讲了两个字,忽然听得一幅布幔之后,传来了“格格”
  一声娇笑,那一下娇笑,听来荡魂蚀魄,令人的心中,起了一阵极其甜腻之感。
  那人略呆了一呆,只见蓝掌柜和黑老板两人,互望了一眼,接着,布幔一掀,娉娉婷婷,走出一个妇人来。那少妇云髻高挽,脸上薄施脂粉。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哑侠
下一篇:金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