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追击
 
2019-08-14 22:30:58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太阳热得像火一样,路面上,腾起一阵烟雾,只要有人走过,尘土便扬起老高,田中的禾苗,都被晒得枯萎了,可仍然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好晴天。
  这里离开封府还有七十来里,再向前去,还有好几个大镇甸,在开封府百里之内,这座小镇怕是最寒怆的了,只有一条大街,街两旁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店铺,在镇口上,也只有一个大竹棚搭成的饭铺。
  不过饭铺虽然简陋,棚下面却是挺热闹的。太阳实在太猛了,谁能在那样的太阳下赶路,总还是歇一歇的好,虽然饭铺内人人汗流浃背,一面啃着馍馍,一面汗水自额上滴下来,渗在干硬的馍馍之中,但总比在太阳之下好得多了。
  饭铺之中闹哄哄地,结伴而来的人,固然高谈阔论,就算是独自一个人来的,也都想找人讲上几句话,天实在太热了,似乎不讲上几句,人就会热昏过去一样!
  那么多人中,似乎只有一个人例外,那人坐在饭铺最里面的一个座位上,他的面前放着简单的食物,但是他却并不进食,只是望着后院发怔。
  他穿着一套漆黑的衣服,一顶草帽,斜斜挂在肩上,他满脸都是汗,看他那种满面风尘的样子,可知他一定赶过十分远的道路。
  但是,即使他满面风尘,也可以看出,他的年纪十分轻,大约不会超过二十岁,他的身形也十分瘦削,然而他的双眼,却十分有神。
  此际,他正目光灼灼地注视着那堆满了杂物的后院,他究竟在看些什么呢?
  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可以发现,他的目光,停在一头大花猫的身上,那头大花猫弓着背,竖着尾,直视前面一大堆柴堆。
  突然间,柴堆中窜出了一只十分肥大的老鼠来,大花猫身子立时弹起,像一支箭一样,向前射了出去,它利爪先落地,落得那么准确,恰好抓在老鼠的背上,它立即一个转身,消失在杂物堆中了。
  那黑衣年轻人直看到这里,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继续进食。而他的心中却还在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大花猫的那一击,如此迅疾,如此准确,令得那头偶然现身的大老鼠,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他大口喝下了一口烈酒,烈酒热辣辣地烧着他的咽喉,他心中在想,我也应当像那头大花猫一样,我石海龙,就应该像那头大花猫一样。
  但是,谁是那头大老鼠呢?大花猫何以对那头老鼠,发出如此迅疾,准确的一击,是因为它已看到了那老鼠,而他,石海龙所要做的事,比那大花猫更多了一重,他先要追,等到他追到了他要追的人,然后才能发出一击,一发就置人于死的一击!
  石海龙挺了挺身子,他的身子挺动之际,他又伸手在腰际那柄短剑上,摸了一下。
  这时,在路上传来了一阵马蹄声,人人都昂起头,向外看去。
  路上并辔驰来了三匹马,那三匹马扬起的尘土,成了三团黄雾,将那三匹马裹着,根本看不清马上骑的是什么人。那三匹马来势十分快,转眼之间便到了饭铺之前,停了下来。
  石海龙虽然也听到了马蹄声,但是他却并没有转过头去,他只是匆匆吞下了馍馍,又用筷子穿起了两个馍馍,放下了十几个铜钱,就向外走了出去。
  他走出饭铺的时候,那三匹马上的人,也恰好翻身下马,走进饭铺来。
  那是三个彪形大汉,有两个的胸前,露出黑丛丛的一簇浓毛来,一个的胸前,刺着青郁郁的一只狼头,令人看了不寒而栗。
  石海龙和他们迎面相遇,石海龙略停了一停,那三个大汉却直撞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大喝一声道:“让开!”
  他一面呼喝,一面连瞧也不向石海龙瞧上一眼,伸出蒲扇也似的巴掌,便向石海龙的肩头抓来。
  然而,也就在那一刹间,只见一道异样的光华,闪了两闪,接着,便是“叮”地一声响,然后,就是那大汉一下凄厉无比的嗥叫声。
  饭铺中人声嘈杂,各自在高谈阔论,是以也根本没有什么人注意到饭铺的门口,有一个大汉,和一个身形挺拔的年轻人,发生了冲突,直到那大汉突然发出了那一下凄厉之极的怪叫声,由于那下叫声实在太骇人了,是以所有的人,在刹那间都停止了讲话。
  在那样的寂静之中,有几个人正在啜食面条,他们口中所发出的“嗤嗤”声,也变得十分刺耳。一时之间,人人都向饭铺门口望去。
  而当众人向饭铺门口一望之际,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只见那大汉的左手捧住了右腕,他的右手,却跌落在地上,自他腕际的断口处,鲜血正汩汩地冒了出来,那大汉痛得全身发抖!
  而那年轻人的神色,却仍然十分冷漠,他冷冷地道:“我不喜欢人家随便碰我,那可是你自己不好!”
  他一面说,一面向外面走了开去,另外两个大汉在事情发生之际,突然一呆,但立即一步跨到受伤的那大汉身前,用极快的手法,在那大汉的手臂上点了几下,封住了要穴,那受伤的大汉也咬着牙,撕下衣服来,向自己的断腕上裹去。
  那时,石海龙已快要走出饭铺了!
  那两个大汉也就在这时,发出了一声大喝,各自伸出手来,五指如钩,向石海龙的肩头之上,猛地抓了下去,石海龙的身形虽然也很高,很壮,但是总及不上那两个大汉,眼看石海龙要被这两人像捉小鸡也似疾抓起来了,可是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只听得“铮”地一声响,精光略闪了一闪,接着,又是“铮”地一声响。
  在“铮”、“铮”两声之间,当真是电光闪一闪那样短的时间,但是那两个大汉的身形,却突然凝住了,他们向石海龙抓出的手,仍然五指如钩,但是却也停在半空之中,抓不下去。
  而石海龙仍然向前走着,等石海龙走出了饭铺,那两个大汉的身子,才仆倒在地。
  而当他们的身子仆倒在地之后,鲜血立时自他们的胸前,涌了出来,石海龙在饭铺的门外,略停了一停,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说话的声音一点也不高,但是由于这时,饭铺之中,人人都屏住了气息,是以每一个人都可以听到他在讲些什么。
  他在道:“我早已说过了,我不喜欢人家随便碰我,那可怪不得我!”
  他只停了极短的时间,便又向外走去,就在这时,只听得寂静无声的饭铺之中,突然有人叫道:“这位小哥,请留步!”
  随着那一声叫,一个人“呼”地一声,已掠到了石海龙的身边。
  石海龙突地转过身来,手按在剑柄上。站在他前面的,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那中年人的貌相十分朴实,但是双眼十分有神。
  石海龙显然不怎么喜欢讲话,他两道浓眉,向上扬了一扬。虽然他的面色十分冷漠,但由于他实在年轻,是以他脸上实在还带着几分稚气。
  那人向石海龙拱了一拱手,道:“阁下身手如此之好,或者会嫌我多事,但是这三位,乃是江湖上颇有声名的人物,阁下继续赶路,还要小心!”
  石海龙伸手抹着汗,冷冷地道:“他们三人中还有一个没有死,你那样警告我,就不怕他么?”
  那人一笑道:“阁下说得是,但在下自有防身之道,阁下年轻,却要小心!”
  石海龙的脸上,居然现出了一个笑容来,但那笑容,也是十分苦涩的,他心中在想:我自然小心,我连有人走近我,都会像那只大花猫一样,全身的毛都直竖起来,只怕没有什么人再比我更小心提防他人的了!
  他必需每一时,每一刻,都打点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提防任何一个人,他无法相信任何一个人,除非那人是连话也不会说的婴孩。
  他必需那样做,因为他不知道他要追寻的敌人是什么人,他在追寻敌人,想在追寻到了敌人之后,发出致命的一击,敌人自然也在追寻他!
  为了让敌人能和他接近,他甚至还要故意引得敌人前来,但是却又不能让敌人先占了上风!
  他一定要用全副心神去应付这件事,而他的心中,也紧紧记得一句话:不要相信任何人!
  将每一个接近自己的人,都当作敌人,那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但是,在真正的敌人未曾找出来之前,他石海龙,只好那样。
  所以,他脸上的那一丝苦笑,立时敛去,而换上了十分冷竣的神色,他冷冷的望着那人,口气也是冰冷的,那人是在好意关怀他,但是他根本不能相信任何人,自然也不能接受任何人的关怀。
  他冷冷地道:“你有自防之道,我难道就没有么?”
  那人碰了一个钉子,神色颇为尴尬,但是他显然是老江湖了,随即暗暗一笑,道:“阁下能有自防之道,那是我多事了,请勿见怪。”
  只见那人身形一闪,便掠出了饭铺。
  石海龙在饭铺门口站立着,向那断了一手的大汉,冷冷地望了一眼,那大汉自己的手已被断去,两个伙伴又死于非命,心中自然对石海龙恨之切骨。
  但是,当石海龙突然向他瞪来之际,他却立刻低下头去,身子忍不住发起抖来。
  饭铺中的人很多,可是在那一刹间,却是人人屏息静气,因为刚才,石海龙的出手,实在太快了,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出手,是以每一个人都一动也不敢动!
  石海龙转过身,他转身的动作,十分缓慢,但是一转过身之后,动作却快捷无比,身子立时斜斜拔起,落在饭铺外的一匹马上。
  然后,在饭铺中的所有人,都看到在石海龙的身边,闪起一股精光,在热辣辣的太阳之下,那股精光,更是夺目之极。
  但是那也像闪电一样,只是一闪,接着,便看到那匹马向前奔出去,扬起老高的尘头,驰远了。
  石海龙本来是不想在那样正午时分赶路的,但是既然在饭铺中生了事,他却不能不离开了,在马儿驰出了三五十丈之后他才拉上了草帽。
  石海龙并没有走过这条路,他只是知道,这条路是直通向开封去的,他其实根本不想到开封去,到任何地方去,或者说,他是想到他要找敌人所在的地方去。可是,他却不知道敌人在何处。他不但不知道敌人在何处,连敌人是什么模样,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当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又不由自主,伸手在剑柄上,轻轻摸了一下。
  而在那时,他身后又仿佛响起了那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那声音说:“本门的剑法,快绝天下,出手如电,出剑、收剑之间根本不能让人看清你用的是什么剑。但是你有时不妨出手慢些,好让人家看清楚你的剑。”
  当时,石海龙充满了疑惑,他立即问:“为什么?师父,为什么?”
  他自从练剑时起,他的师父就不断告诫他,练本门剑法,如果在伤人之际,给对方看到了自己手中的兵刃,那就是功夫还未入门!所以,石海龙听得他师父那样讲,只觉得不可理解,而他得到的回答:“让敌人有机会看到你的剑,孩子,敌人认识你这柄剑,当敌人知道这柄剑又重现江湖之际,他一定会来找你,会接近你,会找机会将你杀掉,而你就要在他下手之前下手!”
  石海龙只觉得汗往下直淌,不但是此际,在烈日之下,他淌着汗,就是在听到那一番话之际,正是寒冬腊月,他也一样淌着汗!
  他必需在敌人下手之前下手!
  但是,在敌人未曾下手之前,他又怎知道谁是敌人,谁不是敌人?
  所以,他不能相信任何人,因为任何一个接近他的人,都可能是他要杀的人,也都可能是认出了他那柄剑,而追了来要杀他的人!
  石海龙再次抹了抹汗,天实在太热,整条道上,只有他一个人在烈日下奔驰者,他胯下的坐骑,“呼哧”、“呼哧”地在喘着气。
  石海龙抬起头来,他看到前面,有一片林荫,他翻掌在马车上拍了拍,马的去势更急,
  转眼之间,眼前一暗,一阵清风吹了上来,他已到了林子之中。
  在那一刹间,石海龙只感到一阵清凉,他徐徐地吸了一口气,但也就在此际,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极其异样的感觉!
  他才从烈日下奔驰,乍一进了阴暗的林子中,他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但即使他什么也看不到,他也可以感到那种奇异的令得他全身神经都不期然紧张起来的感觉!
  他连忙定了定神,手也立即按在剑柄上,屏住了气息。他不能看清眼前的物事,只不过是才冲进林子来的那一刹间工夫。
  等到他定下神来之后,他已经可以看到眼前的情形了,他看到有七八双不怀好意的眼光,一起盯在他的身上,令得他突然之间,起了如此不自在之感的,自然就是那七八双眼睛了。
  他也已看清,那七八双眼睛,是属于七八条长大的汉子的,那七八人个个都带着兵刃,而且也和石海龙一样,手已放在兵刃的把手之上!
  石海龙向他们望了一眼,提着缰绳,向旁走开了几步,也就在那时,只见那些人中,步出一个瘦削的中年人来,向石海龙拱了拱手。
  那中年人离石海龙约有两丈许,他也只不过是向石海龙拱了拱手,但是那令得石海龙陡地紧张了起来,手臂一振,“叮”地一声,剑已半出了鞘。
  这倒令得那中年人一呆道:“阕下便是韩帮主派来的人么?”
  石海龙手指一松,又是“叮”地一声,那柄剑又滑进了剑鞘之中。
  他冷冷地望着那中年人道:“不是,我不识得什么韩帮主。”
  那中年人的身后,另有一个人道:“韩帮主不是说,是派追魂三鬼来的么,怎会是这样一个臭小子?”
  石海龙双眉扬了扬,向那发话的人看去,冷冷地道:“那追魂三鬼,可是有一个,在胸前刺着一个青森森的狼头的?”
  那瘦削的中年人道:“正是,阁下是否曾见他们来?”
  石海龙缓缓地道:“他们之中,两个人死在我剑下,一个人被我断了手腕!”
  那中年人突然吃了一惊,石海龙已下了马,将马拴好,在树荫下,躺了下来。
  那中年人呆呆地瞪着石海龙,一时之间,像是不知该如何才好,而那七八个人,原来也全是在地上,或躺或坐的,此际也一起站了起来。
  那中年人右手按在腰际,慢慢地向前走去,当他来到石海龙身前,只有五六尺之际,石海龙突然手在地上一按,“唰”地跳了起来,背靠着树,冷冷地道:“我不喜欢人家走近我,你可得小心。”
  那中年人突然站定,道:“阁下何人?那三人乃是韩帮主手下,据阁下所说,已令得他们三人,两死一伤,阁下居然还这等安闲?”
  石海龙翻了翻眼道:“那么照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那中年人摊了摊手,对于石海龙的反问,也觉得难以回答,在那中年人身后的一个虬髯汉子,已然大声喝道:“你该快去逃命!”
  石海龙盯着那虬髯汉子,他的目光是如此之锐利,令得那身躯魁伟的虬髯汉子,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战,向后退出了一步。
  石海龙这才缓缓地道:“逃命?我什么都想过,但逃命两字,我是从来不想的!”
  人丛中又有人道:“你怎么叫他逃走?他如果走了,韩帮主若是将杀人的事,算在我们头上,那便如何是好?万不能放他走了!”
  那中年人好像是这些人的首脑,他扬了扬手,好几个人本来是七嘴八舌议论的,这时也都静了下来,那中年人道:“阁下倒不失英雄行径,但不知阁下何以出手伤了韩帮主手下?”
  石海龙淡淡地道:“不为什么,他们想来碰我,我却不喜欢人家随便出手碰我。”
  在石海龙面前的众人,脸上均有骇然之色,就为了那么一点小原因而杀人,那已是令人骇然的了,更何况,杀的还是天龙帮帮主,韩乙楚的手下
  那中年人又扬了扬手,各人一起向后退去,那中年人也向后退开了几步,那中年人在退开之后,又向石海龙拱了拱手,道:“阁下或者身怀绝技,非我们所知,但依我们所见,韩帮主必然还会再派人来,而且,天龙帮总坛在开封,来往的人甚多──”
  石海龙本来,像是对一切事情,都没有什么兴趣一样,可是此际,他一听得“天龙帮”三字,双眉突然一扬道:“天龙帮?你们刚才说的那个韩帮主,他就是天龙帮的帮主?”
  那中年人又是一怔,天龙帮是大河南北,第一大帮,帮主天龙王韩乙楚,武功超群,生相异特,武林之中,无人不知,而石海龙却还当是新鲜事情来问,可知他是一点江湖阅历也没有的人,那分明是初出茅庐之辈,只怕大祸临头,尚不自知!
  一时之间,那样想的,不单是那中年人一个人,好几人都发出了叹息声来。
  石海龙却伸了一个懒腰,又待躺了下去。
  就在那时候,一阵马蹄声,两匹骏马,冲进了林子里,一进林子,马上两个人,身形“唰”地拔起,落在林中的空地之中。
  这两人的行动一致,十分快疾,他们一落之后,肩并肩而立,两人的相貌神情,衣着打扮,却一模一样,一望便知是孪生兄弟!
  只见他们两人,寒着一张脸,先向那七八个人,冷冷地望了一眼,那七八人的神色,都异常尴尬。然后,那两人又转向石海龙望去。
  石海龙早已若无其事地躺了下来,将草帽盖在脸上。
  那两人向石海龙走去,一面走,一面喝道:“在前面镇上,杀了人溜走的可是你?”
  石海龙仍然一动也不动地躺着,像是根本未曾听到那两人的喝问一样,那两人的面色陡地一沉,他们的脸本就长,这下子更是长得异样。
  只见他们两人,手臂振动,突然之间,他们的手中,已各自多了一柄又细又长的长剑,剑身起着三梭,样子十分异特。
  而更奇的是,他们两人,同时振臂出剑,但是一个剑握右手,一个却剑握左手!
  稍有江湖阅历的人,就算见了这两人不认识,一个用右手握剑,一个用左手握剑,也可以知道他们是天龙帮中的高手,名扬江湖的玄玄双侠,左右神剑,辛氏兄弟了!这时,辛氏兄弟的三梭剑一出手,那边的七八人,便人人面色一暗!
  他们在刹那间,都只感到一点,那少年人的性命难保了。石海龙态度傲慢,神情冷漠,自然不是讨人欢喜的人,但只要不是黑道上,旁门左道中的穷凶极恶之人,总不忍看到一个年轻人死在那样出名的武林高人之手的!
  可是此际,辛氏兄弟手中的三梭剑,闪着寒光已然向前疾刺而出,在那样的情形下,谁敢出声?
  辛氏兄弟三梭剑才一出手,便刺向石海龙盖在脸上的那顶草帽,只见他们兄弟两人,不但面目一样,连出手也一样,三梭剑在向前刺出之时,“嗤嗤”有声,手腕略振,已将盖在石海龙脸上的草帽,直挑了起来,剑光一闪,将草帽挥出老远。
  草帽一被挑开,石海龙仍然躺在地上,但是却已圆睁着双眼,只听得他道:“我不喜欢人家走近我,更不喜欢有人用兵刃对着我!”
  辛氏兄弟“嘿嘿”冷笑,他们手中的三梭剑,颤动不已,锋锐之极的剑尖,离石海龙的双眼,还不到一尺,只听得他们冷冷地道:“你不喜欢便怎样?”
  石海龙缓缓地道:“我会杀人!”
  辛氏兄弟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剑,突然向前刺出!
  他们一对三梭剑,离石海龙的面门,本就极近,这一刺,可以说是万万没有刺不中的理由的,可是也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间,只见石海龙的身子,突然向上,弯了起来,紧接着,又听得“铮铮”两声响,石海龙手中的短剑,左右一分,已将两柄三梭剑,荡开了两尺。
  而他就在那两尺之间,身形疾弹而起。
  一切全发生得如此之快,旁观的众人,根本未及看清又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眼睛精光一闪,石海龙的身形已疾掠而出,来到了那七八人的身前。
  当石海龙的身子突然向前跃来之际,只听得“叮”地一声响,而当他站定之后,他手中已没有兵刃,剑已经还鞘了!
  也就在那一刹间,只听得辛氏兄弟,发出了一声怪叫,转过身来,双剑一齐向前刺出,正是刺向石海龙的背心要害!
  站在石海龙身前的七八人,都一起惊叫了起来,可是石海龙却仍然站着,一动不动,根本没有拔剑或是转身应敌的打算。
  也就在那一瞬间,辛氏兄弟的身子突然一倾,他们向前刺出的那一剑,变得也向下刺去,“唰唰”刺进了地中,剑身没入地上,足有尺许!
  他们两人的身子,还在向下压来,将两柄剑全压得弯了,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在辛氏兄弟的心口上,各自有一股鲜血流出来。
  那股鲜血十分之浓,显是被剑刺中了心而流出来的!
  而当众人看清这一点时,只听得“啪啪”两声响,两柄三梭剑,已被他们的身子,齐中压折,他们两人的身子,也一起伏在断剑之上。
  也直到此时,石海龙才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我早说过,人家若是用兵刃对着我,我会杀人的!”
  他一面说,一面转过身,向前走去,走到了那顶草帽之前,将那顶草帽,拾了起来,用手指抚平了草帽上被三梭剑刺出的小孔,像是十分惋惜的样子。
  这时,名闻江湖的左右神剑,辛氏兄弟,伏尸地上,石海龙却连望也不多望一眼。
  石海龙又转过身,慢慢地向他的坐骑走去,那七八个人,个个瞪大了眼,望着地上,血泊之中,辛氏双剑的尸体,面上的神情,实是难以形容,看他们的神情,像是每一个人,都经过了一场可怕的梦魇一样!
  那实在是太难以令人相信了,纵横南北,罕遇敌手,两人联手,剑法的严密,已到了武林中无人不知的辛氏兄弟,竟在一招之间,就死在一个年轻人的手下!
  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那实在是无法令人相信的!
  但是,他们的的确确看到了!
  当他们看到那种情形之际,他们自然而然的反应,自然是目定口呆,但是紧接着,他们却也立即想到了他们自己的处境!
  而一想到了这一点,那七八人,不约而同,一起大叫了起来。石海龙此时,已来到了坐骑之旁,正准备翻身上马,陡然之间,听得众人发一声大喊,他突然转过身来,在他转身之际,他的身边,又闪起一股精光,和“铮”地一声响。
  石海龙剑不虚发,也不妄发,当他一看出众人并没有向自己用武的意图之际,他立时还剑入鞘。
  因为,当他一转过身来之际,他看到那七八人,一齐在他的面前,跪了下来!
  石海龙扬了扬他两道浓眉,当他脸上的神情是惊讶,而不再是那样冷漠之际,他脸上的孩子气,看来也更甚。
  他奇道:“咦,你们干什么?”
  那中年人跪在地上,抬起头来,道:“我们要恳求少侠救命!”
  石海龙的心中,又禁不住苦笑起来,他缓缓地摇着头道:“我救不了你们,我……连我自己是不是救得了都成问题!”
  跪在地上的那七八人听了,面面相觑,那中年人又道:“少侠的剑术如此精湛,连辛氏兄弟,也敌不过你的一招,若是和我们在一起──”
  那中年人正在哀恳着,可是突然之间,石海龙的面色变了,他陡地喝道:“别说了,我不和任何人在一起!”
  那中年人一呆,跪在他身后的虬髯大汉怪声叫道:“你难道见死不救么?”
  石海龙两道浓眉,蹙得十分紧,他的眼光,在那七八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当他多看了一个人时,他眼中同情之色,便多一分。
  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道:“不,我根本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怎能救你们?”
  那中年男人忙道:“我们师兄弟七人,全是镖局中的镖头,保着价值巨万的金珠宝贝,却被天龙帮的高手,劫走了镖车!”
  石海龙道:“那么,就去问他们要回来啊!”
  那七八个镖头一听,脸上表情,都是啼笑皆非,那中年人道:“天龙帮劫了镖车,如何还肯还给我们?我们派了人到天龙帮总坛去求情,韩帮主令我们在此相候,说他会派人来打发我们的。”
  石海龙道:“那不就是了,还要我救你们作甚?”那中年人道:“韩帮主说打发我们,只怕本就没有怀着什么好意,但我们总还怀着万一的希望,可是如今……如今……”
  那中年人向辛氏双剑的尸体看了一眼,再也说不下去。
  石海龙吸了一口气道:“你是说,我将你们的一线希望也打消了?”
  那中年人哼了一声道:“我们不敢如此说,但如今不但死了三鬼,又死了双剑,韩帮主他……他是决不会……再对我们客气的了。”
  石海龙直勾勾地望着那中年人道:“你们先起来,慢慢再说。”
  那七个人一听,连忙站了起来。可是,他们站起了之后,石海龙却好一会不出声,他们几个人的神色都十分紧张,汗水从他们的额上,成条成条地淌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石海龙才问道:“你们刚才提起天龙帮,天龙帮中有一个人,你们不知是不是认识?”那中年人道:“不知少侠要打听的是那一个人?”石海龙的脑中十分乱,在那一刹间,他想起许多事来,但是他却什么也不想,他将一切杂乱的念头,尽皆摒住,只想出一个名字来。他就一言一顿,将那个名字讲了出来,道:“我要打听的人,叫韩乙楚。”
  那七个人一听,个个都苦笑了起来。石海龙一呆道:“这个人,你们……全不认识么?”
  那中年人忙道:“不是,我们只是觉得奇怪,少侠,你要打听的那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韩帮主!”
  石海龙的双眉,突然向上一扬,他面上的肌肉,也跳动了两下,道:“原来他就是韩帮主!”
  那中年人急切道:“少侠,你……能帮我们?”
  石海龙慢慢转过身,向一棵树走去,那株树生得十分斜,石海龙来到树前,伸腿踏在树上,手按在剑柄上,背对着那七个人,一声不出。
  那七个镖头面面相觑,也不知石海龙是不是肯出手帮助他们,又不敢催石海龙。那石海龙心中,这时也实在乱得可以,因为他又想起了师父的话。
  他师父是在临死之前,才对他讲起一切来的,而那时候,死神已离他师父十分之近了,所以他师父的话也说得十分简单。
  他师父告诉他,他要追寻的人,究竟是什么人,根本一点线索也没有,但是他师父却叫他一直向开封去,去找天龙帮中,一个叫韩乙楚的人,或者可以向他提供一些消息。
  他师父并没有告诉他那叫韩乙楚的人,就是天龙帮的帮主,或许他师父不知道韩乙楚已当了天龙帮的帮主。石海龙和他师父两人,在深山之中,根本不和外人接触,已有十多年了。
  他一直向开封去,就是为了韩乙楚,而那些人又求他帮忙,石海龙的心中十分乱,他不应该相信任何人,他是不是应该帮他们呢?
  石海龙慢慢转过头来,他看一张又一张淌着汗水的险,对他来说,那是七张全然陌生的脸。
  但是,即使是熟识的脸,那又怎样呢?他所能看到的,只是他们的脸,他不能看到他们的心中,正在想些什么,他,石海龙,是决不能相信任何人的。
  石海龙的心,陡地冷了下来,他摇着头道:“我恐怕帮不了你们什么忙。”
  那中年人道:“少侠,你──”
  石海龙不等他说完,便道:“天龙帮中再有人来,你们告诉他,人是我杀的,而我正要到天龙帮去见韩……帮主,我见到了韩帮主,可以替你们提一下,关于你们镖车的事情。”
  那七人满面皆是失望之色,那虬髯大汉看来性子最急,大声叫道:“你武功如此之高,却原来只顾自己,不肯行侠仗义!”
  石海龙的心中,像是被一柄利剑,突然刺了一下一样,他并不是不想帮助人,他心中所想的,和他面上所表现的那种冷漠,是不大相同的。
  但是他却没有办法,他一定要维持那种冷漠,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是以,石海龙只是冷冷地说道:“我只能那样做──”
  可是,他讲了之后,又顿了一顿道:“依你说来,我应该如何?”
  那中年人忙道:“少侠能在韩帮主面前,提及我们同胜镖局之事,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岂敢奢求?”
  但是石海龙却仍然望着那虬髯大汉,他问的也是那一句话道:“依你看来,我应该如何?”
  虬髯大汉大踏步向前走来,他神态威猛,但是却面色苍白,再加上他脚步轻浮,令人一眼便看出这大汉虽然威风凛凛,但实际上武功十分平常。
  然而,那虬髯大汉的气概却不错,他大踏步向前走来道:“依我看来,你该带着我们,一起到天龙帮去,找韩乙楚,帮我们夺回镖车来!”
  石海龙皱起浓眉来道:“我应该那样做么?”
  他那一问,在他而言,实在是问得十分诚恳,可是在别人听来,却像是在调侃一样。偏偏那虬髯大汉也是一个直心人,大声道:“若是行侠仗义的话,那自然应该如此,何必犹豫?”
  石海龙的双眉,蹙得更紧,他苦笑了一下道:“那样看来,我做不成行侠仗义的好汉了,因为我实在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与其我和你们一起,日夜提防,我何不远远地离开你们?”
  他话一说完,身形已然斜斜掠起,在掠到了他那匹骏马之前时,只见他足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突然向上,弹了起来,已落到了马鞍上。
  那中年人忙道:“少侠,我们该在何处等候你的消息?”
  石海龙已抖起了缰绳,马儿也已发出了一声长嘶,石海龙道:“就在这林子中,一有了结果,我一定会来告诉你们的!”
  他一面说着,一面向前,疾驰而出,等到话讲完,人早已出了林子,一出林子,毒辣辣的日头,又晒了下来,石海龙眯着眼,一则避免阳光的刺激,二则也可以使汗水不致于流进眼中。
  他伏在鞍上,催着马,一直向前驰了出去,一直到傍晚时分,看到前面,炊烟四起,前面已是一座十分大的镇甸了,石海龙的马儿,奔了一个下午,脚步也早已慢下来,石海龙在马背上,东盼西顾。
  在太阳偏西之后,路上的行人商旅,便多了起来,也有结成一队队的,急急赶路,看来是准备连夜赶路,赶到天亮就进开封城的。
  不一会,石海龙便已策着马,来到了那大镇甸的大街口。地近开封府那样大地方,一个镇甸,看来气派也大不相同,大街两旁,全是十分整齐的楼房。
  大街上铺着一块块整齐的青石板,马蹄声和车轮声,在青石板上听来,格外清脆玲珑。
  石海龙进了镇甸不久,正在打量着,思考该在何处歇足间,突然看到,一旁的茶店中,走出四个人,直迎着他走了过来。
  石海龙立时勒住了马,那四个人也到了马前站定,只见他们的衣饰,十分华丽,分明全是武林士豪,石海龙扬了扬眉,那四个人中的一个,已拱了拱手道:“这位可是石少侠么?”
  石海龙缓缓地吸了一口气,道:“不错,我姓石。”
  那人笑道:“石少侠何以来迟?我们何堂主伫候多时了,请!”
  那人一个“请”字一出口,手向旁一伸,指向一间十分宏伟宽敞的饭店,那饭店之前,挂着一排四盏大灯笼,店堂之内,更是灯火通明。
  石海龙循那人所指看去,只见偌大的饭店之中,空空荡荡,却一个人也没有,这么大的镇甸,而今又正是晚饭时分,竟会顾客如此稀落,那不能不说是咄咄怪事!
  当然,店堂中并不是一个人也没有,在店堂之中,一副座头之上,坐着一个彪形大汉,那大汉的身形,魁伟雄壮之极,身穿一套青色密扣英雄袄。
  虽然日头已经下山了,但仍然是说不出来的闷热,饭店的店堂之上,扯着一幅布,由两个小童来回拉着绳,扯出阵阵凉风来,是以那大汉的额上,半滴汗儿也不见,更显得神定气闲。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剑分飞
下一篇:五雷轰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