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长虹贯日
 
2019-08-14 21:23:35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段径可尺许的圆木,看来像是一条大帆船上断下来的主桅,上面抱着两个人,在海中随着巨浪的起伏,忽而被抛到巨浪的顶峰,忽而又沉了下去,被吞进无底深渊也似的浪壑之中。
  那两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已完全没有法子看得清,只看得到他们紧紧地抱着那段圆木,头低着,他们在和大海挣扎着。
  巨浪将他们推向前,然后,在一次将他们猛地抛高了六、七丈之后,当巨浪退去之际,他们不是再跌落海水之中,而是向着一大堆岩石跌了下去。
  他们从六、七丈高的空中直跌了下来,直到来到了离岩石只有两丈上下时,才听得其中一个怪叫一声,道:“二弟,我们到达陆地了!”
  另一个一扬头,也叫道:“小心!”
  他们两人,本来是抱住了圆木,一起落下来的,但随着这两下呼叫,他们身在半空之中,双臂猛地一转,将那段有七、八尺长的圆木,转成了直上直下。
  他们才一将圆木转得竖起,“砰”地一声响,圆木的一端,便已撞到了岩石之上。
  本来,他们自那么高的半空之中跌了下来,若是跌在岩石之上,那是非粉身碎骨不可的,但这时,首先落在岩石之上的,只是圆木的一端,那便大不相同了,圆木在发出“砰”地一声响,撞在岩石上面之后,向上疾弹了起来。
  也就在圆木弹起来的一刹那,两人一起放手,身子向后便翻!
  他们两人一起翻出了七、八尺,稳稳地落在岩石之上。
  然而这时,第二个浪头又已汹涌卷到,轰地一声巨响过处,亿万水柱自上而下淋了下来,两人紧紧地伏在岩石上,一动也不动,等到浪头退去之后,他们两人才一跃而起,手拉着手站立着。
  这时,才可以看清这两人,全是一脸剽悍之气的汉子,一个年纪较长,约莫三十五、六左右,一个则只有二十七、八岁。
  他们两人的面容十分相似,一望而知是兄弟两人。
  他们背对着大海站着,又一个巨浪滚滚而来。在他们的前面,是一大片嶙峋的岩石,然后,是一座插天也似的峭壁耸立着。
  那是一个孤悬海外的小岛!
  然而对他们两人而言,这个孤悬海外的小岛,已不啻是天堂了。
  浪头将他们卷到了这小岛之上,他们才能继续活下去,要不然,不论他们有多大的本领,也是非葬身在汪洋大海之中不可的。
  不等下一个浪头卷到,他们两人便手拉着手,向前疾奔了出去,一直奔到了峭壁之下,两人才滚倒在地,大声地喘着气。
  天色阴霾得可怕,狂风呼啸,蓦地,大雨如注,倾盆而下,他们两人贪婪地张大着口,承受着大滴大滴向他们口中投下的雨滴,足足有半个时辰之久,他们才站了起来,走到了一个岩洞之中。
  直到此时,他们两人才再开口。
  那年轻的一个道:“大哥,我们……没有事么?”
  年长的斥道:“废话!自然没有死。”
  年轻的又道:“那么,龙川四杰不知是不是找得到我们?”
  一提到“龙川四杰”,年长的面色便突然一沉,抬起头来,望着岩洞的上面,一声不出。
  雨已停了,风浪也没有他们来到时那样急了,这个荒岛之上,可以说是静到了极点。
  然而,就在那年长的抬头向上望之间,他们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就在岩洞之上传了下来。同时,有一个少年的声音叫道:“师父,师父,您老人家怎么了?您怎么了?”
  那一阵喘息声,和那少年的声音,传到了那两个人的耳中,刹那之间,那两个人完全呆住了。
  他们实是未曾想到,在这样的一个荒岛上会有人的!
  他们更不曾想到荒岛上有人,而且,人就在这个岩洞之中!
  他们两人连忙一起后退,背靠岩石站定,抬头向上面望去。同时,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右手已向腰际按去。
  原来在他们的腹中,各围着一条粗如手臂,青殷殷的鞭子。那鞭子上,有一道一道的鳞片,而且,鳞片之上,全带上尖刺!
  他们两人循声望去,才看到岩洞顶上,有一个三尺方圆的洞,分明是从这个洞通向上去,可以到达另一个岩洞的,要不然,何以上面有声音传了下来?
  他们兄弟两人互望了一眼,面上依旧神色骇然,只听得上面有一个断断续绩,听来十分苍老的声音传了下来,道:“坚儿,好像……有人……来了……你快去看看。你一个人……是救不了我的,看看来的朋友……可肯帮忙……”
  他们两人听到了那几句话,不禁愕然,紧张的神态也立时松弛了下来。
  只听得那少年语带哭音,叫了一声“师父”,接着,人影一闪,一个人已自那洞中向下跳了下来。
  那岩洞相当高,足有一丈七八高下,那人就这样跳了下来,落地无声,显然轻功已有极高造诣。
  而当那人落地之后,两人定睛看去,更不禁讶然,那人竟是一个瘦长少年。
  从他的样子看来,至多不过十二、三岁年纪,但是却又瘦又高,已和成人不相上下。他虽然瘦,然而,却是精神奕奕,眼睛深陷,更是炯炯有砷。
  这时,他满面惶急,一见了两人,呆了一呆,立时走向前来,道:“两位,两位可是武林中人?”
  那两兄弟互望了一眼,年长的一个道:“我们兄弟两人,也学过几天武功。”
  那少年道:“那么请两位上去帮帮忙,救我师父老人家一救!”
  两兄弟的心中,尽皆十分狐疑。因为这少年的身手已极其不凡,由此看来,他的师父自然更是武林中的高人了,但何以那少年竟急成这样,连自己的姓名来历都不问一下,就要自己出手救人呢?
  那年长的忙问道:“令师可是受了伤?”
  少年摇头道:“不是,两位只要肯加援手,我师父自然会指点你如何下手的。”
  年轻的一个,伸肘在他兄长的身上碰了碰,又点了点头,示意他兄长不妨答应。
  他兄长“嗯”地一声,道:“那么,请小兄弟带路。”
  那少年身形一闪,便已来到了那圆洞的下面。只见他足尖一点,人已凌空向上拔了起来。
  刚才,那少年自上面轻轻落下之际,两人已是咋舌不已的了,可是这时,那少年却身形拔起,“飕”地拔起了一丈七八高下,便已穿进了那个洞中。
  只听得他的声音道:“两位快来!”两人心中骇然不已,各自跨出了一步,也到了那个洞下。
  年长的低声道:“兄弟,我托你一下,你先上去,我立即就来。”
  年轻的一个,心知以自己的功力而论,是难以拔得起那么高的,是以点了点头。
  年长的伸手托住了他的腹部,趁他真气一提之际,手臂一振,猛地将他向上托了一托,将他疾送了出去。然后,那年长的自己,才双足点动,疾穿而上,那岩洞当真是两重的,但上面一层,却小得出奇,只不过奇特的却是,下面的一层,石质漆黑,上面的一层,石质其白如雪,而且四面石壁之上,镶嵌了许多老大的照夜明珠,是以光线十分柔和。
  两人都看到,在两丈方圆的岩洞之中,除了两张石榻之外,可以说空无一物,而在一张石榻之上,则有一个枯瘦无比的老人盘膝而坐。
  那老人的上身赤着,肤色如铁,但是他的面色,却是其红如火。他的身子在剧烈地发着抖,他的头顶之上,也隐隐有白气在冒了出来。
  那少年已到了老人的身边,正在急得手足无措。
  这两兄弟也是在武功上极有造诣的人,一见到那老人这等情形,都吃了一惊,失声道:“小兄弟,令师真气走入岔道,已将走火入魔了。”
  那少年满头大汗道:“请两位快出手相助!”
  那老人的眼睁得老大,由他的眼中,射出两股异样的光芒来,望定了他们两人。
  看他的情形,分明是他也想出言令两人前来相助,但这时情势紧急,他只有全神贯注地应付体内真气,已不能分神讲话了。
  两兄弟一起抢向前去,那年长的一个道:“小兄弟,你双掌抵住了令师胸前的‘华盖穴’,以内家真力渡入他的体内,护住他的内脏。”
  那少年忙道:“是!”身形一转,到了老人的胸前,双掌伸出,紧贴在老人的胸前。
  而两兄弟一跃上榻,到了老人的背后,各自伸出右掌来,向老人的背后贴去。
  他们本来是准备用手掌贴住了那老人的背后要穴,运本身功力,助那老人的真气转入奇经八脉的。
  可是,在他们两人的手掌还未曾贴到那老人的背后之际,只听得他们两人,突然发出了一下尖利无比的尖呼声来。同时,他们两人的身子,也一齐向后猛地退了开去。
  他们向后退去的势子,是如此之急,以致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他们的身后就是石壁,是以他们在退出了近六尺之后,“砰砰”两声,已撞到石壁之上。
  石壁将他们的去势挡住,他们不能再向后退去,但是,他们却也紧紧地靠着石壁,他们两人的面色,白得像纸一样,还在剧烈地发着抖。
  那少年绝料不到在刹那之间,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他连忙抬起头来,道:“两位,快救救我的师父,快出手救他,快!”
  那两人不约而同,一起伸出手来,指着那老人的背后。他们的口唇颤抖着,但由于他们惊骇绝伦,是以一时间,竟讲不出话来。
  他们两人的眼光,也一起望定了那老人的背后。
  只见那老人的背后,刺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栩栩如生,再加上老人的身子正在抖动,而在他的身上,又有白气在不断地冒了出来,因之看来,那条青龙,更像是要离体飞了起来一样。
  那两人指着老人背后的这条青龙,好一会,还是那年长的口中,先迸出了一句话来,道:“小兄弟,你……你的师父,他……他是……他是……南北天山两派传人……青龙王?”
  那少年道:“是的,我师父是青龙王。两位,快请出手相助!”
  那少年因为伸双手抵住了那老人的胸前,并且内力也送向前去,他自然可以感到,他师父的内家真气,在他的体内是如何地在乱奔乱窜。在这样的情形下,实是随时可以走火入魔的!
  这一点,不但是那少年知道,那一双兄弟,他们也是知道的。
  可是这时,像是有一股极大的力道,将他们两兄弟的身子,紧紧推在石壁上,不令他们走向前来一样,他们竟不能移动分毫。
  当然,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人在不让他们动,但是,却又的确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令得他们的身子贴在石壁上,难以动弹。
  那股力量,就是那名老人背后的这条栩栩如生的青龙,和“青龙王”三个字!
  “青龙王”,这是武林中任何一个邪派中人,不论他的武功多高,听到了就要脸上变色的名字!
  青龙王初任南天山派掌门,他在二十年前,独闯魔教总坛,单掌劈死魔教四大护法,一柄长剑,将魔教副教主金衣神君,逼得自万丈高崖之上跌了下去,又和魔教教主慕容于乐,苦战一日夜,终于以一招天山剑法之中的“长虹贯日”,将慕容教主刺死在他的长剑之下。魔教从此风流云散,而他也兼领了北天山派的掌门。
  武林中人人都知道,这位可称是第一高人的青龙王,嫉恶如仇,下手绝不容情。
  他每年秋季下山一次,开始两三年,每到秋天,便有大批邪恶之徒伏诛;后来,黑道中人相互警戒,每年八月初起,便销声匿迹。
  到后来,邪派异教,甚至在天山脚下设了狼烟台,一有青龙王将要下山的消息,便燃起狼烟,一站接着一站传开去,普天下的黑道中人莫不走避。
  八月、九月、十月这三个月中,歹徒绝迹,青龙王的声威,可想而知。
  这几年来,虽然未曾听说青龙王再有每年秋季下山之举,但是每到秋天,连镖局的生意,也要少做七八成,因为绝少黑道中的人,敢冒险出来行动之故。
  那兄弟两人自然想不到,他们漂流到这岛上来,竟会在这岛上,遇到了青龙王!
  他们看到了青龙王,如此之害怕,那自然是因为他们两兄弟,并不是什么好人之故,而更令得他们害怕的原因,是他们原来就是魔教中人!
  魔教四大护法,各领一堂,其中有一堂,称为“金童堂”,全是十五岁以下的少年;当青龙王大破魔教之际,这两兄弟,年长的十五岁,年轻的只有十岁,他们亲见四大护法死在青龙王的掌下。
  这两兄弟姓乌,兄长名乌通,弟弟名乌达,他们两人当时年纪虽小,但是却十分机伶,一见四大护法惨死,已看出魔教要散,两人趁机溜进魔教的藏宝库之中,偷走了一对青麟鞭。
  那青麟鞭乃是大沙漠之中,极毒的一种青麟蛇的蛇皮,整个剥制了下来,再在其中注以水银而制成的,粗如手臂,长约四尺,十分沉重。
  这青麟蛇的鳞片,在背上的三行之上,有着十分尖锐的尖刺,其硬无比,划石成痕,是以这一双鞭子,乃是武林至宝,本来是一位武林高手所有,那武林高手还创了二十四招鞭法。
  后来,这位武林高手为魔教中人所害,是以连鞭带鞭法,便一起入了魔教的宝库之中,却在青龙王独力破魔教之际,被他们兄弟两人连鞭带鞭法,一起盗了出来。
  两人就此离开了魔教,来到了中原,日夜苦练,六、七年后,两人的鞭法武功便已有根底,在江湖上走动,声名渐噪。
  但他们自小在魔教之中耳濡目染,却是邪性难改,武功一高,更是为所欲为,成了黑道上的一流高手,人称“青鳞双煞”。
  这时,魔教中人早已风消云散,也没有人来追究他们这一双青麟鞭是从何而来的了。
  他们会在大海之中,原是他们在中原作恶多端,惹动了龙川四杰,撒下英雄帖,对他们两人穷追不舍,两人已躲无可躲,只得扬帆出海。
  可是他们出海后第十天,便遇上了风浪,船沉之后,两人总算抱紧了船桅,在海中与巨浪挣扎,好不容易命不该绝,被巨浪抛到了这样一个荒岛之上,他们只当是绝处逢生了。
  可是,他们却做梦也想不到,在这里,他们会遇上了他们在二十年前曾见过一次,从此一听到他的名字便为之胆丧、最怕的一个人:青龙王!
  这时,他们两人的身子发着抖,喉咙之中,像是有火在烧着一样,老大乌通讲了一句话之后,便再难以为继。
  那少年又再次道:“两位请快些出手,再迟,只怕……要铸成大错了!”
  乌通又勉力道:“令师是青龙王,我们若是……救转了他……他……”
  那少年急道:“你们若是救转了他,他自然感激不尽,定有厚报!”
  乌通吸了一口气,道:“青龙前辈,我们绝不敢趁机要挟,但我们有一事相求,到时尚盼前辈应允。”
  青龙王口不能言,在听得乌通的话后,只见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乌氏兄弟直到这时,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乌通向乌达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一切皆由他来说,乌达点了点头,两人这才一起向前踏出了一步,各自伸掌,抵住了青龙王背后的要穴。
  青龙王、乌氏兄弟,和那少年,四个人如同结为一体一样,一动也不动,过了足足有半个时辰,才看到青龙王身上不再有白气冒出,而他的身子,也不再剧烈地发抖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才又看到青龙王的脸色,由红而白,由白而青,由青而黑,变得和他的肤色同样了。
  这时,乌氏兄弟和那少年人,已是浑身汗出如雨,只听得青龙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双臂向上,缓缓地振了一振。
  他双臂才一振起,在他身前身后的三个人,便一起向外跌了出去。
  那少年跌出了两步,坐倒在地,立时站了起来。但乌氏兄弟则睡倒在石榻之上,除了喘气之外,一动也不能动。
  青龙王立时转过身来,反在他们的身上搓揉了片刻,两人才翻身下了石榻。
  这时,青龙王已全然恢复了常态,他目中冷电四射,望定了两人,道:“多谢两位相救之德。”
  他一开口,语音铿锵,如同铁板相碰一样,和乌氏兄弟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之际,那种苍老、断续之声,已大不相同。
  乌通一听青龙王那样讲,忙道:“前辈千万别那样说,我们能为前辈效犬马之劳,都是三生有幸!”
  青龙王双眉微微一扬,似乎十分不喜欢两人这样讲话,道:“你们刚才说有一个要求,你们帮了我一个大忙,有什么要求,只管说出来好了。”
  乌通也不说话,只是一拉乌达,使了一个眼色,两兄弟竟然向着青龙王“噗通”跪了下来。
  他们一跪了下来之后,还未曾开口,青龙王已然道:“我已明白你们的意思了!”
  两人齐声道:“我们明知前辈未必答应,但我们仍要一求,尚祈前辈收归门下。”
  青龙王“哈哈”一笑,他的笑声,在岩洞之中回荡不已。
  只听得他道:“你们放心,我当时既已点头,如今岂有反悔之理?”
  乌氏兄弟大喜过望,连忙叩下头去,道:“蒙恩师收录,我们誓愿追随至死。”
  青龙王冷冷地道:“你们既愿拜在我的门下,那么,曾经助我一事,再也休提!我门规极严,你们绝不能有丝毫违反!”
  这时,两人已然蒙青龙王答应收在门下,心中的高兴,实在是难以形容的,他们实在想不到,自己有这样的运气。
  能被青龙王收归门下,那实在比什么都好!
  就算青龙王什么武功也不肯传授给自己,自己只消逢人自道来历,还有什么人敢不敬畏三分?
  是以他们连声道:“自然谨遵师命!”
  青龙王道:“好,你们的姓名来历如何,据实报来。 ”
  两人互望了一眼,乌通低下头去,道:“我们兄弟两人,幼失怙恃,曾误入魔教金童堂之中,二十年前,曾目睹恩师神威……”
  乌通讲到这里,抬头望了青龙王一眼。
  只见青龙王神色肃然,也看不出他听了之后,心中反应如何,只是道:“说下去!”
  乌通又道:“我们趁机偷了一对青麟鞭,逃走在江湖之中……”
  青龙王突然冷笑了起来,道:“别说了,我已知道了,江湖上称作‘青麟双煞’的,就是你们了,是不是?”
  乌通和乌达两人,这时仍是跪在地上,而且他们垂低着头。
  但尽管他们低下了头,他们仍然可以感受到,青龙王锐利之极的眼光,像是利剑一样地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使他们感到阵阵寒意。
  他们战战兢兢地道:“是的……那是江湖上的朋友……取的外号。”
  青龙王“哼”地一声,道:“你们的行径,也不负了双煞之称。”
  乌氏兄弟遍体冷汗,连连叩头。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飞针
下一篇:杀气严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