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小白凤
 
2019-08-14 21:38:50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雨方过,路上满是一洼一洼的积水,有些车辙之旁,全是泥泞,天气热得像是要发瘟一样,一头黄狗,趟过路边的积水,在水中打着滚,然后,又伸出舌头来,不住地喘着。黄狗在路边喘了一会,突然夹着尾巴,又向路边,窜了过去。
  一辆马车,从路上疾驰而来。
  拉车的两匹马,本来是什么毛色的,已经根本辨不出来了,通体上下,全身泥浆,车轮过处,泥浆四溅,马车奔得十分急,但车座上并没有御者。
  突然之间,车轮在路边的一块大石上,重重撞了一下。随着那一撞,车身突然侧了一侧,车厢的门,立时向外打了开来,自那车厢中,跌出了一个人来。
  那人跌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他的身上,本来肮葬不堪,再加上这时在泥泞地上打了一个滚,一身是泥,头发全叫泥浆黏在一起,根本看不出他是什么样的人。
  那人才一跌了出来,车子侧得更甚,两匹马也陡地斜了一斜,向路边的沟壑冲了过去。
  那马儿冲到了路边,便停了下来,车子又震动了一下,车门摇晃不已,从车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来,那分明是一只女人的手,自车厢中伸了出来,衣袖破碎,顺着雪白的手臂,在向下流着血。
  接着,便是一个头发蓬乱的女人上半身,扑出了车厢,她的手向前伸着,血仍从她的指尖向下滴,看这样的情形,她分明是受了极重的伤。
  但是,她的手还是勉力向前伸着,伸向那满身泥泞的人,她喘着气,道:“你……快上车来……追我们的人,一定快追来了,你快上来!”
  那自车厢中滚跌倒路上的人,自从滚跌出来之后,一动也未曾动过,他的身子,倒有一半泡在泥泞之中,直到这时,才见他手在泥浆中撑着,慢慢抬起身子来,身子上也全溅满了泥浆。
  他抬起身子来之后,只看得出他是一个男人,根本无法看清他的脸面,他的一双眼睛中,布满了红丝,他以肘支地,在向前慢慢地拖动着身子。
  当那男人艰难的拖动身子之际,在满是泥浆之中,涌出了一缕缕的鲜血来。
  重浓的泥浆之中,掺和着一缕缕的鲜血,看来极其述目,他的伤势,好像比那女人更重!
  他并不是在地上爬行,而只是在泥泞之中,一寸一寸地向前捱着,那女人不住地道:“快快,要是我们给追上,那就……一定活不成了!”
  那男的气息更是急促,他抬起头来,道:“我……我不行了,你……还是一个人先走吧!”
  那女的急道:“你胡说些什么?”
  男的没有出声,仍然在泥泞的路面上挣扎着。
  他可能感到一寸一寸向前移动,实在太慢了,是以他改变了办法,缩住了手,抱住头,身子打横滚动起来,这一来,总算给他滚到了车边。
  当他滚到车边时,那女的身子尽量向外伸来。
  他们两人的手,紧紧地握着,那女的用力向内拖着,男的一手扶住了车轮,挣扎着站了起来。
  他跌倒了好几次,终于给他攀进了车厢之中,只听得他们两人,都吁了一口气,那女的扬手,抛出了一块木头,击在马身上,两匹马嘶了一声,踢着四蹄,又向前大步奔了出去。
  两匹马拉着车,又开始在泥泞的路上,奔驰起来。
  车门始终打开着,随着车子的颠簸,时开时合,发出“砰砰”的声响来,看来车中的一男一女,伤得实在很重,已没有力气将车门关上了。
  当那辆车向前驶出,转过了弯路之后不久,又有一匹马,快步驰了过来,在那马上,骑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人,那年轻人骑在马上的姿势,十分特别,他双脚搁在鞍上,双手抱住了膝头,样子极其优闲,看他的样子,倒不像是坐在马上,而是坐在山顶之上,观看蓝天白云一样。
  正因为他用那样的姿势,坐在马上,是以,尽管他骑的那匹马,马身之上,也沾满了泥浆,但是他一身雪也似白的白衣上,却是点泥不沾。
  他的腰际,悬着一柄长剑,他的一身,全是眩目的白色,连剑鞘也是银子打成的,亮得夺目,但是偏偏却系着一条鲜红色的剑穗。
  当马儿急步向前奔来之际,剑穗子荡来荡去,看来更是夺目,当他来到路上泥浆满涂的那一段路上时,他的身子,向前俯了一俯,那匹马儿,立时停了下来。
  他两道剑眉,略略向上一扬,目光停在一滩泥浆上。在那滩泥浆之中,有着几滴鲜血,那年轻人的嘴角上,泛起了一丝笑容来。他目光慢慢转动着,又在那树前两道特别深的车辙上,停了一下。
  然后,他伸手在马颈之上拍了拍,马儿又向前驰去。而那时候,那辆马车,早已驰进了一条小路,停在小路旁的一个小小的庄子之旁。那庄子有着十几间茅屋,但是看来却十分荒凉,长满了野草,那个庄子不像是有人居住,在庄子前的空地上,有一口井,这时,正有一个女人在井前打水。
  天气十分热,那在井旁打水的女人,低着头,汗水一点一点在向下滴,当那辆马车停在庄子前的时候,她略呆了一呆,掠了掠头发,抬头看去。
  她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看来十分动人,一身蓝布衣服,她望着那辆马车,一面仍然慢慢地提起水桶来。
  她刚提起水桶来,“砰”地一声响,车厢门被撞开,那个男人,跌出了车,骨碌碌地滚了几滚,滚到了一堵竹篱之旁,双手拉住了竹篱,勉力站了起来。
  他喘着气,向那打水的少妇,招了招手,道:“小娘子……救我们两人一命,感恩不尽。”
  那少妇呆立在井旁,一动也不动,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望定了那男人。这时,那女人也挣扎着自车厢之中,走了出来,她才一跨出车厢,便跌了一跤,然后又立时站起,跌跌撞撞,向前走来。
  等到她也来到了竹篱前时,那少妇已放下了水桶,向前走去,那少妇的声音,十分柔和,道:“你们两人,却是什么人?”
  那一男一女两人互望了一眼,那男的道:“我们和人争斗,但是技不如人,受了重伤,敌人正随后追来,小娘子若是助我们躲过去,感恩不尽!”
  那少妇皱了皱眉道:“你们全是会武的人,尚且受了伤,如果那伤你们的人追了来……”
  那男的抬头向庄子看了一下,道:“这里是什么庄?”
  那少妇道:“这里本来叫作七宝庄,住有十几户人家,但是早三年,有一伙巨盗经过,临走时将满庄上下的人尽皆杀死,庄子是以荒了。”
  那女的道:“那么,大嫂何以你会在这里居住?”
  那少妇叹了一声道:“我和我那病鬼男人,逃荒逃到这里,无处可投,只得暂且住了下来。”
  那男的忙道:“这样说来,屋中的茅屋甚多,只烦小娘子别对追来的人说出我们曾来过就行了!”
  那少妇用迟疑的眼光,望了那一男一女片刻,道:“那倒不碍事。”
  她走出了竹篱,扶住了那女的,那男的拾起了一根竹枝,支撑着身子,跟着少妇,一起向前走去。
  不一会,她就将那一男一女两人,带到了一间屋子之前,“吱呀”一声,推开了门,那屋中什么也没有,但是地上,总算有着几堆乾草。
  那少妇道:“我替你们去提一桶水来,淋淋身子。”
  那男的道:“真是感激不尽,还要相烦小娘子,将我们的马车赶走。”
  那少妇双眉一扬道:“这辆车你们不要了?”
  那男的苦笑道:“追我们的人,认得出这辆车子来,自然不能要了,若不赶走,只怕连累了小娘子。”
  那少妇转身向外走去,她先来到了车旁,拾起竹枝,用力在马身上抽了几下,两匹马一起向前奔去,车轮转动,溅起老高的泥浆,那条路恰好是一条斜路,车子向前的去势,愈来愈快,不一会,便已进了前面里许处的一片林子中。
  那少妇又来到了井边,提起了一桶水来,她才走了一步,便看到井前一间屋子的门被推开,一个面黄肌瘦的男人,扶着门框,向外走了出来。
  时正盛暑,可是那男的身上,却还穿着夹袄。
  他挺了挺身子,先咳了七八下,才道:“娘子,可是有人来么?”
  那少妇向刚才那一男一女进去的地方,呶了呶嘴,道:“是的,来了两人,全受了伤。”
  那面黄肌瘦的男子,又接连咳了几下,又退进了屋中,少妇提着水,继续向前走去。
  这时,躲在屋中的一男一女,伏在地上,自门缝中向外看去,那男的低声道:“你看到那女人是什么路数?”
  那女的道:“什么路数,我问你,你贼眼溜溜,却是什么路数?”
  他们两人,刚才讲话的时候,还是上气不接下气,讲一句话要喘上好几次,但现在却说得又快又疾又流利,丝毫也不见气喘,那男的道:“唉,你怎么搞的,七宝庄上早就没有人,何以有他们住着?”
  那女的道:“她不是逃荒来的么?”
  男的“哼”地一声,道:“枉你在江湖上走动了那么多年,你看她那种丰润的样子,虽然硬穿着一身粗布衣服,可像是一个逃荒的人么?”
  那女的眼睛翻一翻道:“别说了,她来了!”
  他们两人,立时又发出了断断续绩的呻吟声来,那少妇将水提了进来放下道:“可要我帮你们?”
  那男的道:“不……不必了,我们还支持得住。”他这时讲话,又是断断续续的了,那少妇道:“若你们要我相助,只管出声叫我便是。”
  她一面说,一面转身向外走去,来到了门口,才又突然转回身来道:“是了,追你们的人,何等模样?你们先对我说了,等他来了我也好应付。”
  那男的道:“小娘子说得是,那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人,他叫银煞星李温,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金煞星黄中元的把弟,武功极高,可得小心。”
  那少妇只是皱了皱眉,道:“什么金煞星银煞星,我也记不住,只是个白衣人就是了?”
  那一男一女两人又互望一眼点头道:“是!”
  那少妇走了开去,那一男一女望着她的背影渐远了,男的才道:“我们一路上装做受了伤,银煞星多半会上当,可是我看这娘们,却着实蹊跷!”
  那女的哼地一声道:“那也只好走着瞧了!”
  他们两人正说着,已经听得一阵马蹄声,不急不徐地传了过来,他们立时住了口,紧张地向外望去。
  那少妇已回到了井边,提起一桶水来,倒在一只木桶中,蹲下身去,搓洗着木桶中的衣服。
  那个面黄肌瘦的病汉,自从在门口现了一次,说了一句话之后,也一直未曾再现过身。
  而马蹄声已经渐渐近了,那少妇用衣袖抹了抹汗,抬起头来,向路边看去,只见一个丰神俊朗,神采非凡的白衣人,已经自马背上翻身下来。
  那白衣人站在离少妇不远处,扬声道:“这位大嫂,可曾见到一辆马车,自这里驰过去?”
  那少妇蹲着身子,并不站起身来,她先侧头想了一想,道:“好像有的,奔向前面林子去了!”
  那白衣人向前缓缓走来,双目之中精光四射,望定了那少妇又道:“大嫂可曾看见到车中的人?”
  那少妇摇头道:“这个……倒是未曾注意!”
  她一面说,一面端着那木盘,站起了身子来。
  她在挺直身子的时候,动作十分缓慢,像是蹲得久了,感到腰酸背痛一样,可是,她才一站直身子,双臂突然一扬,手中的木盘,陡地向那白衣人抛了过去!
  这一下变化实在可以算得是突兀到了极点!
  可是,那白衣人的反应,却也快到了极点,就在整个木盘,掷向他飞来之际,他身形陡地向后一仰,一振手臂,“铮”地一声,银光一闪,长剑已然出鞘,一剑向着木盘,疾削而出!
  那一剑,“唰”地一声,将那只木盘,齐中削成了两半,但是木盘中满是水和衣服,木盘一被削成了两半,自然再难砸中他,但是一大盘水,却也就在这时,“哗”地一声,淋了他一身!
  白衣人一身都被淋湿,但是他还是立时身形一矮,银光灿烂的长剑“嗤”地一声向前疾刺而出。
  这时,那少妇的行动,也变得极其快捷,她身子向后一翻,便翻出了七八尺去,那白衣人一剑削空,顺势一挥剑,井上的木架,已被割断。
  木架发出“轰”地一声响,倒了下来,白衣人身形疾掠而起,已向前追了过来,那少妇转过身,便奔进了屋中,白衣人身形飘飘,直追了进去。
  这时,那假装受伤的一男一女,在那间屋中,从门缝中向外看着,当他们看到了那突如其来的变化时,他们两人,也不禁呆住了作声不得。
  直到那少妇和白衣人全进了屋子,那女的才道:“好啊,银煞星这次,可真遇上煞星了!”
  那男的却道:“我们也得早作打算才好,那娘们总不成会相信我们,是真的受了重伤!”
  他们在屋中商议着,那一边,少妇一掠进了屋子,白衣人立即追了进来,一前一后,快得难以言喻,少妇一进屋,便扑向一张炕上,伸手去取一柄利剑。
  但是那少妇的手还未曾碰到剑柄,白衣人银光灿然的长剑,已经向前伸了过来。
  白衣人的银剑,去势极快,眼看那少妇来不及抓到利剑,再转身应敌了,可是就在此际,在那白衣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下冷冷的呼喝声,道:“将剑放下,李温,我们在此,等你很久了!”
  白衣人身形陡地一凝,但是就在那一刹间,在他的背后,发出了“嗤”地一下声响。那一下声响,听来极其低微,可是白衣人的面色,却已变得极其难看!
  那“嗤”地一声响,是在他背后的衣服,被利刃划破的声音,而且,他还可以感觉得到,那划破他衣服的利刃,冰凉的兵刃正抵在他的后心之上!
  而在刹那间,那少妇也已握住了炕上的利剑,一个翻滚,一剑向银剑挥去,手腕一转,“铮”地一声响,利剑绞动之际,已令得那白衣人的银剑脱了手,“啪”地一声响,射进了屋中的一根柱子。
  在那白衣人的背后,站着的正是那个病汉子!
  病汉的手中,持着一柄雪亮的三尖两刃刀,那三尖两刃刀的刀尖,就抵在白衣人的后心。
  而白衣人的银剑一脱手之后,那少妇手中的利剑,向前一伸,也抵住了他的胸口,白衣人头发上的水,一滴一滴落下来,神色难看之极。
  那病汉咳了几声,道:“李温,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
  白衣人的神色,却渐渐恢复了镇定,只听得他“嘿”地一笑道:“我也真有眼无珠了,竟连大名鼎鼎的剑娘子也未曾认出来,可不是合该倒楣?”
  那少妇柳眉一扬道:“少废话,李温,你们当年,一路洗劫富户,那批贼赃,却在何处?”
  病汉冷冷地道:“自然在七宝庄之中,快带我们去找!”
  那白衣人究竟是名闻江湖的黑道高手,他“银煞星李温”的名头一叫出去,也是令人丧胆,这时,他的处境虽然狼狈,但是他的神情,却愈来愈镇定,道:“病大哥,你在说些什么?”
  那病汉又咳嗽了两声,道:“你该知道我的为人,向来翻脸不认人,金银在何处?”
  李温却依然笑着,道:“你们在七宝庄,也非止一日了,七宝庄定然已被你们掘遍,如果金银在此,还不是早就落入你们的手中了?”
  那病汉冷笑道:“你喜欢废话,那是自误!”
  他一面说着,一面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向前略伸了伸。
  他的三尖两刃刀,只不过向前伸了极少,但也已发出了“噗”地一声,刺破了李温的肌肤,一丝鲜血,顺着雪亮的刀身,流了下来。
  这时,在屋外,那一男一女,正以耳贴墙在倾听着。
  他们越听,面上越现出骇然的神色来,两人互使了一个眼色,又蹑手蹑足,回到了他们原来躺着的屋子之中,才一进了门,那男的便失声道:“娘子,那两人,竟是剑娘子聂云,和病魔于天开!”
  那女的掠了掠乱发,道:“我看我们还是快走的好!”
  那男的苦笑道:“只怕我们走不脱了!”
  那女的怒道:“你怎地这样没有用,他们现在,正忙着对付银煞星李温,正是我们逃走的大好时机!”
  那男的苦笑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娘子,你想想,那一帮金银有多少,我们好不容易探出,李温正是当年那一帮大盗之中,唯一漏网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帮贼赃,藏在何处,又好不容易一路将他引向前来,若是一走了之,岂不是前功尽弃!”
  那女的道:“然则,我们可打得过病魔和剑娘子?”
  那男的一字一顿,沉声道:“先下手为强!”
  那女的双眉向上一扬,眼珠转动着,脸上现出了一股煞气来,道:“你说得是,事不宜迟!”
  他们两人互一点头,身子突然向外飘了出去。
  他们的身形快疾无比,转眼之间,就飘到了那间屋后。
  在那间屋子之中,病魔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正在极缓慢地向前伸去,随着三尖两刃刀的向前伸出,自刀身上滴下来的鲜血,也愈来愈多。
  银煞星李温的身子,在簌簌地发着抖,在他前面的剑娘子,面上却罩着寒霜,冷笑道:“李温,你也太想不开了,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批金银,本来就不是你的,只是你们几个人,合伙抢来的贼赃,却如何放不开?”
  李温勉强一笑,道:“虽是抢来的,但抢的时候,我们也曾出死入生,哪如你们这样容易?”
  剑娘子道:“你们本来是六个人犯的案,其馀五人,全都在案发之后,被捕入狱,这才真是便宜了你一个人,这样吧,你仍得六份中的一份,那样,只当你们原来分赃,还不是一样?”
  李温发出了一连串乾笑道:“你倒好盘算!”
  剑娘子双眉一扬,道:“你若想死,便只管说废话。”
  李温徐徐地道:“我倒不是废话,但是青狼寨,梁寨主夫妇,也正在动这批赃银的脑筋,你们可知道么?”
  病魔冷笑道:“这两人怎在我们的眼内,仍是废话!”
  他一面说,一面手又向前略伸了一伸,李温的身子,也抖得更加剧烈起来,他突然尖声叫道:“还有,你们可知道我为何一直不敢去起赃银?”
  剑娘子厉声道:“为什么?”
  李温道:“我怕一个人!”
  病魔一声长笑,道:“银煞星李温居然也会怕一个人?你怕的那个,却是什么人,说!”
  银煞星李温道:“你们也应该猜得到,我怕的是小白凤!”
  病魔和剑娘子的神色,都变了一变,剑娘子的声音,听来十分异样,道:“事情与她何干?”
  李温道:“我们劫到的金银中,有一万两赤金,是安远镖局的,安远镖局的总镖头,已请了小白凤来查失镖!”
  剑娘子和病魔两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们两人,突然不约而同,怪声怪气,笑了起来。
  银煞星李温,虽然久历江湖,但也不知道他们忽然笑得如此异样,是什么意思。
  不但李温不知道,连已然掩到了屋后,侧身躲在后窗之旁的那一男一女,青狼寨寨主梁星,和他的妻子曾金花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杀气严霜
下一篇:银剑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