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宝剑千金
 
2019-08-14 22:15:12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济南城中,规模最大,威震北五省、南七省,凭一支天雷令,走遍天下,无人敢拦截生事的天雷镖局,今天显得有点不寻常。
  开始被人家注意有点不寻常,是三个主要的镖头,得到了镖师的通知,面色都变了一变,纷纷从菜馆、赌摊中匆匆地赶回去。
  而且,在镖局中,有人大声在吵闹,也是声达户外。甚么人那么大胆,敢在天雷镖局中生事呢?
  所以,天雷镖局门前广场的外沿,已聚集了不少人,在看热闹。
  突然间,只听得镖局之中,传来了一声巨喝,随着那一声巨喝,只见一个身躯肥大的汉子,自镖局的正门之中,被人直抛了出来。
  那人如断线风筝也似,向门外跌翻出来,口中还在哇呀大叫。
  可是当他跌出了一丈五六,重重地落在地上之后,他却没有甚么声气了,而紧接着,又是“呼”地一声,另一个白净面皮的汉子,也被抛了出来,就跌在那个胖大汉子的旁边。
  这时只听得镖局中有两个人,都发出了惊惶无比的叫声来道:“有话好说,你阁下既然是总镖头的朋友,总不能在他的镖局中生事,阁下……”
  那从镖局中传出来的声音,人人可闻。
  围在广场边沿上看热闹的人,一看到天雷镖局之中,四大镖头中的两个,被人硬生生地从镖局中抛了出来,已然是咋舌不已了,因为这可以说是济南城中,从来也未曾有过的事!
  而今,听另外两个镖头传出来的话,生事的似乎是总镖头的朋友,既是总镖头的朋友,那么何以又要来天雷镖局生事?
  这岂不是咄咄怪事?
  围观的人一起伸直了脖子向前看去,想看清在镖局中生事的是何等样人,但是他们只是听到一声大喝,紧接着,是两下惊呼,又是两个人,被直抛了出来,而在那两个人被抛了出来之后,一个身形极其高大的汉子,也带起一股劲风,自镖局中穿了出来。一看到那个人,广场旁边的人,不由自主,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人身高,足在八尺以上,满脸虬髯,盘缠在他的脸上,以致他的脸面是甚么样的,根本看不清楚,只看到浓眉之下,一双炯炯有光的眼睛。
  那大汉的身上,穿着一身麻衣,灰扑扑地,看来十分不起眼,和四个倒在地上,这时正在挣扎着爬起来的那四个镖头身上华丽之极的衣服比较,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当那大汉,大踏步地来到了那四个镖头面前之际,那四个镖头,却是面色灰败,那大汉大声道:“你们总镖头在何处?”
  那四人之中,还是一个瘦小的中年人,最为镇定。这中年人在武林中,大大有名,人称三手金猴,姓应,名加,乃是武夷派的高手,是天雷镖局重金礼聘来的,他吸了一口气,向那大汉拱了拱手,道:“阁下如此心急,我们如何说法?”
  那大汉一迭声地道:“你说,你说……”
  三手金猴应加缓声说道:“不瞒你说,吕总镖头他……”
  他讲到了这里,面色又变了一变,压低了声音,道:“老哥,咱们进镖局去说可好?”
  那虬髯大汉想是好不容易捺下了性子来,要听应加说天雷镖局的总镖头,紫天雷吕正璧是在甚么地方,忽然又听得应加要到镖局中去说,不禁大怒,一声巨响,五指如钩,向应加的肩头,直抓了下来!
  应加绝不是无名之辈,可是虬髯汉手才扬起,五指如钩,劲风呼呼,剎那之间,像是不知有多少只手,一齐向下抓来一样,丈许方圆之内,全在他手掌的笼罩之下,竟是避无可避!
  三手金猴一呆间,肩头上一紧,非但已被虬髯汉抓中,而且还被他直提了起来,双足离地,应加面色煞白,一时之间,也讲不出别的话来,只是道:“有话好说,老哥,有话好说!”
  虬髯大汉双目之中,神光四射,骂道:“刚才在镖局中,你不肯说,如今到了外面,你却又说回到了镖局中再讲,这岂不是调侃我?”
  应加双手乱摇,道:“绝不,绝不,这其中有个原委,老哥回到镖局之中,听我们一说便知。”
  虬髯汉“哼”地一声,道:“若是回到镖局中再不讲,那你们给我再出来之后,可别想爬得起来。”
  应加哭丧着脸,道:“是!是!”
  虬髯汉随手一抛,“呼”地一声响,三手金猴只觉得一股大力,将身子抛了起来,不由自主,又飞回了镖局之中。他武功也算不弱,一进镖局,一个翻身,便稳稳站定了身子。
  可是当他站定了身子之后,他一抬头却见那虬髯汉已然圆睁双眼,站在他的面前喝道:“说!”
  三手金猴应加回头一看,只见其余三人,正在抢进门来,他咳嗽了一声,只听得帘后,传来了轻微的“啪”地一声响。
  应加的面色镇定了许多,道:“我们总镖头,在十二年前,受一位好友所托,做一件事,自此之后,他每年之中,有十个月不在镖局之中,这件事是极大的秘密,若是传了出去,绿林中人知道总镖头有十个月不坐镇镖局,便难免多事了!”
  那虬髯汉子十分用心地听着,等到应加讲完,只见他脸上的虬髯,似在不断地抽动,可见他的心中,一定是十分激动。
  应加注视着他,一面大拇指、食指和中指迭在一起,他手指只须移动一下,就会发出“嘚”地一声响来,而这时在帘后,从刚才他一下咳嗽之后,所发出的那“啪”地一声中,应加已知道有十多名弓箭手埋伏着,只等他的手势,便有乱箭会向那虬髯大汉射出的了。
  但是,他手指却暂不移动,他又沉声问道:“阁下一来,便追问总镖头的下落,但是阁下如何称呼,却一直未见提起。 ”
  虬髯汉子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姓杨……”
  他才讲了三个字,应加不禁陡地吓了一跳,忙低声道:“你姓杨?那么可是我们吕总镖头常提起的生死之交,烈火天雷杨剑天?”
  虬髯汉子像是无限感慨,先叹了一声,才道:“正是,你们总镖头果然是好朋友,十二年前,我曾托他……”
  他的话未讲完,应加一扬手,低声道:“杨大侠,隔墙有耳,你刚才在镖局门口大闹,虽然你留起了满面虬髯,形貌和十二年前,大不相同,但是你脾气如此暴烈,只怕已落在他人眼中,也可想知你是甚么人了……”
  应加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又道:“杨大侠,你可知道,这十二年来,你的仇人,一直未曾放过你,在打听你的踪迹么?”
  杨剑天点了点头,道:“知道,这十二年来,我自忖已可以和敌人一拚,是以才又出现的。”
  应加听了,却大摇其头,只是十分诡秘地道:“杨大侠请跟我来!”
  他话一说完,不等杨剑天回答,转身便走,一直向后堂走去。
  杨剑天略呆了一呆,便跟在后面,一直穿过了内宅,来到了后园,应加直向一座假山走去,进了一个山洞,又走前几步,俯身伸手,提起了一块石块来,这才又转过头来,道:“杨大侠请!”
  山洞之中十分阴暗,杨剑天的脸色,更是阴暗得可怕,他两道浓眉,结在一起,闷闷地道:“这是作甚?我们又不做贼!”
  三手金猴应加长叹一声,道:“杨大侠,你有所不知,武林中人皆知,杨剑天和吕正璧乃是生死之交,杨大侠你避仇远去,便有人来……”
  杨剑天咬牙切齿道:“他们竟来找吕大哥的麻烦吗?”
  应加道:“来过几次,但总镖头都在事先,得了信息,避进暗道之中,所以他们也只是白走一趟,杨大侠请进来,地道中说话,最为安全。”
  杨剑天不再反对,“嗯”地一声,便跟着应加,一起走了进去,经过了一条曲曲折折的甬道,才到了一间相当宽大的石室之中。
  到了石室之中,应加突然向杨剑天拜了下去,道:“参见杨大侠!”
  杨剑天呆了一呆,忙道:“应镖头何必多礼?”
  应加道:“总镖头常说,杨大侠是他生平唯一知己,能在一百招之内,令得他长剑撒手的,也只有杨大侠一人而已,我们在镖局中,总镖头就像我们师父一样,理应重礼参见。”
  杨剑天挥了挥手,道:“你快说,吕大哥在何处?”
  应加道:“他每年有十个月,在泰山飞鹏谷中,我们也不知他去作甚,他临走之际,只是嘱咐我们,镖局之中,纵使有天大的事,也不可去惊动他离开镖局,是受了朋友——受了杨大侠你的托付,必须如此,他曾说过,你托付给他的,是你视为比自己生命更珍贵的……一件东西。”
  杨剑天脸上的虬髯,又因为心情的激动,而微微地牵动了起来。应加才一讲完,他便纠正了应加的话,道:“不是一件东西,而是一个人!”
  三手金猴应加陡地一呆,道:“一个人?”
  杨剑天已陡地转过身,大踏步地向外走去,他的去势是如此之快,以致三手金猴想去追他,但是只追出了两丈许,便已眼看杨剑天“飕”地自假山洞穿了出去,人影一闪,便已不见了。
  是的,十二年前,烈火天雷杨剑天托付给紫天雷吕正璧的,是一个人,那个人,在杨剑天的心目中,比他自己更重。
  那是他的女儿,杨素娟。
  杨剑天性如烈火,嫉恶如仇,武功高强,是四海为家的大侠,他在三十岁那年,邂逅了一位绝色的女子,那位女子是一点武功也不会的,但是杨剑天却热烈地爱着她,他们成为一对恩爱夫妻。
  可是这一对恩爱夫妻的好时光,却只不过一年,那实在太短促了,杨夫人因为难产而死,所以素娟一出世,便已没有了母亲。
  杨剑天用加倍的爱去抚养素娟,足足有一年之久,杨剑天几乎没有碰过长剑,他碰的是育养孩子所要碰的一切。正由于这样,他对女儿的感情,也特别浓,特别深。而素娟也实在逗人喜爱。
  于是,武林中人都可以看到一个最奇异的现象,一个锄强扶弱的大汉,他的左手之中,几乎是片刻不离地抱着一个婴儿!
  但是尽管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他的剑法仍然是如此之超群,等到素娟一岁半的时候,一手使剑,一手抱着婴孩,在第九十六招上,逼得紫天雷吕正璧撒剑认输,他的声名,也到了顶点。
  他和吕正璧就是打成的相识,他们先是受了朋友的怂恿,说他们两人的外号之中,都有“天雷”两字,不知是哪一位天雷的武功较高些,于是,在好几个武林高手的安排下,他们两人见面,比试,杨剑天胜了,当然,吕正璧撒剑认输之时,吕正璧的面色,白得像纸一样,因为这是一场公开式比试的失败,对吕正璧的声名,大有影响!
  杨剑天虽是一个性子十分刚烈的人,但是他对吕正璧的武功,却也十分佩服,他当时心中,也十分歉然,但是他却拙于言词,并没有说甚么,还剑入鞘,便离了开去。
  但当晚,吕正璧便来见他,表示对他的剑术武功,佩服之极,两人谈得投机,成了好友,有半年之久,两人一直在一起,切磋武功。
  然后,便是杨剑天的仇人突然出现了。
  杨剑天直到十二年后的今天,仍然不知道他的仇人究竟是甚么人?虽然他曾和那人作了几次生死之斗,但是他只知道那是一个身形和他差不多高的蒙面人。
  那蒙面人的武功,十分精奇,使的也是一柄长剑,每一招、每一式,几乎都是针对了杨剑天的剑法而设的,杨剑天第一次、第二次和那人动手,都只是勉强打了一个平手。第三次,杨剑天使出了他最厉害的三招剑法,“煞手天雷,烈火三式”,满以为可以制住对方,却不料这三招剑法中,每一招都有一个极细微的破绽,偏偏这个破绽又被对方捉到,对方的长剑,在他的肩头之上,划出了一条口子。
  尚幸杨剑天奋力还击,将三招化为一式,在紧要关头,将那蒙面人击退。
  自那次之后,他未曾再会过那蒙面人,但是,武林之中许多巨憝大恶,却不约而同,纷纷来找杨剑天的麻烦,经过了好几场苦斗,紫天雷吕正璧因为帮着杨剑天,也牵入了漩涡,受了好几次伤。
  到最后,杨剑天自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因为在几次剧斗之中,那神秘的蒙面人皆未曾出现,而杨剑天知道,自己的仇人中,武功最高,最足以忌惮的,就是那个蒙面客!
  如果那个蒙面客再出现的话,那么他和吕正璧两人,是难以敌得过的。
  而且,邪派中人成群结队而来,来得也十分蹊跷,分明是有人在幕后指引牵线,可知那蒙面客是在等最有利的机会才出现!
  杨剑天感到他不能给敌人以这个有利的时机,他必须暂时告别!由于那神秘蒙面客几乎熟悉他的每一招剑法之故,是以他必须去另创出一套非凡的剑法来。
  杨剑天本来是寸步不离他女儿的,可是当他要避仇暂时隐退的时候,他不禁踌躇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一离开吕家,一路之上,不知要经过多少龙争虎斗,不知要遇到多少强敌。
  虽然吕正璧坚持要护送他们父女两人,但是这种危险之极的事情,杨剑天却不忍拉好友下水,他足足考虑了三日夜,才咬咬牙,作出了决定,将当时四岁半大的素娟,托给了吕正璧。
  杨剑天因为性子暴烈,几乎没有甚么朋友,吕正璧是他唯一的好友,两人曾一起斗过许多邪派中的人物,出生入死,应该是信得过的。
  他们临分手的时候,他却还是千叮咛、万嘱咐,直到吕正璧指天发誓,保证善待素娟,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原来,他只准备离开一年半载,可是,他在一离开山东之后,一如他所料的,不知有多少高手,纷纷来与他为难。杨剑天双拳难敌四手,中原站不住脚,逼得远走苗疆蛮荒之地。
  一被逼进了苗疆,杨剑天不熟地形,闯进了一个满是毒瘴的山谷中,中了奇毒,侥幸不死,有六年之久,却是形同废人,行动也需竹杖扶持,六年之后,侥幸遇上了一位异人,助他恢复功力,又与之切磋武功,又过了六年,杨剑天的武功,才百尺竿头,又进一步,比诸当年,胜过了不少。
  在那十二年中,杨剑天无时无刻,不在想他的女儿,当他和那位异人一起,练成了一套新的剑法之后,他再也等不住了。他离开了苗疆,直赴济南。
  这十二年,他留起了髯,容貌改变了不少,但是暴烈的脾气依然未改,一路北上,出手管了不少闲事,武林中已然人人都知道出了一个虬髯怪客,但却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当年的烈火天雷杨剑天!
  他夜以继日地赶到了济南,天雷镖局的招牌依旧,这令得他心头大喜,只当一进镖局,就可以看到阔别十二载,日夜牵肠挂肚的女儿了!
  但是,他进了镖局之后,却全是生面孔,人家也不认得他,一问总镖头吕正璧又不在,他要直闯内堂,人家自然拦阻。他是甚么样脾气,立时发作,将四个镖头,一齐抛了出来,几乎中了埋伏,这才说出了他姓杨,得知了吕正璧的所在!
  杨剑天身形如风,出了天雷镖局,一纵身,便落在拴在镖局外面的那匹灰马之上,双指用力,“啪”地一声,击断了缰绳,双腿一夹,骏马已向前飞驰而出,蹄声急骤,敲在地上,发出了紧连不断的“嘚嘚”声。
  而杨剑天这时的心中,思潮起伏,也和急骤的马蹄声一样,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想了起来。他首先想到的,自然是他的女儿。但是他也想到吕正璧和他的交情,吕正璧为了看顾他的女儿,每一年之中,竟有十个月不在镖局之中,这种高情隆谊,却叫自己如何报答?
  他的心情异常激动,他连连催着马,天色渐黑了,他绝没有停下来休息一下的打算,他已知道了女儿在甚么地方,那实是恨不得胁生双翅飞向前去,如何还肯在半路上停留。
  夜色更浓了,杨剑天的灰马,驰得像一支箭一样,在月色下看来,那一片黑压压的森林,本来还是在极远的,但转眼之间,便到了近前。
  马一到了林子近前,杨剑天是准备直冲进去的,可是就在离林子还有两丈许时,只听得“啪”地一声响,一株足有两三丈高的桧树,突然断折,向杨剑天迎面直压了下来。
  杨剑天正在策马急驰,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他突然勒住了马,硬生生地牵过马头,待要向外,避了开去,可是灰马奔得太急,杨剑天一勒疆,马儿人立了起来,竟难以转过头去!而那一株大树,却已迎面压了下来!
  杨剑天一声怪叫,手在鞍上一按,人已离鞍而起,斜斜里向外,疾窜了出去!
  他人才一窜出,那株树就已经压了下来,恰好压在马背之上,灰马一声惨嘶,已被那株树,生生压死!
  杨剑天一穿了出去,立时站定了身子,月明星稀之下,他看到林子近前,站定了两个人。
  那两个人,一高一矮,一身黑衣。
  他们非但一身黑衣,而且面上,也都蒙着一块黑布,在月色下看来,如同鬼魅一般。
  杨剑天的面色倏地变了,他双眼神光焰焰,定在那身形高的一人身上,那个人!虽然十二年不见了,但是杨剑天仍然一眼便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十二年前,逼得他托女避仇的那个蒙面人!
  看来,的确是自己在济南城中,泄了行藏,要不然,何以他就会在这里相候?
  杨剑天身形凝立,右手已按在剑柄之上。
  那蒙面人显然也在望着他,和十二年前一样,他除了发出尖锐的冷笑声之外,甚么话也不说,一听得那冷笑声,杨剑天手背一振,“锵”地一声响,他腰间的长剑,已然出鞘过半!
  他那柄长剑,又阔又短,样子十分奇特,和他以前的佩剑不同,那是他新练的“出云剑法”所用的一柄古剑,那柄剑,也是他在苗疆所得,上面有“出云”两字,是以杨剑天才将他新练成的一十七招剑法,命名为“出云剑法”。尽管他自苗疆一路前来,管了不少闲事,也和许多人动过手,但是出云剑出鞘,却还是第一次。
  以前,他和敌人交手,并不是武功不济,而是吃亏在敌人对他的武功,实在太过熟悉了,几乎明白他招式中的每一个破绽,而事实上,任何高明的武功,都是不可能没有破绽的,只不过较高明的武功招式,可以将破绽掩饰得十分巧妙,不被人发觉而已。
  武林中人,在授受武功之际,最忌别人偷看,最主要的原因,也是为了避免自己武功中的破绽外泄。杨剑天以前吃了亏,所以他的“出云剑法”,还全然未为武林中人所知。
  但这时候既遇到了大对头,出云剑法本来就是练来对付那大对头的,自然到了大展神通的时候了!
  他出云剑出鞘过半,略顿了一顿,然后手背再是一振,又是“锵”地一声响,剑已全部出鞘。
  等到他剑全部出鞘之后,月色之下,只见蓝殷殷的一片,这才看到,那柄剑的形状,实在特异之极,剑全长三尺,比寻常的长剑短了六寸。近剑锷的一尺五寸,宽四寸,但是剑尖的一尺五寸,却只有两寸宽,一半宽一半窄,倒像是两柄剑套在一起一样。
  杨剑天横剑当胸,只见那蒙面人像是呆了一呆,抬肘在另一个蒙面人身上,轻轻一碰。
  那较矮小的蒙面人,身上的一件黑衣十分长大,头上包着一大块黑布,本就看不出他是男是女,但这时被那蒙面客一碰,却开口讲起话来。
  那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声音本来应该是十分动听的,但这时却冰也似冷,她伸手向杨剑天一指,道:“你是杨剑天?”
  杨剑天一声长笑,道:“既在这里拦住了我,又何必多问?”
  他这里一言甫毕,突然听得她一声怪叫,身如怪鸟,猛地向前扑了过来,她向前扑出之势,实是急骤无比,以致她身上的黑衣,“猎猎”有声,随着她人向前扑到,双臂已然疾扬而起,六柄明晃晃的匕首,幻成六股精虹,向前电射而至!
  这一下变化,的确是出乎意料之极!
  杨剑天一声厉喝,身形一沉,出云剑一个剑花,急使了一招“浮云飘飘”,剑影荡了开去,“叮叮叮”三下,自左边射来的三柄匕首,已被格开。
  紧接着,杨剑天身形一矮,硬生生地一扭腰,出云剑打横挥出,又是“叮叮叮”三下响,又将另外三柄匕首,格得向外疾飞了出去!
  那女子六柄匕首先出,立时伸手摘剑,等到杨剑天挡开了六柄匕首之际,那女子的长剑,寒光闪闪,已然攻到了杨剑天的胸前!
  杨剑天一声长笑,手腕一翻,出云剑猛地翻出,一招“流云如烟”,“铮”地一声响,双剑相交,杨剑天的内力,也循着剑身,疾涌而出,那女子的手臂,向上扬起,五指一松,她手中的那柄长剑,“唰”地一声,向半空之中,直飞了上去。
  杨剑天“哼”地一声冷笑,踏步进身,出云剑已向那女子的胸前疾刺而出,那一剑的去势虽疾,但是杨剑天却并无意将对方刺死,他至少要弄明白,对方究竟是甚么样人?
  当他那一剑刺出之际,那女子身形向后一退,紧接着,那蒙面人电也似疾,向前卷来,长剑如虹,“铮”地一声响,和杨剑天交了一剑。
  杨剑天只觉得对方长剑上所蕴的力道,雄浑深厚之极,那一股内力冲了过来,他身不由主,“腾”地向后,退出了一步。
  而那蒙面人,也在同时,被杨剑天的内力,震得退出了一步。
  他在退出一步之际,已一伸手握住了那女子的手背,是以,他是和那女子一齐向后退出的。
  而且,他身形未稳,足尖点起,已带着那女子一起向后,疾退了开去,身法快绝,在杨剑天想不到对方说退就退,一呆之际,两人已退进了林中!
  这时,杨剑天已看不到那两个人了,但是,他却听得那女子尖声叫道:“师父,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好不容易遇上了仇人,为何便走?”
  可是却并没有听到那蒙面人的回答声,而那女子的声音也在迅速地远去。
  杨剑天心知难以追得上,也不急于去追,他只是站在林子之外,呆呆地想着。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那女子的声音听来十分年轻,那么自己是和她有杀父母之仇的了?那蒙面人和自己有仇,只怕也是代徒报仇?
  然而那女子的父母又是甚么人呢?
  杨剑天不禁苦笑起来,行走江湖数十年,不知在剑下杀了多少敌人,谁无儿女?这时候,又怎能想得出那女子的父母是甚么人来?
  杨剑天呆立了许久,心中兴起了一股异样的茫然之想,那种茫然之想,只有一个闯荡了江湖数十年的人,才能深切地感觉得到。
  然后,他慢慢地向林中走去,他的心中在想,和女儿会面之后,父女两人,应该怎样呢?苗疆之中,自己居住了多年的地方,风光如画,父女两人隐居苗疆,平静恬淡,才真是人生一乐!
  进了林子之后不久,他的脚步便快了起来,转眼之间,便穿出林子。
  他一直未曾还剑入鞘,以防再为人突然偷袭,但是一直等到他穿出了林子,却仍是没有遇到甚么人。出了林子之后,他展开轻功,向前飞驰,奔了一夜,等到天色微明时分,山路崎岖,已进入泰山之中。
  泰山乃是他旧游之地,他是知道飞鹏谷在甚么地方的,飞鹏谷在泰山诸谷中,是最隐蔽的一个山谷,四面峭壁,高耸入云,吕正璧拣了这样隐蔽的一个地方,来安置素娟,当然是为了怕仇人追寻,杨剑天心中对他的感激,又增加了几分,等到日头高悬,已将到中午时分之际,杨剑天已穿过了一道峡谷。
  过了那道峡谷,便是一道水势十分湍急的山溪,杨剑天身形拔起,越过了山溪,前面峭壁参天,中间有一道只可供一人横身而过的山缝。
  那山缝就是飞鹏谷的入口处,杨剑天想起自己立时可以和阔别多年的女儿、好友会见,心中的激动,实是难以形容的。他身子一侧,卷起一阵轻风,在那道山缝之中,闪身而入。他刚一闪过山缝,眼前豁然开朗,乃是一个林木蓊郁的山谷,杨剑天身形一凝间,已听得不远处传来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喝道:“甚么人?”
  随着那一下大喝声,一个人自一株大树之后,大踏步走了出来。
  那人身矮,头大,腰悬长剑,双目神光炯炯,头发已然花白,但是精神奕奕,却是一望而知,是一个内外功俱有极高造诣的高手。
  那人目不转眼地望着杨剑天,杨剑天一见那人,心中不知有多少话要说,但是正因为他要讲的话太多,一起涌向喉头,以致一句也讲不出来。
  那人正是天雷镖局的总镖头,他的生死之交,紫天雷吕正璧。杨剑天知道,天雷镖局创设数十年,自从第二年起,便未曾出过事,财源广进,吕正璧不但武功有名,他的财名,也是天下皆知。
  但这时,吕正璧却只是穿着一身褐色的麻衣,居住在这种人迹不到的荒谷之中,那是为了甚么?当然是为了照顾朋友的女儿!
  杨剑天对吕正璧的感激之情愈甚,他想要讲的话也愈难讲得出口,这一来,吕正璧却大为起疑,手按在剑柄之上,再度厉声喝道:“阁下是谁?”
  杨剑天终于道出一句话来了,他的声音听来十分异样,只听得他道:“吕兄,你认不出我来了么?”
  吕正璧呆了一呆,面现怀疑之色,道:“尊驾是……”
  杨剑天手腕突然一翻,手中的长剑“飕”地翻了起来,吕正璧一见对方动剑,面色大变,身子立时向后,连退出了七八步。
  可是,杨剑天扬起手中的剑,却并不是攻向前去,而是向他自己的面颊削去的,只见剑光流转,“唰唰”连声,一连三四剑过处,已将他留了六年的满脸虬髯,一起削去!
  削去髯之后,杨剑天长眉胆鼻,一脸正气,凝视着吕正璧。
  吕正璧的身子震动了起来,他也张大了口,发不出声来。过了好久,两人才一齐发出了一声怪叫,拚命向前奔去,紧紧握住了手!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在黑暗中
下一篇:大侠金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