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倪匡 中短篇集 正文

哑侠
 
2019-08-14 20:31:15   作者:倪匡   来源:倪匡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走过了一个小小的天井,便来到了那间房外,小妞儿一伸手,便推开了房门,哑侠正坐着在看书,他的双剑,放在桌上。
  房门推开,灯焰向上一升,哑侠立时抬起了头来,小妞儿向他做了一个危脸,向身后指了一指,哑侠含笑点了点头,房门已全被推了开来。
  房门一开,二娘子走在前面,只见她一挥手,手中一幅白绢落了下来,上面写着两行字:“适间冒犯麦大侠,特来请罪。”
  麦牛儿一见二娘子,双手已向桌上按去,可是一看到那两行字,他已将碰到剑柄的手,收了回来,面上现出仁厚的微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算了。
  但见二帐子却已经踏前了几步,低下头去,哑侠“呵呵”地笑着,跟在二帐子后面的几个人,全是经天地双煞教定了的,这时他一齐叩下头去,而其时,天地双煞已然到了最后,他们两人互使了一个眼色,一等他们前面的两人他跪了下去时,他们陡地一声大喝,抬脚向跪在他们前面的两人屁股便了出去!
  “砰砰”两声,那两脚了个正着,那两人一声怪叫,身子向前,直飞了出去,一个人飞向那张桌子,另一个则直向哑侠撞去!
  天地双煞那一脚,用的力道极大,两人向前飞出之际,已然受了重殇,是以一面向前飞出,一面已然鲜血狂喷,他们的身子在半空中掠过,等于洒了一天的血雨!
  这一下变化,可以说来得突然之极,所有的人之中,还是小妞儿的反应最快,她一见两个人忽地飞起,立时发出了一声尖叫!
  哑侠自然听不到小妞儿的一声尖叫,可是他却看到了两个人突然间,带着“呼呼”的劲风,向前直飞了过来,同时,他也已看清,出这两人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死对头,天地双煞!
  他左手一抄,抓住了小妞儿的衣领,一抖手,将小妞儿直抓了起来向窗外一抛,小妞儿的身子,“哗啦”一声响,撞破了窗栓,向外直飞了出去。
  同时,他右手他已向桌面上的双剑,疾抓了过去!
  本来,以他的武功而论,变故虽快,还是来得及将双剑抓在手中的可是他先出手将小妞儿抛了出去,势子却是慢了一慢!
  就在他疾伸出手去,手指离剑柄还有两三寸时,“砰”地一声,飞起的两个人中,一个人的身子已然撞中了桌子,一声响过处,桌子被撞得坍了下来,桌上的一切,全都落到了地上。
  几乎是同时,另一个人他已然向哑侠直撞了过来!
  哑侠一声怪叫,伸手一托,将那人托住,身形一矮,就着一矮之势,陡地向前,滚了出去!
  那时侯,房间之中,乱到了极点,几个脆在地上的人和二狼子,全都在地上乱爬乱叫,而天地双煞,方冲和梅定两人,却已手腕翻动,“飕飕”两声,精钢鞭已如同灵蛇也似,向前直卷了过去!
  桌子翻转,桌上的灯他打翻了,房间内变得十分黑暗,正因为房间中的光线黑暗,是以双煞的精钢鞭,在黑暗之中,来回掣动,如同闪电一样,十分夺目。
  哑侠身形倒地,便将托着的那人,直抛了出去,将天地双煞的攻势,略阻了一阻,他身子在地上不断地滚着,他那样做,倒不一定是藉此避开双煞的钢鞭,而是想找到他的双剑!
  方冲连发了几鞭,一面使着鞭势,向前冲出,一面叫道:“兄弟,别让他找到双剑!”
  梅定则叫道:“也别让他出了这间房间。”
  梅定一面说,一面陡地抬起一脚,将他踏到的柳弃双剑,陡地了起来,梅定踢起双剑,是想将双剑到窗外去,令哑侠再也找不到的。
  可是双剑一扬起,哑侠的目光何等锐利,这等于告诉了他双剑的所在!
  他手在地上一按,身子突然离地而起!
  他身形一起,“呼呼”两股劲风,两条钢鞭,已向他直砸了下来!
  哑侠衣袖反卷,向上迎了上去,那两鞭,正好砸在他扬起的两只衣袖之上,那两只衣袖给他的内劲贯足了,力道极其雄浑,两条钢鞭击下去,发出了“扑扑”两声响来!但是,天地双煞究竟也不是等闲之辈,这两鞭的力道,足有千斤之上,将哑侠扑起的身子,砸在地上,将哑侠的衣袖,他压得深陷入地中!
  两人一见这等情形,心中不禁大喜,各自发出了一声欢啸,可是他们的啸声未毕,只听得“嗤嗤”两下裂帛之声过处,哑侠的两只衣袖,已然断裂,而哑侠的身子,他陡地挺起,竟就在他们两人的中间,“飕”地穿过,落到了墙前!
  等到天地双煞两人,陡地一呆之际,身边早已劲风掠过了,他们急忙扬鞭转身,已然听得身后,响起了“铮铮”两声,两股柳叶形的寒光,闪电也似,向前刺来,哑侠已然掣剑在手,攻向前来了!
  天地双煞在双剑之下,不知吃过多少苦头,一见双剑出鞘,如何还敢多停,怪叫一声,便夺门而出!
  但哑侠的“闪电夺命,柳叶双剑”,剑势何等之快,就在他们一声怪叫之际,飕飕两剑,早已攻出,两人身形加烟,疾窜上了围墙,再一闪,便不见了。
  但是从门口,到围墙,两人掠过之处,却都留下了两行血渍,显见他们两人已受了伤!
  哑侠跟着出门,只见东院的洞门口,有五六名汉子,各拿着火把,一脸戒备之色,盯住了他,这令哑侠一呆,他不紧着去追天地双煞,身形一转,转过了墙角,到了窗外。
  他记挂着小妞儿,急于去看她。
  可是,窗外却没有小妞儿的影子!
  小妞儿被哑侠抓着衣领,向外抛了出去之际,如同腾云驾雾一样,当她的身子撞破了窗栓,向外跌出之际,撞得她好生疼痛,可是她却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出,她向地上直跌了下去,她只道那一下一定要跌得更痛了,即不料她并不是跌在地上,而是跌在一个人的身上!
  她倒一点不疼,可是那人“哎呀”一声,叫了起来,听声音,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小妞儿的身子骨碌一滚,滚过了一边,道:“二娘姐姐”可是她才叫了一声,那人便倏地欺近了她的身子,一伸手,捂住了她的口,在她的耳边喝道:“禁声!“
  小妞儿吓了一跳,抬起头来,在星月微光之下,她看到那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一身劲装,大眼睛闪闪生光,十分美丽,可是她那种凶巴巴的样子却又令得小妞儿害怕。
  那少女松开了手,低声道:“屋中打架的是什么人?”
  小妞儿哭着脸,道:“是一个哑巴大叔,和二娘子姐姐带来的人,其实,哑巴大叔和二娘子姐姐,都是好人,都不欺负我,我去叫他们别打了!”
  那少女笑了出来,她一笑,小妞儿便不怎么怕她了,因为她的摸样着实很甜。
  她笑了一下,道:“你少废话了,我问你,有一个姓黄的镖头,住在什么地方?”
  小妞儿道:“你说是东院的那个,那人可坏哩,他打了我一巴掌!”
  少女的眼珠一转,道:“是么?”
  她们正在讲着,好几个人连滚带爬,从屋中爬了出来,一个女人,向着她们奔了过来,未曾奔到,便已然跌了好几次,小妞儿叫了起来,道:“那是二娘姐姐!“
  那少女一反手,“锵”地一声,一柄长剑已指住了正待站起身来的二娘子,沉声道:“什么人?”
  二狼子脸变成了灰色了,她张大了口,一个字他讲不出来,还是小妞儿代答道:“二娘子姐姐是仔人,可是镇上却全叫她坏女人!”
  那少女“哦”地一声,长剑向前指了一指,道:“将你的衣服脱下来!”
  那柄长剑的剑尖,简直已经抵住了二娘子的鼻尖,二娘子放眼望去,只看到明晃晃的一柄长剑,就在跟前,吓得她灵魂出窍,哪里敢不答应,牙齿打震,忙道:“是……是……我……我脱……”
  她手发着抖,将一件外衣,脱了下来,还待去脱内衣时,那少女喝道:“行了!”
  小妞儿一手叉着腰,道:“你作什么?为什么欺负二娘姐姐?”
  少女一笑,道:“我不是欺负她,只是向她借一件衣眼,小,你说那姓黄的镖头打了你,走,我算是你的姐姐,我们找他出气去!”
  小妞儿拍着手,叫道:“好啊!”
  少女一振臂,将二娘子的衣服穿上,将长剑放在衣服上,又顺手找了一支头钗,插在头上,拉着小妞儿,便向东院走去。
  哑侠的房间中,打得惊天动地,东院中可也绝不安静,二娘子等一干人一进来,插翅飞虎黄天独已然得了报告,心中陡地紧张了起来。
  他起先还以为那是哑侠的同伙,可是哑侠的房间中,立时传出了尖叫声和打斗声来,黄天独心中一凛,吩咐了几个人紧紧地看着两只箱子,他身形一纵,便上了墙头,向哑侠的房中看去。
  他只见房中昏暗,人影乱窜之中,有两道极亮的鞭影,正在来回掣动,疾逾灵蛇,黄天独一看到,心中一动,暗忖这不是天地双煞的钢环双鞭么?
  照这样的情形看来,分明是天地双煞和哑侠打上了,自己倒可以松一口气了。
  黄天独的心中,才突然想了起来,何以只见鞭影,不见闪电夺命,柳叶双剑的剑光?莫非这是天地双煞和哑侠做定的圈套?
  他一想及此,心中陡地一惊!
  可是就在这时,两股剑光,已陡地在黑暗之中亮起,劲疾之极的,“飕飕”剑风声他听到了,紧接着,便是一个高,一个矮,两条人影,落荒而逃,哑侠他出了屋子。
  哑侠一出屋子,黄天独的身形便突然一矮,不想给哑侠看到,同时,身形向下,轻轻落了下来。不料他不想给人看见,却在才一落地时,便听到一个小女孩尖声道:“就是他,打我的就是他!”
  黄天独陡地一怔,抬头着去,只见那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小女孩,正由一个少女拉着手,向前走来,但是正门上已被人阻住,那小女孩却在指着他大叫,又在骂道:“就是这个王八蛋,他打了我,姐姐,他打了我!”
  那少女满面笑容,道:“姓黄的,你有须有眉,也是一条汉子,怎地欺负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你好没出息,你真是一条好汉?”
  那少女的话,辛辣之极,可是却又极其有理,听得守门的那几个汉子嘴儿偷笑,黄天独却是啼笑皆非,他甚恐那少女在门外乱嚷,听在别人耳中给人家传了出去,说是他堂堂飞虎镖局的总镖头,居然在欺负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那可再也见不得人了。
  是以他连忙沉声道:“吵什么,进来。”
  那少女道:“哼,我正要找你评理,进来就进来,子,咱们进去。”
  她拉着小妞儿,向里面冲了进去,她的脚步十分快,一直冲到了黄天独所住的房间门口,才站定了身子,道:“好,你说,你说,你为什么要打我的子?”
  黄天独冷冷地道:“她像瞎了眼似地乱跑,我怎地不出手打她?”
  那少女拉着小妞儿,向黄天独直逼了过去,道:“你看,你是武林高手,她是一个小女孩,你这一掌,将她打成了这等摸样——”当她讲到这里的时候,她简直已来到了黄天独的身前了,黄天独皱着双眉,心中是在想,这少女看来十分泼辣,不知该加何打发她才好。
  可是,那少女来到了他的身前,话才讲了一半,突然之间,手臂一缩,一肘撞向黄天独胸前的“气海穴”,那一撞,不但认穴奇准,而且出手之快,无与伦比,黄天独的武功极高,但是在绝无防避的情形下,这一肘却是难以避得过去的。
  他陡地一呆,想要失声大叫,可是却已迟了,他才一开口,“砰”地一声,那少女的一肘,已然将他撞中,他的脚“腾”地向后退出了一步,那少女一抖手,长剑裂衣而出,已“飕”地一声,在他的脖子之旁掠过,同时,她趁黄天独“气海穴”被撞,一时之间,呆若木鸡的机会,左手五指,倏地扣住黄天独的脉门,将黄天独的双臂,反扭了过来!
  这时,远远站在门口的八九个人,正在想着总镖头怎样应付那少女,忽然之间,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全都呆住了,小妞儿拍手叫道:“姐姐,你真了得?”
  小妞儿一叫,那七八个人发声喊,一齐冲了过来。
  但他们才冲了一步,那少女冷冷地道:“谁敢再走过来?谁走近我,我就宰了这会飞的老虎!”
  黄天独外号人称“插翅飞虎”,那少女这样说,众人可是一动他不敢动了!
  这时,屋中的两位镖头他奔出来了,许多趟子手他围成了一圈,可是黄天独的性命,却在那少女的手中,却是谁他不敢妄动。
  那少女环视一周,虽然四周围全是她的敌人,但是她却气势凛凛,道:“黄总镖头,你可是要过黄河去,是也不是?”
  黄天独面如土色,额上汗珠,涔涔而下,结结巴巴,道:“是……是的。”
  那少女的神色,变得十分严峻道:“黄河泛滥,两岸灾民流离夫所,数十万灾民要救援,许多武林中人,正纷纷前去赈灾,你可知道么?”
  黄天独道:“黄某无财无势,就是知道了,他是心有馀而力不足!”
  那少女一声长笑,抬起头来,两道极其清澈的眼光,望定了屋中那两只金漆描花箱子,道:“黄总镖头,这两箱东西——”黄天独一听得那少女提起那两箱东西,腿都软了,哆嗦着道:“这……这是万万碰不得的。”
  那少女道:“可是因为这是王爷的东西,所以碰不得么?”她讲到这里,声音突然变得严厉无比,道:“可是我偏要碰一碰!你不必再往北去了,这两箱奇珍异宝我要了要来赈济黄河两岸数不清的灾民!”
  黄天独急得额上的汗,成了好几道小河,汇流而下,他的声音却变得哑了道:“那不能,那你等于是要了我的性命!”
  那少女“哈哈”一笑,道:“若是你再说半个不字,那你现在就没有性命!”
  她手中所执,本来已经抵定了黄天独颈际的长剑,这时突然向前缓缓地一伸,又向后一缩。一伸一缩之间,黄天独只觉得颈旁一痛,凉凉浸浸地,已被剑锋削开了皮肤,鲜血一颗颗地迸出来了!
  黄天独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少女道:“你,你吩咐两个大力一些的趟子手,将箱子掮了!”
  黄天独抬起头来,在火把的照耀下,神情已和死人一样,道:“来……两个大力一些的人……将那两只箱子……掮了……”。
  那少女又道:“然后跟我来!”
  黄天独的性命在人家的手中,如何敢违抗,又照样说了一遍!
  围在周围的人,倒有二三十个,可是一时间,却是你瞧我,我望你,谁他不挪动一下,过了一会,才看到两个五短身材的人,走了出来。
  黄天独一看,更是苦笑,因为他认出那两个人,正是当日由王府中送那两只箱子来的人,是王府的管家带来的,要黄天独留下他们随镖走一遭的,两人他不多言语,一路上黄天独他和他们讲不了几句话。如今,只有他们两人出来,自己镖局中的人,倒无人敢动,黄天独一面苦笑,一面想起自己数十年创下的基业,眼看毁于一旦,心中不禁如同刀割一样。
  那两人一声不发,来到了那两只箱子之前,一人一个,将箱子掮了起来,放在肩上,那少女道:“行了,其馀人谁他不能动,要是跟了上来,便是要了你们总镖头的性命了!等我出去之后,自然会将他放回来的!”她神采飞舞,又叫道:“小妹子,你将他手中的那具兵器拿来,小心些拿,这东西重得很!”
  小妞儿答应了一声,将黄天独手中的虎牙钩拿了下来,弯着身,叫道:“好重,好重!”
  那少女“哈哈”一笑,道:“走,你们两人,走在前面,小子你跟着我!”
  那两个掮了箱子的人一声不出,那少女押着黄天独,走在后面,小妞儿跟在最后,向那些目瞪口呆的人做着鬼脸,跟了出去。
  一出了东跨院,那少女吆喝着,在边门走了出去。
  这时,客店中人正在闹哄哄地围住了哑侠的房间,人声喧哗,他没有人注意那少女的行踪,那少女出了边门,面上的神情,更是得意,向前走出了七八丈,只见路旁有一辆马车停着。
  那少女喝道:“前面两人将箱子放在车上!”
  那两人依言将箱子放到了车上,转过身来,那少女道:“辛苦两位了,你们先回去,我自然会放你们的总镖头回来的。”
  那两人躬身道:“是!”
  就在他们一躬身间,其中的一个,身子突然向前一俯,伸指便弹,弹向那少女手中的长剑,那少女绝不防有此一着,陡地一呆间,“铮”地一声响,长剑已被弹中,那一指的力道,着实不弱,剑向上疾扬了起来,险险脱手。那少女这一惊实是非同小可,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她这里才问了一声,另一个人,他早已揉身直上,一掌向她的背后拍到,那少女急忙反手一剑削出,可是她一剑甫出,另一人伸指点出,已点中了那少女的胁下,那少女手一松,长剑呛一声,落了下来!
  这一刹那间的变化,令到黄天独如在梦中一样,他道:“两位……两位……”
  可是他连说了三次“两位”,却是没有下文。
  这时,两人中的一个,将那少女托进了车厢之中,另一个道:“黄总镖头,废话少说,快上车!”
  黄天独道:“我……”
  那人喝道:“上车!”
  一面喝,一面伸手在黄天独的背后一托,黄天独只觉得一股大力,涌了上来,身不由主,“呼”地一声,人已进了车厢之中。
  他心中这一惊,实是非同小可,心想那人的武功,若不是高强,怎地自己竟连一点挣扎的馀地他没有,但是他的心中,同时却也不禁一阵高兴,因为这两个人虽然是从王府中来的,那当然是王府中的高手,假扮下人,混在趟子手中,以防万一的!
  这次,若不是他们两人,那两箱珠宝,一定保不住,如今侥幸得保平安,可是自己的筋斗,却也栽定了!黄天独一面在胡思乱想,一面早已觉出马车前面驰去,过了好一会,他才陡地想起,自己的“虎牙钩”呢?虎牙钩可能还在那小女孩的手中!
  那是自己仗以成名的兵刃,可不能落在那小孩子手中的,是以他大叫了起来道:“两位停车?”
  他才叫了一声,车门便打了开来,一个人探进头来,那人的身子是倒挂着的,双足勾住了车厢的顶,向他喝道:“禁声!”
  黄天独急道:“可是我的——”那人又喝道:“别出声,你可是想将人引来么?你可知道在你身边的那少女是什么人?”
  黄天独一怔,道:“什么人?”
  那人很低声讲了一句什么,黄天独听了,倒抽了一口气,坐倒在车厢之中,再他不出声了!
  那人冷笑了一声,身子直挺挺地,翻上了车顶,再向下一斜,便回到了车座之中,和另一人坐在一起,蹄声得得,车子向黑暗中疾驰而出!
  那少女在突然之间,被掳进了车厢,黄天独他被推了进去,那两人却飞上了车座,车子立时向前疾驰而出,这一切,全是在电光石火间的事。
  小妞儿手中捧着虎牙钩,觉得十分沉重,是以落在后面,这一切经过,她全是看到的,在她看来,那简直全像是镇上麻子五叔所变的把戏一样,实在是看得呆了,只是张大了口站在那里。
  等到那车子驶得看不见了,她才知道事情不妙,她叫了起来,想去追那辆车子,可是拿着“虎牙钩”,又奔不快,她奔着,叫着,好不容易奔出了十来丈,累得坐在路边上,再他走不动了!
  就在这时,她看到哑侠在路上走了过来。
  小妞儿知道,那个帮她出气的姐姐已被人捉住了,自己当然没有力量去救她,但是哑巴大叔,或能有这个本事的。
  在她想到这一点间,哑侠已在她的身边掠过了,由于她坐在一株树下,十分阴暗,哑侠并没有看到她,小妞儿一抬头,见哑侠已在她身边走过,又急得叫了起来,道:“哑巴大叔!哑巴大叔!”
  她一面叫,一面又追了上去。
  她的叫声,脚步声,都十分响亮。但是,哑侠却是听不到的。
  哑侠的世界,是一个绝对静寂的世界,自从十五岁之后,他便没有再听到过任何声音。
  在绝对的静寂之中,他倒反而可以想很多事情,这使得他的目光更加锐利,几乎一看到了一个人,就可以知对方的心中是在想着什么了。
  他要向北去,到黄河边上去,他腰际有七百两黄金,那是他在一个贪官处劫来的,他要将金子送到黄河边上去,他知道,黄河老龙帮的高手,正在黄河两岸赈济,他们要金银用,他就是特地送去的,和许多在武林中行侠仗义的人一样,送金银去救人。
  他本来是可以在客店中休息一晚的,但给天地双煞来一闹,他不得不离开了,他向前越走越快,走出了两里许,看到了一座林子,他足尖一点,穿进了林子中,找了一块大石,在石上躺了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倪匡短篇

上一篇:五虎屠龙
下一篇:火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