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

四 古寺兴波 江心遗恨
 
2020-05-14 14:59:49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黎明,万斯同和往日一样地起来了。
  可是,他顿时为眼前的奇迹,惊愕住了。
  因为他目光到处,这一切竟是大异于昔日,首先他看见长列的书,整齐地排列在书桌上,不再是随地乱抛,其次被褥也井然地折叠在一边,那些散放在到处的衣衫,也都叠放在一边,茶具杯盘,也都洗得净洁光亮,整整齐齐地排在一块儿。
  万斯同“哦”了一声,他随手去拿脱下的衣裳,可是那件衣裳,竟不翼而飞。
  这一切,都不得不令他大惊失色,他取下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然后走出室门。
  知雨小和尚正在扫院子,见他弯腰叫了声:“早啊!”万斯同对他招了招手,小和尚连忙走了过来,问道:“相公,有什么事?”
  万斯同微笑道:“我房中,是你为我清理的么?”
  知雨翻了一下眼皮,又摇头说道:“没有,老师父不叫我们进去,说相公在养病!”
  万斯同闻言不禁怔了一会儿,遂笑道:“原来是这样,你去吧。”
  知雨小和尚又一笑道:“相公也该吃早饭了,我去给你端去。”
  说着就走了,万斯同待他走后,越想越怪,遂又走回室内,仔细地察看了一遍,并没有见到任何字迹,能显示出来人的身份。
  他看了一遍,心中更是诧异,只是有一点可证明,来人并无任何恶意,而且对自己很爱护,心中甚是感激,不由联想到了心蕊。
  可是这一假定,立刻又为他否定了。
  因为心蕊的性情,他是十分了解的,她是一个非常热情的女孩子,但她绝不会这么细心,如果是她,她必定会把自己唤醒,一倾别后幽情的,绝不会隐忍那么热烈的感情,而不惊动自己。
  如果说是郭潜吧,更不可能,因为他没有必要那么偷偷摸摸地来。
  这些假设,真真令他感到费解了,所幸不久老方丈来访,他也就不再细想这个问题。
  智通老方丈还是照往常一样问了问他的病情,又闲谈了些别的事,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奇怪的事情,一连延续了三天,一任万斯同提高了警觉,可是来人都能从容出入。
  这人总是把他的脏衣服洗后送来,为他把零乱的杂物放置得整整齐齐,甚至于他脱下的鞋,也都为他把上面的灰尘拍打干净,细心体贴可谓之莫此为甚,但是这人是谁,至今还是一个谜!
  万斯同心中是愈想愈怪,因为这人的行为太离奇了,他似乎并不希望见到自己,只是义务地为自己尽力。
  瓶中的花,早已凋谢了,可是现在每日却会换上新鲜的,黎明,当斯同才一坐起的时候,他必定会闻到那种清芬的气息!
  这时候,他并且会发现到,有新鲜的水果,用竹篮子盛装着置于几上。
  三天来,诸如此类的事情,都在继续着,这日清晨老方丈智通来探,言谈中,道及门下弟子有谓,曾见夜行人出入本寺,嘱斯同诸事小心,因那夜行人行踪诡异,来意不明。
  他去之后,万斯同整整呆想了一天。
  今夜,万斯同决心要察看一下来人是谁,上榻之后,他把灯光拨小了,其光如豆。
  他又在枕下置好了长剑、暗器,虽然来人是那么友善,可是在不明来人身份之前,他仍认为小心些好。
  他手上摊开了本《洗日录》,静下心来,细细地看着,时间就这么慢慢地过去了。
  也不知什么时候,他竟倚着床睡着了,那本《洗日录》也摊在了床上。
  就在这时,那个如幽灵似地影子,忽然出现了,她望着倚床而睡的万斯同看了一会儿,目光之中,满是爱怜同情!
  随后,她就像往常一样地开始弯下腰,非常细心巧熟地整理着东西。
  她手中捧着一大棒山茶花,轻轻地插换于花瓶之中,那萤火似的灯光,照着她修长的身材,蛾眉杏目,只是在她那浓淡适宜的右眉心中,有一料朱砂红痣,看来益发的秀俏!
  这姑娘用一块青色的绸子,紧紧地扎着头上的青丝,剑穗斜着由颈项搭下来。
  在略事整理之后,她就像往日一样,静静地在面对斯同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然后她用那双美妙的眸子静静地望着斯同,似如此,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当西殿传来轻微的更声,她才慢慢自位子上站起来。
  “我要走了!”她说得是那么的小声。
  然后她悄悄行到了斯同床前,把那本散开的书合起来,放好在书案上,然后伸手,想去搬动他的身子,可是她怕把他惊醒,她犹豫了一刻,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随着挥掌,残灯应掌而灭。
  她拉了一袭绸被,向他身上盖去。
  可是这个时候,斯同忽然惊醒了,他猛然一欠身子叱问道:“谁?”
  他并且很疾快地已经拉住了这人的手,大声地道:“你是谁?”
  这人用力一挣,抽出了被握的手,蓦地夺门而出,万斯同双手一按床,也跟着跃起了身子,可是当他病弱的身子,扑抵门前时,那人早已飞上了殿瓦之上,一路纵跃如飞而去。
  万斯同自忖着自己久病之身,那发软的腿,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来人的。
  他只是发怔地望着,虽然来人是谁,他还是没弄清楚,可是他却可以断定来人是个女的,因为来人身材纤柔,而且方才那只被自己所握的手,滑嫩异常,自然她是一个女的了。
  想到此,他真有说不出的惊异,因为自己自从出道江湖以来,从未结交过什么红粉知己,尤其是此女如此对自己,分明种情已深,如果她不是花心蕊,那才是真正令人费解了!
  就在他出神凝思的当儿,后殿同时有了些惊动。
  原来智通老方丈,自接报有夜行人出入本寺的消息之后,他已在暗中留了意。
  今夜,他坐禅方毕,正想亲自巡视一番,也正是他有这个意念的时候,他看见一条疾快的影子,如飞鹰搏兔似地,正自后殿上疾快地上了经楼横檐。
  老方丈乃少林门下七十二高僧之一,自掌波心寺以来,因职高位尊,差不多的事,根本就用不着他管,武功也就搁下了。
  可是这么说,并不是他不擅武功,在内功方面,他仍有极深的造诣!
  此刻眼见于此,不禁大怒,当下一提僧衣,已穿窗而出。
  露冷瓦滑,智通老和尚蓦地落足,差一点踉跄倒下身子,可是就在这一跄之际,他已挥掌打出了一掌菩提子,挟着一股疾劲之风,直向这夜行人全身罩过去。
  老方丈同时口中叱道:“大胆贼子,你屡次三番探我波心寺,究竟意欲何为?今夜却要还本方丈一个公道来,你慢走一步,朋友!”
  这老和尚倒真是动了肝火,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可是他身子决不停留,已用“燕子飞云纵”的功夫,倏起倏落地,已扑到了来人身后。
  他猛地一挥双拳,喝了声“打!”向着夜行人后心就打。
  夜行人似乎是急于逃奔,显得十分急躁,方才老方丈那一掌菩提子,也似有一二粒伤了她,她足下滑动着,已踩碎了好几块瓦。
  老方丈双掌递到,忽觉眼前冷光一闪,耳闻得敌人一声娇叱道:“躲开!”
  同时眼前剑光一闪,冷森森的剑刃,已至眼前,智通口中“唔”了一声。
  他倒是没想到对方是个女的,更没有想到她会下手如此之毒。
  剑势如电,快得无以复加,他也知道对方一手剑招名唤“出巢燕”,可是眼前这种情形,竟会令他感到难以回避!
  他双袖乍然两下一分,凭着他数十年潜练的内功,足足把身子拔起了丈许高下,冷气耀目的剑光驰啸着自眼前闪过,艺高胆大的老方丈,也不禁激泠泠地打了一个冷战!
  望着奔驰如飞的背影,智能和尚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低低地骂了声:“好女贼!”
  在他获悉对方是一少女之后,他反倒生了不少顾虑,凭自己一个掌寺方丈的身份,自不便去追打一个坤客女性,再说方才那一剑,也使他有些心寒!
  他沮丧地返回禅房之后,才发现右边僧衣大襟之上,竟被划了一道尺许长的口子。
  这一惊,老方丈更是半天出声不得,试想对方在出剑前,如多进半步,自己岂不要在她剑刃之下开了膛了?好险!
  天亮之后,全寺都惊动了,原来那女夜行客,在逃过了老方丈追拿之后,更是高潮叠出。
  掌震刑堂弟子静玄,并剑伤释经大师慈威,后者因为阻挡过力,而遭致对方剑削右手三指,虽经智通老方丈连接上了,可是看来也不免落成了残废!
  这么一来,全寺都不禁哗然大乱,尤其是负责保护全寺安全的达摩堂十二位弟子领堂大师慈金,都受了老方丈的严词罪责!
  一夜之间,令这座平静经年的波心寺,起了极大的惊涛,全寺僧人无不把这扰乱本寺安全的夜行客恨之人骨,俱存下决心,要生擒她归罪。
  事实上,全寺僧人,除了老方丈及那负伤的二僧人之外,竟无一人晓得来人竟是一个女客,而方丈本人也不愿对此有说明,可是暗地里,却把达摩堂领堂大师慈金及十二位弟子召进,详细说明来人系一少女,在动手之时,不可冒失,务必生擒,擒后老方丈要亲自审问。
  慈金大师及十二弟子领命之后,倒是严格地在寺内布置了一番,因知来人是一个少女,他们在心理上倒是略略地放松了一些。
  这消息在传人偏院养病的万斯同耳中之后,确实是吃惊不小!
  他很明白,这个所谓的夜行客,也正是每夜在榻前细心照顾自己的那个人,这个女孩子,为了关怀自己,竟不惜闯下了大祸,竟敢掌震刑堂弟子,剑伤释经大师,把一所佛门善地,弄得鸡犬不宁,真是糊涂荒唐至极!
  万斯同为此,担了一份不必要的心,对这个少女,也不禁生出了一些恼意!
  因为寺内僧人,对自己恩惠非浅,尤其是老方丈以下各堂大师,为人都极为慈祥,自己养病经月,已为寺内添了不少的麻烦,此时这夜行人,竟一连伤了二人,大闹庙寺,弄得人人不安,这份责任,万斯同内心是要负的,因为他明白,这全是为了自己。
  自那一夜之后,他可不能疏忽了,夜晚一直惊醒着,渴望能见到这来意不明的女客。
  可是一连三天,竟是不见一点动静,万斯同这才放下心来。
  因为他觉得这人闯下了大祸,大概是再也不敢来了,自己虽感内心有负她这一番深情,可是到底不明对方底细,也就乐得安下心来。
  他的病,也可以说是大体痊愈了。
  这一夜,大概天将四鼓的当儿,寺内响起了一片云板之声,声震云霄。
  万斯同自梦中惊醒,耳闻得殿内众声鼎沸,有人高呼捉贼。
  他不禁匆匆穿上了鞋,自枕下拿出了长剑,也顾不得身子尚未复元,蓦地推窗纵身而出,只见殿内众僧纷纷持着火把,东奔西跑,忙做一团。
  万斯同剑交左手,右手略提大襟,身形倏地纵起,落向了正殿偏阁。
  迎面踉跄驰来一名僧人,万斯同朗声问道:“师父受伤了么?”
  这僧人单手扶着右膀,一只手已为血染红了,他似乎很是惊异万斯同竟有这种身手,当下怔了怔,说道:“万相公,是你?”
  万斯同在彼此对话之际,已看清了来人是达摩堂门下最得力的一名弟子,他名唤静一,这时见他伤得颇重,不禁甚为难过!
  他忙扶着他,纵下了殿阁,静一和尚咬牙恨声道:“想不到这个女贼,如此厉害!
  相公,你不必管我,还是去前殿看看吧!”
  万斯同不禁剑眉一挑,重重地在地上跺了一脚,问:“这女人在什么地方?”
  静一和尚回头朝一边指了一下,一面咬牙忍着痛,这时已跑来了几个打着灯笼的小和尚,把他搀了起来,呼啸而去。
  万斯同拧腰上了殿阁,一路纵跃如飞,直向静一和尚手指之处飞驰而去。
  果然目光望处,正是几条黑影,打作一团,万斯同挺剑而上,并且高呼道:“师父们,你们暂且下去,待我来会会她。呔!”
  他这么叫着,足下用力疾点,已猛扑了上去,就在这时,僧人群中,已有数人惊呼之声,纷纷负伤而下,那夜行女电闪星驰地直向寺外遁去。
  万斯同高叱了声:“朋友你慢走一步,万某来会你了。”
  他口中这么喝叱着,足下却是运足了功力,用“登萍渡水”的轻功绝技,吹牛皮嗖!
  嗖!一连三四个起落,已紧逼在那夜行人身后。
  这时候面对着那夜行人正面,倏起倏落地扑来了两条人影。
  内中一人,尚留着白花花的胡须,用苍老的声音低叱道:“好孽障,今夜倒要看你往哪里跑?”
  这是智通老方丈的声音,他口中这么叱着,已用“云龙探爪”的招式,陡然直向对方打去。
  几乎是同时,他身边的那位达摩堂的领堂慈金大师,也出手击敌,他掌中是一柄月牙形的方便铲,此刻已自抡动,发出哗啷啷一阵闹耳的声音,直向这夜行人拦腰折去。
  夜行人娇叱了声:“和尚,不要逼人太甚!”
  她口中这么大声叱着,身形却风车似地一个疾转,掌中剑平直着一旋,耀出一道环形的光墙,只听是‘“呛啷啷”一声大震,慈金大师抽铲而退。
  万斯同也正在这时赶了上来,他哼了一声:“女贼也太猖狂!看剑!”
  掌中剑点起一点银星,直取夜行人左膀,同时老方丈右手“贯穴手”兜足了内力,直向这女客后心击去,两股劲招之下,夜行女再想从容脱逃,只怕是万难了。
  可是她那一身超人的轻身功夫,确实罕见,只见她莲足猛点,身形荡起。
  这时候,万斯同等三人,才发现是一个头系青绸,面蒙黑纱的少女。
  因为那一袭黑纱,使万斯同看不清她的真面目,不禁纳闷异常,他倏地抽剑后退了一步,低叱道:“朋友,请你报一个万儿吧,来此究竟意欲何为?快说!”
  老方丈也拧身而退,单手捋须,冷哼道:“波心寺与你究有何仇?你屡次三番来此胡闹?”
  夜行人发出了一串冷笑之声,右手“苏秦背剑”,后退了几步,她左手拢向怀中,似乎抱持有物,倏地用剑指向万斯同,冰冷地道:“你的病还未大好,不宜劳动,这几个和尚欺人太甚,姑娘要给他们一些厉害!”
  才言到此,慈金大师已厉叱了声:“着!”振腕打出了四粒铁莲子。
  夜行女长剑飞舞,叮咚声里,已把四粒铁莲子磕飞半天。
  只见她楚腰轻扭,似乎有意卖些能耐,掌中剑“扇点秋萤”,点出了两朵剑花,直向智通老方丈及慈金大师二人面上点去,却单单放过了万斯同。
  可恨万斯同一时呆笨,竟未能体会出美人青睐,一心想要剑下立功。
  他见机缘凑巧,霍地向前一垫步,恰巧这姑娘为慈金大师方便铲逼得身形腾起,上下不接,老方丈倒是碍于身份,暂时袖手旁观。
  万斯同猛然叱了声:“女贼休走!”
  只见他身形霍地向前一伏,掌中剑“举火烧天”,猛然向上一举,就势展出了他天南派的得意剑招“三环套月”,唰唰唰!绕起了三圈剑光,直向夜行女全身绕去。
  那姑娘一心对付慈金大师,尚要分心一旁的智通老方丈,怕其突然出手,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万斯同竟会对自己骤下毒手。
  待其发觉,不由惊得“呀”了一声,一时花容变色,正巧慈金大师的方便铲,也长虹贯日似地划到,她急匆间足尖踢开了飞来的方便铲,娇躯猛地一个疾滚,长剑护住了整个上身。
  可是万斯同仍然是伤了她了,还算他剑下留情,未敢全剑递出。
  只听得她“哦”了一声,身形如断了线的风筝似地,飘至一边瓦面,全身摇摇欲倒!
  “万斯同,你……你……”她口中这么说着,那左手抱持的东西,悉瑟地散了一瓦。
  老方丈叱了声:“拿下她。”
  慈金方自抖铲而上,却为万斯同用剑拦住了,他惊异地问道:“姑娘你……,到底是谁?如何知道我的名字,你……你来此何为?”
  姑娘全身颤抖成了一片,小蛮鞋一跺瓦面,猛地转身蹒跚而去,她口中尚自娇声道:“你别叫他们追我!让我走。”
  慈金大师一抖方便铲厉哼道:“好孽障,你还想逃走么?”
  他说着向下一塌腰,正在抖铲而上,却为万斯同一把握住了。
  慈金怔道:“少施主是为何?莫非任她逃走么?”
  万斯同望着她渐远的背影,苦笑道:“她已受了我的剑伤,任她去吧!”
  这时一边的智通老方丈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万相公既如此说,不妨暂时放过她算了。好凶的姑娘,老袖如此年岁,还是第一次见过!”
  万斯同这时走前几步,见现场方才从那姑娘手中所遗落的东西,竟是一大捧鲜花,还有几件衣服。
  他捡起了那几件衣服,不禁面上一红,原来竟是自己之物,他立刻明白了,只是痴痴地朝着方才姑娘遁处发呆,心中追悔不已!
  一旁的老方丈奇怪道:“这些花是干什么用的?还有这些衣服。”
  万斯同这一刻忽忆起方才那少女音容,竟颇似自己熟悉之人,只是她绝不是花心蕊,一时却是不能断定是谁,总之,此女今夜来,仍是为了自己,她是来看望自己的病,并体贴地献上鲜花,送上换洗的衣裳。
  这是一份多么难得、动人、纯洁的感情啊,而万斯同竟恩将仇报,反倒用剑伤了人家,此刻忆起,真令他说不出地伤心。
  他一句话也不说,慢慢捡起了地上花,随即飘身下了殿阁。
  老方丈轻声问道:“万相公,有什么不对么?”
  万斯同回头笑道:“没有什么,我要回去休息了!”
  这时庙内和尚差不多全都起来了,灯笼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有那为夜行女客剑伤的和尚,此地都为人搀扶着行走,老方丈和慈金大师遂也都飘身而下,处理着善后工作。
  万斯同回到禅房之后,心中戚戚不乐,经过了整整长夜的思虑,他现在决心要离开这所寺院,因为这陌生人的情意,在他来说,也是不敢领教的,因为他是没有资格结交任何异性的。
  就在第二日的清晨,万斯同打点一个随身的包袱,把长剑藏在包袱之内,通知小沙弥,请来了老方丈,当面向他告辞。
  智通老方丈很是惊讶,道:“你的身子还没有大好,还是多休息几天吧!”
  万斯同抱拳道:“谢谢方丈垂爱,已经大好了,再说,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办理……”
  他说着自袖内掏出了一锭纹银,双手捧上道:“弟子在此打扰多日,此区区数目,权作香资,尚请老方丈笑纳……实在是不成敬意!”
  老方丈竟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收受,斯同只得又收了回来,遂躬身作别。
  智通老方丈亲自送他到寺门前,合十道:“少施主,请不忘再来,唉,但愿再来之日,隐疾已去……”
  万斯同面色十分沉重地道:“倘若有人来访,老方丈请转告,就说弟子飘零四海,居无定处就是了。”
  智通老方丈点了点头,斯同转身而去,这时已日上三竿,阳光耀目难睁。
  平窄的江面上,万斯同独往江心,水面上金蛇跳跃,远望洞庭浩浩荡荡,偶有三五帆影,却是时隐时现,再望西南水天相接处,大片乌云,昙状上升着,像是一大片散开的鱼网。
  这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可是内行人一望即知,大雨将临。
  歙乃声中,舟子俏皮地说道:“相公,要落雨啰,要不要歇一歇?”
  那是道地的湖南官话,万斯同摇了摇头道:“不要紧,我看还不至于,你放心地走吧。”
  舟子望了他一眼,暗忖,你知道什么?往上看吧,也不与他争论,小舟咿咿呀呀直向洞庭而去。
  万斯同心中仍自频频想着心思,他那双长可人鬓的剑眉,紧紧地皱在一起,他实在忘不了他心中的心蕊,还有那个被他误伤谜样的人物。
  江水溅打着船板,水花弄湿了船头,万斯同离座而起,展望洞庭烟波飘渺,东见石承,彤云密集,北星君山,更是黛绿相连,只见天连水,水连天,这洞庭东西二百里,南北百里,周围约七百里范围,端的好大气魄,万斯同这北来客,是可谓之一开眼界了。
  湘沅二水,汇成主流,滚滚入湖,此处早晚潮来时,据闻水深可达十六七尺左右,一般水上人家,常待是时作业,收入甚丰。
  紧随着这叶小舟之后,尚有一较大花船,船帘低垂,二舟距离不过三丈,所行方向竟是一路,万斯同不禁往这船上看了两眼。
  舟子耸肩笑道:“花船里乘坐的都是堂客,她们要到晚上才有生意。”
  斯同不耐道:“这么划法,要多久才能出湖,你与我快划。”
  船行遂快,小舟左右荡漾频剧,先前那聚集在西南角上的大片乌云,只一会儿的工夫,已弥漫了整个的天空,湖面上散发出一股鱼腥的气息,这种味道,在天晴时是闻不到的。
  舟子仰首当空,频频皱眉,水面上已有人彼此打着收船的招呼,显然是大雨即将来临。
  万斯同回望了身后的那艘花船一眼,见它仍是不快不慢地尾随着自己,就向舟子道:“不要紧,你看人家的船还不是照样走么?”
  说话的工夫,当空忽地亮起一条闪电,紧接着震天价响了一个焦雷。
  大雨就像洒豆子似地落了下来,顷刻之间,蔚为奇观,雨势之猛,竟是万斯同生平仅见,大雨倾盆,落打在船篷之上,有如万马奔腾。
  那舟子吓得脸色苍白,躲入船篷,讷讷对万斯同道:“相公,这可怎么好?没法子行船啦!”
  水面上行船本稀,此刻更是纷纷回避得渺无影踪,所奇怪的是那艘花船,仍然紧随小舟之后,并未退离,雨势在这刹那之间,更加大了一倍,整个洞庭湖水面,起了极大波动,起伏之间,卷起丈许的浪头,震荡得这两叶小舟,时高时低,大有顷刻即覆之势!
  这么一来,万斯同才开始感觉到紧张了。
  他紧紧地抓住船舷,对舟子喝道:“停船,停船!”
  那舟子一时也慌了手脚,他身披蓑衣,头戴竹笠,一只手还持着一支长篙,却只管双膝打颤,口中连连大叫道:“天老爷啊……要沉船咯!”
  万斯同不由用劲推了一下,厉声道:“你还不停船,可是要翻了!”
  这舟子才似忽然悟出不妙,一丢手中竹篙,抢着扑向船尾去解锚,可是那频频起伏的小舟,实在是摇动得太厉害了,就在这个时候,翻起了一个大浪,那船夫就像是一粒弹丸似地被抛了出去。
  只见水面起了一圈波纹,连水声都听不清楚,这舟子就沉下水了。
  万斯同不禁也吓得呆了,他苍白着脸,猛然扑到了船尾,大雨把他全身都淋湿了,天空的雷电更是肆威,轰隆之声震耳欲聋!
  他大声叫喊道:“喂,喂,你在哪里呀?”
  总算他足下有些定力,一任那小舟颤动得如此狂烈,也不能把他跌落下去。
  可是在这白浪滔天的水面上,要想去搭救一个落水的人,那可是太难了。
  他盲目地用手中长篙,胡乱地往水中寻着,嗓子都唤哑了,可是竟找不到那舟子的下落。
  这时他惊瞥见身后那艘花船,此刻也在亡命之际,湖水卷起的白沫浪花,竟比船篷还高,只是它船身较大,一时却不易沉覆。
  那花船上的舟子,双手抱舵死不松手,全身都坐在舵边,犹在死命挣扎!
  花船内似有一女子娇声叫着,一会儿又叫松帆,一会儿叫松舵,可是那舟子却是死抱着舵不放手,足见老练和临危镇定了。
  忽然万斯同发现方才坠水的船夫,竟紧紧抱在那花船船舵之上,随着水花乍沉又浮,并未为大水卷去,他的心这才略为放了一些!
  两舟距离并不远,可是此刻,却已距有七八丈以外,又加以各自在挣命之际,谁也无法照顾谁,万斯同这时,可真有些心惊胆战了,因为他水中功夫是有限的,万一舟覆,如欲在如此水势中逃得活命,那可真是梦想了……
  偏偏雷电交加,雨势更是有加无减。
  船头翻起了一个巨浪,竟由斯同头顶上掠了过去,紧接着,震天价的一个霹雳,小舟从前至后一个倒栽,整个地翻没水中。
  万斯同惊魂中,只抱住了一块木板,同时呛了几口冷水,身子随同浪花,卷出了五丈以外。
  他拼命地叫着:“救命!花船……救命!”
  这时花船上舟子也看见了,他惊吓得目瞪口呆,只是他再也无能为力去救人,甚至于连呼叫的声音也没有了。
  就在这时,舟门开处,一个妙龄的姑娘出现了,她脸色苍白,极为惊吓地叫道:“救人,救人,快救他呀!”
  那船夫张大了嘴,沙哑地叫道:“小姐,没有用,你快进去吧!小心也下水了。快!
  快!”
  可是姑娘哪里肯听他话,只见她娇躯扭动,已至船边,大雨冲击着她满头的青丝,纷纷遮在了脸上,她看来就像一个鬼似的。
  可是这一切,她都不管了,她拼命地用长篙,往水中伸着,这时候,才可看见,原来她一只膀子,还为青绸紧紧地绑着,仿佛是有伤。
  她口中大声地叫道:“万斯同,大哥,万大哥……你在哪里?”
  忽然,她看见万斯同抱在一片船板上,身子为浪涛卷起,又随着沉下去了。
  她再也不管了,眼前有一条长绳,那是系船用的,她把一头系在自己腰上。
  船夫见状,大惊,就爬过来想拉她,可是她却不顾一切地纵身入水。
  昔日在黄山五云步,曾随母练过水功,她姐妹都能在水中穿水自如,只可惜这种水势,她的功夫似乎是失去了效能,何况她还有一只膀子负着伤。
  远远地看见万斯同显然已是不行了,她就更加奋力地向前游过去。
  “万大哥,万大哥,我是花心怡,我来救你……我来了!”
  万斯同早已为湖水灌饱了,可是这呼声他似乎是听见了,他拼命在水面上翻了一个身,伸手想去抓住她,而就在这时,一个高如小山的浪潮打过来,把他们陡然地分开了。
  水面上白茫茫一大片,大雨打着湖面,就如同是开了锅的稀饭一样,不知何时,水面上还起了风,风助雨势,更成了“火上添油”之势,一发不可收拾。
  这场大风雨,在洞庭居住的水上人家,皆认为是若干年来仅见,虽然在事前,他们都有了准备,可是损失的生命财产,仍是大大可观。
  在风平浪静之后,花心怡独自伏在船板上抽搐不已,她哭得声尽力竭了。
  船板上另外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木船主人老七,另一个却是由水中救起,幸得不死的那个小舟的舟子阿金,二人都是愁眉苦脸地对望着,一副“牛衣对泣”的样子,老七叹了一声道:“姑娘,你这是何苦呢?人死了是不能复生的。”
  阿金还一个劲地淌着鼻涕,他一只手摸着那为水浸得浮肿的脸,失神地东瞧瞧,西望望,他的船早已七零八落了,今后如何生活,都成了问题,至于万斯同的死活,那倒是次要的问题。
  “斯同!大哥,你死得好惨,好惨啊……”她断断续续抽搐着道:“我千里迢迢找到了你,跟随着你,谁知道竟会是如此下场……”
  “大哥!”她颤抖着站起来,腰上仍然系着那根绳子。
  忽然她一跺脚,扑通一声又纵入湘水中。
  两个船夫大吃一惊,双双赶了过去,老七抓着船头的绳子,拼命地往回收,二人累了半天,才把她拉上来,看心怡已是奄奄一息,俱惊吓不已,控水,灌汁忙了一通。
  好容易救活了,这姑娘却仍是哭着嚷着,非要寻死不可。
  老七急得跪在船上直给她磕头,才算把她劝住了,阿金沮丧地道:“大小姐,你又何必非死不可,他是你汉子吗?”
  心怡哭着摇了摇头,两个船夫对看了一眼,觉得稀奇,阿金又道;“这就更犯不着了,人死了有什么办法,你再一投水,又加一条命,那是何苦呢?”
  他说着用手抺了一下鼻子,大概是伤风了,哑着嗓子又说:“我一家五六口子,就指着我吃饭,我的船都完了,我都不寻死,死有什么用?”
  说到了他的船,他的委屈可大了,又叹了一声道:“我一看天就知道不对,唉,那位相公非叫我行船不可,这一下可好,他也死了,我的船也完了,妈的,我才真是个苦主,连找个人赔都没有。”
  说着又看了一边的老七,埋怨道:“真怪,你们的船早该靠岸停下的,怎么也跟着遭殃,这不是怪么?”
  老七指了一下心怡道:“还不是这位小姐不要我停下,叫我跟着你们,加了我一两银子。要早知如此,十两我也不敢来呀!”
  阿金缩了一下脖子,遂站了起来,一面拉着为水浸透了的衣服,叹道:“也别说,要不是你这条船跟着,妈的,我还不早喂了王八了,得啦,我走了!”
  说着,又对花心怡说道:“大小姐,你想开一点,回去吧,小心病着了身子,唉!”
  老七搭了一条船板,他就踏着板子上岸了,见两岸一片一片哭喊之声,他啧了一声道:“惨!惨!惨!”就这么拖着那双水渍的破草鞋走了。
  老七张罗着他走了之后,又回头问心怡道;“小姐,你府上在哪儿呀,我送你回去吧!”
  心怡这时倒是不再哭了,她的脸很白,眼睛有点肿,闻言后摇了摇头,说:“不,我就在这下船算了!只是……我这身衣服!”
  老七忙道:“你进去换一换吧,我刚才看了,你的东西都还干净,没被水淹着,这身衣服,我为你烤烤吧!”
  花心怡无奈,只好进舱内,略事整理,换了一身干衣服,把湿衣抱起来,还有她一口剑,都放好了才出来,船夫老七倒是真关心,要给她提东西,被她拒绝了。
  她拿出了一锭五两重的银子,赏给他,老七也不客气就收下了。
  花心怡伤心地下了船,却回头问他道:“他的尸首要什么时候才浮起来?”
  老七怔了一下,伤感地道:“这不一定,怕要三四天吧,不过也许明天就能起来,唉,小姐,你还是雇一个人打捞吧,这种事你可犯不着劳动!”
  心怡也没有理他,转身走了。
  从此,每当清晨黄昏,都可看见这痴情的姑娘,坐在一叶小船上,来回地在这附近水面上找寻着,找寻着她心上目中爱人的尸体,可是每一次她都感到失望,慢慢她的范围也扩大了。
  有时候她的小船,甚至划到了湖心,在这方圆达七百余里的湖面上,要去寻觅一个人的尸首,那是多么的不易,要费多少的时日,可她是那么的认真,风雨无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红颜

上一篇:三 荒山惊变 同室操戈
下一篇:第二部 连心剑